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沉静的守护龙,龙护守得净尘

#1 2021-12-05 19:55:06  |  只看该作者

沧海寄云帆
虺龍
来自 中国大陆 湖北武汉
Registered: 2020-04-17
Posts: 21

【短篇小說】追逐記憶的旅程——一個老機器和水晶的旅行

老機器已經在這宇宙中存在了很長的歲月,因爲遺失了自己珍重的記憶,它前往一個陳舊世界,尋找自己遙遠的印痕。它遇到了一條奇異的龍——水晶。

1 老機器和老世界

      星球也會衰老,若你走在這個世界的地表,看着四周的斷壁殘垣,那是一百年,一千年,乃至一萬年前古老建築物的遺留。
      現在,它們已經衰朽,修飾,腐敗,最最堅固者還在挺立——卻無人再次到訪,賦予它新的生命,或只是拾荒。
      於是翠綠的藤蔓攀爬上崩塌了一半的高聳鐵塔,又從那些經過了不知多少個世紀——卻不知怎的,仍然如鏡般光潔如新——龐然的金屬構件(也許是來自古老的飛船?)之上垂下綠幕。
      老機器行走在荒草中,擡起頭來,再一次環顧四周,它無機的心靈中升起困惑。
      這情景似曾相識,可又如霧般觸之即散。機器的眼中,光圈與透鏡伸縮旋轉,記憶與現實重疊,它邁入一條記憶的長廊。
      它彷彿看到了了星球過去的生命,看到巨龍矗立在高臺上,鏡鱗反射着柔和的陽光,威嚴而深沉。它看見了起落的飛船,看到了高塔,奇異的光芒,看到了一個劍士站在龍的身邊,她回頭來,短髮飄舞,微笑着。
      然後,一切都消失了,消失在時光的另一頭。
      老機器本來應該記得,可在時間之中,就連記憶本身也會衰老。
      它真的不記得了,是某次宇宙射線的爆發,還是純粹是隨機的熱效應——他的記憶體中,一段記憶出現了亂碼,變得不再可讀。
      但老機器知道,這一定是什麼彌足珍重的東西,是不可放棄之物,即使它已經過對於龍而言也漫長無比的歲月,記憶層層堆砌成一座無限的迷宮...可是,它又究竟是什麼?
      它只能憑藉稀薄的印像,來到這古老到被巨龍也遺忘了的星球。
      在這遺忘的土地上尋找記憶?老機器知道這並無邏輯,可它只能追隨記憶的腳印。
      天空中,高高的雲層漂移着,陽光的照變動着,掃過了老機器。
      它直覺的擡頭——在記憶中的高臺上,看到了一個精靈般的身影。
      那是,龍——可並非他曾所知的任何一種。
      她的嬌小的(對巨龍而言)身體是蔚藍而剔透的水晶,又從內裏透着生命的櫻紅,她的腦後延伸出一對同樣在陽光下閃爍的晶簇般犄角。
      陽光的照射下,水晶鑄就的龍微微偏着頭,看起來只比夢境真實。
      水晶的鱗甲輕輕敲打出風鈴般的聲響,喚醒了機器,可它卻說不出話來了。
      它們只是互相對視。
      末了,龍終於開口——她的聲音恰如風吹過林間,如冰凌的破碎聲在冰谷中迴盪。
      她彷彿是在空氣中嗅聞着。
      “我好像,記得你的味道?”


有 5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卷册龙, 镜中龙影, shiningdracon, zch7878798877, Melayery


捐餘袂兮江中 遺餘褋兮澧浦。搴汀州兮杜若 將以遺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 聊逍遙兮容與

