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灵龙玲瓏,梦龙矇矓

#1 2022-03-06 10:06:05  |  只看该作者

地球遗龙
蛟龍
来自 广东深圳
Registered: 2017-04-07
Posts: 344

應安德的要求發一個之前寫的短文

http://yinglong.org/forum/viewtopic.php?id=4396
雖然從春節初步寫完到現在好像過了很有點時間 [汗] ,不過還是發出來啦—— @安德Endur~
另外其他的幾個真的不考慮把文丟回本站嗎 [賣萌] 
————————————————————————————————————
一些因爲心裏沒底的碎碎念:
任何熟悉火焰時代,命中註定,golden treasure的龍應該都會發現我這篇短文裏面廣泛的存在來自這些作品的橋段....我也很無奈呀,我的靈感來源正是這些片段 而我的一開始的寫作動力就是去擴充他們..所以很多內容難以繞開。
就當做一篇盡力去追隨的同人吧 [傻笑] 

for MIGHT and DELIGHT——
————————————————————————————————————————
暴雨在山間肆虐,電光閃爍,劃破黑暗。
在羣山深處,漫長的迴廊將轟鳴聲阻隔在外,地下的洞室靜謐如舊,只有地下河不變的潺潺聲。

在洞穴深處,水晶龍微微停頓,轉頭望向通往外界的迴廊,從水聲中分辨出暴雨的轟鳴。品嚐着空氣中的那一絲水汽,它知道一場暴雨已經來到這片山脈。
“是時候了”水晶龍想着,穿過曲折的迴廊,來到巢穴洞口的平臺,沐浴在暴雨中。疏水蓬鬆的晶白長毛上掛滿細小的水珠,一根根的倒伏下來,並不凌亂,只是讓它的身形瘦削了些。
不遠處,一道閃電猛烈的劈下,來自天空的藍白色手指輕撫山頂,水晶龍看着,不禁的心跳加速,一貫平靜的灰色眼珠中燃起兩點火星。
“這是一個舞臺”水晶龍想到。這陣暴雨就像是一個熟悉的好友,一個見證者。它望向天空,期待能看到龍翼劃開雨雲,而它的雙翼也在催促着它躍起升空。
“像這樣的天氣,這個時候,應該有古老的歌曲被唱誦,應該有翅翼間互相追逐,應該有驕傲的孤龍衝破雲層,挑戰着風暴的怒火以吸引青睞的目光。”
但它能看見的只有閃電和雲層。
“是啊,我應該想到的”
失落感讓水晶龍的心情跌落,眼中的光焰隨之暗淡,轉爲陰燃。風暴也一時間陷入沉寂,就像對老友的短暫哀悼。
在沉睡前,它們終於結束了一場漫長的廝殺。至少現在看來,它們成功了,但是代價不菲——許多龍被過重的傷勢拖入漫長的沉睡,即使偶爾間斷的甦醒過來,也難以再遇到其他清醒的同族,水晶龍自己,也只是不久前才終於清醒,而就連星辰的散佈,都已經和記憶中有了偏差。
晃晃腦袋,水晶龍甩掉自己的傷感和恍惚。扭頭回到洞穴,不再看向天空。

在巢穴深處,水晶龍呼出火焰重新點起熔爐,將爪尖浸入其中,讓熔融的黃銅和白銀攀上它鏤出凹槽的修長利爪。
翼爪扣入岩石,帶出流暢或剛硬的線條,銅汁銀液隨即填入凝固。在灰色的巖壁上,銀線閃亮,黃銅古樸,勾出一幅又一幅的記錄。
完成又一副圖像後,水晶龍把翼爪埋入粗糙的沙礫刮蹭去除殘留的“顏料”,蹲坐下來立起上半身,然後緩緩伸展雙翼、昂起脖頸,活動因雕刻而僵硬的身體,撲打翅膀撣掉身上的石粉。

簡單的打理後,水晶龍走近滿牆的壁畫,伸出翼爪輕輕掃過,小心的不讓自己的爪尖損壞線條。
首先是記錄同族興衰歷史的連續圖像,而它剛剛完成的,正是其中的最後一幅——被毀的聚落和堆積的屍骸,或被焚燒,或被深埋。羣龍四散在世界的各個角落,蜷縮在自己的巢穴中陷入漫長的沉睡,只有零星的龍點綴着空曠的天空。
“即使並不羣聚,我們也會在看護領地的同時互相傳遞歌聲,也應有熱烈繁複的儀式......”這樣的想法刺痛着水晶龍。它的爪子劃過這一畫面,落在預留的大片空白上,它期待着刻下新的篇章。

