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mb 爪機版     |    論壇指南     |    Discord     |    QQ群

《龙魂志》第一期
《龙魂志》第二期

Tips:沉静的守护龙,龙护守得净尘

#1 2023-01-16 00:19:53  |  只看该作者

YellowBamboo
虬龍
来自 林爪
Registered: 2017-10-11
Posts: 105

龍息:淵影

龍息:淵影

序:
深淵之影,過往的冤魂,過去的殘影,被遺忘的過去,超越任何有限的年載與有生的時限,卻仍有些許殘片留存,比淵洋更深祕密,已被視作詛咒般留存在萊恩之上。
-米乎爾族白卷:影

陽光在樹葉與枝條之間穿過,林鴞蹲坐在鐵木的樹蔭中躲避著刺眼的光線,然而穿過層層樹冠後的頂層,便是天空最頂級掠食者的地盤,炙熱的光線相比下層較為陰涼的環境可說是天與地的差別,超過雲層的高度之上便是飛龍們的領域,然而,這樣的日子在一聲清脆的破殼聲後頓時停止了一樣,耀眼的太陽見證著的一名新成員加入到天空的部族中,然而在往後的日子中,能譜出的未來尚未明朗。

幼龍在親龍身旁迅速成長著,在確定自己到第一個靈花開的同時,來自米乎爾族的薩滿來面見這位尚未被歸名的幼龍,花上被暗潔的月光反射著特有的靛藍,頂上的月亮守聽著兩位親龍朝上呼喊出她此生的名字「弦月」,隨著風剝裂著靈花的花瓣遁入深夜的空中之時,萊恩也正式認可這位全新的靈魂,但當時說來好趣,一辦花瓣點在幼龍的鼻頭上,隨著幼龍噴出的小火花後才繼續風給予的旅程。

「弦月!」一聲高亢的呼叫聲倒是把我從草地上嚇醒,會這樣叫著我的也沒誰了,還能有誰呢。

「赤鱗,怎麼了呀,一早就這樣叫我。」我慢慢從地上站起搧搧折起的翅膀一邊看著他,他如火焰般的鱗片有時在陽光下都覺得有些過於亮眼,所以有時候寧可蹲遠些看著他呢。

「哼!不是說好今天要去巨林北面的嗎?現在再不出發到時候入夜只能飛上面回來了呢,我可不想遇到光蝠。」赤鱗說到這些才讓我震的想起來我完全忘了這些事情了,雖說有被叮囑說千萬不能飛到岸線之上不過北面離那還有好段距離。

「呀,我是…完全忘光了,獵翼跟眠風呢?他倆不是也說過想來。」但他把頭撇向一側讓我看著另一棵鐵木,他們倆正蹲在枯枝上看著呢,這時也不知說些甚麼好,可把臉弄得羞紅了,翅膀一陣去趕上他們。

「嗯…弦月睡覺的時候還真是可愛呢,像我旁邊這頭可都沒這樣呢。」眠風笑瞇著眼看著趕上的我一邊說著,不過語氣上倒是沒趕著時間的感覺,倒是獵翼撇過頭去鼻口噴氣表示著抗議。

「好了好了,別每次都要弄得弦月臉紅吧,眠風,妳對獵翼也好些吧,別因為妳年紀長他些就欺負他呀。」赤鱗從我跟眠風之間插進來擋著我們倆一邊飛著,她鼓著嘴翻了個白眼像是表示他著個不識趣的龍,但沒過多久她也笑了出來。

「呵呵,那赤鱗對弦月有什麼看法呢?人家可是很期待喔。」眠風笑著甩甩尾巴後加速往前衝了一陣拉開了距離,但看著她這樣才感覺今日才真的活了起來。

「弦月…我的睡姿真的有這麼糟糕麼?」獵翼靠著我飛近了些,我則是搖了搖頭。「眠風只是鬧著你玩而已啦,說真的…眠風這樣才感覺白天才真的正式開始呢,打起精神吧,巨林北面可還是有段路呢。」隨著眠風她那淡藍的身影在巨林裡橫劃出一道向上的迴旋後利用著翼把自己拉回隊伍裡,我們往北的路程雖才剛開始不久呢,不過折射下的陽光在高聳入雲的鐵木之間穿射,把整個巨林帶引出淺綠與藍的交叉感,也覺得不怎麼無聊了。

四頭龍順著往北的風前行,輕輕拂過的風帶著未知一起填滿四位年輕幼龍的探索欲,明明想要猛的往前但轉頭看著身旁的夥伴,又忍了下來。跟隨著風給予的速度,一起前進著。

-後記-

2023給鱗友們一個新的故事,相比之前略帶陰沉的氣息可能不太一樣,不過說實話有時候要給自己勇氣繼續執筆真的很困難,序章是我在喝完酒之後才鼓起勇氣寫完的,肉身原生家庭的影響下很多時候只是讓自己更為自卑。
文字原本是我用做逃脫傷痛跟壓力的工具,不過也很開心知道有除了畫畫外的另一個抒發管道,但相對的也是因為家庭影響寫文章漸漸變成壓力的投射,長期的情感綁架讓我也忘了怎麼反抗,開始正式工作之後讓我意識到這麼不健康的關係已經傷害我多久了,之前熱愛的事情也變得壓力無比巨大,今年一步步改善吧。
總之,欲祝各位鱗友新年快樂,諸事平安。 [害羞]


有 6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Melayery, 卷册龙, 龍爪翻書, Paradox, 安德Endur~, 龙游踏尘


輕拂蒼葉鱗語,木訥低聲哽咽。喚羽巒山繞日,嚴嚎鼓憾青鏡。
願汝踏過曾經,接受逝去的過去。
-題無
<-目前頭貼感謝莉靜繪製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