离线

#2 2021-12-05 19:57:08  |  只看该作者

沧海寄云帆
虺龍
来自 中国大陆 湖北武汉
Registered: 2020-04-17
Posts: 21

回应: 【短篇小說】追逐記憶的旅程——一個老機器和水晶的旅行

2 記憶的精靈

      銀河浩渺,星空是透徹但深幽的——透徹,是說當在一個晴朗的晚上擡頭望去,星海便纖毫畢現,別無隱藏,只要這麼一看,便不禁產生了強烈的好奇與探求的慾望;深幽,則是這片星海往往可望不可及。那是讓光也老去的距離啊,那就是所謂天塹,即使有了超光速的旅行方式也萬萬難以跨越。還有那些不發光的行星,昏暗的褐色矮星,黑洞。星空其實是一片深海,那點點星光比起黑夜裏的燈塔,更像寧靜海面下捕食者發出的冷光。
      星光中隱藏着無限的隱祕,有遠古帝國的殘留,有不知猶自運行的多久的自動戰艦,來路不明的巨大金屬球體圍繞着某個黑洞靜靜運行,某個星球的地面上,無論何處,都能聽見隱約的哀歌。就在某處,有以靈魂爲食,影子般的怪物;可以隨時改變外形外觀的神奇生物;有因爲被包含在奧妙的容器中而能行動的虛無;有指向無盡深空,輕輕震動着的奇異光柱......
      又比如說——記憶的精靈。
      在這個宇宙中有一個真實存在,而又不確乎存在於物質世界的某地的奇異境地——也許是出於某種未知的奧妙,這裏匯聚了這個宇宙中記憶的碎片。
記憶——和緩的,激烈的;深刻的,輕浮的;快樂的,悲哀的;它們在這裏層層累積,化爲了一片泛着虹光,剔透而泛着着淡淡金光的湖泊,其上,永遠泛着無風自動的漣漪,如寶石般折射着光芒。當這記憶的泉水繼續凝集,便成爲了淡藍的結晶——佈滿了這個空間,將它化爲一片連綿的水晶洞穴。
記憶的精靈就誕生在這個空間中。
      漫長的時間之中——某一刻,或是從某時起。這記憶的湖泊底出現了一個琥珀般的大蛋,當它破裂開來,記憶的精靈就誕生了。
起初,記憶的精靈在湖底遊蕩,沒有自己的形象,可它聽到了這個奇異空間的召喚,開始向水面浮去。
      它向上浮去,便張開了一雙比翡翠更加碧綠可愛的雙眼。
      她向上浮去,便生出矯健的身體,拖着靈活的長尾。
      她向上浮去,生出一對美麗的,閃耀的翅膀。
      她向上浮去,記憶的結晶化爲一身水晶的龍鱗。
      她奮力的划着湖水,上浮,上浮,記憶的流體好似沒有重量,溫柔的環抱着她,上浮,上浮。
      她衝出了水面,張開了翅膀——記憶的精靈,現在是水晶的龍,淡藍,又在內裏燃着欣快的火焰,她翱翔着,掠過湖面,歡欣的鳴叫。記憶的水面上,不同以往的光輝也在激盪着,四周的晶璧叮噹響着,在慶賀這偉大的誕生。
      水晶的龍,記憶的精靈,落在寶石鋪就的湖岸邊,輕輕抖動着翅膀,剩餘的湖水便化爲了輕飄的煙氣,從她的鱗片於棘刺間溜走了。
      然後,奇異的感應出現了——精靈翠綠的龍瞳中閃過一道光,她的身影隨機開始明暗不定的變化,彷彿就要融化在虛無之中。
      在她略微驚訝的神情中,她徹底消失在了這奇異的空間中。
      這是這小小的世界給予精靈——自生命本身之後——第二件禮物。
      從此之後,記憶的精靈,水晶的龍要在物質的宇宙中尋找真正屬於自己的記憶,擁有自己的靈魂,創造自己的故事...
      當然,她隨時可以回家。


捐餘袂兮江中 遺餘褋兮澧浦。搴汀州兮杜若 將以遺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 聊逍遙兮容與