更多較小的獨立石板被整齊的碼放在一側的石架上,水晶龍逐一翻閱,看着自己青年時代以來記錄下的無數星圖。其中的多數連續規律,標註有着清晰的時刻,但另一些卻記錄模糊。在清醒時,它一直有定期的記錄星象,但有時的冥想或者沉睡卻不可避免的將連續的記錄打斷。有時候,它能在“鄰居們”或者草木鳥獸的幫助下找回確切的時間,但有時候水晶龍只能反過來,藉助星空和季節做出推斷。
“很多的種族都相信着一個死後的世界,而它們的靈魂成爲星辰看護後世”水晶龍對比着石板,確定了自己先前的感覺——和沉睡前相比,星空本身確實都已經改變,而更連續的石板則反映出其運行具有規律。
“難怪越是古老的龍,越是對這樣的想法嗤之以鼻”

在各類銘刻中最多也是最爲紛亂的,是水晶龍自己即興的記錄。
在意識到時間對自己陳舊記憶的消磨和掩埋後,水晶龍開始通過記錄以保存其中的一些,酣暢淋漓的戰鬥,奇妙的遭遇,還有獨特的夢境。
“就算是總會有新的來填補空缺,但忘掉總還是有些可惜”,水晶龍想着,翼爪逐一劃過銘刻,回憶起那些幾乎被遺忘的驚喜.....

一聲刮擦打斷了水晶龍的小憩,水晶龍倏的起身,嘗着空氣中的氣息,分辨着任何可疑的聲響,但它的身體還未從漫長的沉睡中徹底恢復,它的精神依舊遲鈍,而感官也似乎尚未甦醒。
“嘶”水晶龍惱怒的甩甩頭,一咬牙悶頭竄進迴廊。
“還能出什麼事不成?”水晶龍想着。
然後就和立在巢外平臺梳理鱗羽的年輕翡翠龍撞了個滿懷。
“唔—”水晶龍吃痛後撤,在風雨的撲打下終於完全清醒。
“翡翠龍”水晶龍驚喜的心語在兩龍間明亮的閃過。“靈魂之森的看護者”
然後是一陣短暫的沉默,先前的血戰就像一道尚未癒合的滴血傷口橫在它們之間,沉重的壓着讓他們難以開口。
兩龍打量着對方,意識到這是它們自動盪後的首次相見。兩龍都覺得對方似乎沒有什麼變化,或者說都在意料之中,因此只覺熟悉親切。
然後是水晶龍打破了沉默。
“你身上的疤痕更多了”,水晶龍有些心疼的說“別告訴我你沒法更好的癒合它們,我不信”
“傷疤是很好的紀念”翡翠龍自豪的反駁着,刺青依着疤痕的走向繪製,裝點着它的身側。
“好吧,我當然知道你的意思”水晶龍微微停頓“但在我看來,過多的傷疤會影響你鱗甲的連貫,對我來說,沒法癒合的傷口都得被好好的埋進我的皮毛深處”它伸出翼爪猛地一戳翡翠龍傷疤處無鱗的裸皮,疼的對方嗷的一縮。

它們隨意的聊着,心情也舒緩下來。終於,水晶龍正視着眼前的翡翠龍,呼吸均勻而深沉,似乎在品味着對方的氣息。
“我知道你的來意”水晶龍的心語略顯阻滯。“你身上慾望的氣息,還有你的姿態都只意味着一件事”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萌生了和我交合共舞的慾望?”是疑問也是自問。
“是當我們在高空纏鬥時,你感受到我的腳爪深深的嵌入你的血肉,翅膀和龍尾相互糾纏緊鎖着一同墜落?”
“還有當你向我展現對這片土地的深沉熱愛”翡翠龍的心語層疊如它所守護的森林“爲遵循天地所給予我們看護這片土地的職責,你願意爲了領地的繁茂,爲我的對這片土地同樣的熱誠而放棄自己的利益”
“你敢於爲領地挑戰我,而你的決心和力量贏得了我的敬意......因此也贏得了我領地的南沿”水晶龍說着,微微低頭俯身以示尊重。“而我承認我也曾在夢中想起過你,而今天,一場夢竟有可能成爲現實”水晶龍說着,目光相鎖,一部分的本能依舊爲對方如此靠近自己的巢穴而緊繃,但更多的則熱切的期待着能夠和它共舞,共舞直到精疲力竭。
“你是來與我共舞的嗎?那將譜寫新篇章的神聖舞蹈?”
“是的”翡翠龍的翅翼低垂,尾尖微顫,顯然有着相似的想法。
“但是這樣的決定——”它們立刻停下。
“——不能被輕易做出”然後又同時繼續。
“讓我們看看我們是否適合對方”兩龍的心語同時閃亮,從平臺上一躍而下,一齊衝入狂風暴雨。