离线

#3 2021-12-05 20:00:28  |  只看该作者

沧海寄云帆
虺龍
来自 中国大陆 湖北武汉
Registered: 2020-04-17
Posts: 21

回应: 【短篇小說】追逐記憶的旅程——一個老機器和水晶的旅行

3 三個月亮與遺失之物

      天空上懸掛着三輪明月。此時已經接近黎明,遠方的霞光在天空中潑灑,彷彿藝術家用沾了顏料的畫筆在水面上一點,美麗的顏色便瞬間暈開。
老機器坐在一片草地上,面前是一片開闊的空間——無數潔白的石灰質構成的,梯田一般,層層疊疊的湖泊羣正在熹微晨光中漾着些微水汽。
      這些湖泊大多是美麗的蔚藍色,其中也有不少因爲藻類或細菌呈現出柔和的橘黃或可愛的粉紅。
      顏色變化點綴,正與晨曦的天空相映照,不知是天空的色彩落到了地上,還是彩池的多彩描畫了天空。
      這是活躍的地質運動纔會造成的景觀,老機器想,也許,這是最近幾千年才逐漸形成的?
      如此想來,機器覺得,在他記憶所涉及到的那個時間點,這片風景也許還不存在。
      在這裏待着對於找回記憶不會有多少幫助。
      那麼,在此地久留的原因——
      嘩啦!一片水花向老機器的方向撒了過來。  
      沉浸在思考中的機器人避閃不及,於是被溫暖的湖水從頭到腳浸潤了個透徹。
      “哈哈哈哈——”銀鈴般清脆的笑聲傳來,正是在離岸不遠的湖水中嬉戲着的那條水晶一般的龍。
      “你居然沒有躲開?”她眨了眨眼,“你說過,你曾經是一個戰士,不是麼?”
      “只是...沒有必要。”——話雖如此,被潑水的時候,不就是明明不會被影響到的人卻還是非要試着躲開嘛。
      機器人有些尷尬的站起來,顧左右而言他的說——可他一改變了姿勢,原本積在他的機體凹陷處的積水便又如瀑布般灑了下來。
      “哈哈——哈哈哈。”水晶小龍見此,又快樂的笑得滿“地”打滾,揚起了一串又一串水花。
      老機器想,她到底是什麼呢?機器人直覺得這條,嗯,龍的身上充滿了謎團。
      她的確有龍的精神,可又不像常見的巨龍一樣有着四肢雙翼,相反的,和那些“飛龍”一樣有着前肢演化的翼肢——但她的智慧與陽光一般的快樂顯然不是無智慧的野獸所能擁有的。
      她的體型只與幼龍相當——事實上對於不到三米高的機器人而言,趴着地上的水晶龍也只到他的腰部——但機器能夠看出她所擁有的,古龍也很難比較的時間氣息。當然,這似乎並不與這水晶一般的龍無時不透露出的強大活力相沖突。
      “唉——這是一片好風景啊,寧靜,廣闊....”老機器說着,突然停頓了。
      在水中嬉戲的龍停了下來,她擡起了了頭,看向機器人的方向。
      “這是一個謎語麼?”她輕快的說道。
      “讓我想想.....”
      水晶的龍用翼爪撓了撓下巴,作思考狀。
      然後,她哼着歌,在水泊中一下一下的跳躍着。她一個剎車,歪了歪頭,說道:“是啊,多麼美好,寧靜的風景啊....”
      “可惜,不聽話的水晶卻在裏面玩鬧不停,還濺了親愛的鐵疙瘩先生一生的水。”
“真是太煞風景啦!”
      水晶看向機器人,笑着說:“是這樣麼?”
      機器人一下子顯得格外的窘迫,他萬萬想不到這條自稱水晶的龍輕易的說出了自己內心的想法——還是以這種打趣的語氣。
      它只能無措的擺了擺手。
      “哎呀,‘煞風景’,難道是我還不夠可愛麼,鐵疙瘩先生?”
      水晶用一種刻意的嗲嗲的傷心語氣說道。
      老機器簡直受不了了。
      它嘴硬道:“這畢竟是好幾千年才能形成的地貌啊....”
      水晶的龍則哈哈大笑:“原來你是喜歡古物啊——那你改看看我,我別的沒有,‘年歲’肯定是有的。”
      “別說一千年兩千年,就算是....唔,我也記不清了!”
      機器人發出聲音:“你....”
      “‘你連年齡都不記得了麼?’,這就是你的問題吧?”沒等它說完半個字,水晶就接着說道,“悄悄你說的,告訴你吧,我不僅不記得年齡,我連名字都不記得了~”
      “嘛,我肯定是有過一個名字的,不過呢,早就在不知什麼時候就不小心弄丟了。”
      “不過,我倒也不急着找就是了,畢竟宇宙很大,生活更大,遲早會有機會的。”
      “再說,不過是一個名字嘛....說不定,還沒有現在的‘水晶’這個詞好聽呢。”
      老機器還是很難理解水晶所說的全部內容,比如,“弄丟名字”到底是什麼情況?像她說的,彷彿真是弄丟了什麼實在的小物件似的。而她對記憶滿不在乎的態度也有些奇怪....
      “我是一個尋找記憶的老傢伙,你,又爲什麼要跟着我呢?”機器人隨口問道。
      水晶的龍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很難想象她水晶鱗片構成的龍類面孔上能夠呈現出這樣鮮明的表情。
      “這是什麼問題啊!我要給它打個零分——”水晶笑着說,“不過,我還是勉爲其難的回答吧。”
      “答案是——”
      “我願意~”
      沒等老機器有任何迴應,她就繼續說道:
      “我樂意,我開心——除此之外,毋需別的理由~”
      “而且,你不是一直挺想知道‘我認識你’是怎麼回事麼?”
      “所以呀,我一定得跟在你身邊啊。”
      機器人再次無語了,它...它的確很疑惑,龍怎麼會“認識”它?這卻不像是說謊。
      水晶突然又說話了:“比起這個,你不如過來和我一起灑灑水?這裏的水簡直太好啦!”
      老機器本想拒絕,可它看着水晶的龍那翡翠般,閃着光的眼睛,莫名的開始覺得這個提議不錯。
      “就當清洗機體吧。反正,我是防水的...”機器人自言自語。
      他向水池邁去,然後——嘩啦!——它一下沉的極深,水直接沒到了它的胸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水晶頓時笑的前仰後合,彷彿——不,就是詭計得逞!
      水怎麼會這樣深?明明這樣一條小龍都能在裏面奔跑啊!老機器百思不得其解。
      水晶竄到了機器人旁邊,輕輕的依偎着它,老機器撫摸着龍,發現它看似晶體的鱗片如玉一般溫潤,又如金屬一般堅韌,像鱗皮一般不缺乏生命的氣息,又如真正的水晶一般,可以敲打出風鈴般的聲音....
      機器人偷偷抱了抱水晶,直覺得她比看起來輕得多。
      但即使這樣,也不可能在水面上行走啊...一定是某種魔法。但她一開始就使用這樣的魔法,就是爲了作弄我?
      水晶又一次笑了起來——或說,她就沒有停下來來過。
      老機器也不禁發出了低沉的,無機質的笑聲....
      水波在彩池中盪漾。白晝馬上就要完全到來。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Skyline


捐餘袂兮江中 遺餘褋兮澧浦。搴汀州兮杜若 將以遺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 聊逍遙兮容與

离线

#4 2021-12-05 20:01:53  |  只看该作者

沧海寄云帆
虺龍
来自 中国大陆 湖北武汉
Registered: 2020-04-17
Posts: 21

回应: 【短篇小說】追逐記憶的旅程——一個老機器和水晶的旅行

後面的,就不知道啥時候能寫出來了xwx


捐餘袂兮江中 遺餘褋兮澧浦。搴汀州兮杜若 將以遺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 聊逍遙兮容與

离线

#5 2021-12-05 21:16:52  |  只看该作者

地球遗龙
蛟龍
来自 广东深圳
Registered: 2017-04-07
Posts: 344

回应: 【短篇小說】追逐記憶的旅程——一個老機器和水晶的旅行

終於來啦 [賣萌] 

期待在鱗目上看到這短文很有一段時間了 [傻笑] 看着這些有種奇妙的感覺x


We are the the true treasure,the Children of above and below,in any place,any form…

世界很大,總有堅守信仰的人的存在,這些人,即使身處地獄,只要願意祈禱他們就不會孤單,那些失落的影子們依然忠實的守護在每一個信念的背後。—塔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