水晶龍乘着翻卷的氣流快速攀升,又在其瓦解前脫離以避開亂流的干擾。“當翡翠龍在林間狩獵,而藍寶石龍丈量深海時,我們的族裔則傾心於白雪覆蓋的山巔和廣闊的天空,這裏是我的主場,我的舞臺!”隆隆的雷聲讓它心跳加速,瀰漫着水汽,電荷與臭氧的空氣刺激着它的鼻腔,喚起它的本能,每次呼吸都積蓄着一股衝動,讓它的心胸也隨之收緊。
它等待着被釋放。
在水晶龍的翼面,細長金絲嵌出的刺青噼啪作,跳動着藍色的電弧。閃電的能量流經金制的刺青,又從翼尖散發出去,水晶龍感到厚皮上傳來的絲絲暖意,伴隨着輕微的麻酥感。看向身側,翡翠龍的身上也閃爍着同樣的電光。
它們追逐着由盤旋轉爲爬升,切入厚實的黑色雲層,即使只相隔數尾距離,它們還是看不清彼此的身影。
兩龍弓起身子,衝破雲層,頭頂已是漫天星辰,風暴的狂亂讓位於廣闊的平靜。
“讓我們重溫一次從天空直墜向大地的下落”水晶龍的心語灼熱明亮,鼓翼爬升,然後在翡翠龍的上方扭身斂翼,幾乎是無聲的撲下。
而翡翠龍則以一個流暢的翻轉背向大地,展開雙翼預迎接它的下落。
它們在高空猛地相撞,脖頸和尾巴相互糾纏,翅膀相貼,翼爪緊緊的鎖住對方,跌破雲層,開始了漫長的墜落。
星月裝點的夜空再次讓位於風雨和閃電,水晶龍感到自己的腳爪踩上了翡翠龍的後腿,隨即張嘴啃向它的脖頸。
這一次,翡翠龍沒有躲避它的齧咬,水晶龍輕柔的咬上對方的脖頸,尖長的毒牙扎透表皮,帶出一絲鹹腥,但其中並沒有蓄滿毒液。
即使渾身溼透,水晶龍疏水的長毛並不粘連,對於皮膚柔軟觸感敏銳的生物,它看似蓬鬆的長毛實際上因粗糙堅韌而顯得扎手。但對於鱗甲覆蓋的厚皮,也只有這樣的毛髮才能探入鱗片的縫隙帶來絲絲觸感——巨龍標準的柔軟。
終於,它們破開糾纏,心臟狂跳不止。水晶龍猛的展開雙翼承接氣流,皮膜在衝擊下悶響。它拉平身位,恢復滑翔,翡翠龍很快的跟上,在它的身側劃出慵懶的圓圈,翼尖和尾巴玩弄的拍打着它。

“一次愉快的共舞”水晶龍的心語再次亮起,“一直以來,我見證了你的力量,你的道路,而現在,我對你的渴求已經燃成烈火,你是我所追尋的,而我希望能與你結合”。
“但我們的舞蹈應有兩股慾望,兩團火焰”它們同時說道。
“在戰鬥中,在飛行中,還有在我所看護的羣山間,我已經向你展現了屬於我的熱誠,我的道路,我不會再贅述了”風暴正在瓦解,但雷聲還在轟鳴,它們比翼飛過森林與羣山的交界,回到水晶龍的領地,停歇在巢穴外的平臺上。“你是否像我渴求着你一樣渴求着我?請告訴我,我是否也是你所追尋的那一個?請不要在折磨我了,我現在正以全部的意志力剋制着自己”水晶龍試探的靠近,它的心語炙熱明亮。
翡翠龍同樣向前,和水晶龍在中心相觸作爲迴應,它們環繞着彼此平穩的走着,品嚐着對方每一絲細微,曖昧的氣息,一圈,兩圈。
然後,又一次的共舞。

最后修改: 地球遗龙 (2022-03-06 10:13:13)


We are the the true treasure,the Children of above and below,in any place,any form…

世界很大,總有堅守信仰的人的存在,這些人,即使身處地獄,只要願意祈禱他們就不會孤單,那些失落的影子們依然忠實的守護在每一個信念的背後。—塔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