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这是专为龙族建设的网站,历史的、现代的、心灵的、神话的、现实的。

#1 2022-08-24 18:02:09  |  只看该作者

沧海寄云帆
虺龍
来自 中国大陆 湖北武汉
Registered: 2020-04-17
Posts: 21

龍和全與無之寶藏——最終的珍寶


如沙塵之於大漠,如水滴之於海洋,如大陸之於星海。
如龍之於時間本身。
——時鐘度量  X·10·17·9·U·289

這是一隻愚龍與它的寶藏的故事。

0
我站在峭壁之上,爪下風化了的沙質岩石灼熱異常,放眼望去是無盡的棕與黃。

這是一片戈壁,沙塵,風侵的平頂山,如此的景觀一直延伸到地平線。 

還有毒辣的陽光。這裏的天空永遠是過於晴朗的,尤其是在這個星球運行到接近恆星之處的季節,陽光的確明媚的有些過分了。

我的鱗甲是完全的黑色,即使使用了法術的保護,但那熱量還是可以深入我的內心。

要說的話,我還是更喜歡清冷的環境。但往往事情不能如願,即使對於龍來說也是如此。

咔嚓。

我將掛在脖頸上的鐘表攥在了爪中,不知第多少次的,使勁按了一下,它再一次滴滴答答的快速運行起來。

這該死的褻瀆的鐘表啊...

這不可思議的鐘表啊...

但無論如何,我已經無法離開它了。


有 4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镜中龙影, Melayery, 安德Endur~, zch7878798877


捐餘袂兮江中 遺餘褋兮澧浦。搴汀州兮杜若 將以遺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 聊逍遙兮容與

离线

#2 2022-08-24 18:02:29  |  只看该作者

沧海寄云帆
虺龍
来自 中国大陆 湖北武汉
Registered: 2020-04-17
Posts: 21

回应: 龍和全與無之寶藏——最終的珍寶

1

我遇到鐘錶,又或說它遇到了我,已經是不知多少年以前的事情。

當時,尚且年輕的我正在向塔容星的方向旅行,一心想着要找到一件擁有絕對的價值的寶物。

找到寶物與價值,是龍的本性,除了生存與延續,這就是最高的意義所在。

不同族裔的龍喜好不同的寶物,譬如,安布納德的紅龍將榮耀看的比什麼都重;克洛的銀霜龍珍視自己在旅行中的故事;那些來去無蹤的夢中龍收集記憶;林中龍以荒野與自然本身爲珍寶;還有墓龍,它們收集死亡的象徵——還有從費倫之類的地方來的龍,它們更喜歡黃金珠寶什麼的,這就不必多提了。

我的族裔被稱爲“斯諾柯西”也就是黯中燃火,幽火之龍,這是說我們幽暗的外表與脊背上火般的鱗板。但我們自稱“雅卡諾爾”,收集星星之龍。

這是一個好聽的稱呼,但實際上,這是在說我們的寶物——比起寶物本身,我們更在乎寶物本身的來歷。和在巢穴裏挖到了一座金山相比,一塊平平無奇,卻在太空中漂流了不知多久的金屬殘片在我們的眼中更有作爲寶物的價值。這又被稱之爲命運的價值,我們不在其中翱翔,它卻不斷的流動與變化,將寶物帶來。

一般來說,我們中的大多,相信正是不去刻意尋求才賦予了我們的寶物價值——高於其他龍的寶物的價值。當然,這就是我們的那份“龍的驕傲”(又或說傲慢)了。

而當時的我想法則要獨特一些,我覺得,命運是最最崇高的無常,那我們的即使有了動作,難道就能改變命運的獨特性麼?相反,我要在命運中游走,這樣,更無常的命運會帶給我的寶物更高的價值。

我決定要踏上旅程,然後在旅行中遇到我的寶物。

弄到了一份星圖,我便開始了旅行,不設置方向,也不刻意尋找。

我在等待一個信號——一個我的寶物出現的提示。

那是我踏上旅途的第10年,在旅途上的十年在我的感覺中超過家鄉的100年,宇宙的豐富,那無盡的神奇讓我着迷,我對命運的感知越來越敏銳了,但卻仍然沒有感覺到那個“信號”。

我並不急躁,等待時間越長,寶物的價值就會越高,我想。


捐餘袂兮江中 遺餘褋兮澧浦。搴汀州兮杜若 將以遺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 聊逍遙兮容與

离线

#3 2022-08-24 18:02:52  |  只看该作者

沧海寄云帆
虺龍
来自 中国大陆 湖北武汉
Registered: 2020-04-17
Posts: 21

回应: 龍和全與無之寶藏——最終的珍寶

2

那是拉努星區某處的一個巨大的集市。它飄浮在恆星系邊緣的漆黑太空中,建立在一個,或者幾個不知名的巨大飛船殘骸上。即使對龍來說,它的規模也是相當值得一提的,而將這個地方的那些小生命則稱其爲一座城。

這裏的命運足夠複雜,抱着一些希望,我在這裏上下徘徊了許久。而在拒絕了第不知多少個想在龍身上發一筆財的投機小販後,一個看起來是機器人的傢伙來到了我臨時的棲身處。

它看起來就像是維護着這座集鎮的那些自動機器,甚至更加破敗,許多裸露在外部的元件只被一條破爛的合成織物披風勉強遮蓋。

“我是來給你一件東西的。”它又說,那是一種平滑,無特色的龍語。

我沒法拒絕這樣的一個“遭遇”。

“給我看,”我說着,仍將雙翼半張,擺出威脅的姿勢,向前擡起了左爪,“動作放規矩點。”

它掀開披風,從一個固定在它側面方盒中拿出了那鐘錶。

回憶起來,在看到這鐘表的一瞬間,我便隱約感覺到了那個“信號”——那會是一件足夠珍貴的東西。

這是一塊圓形的鐘表,表身似乎是黃銅,側面有兩個按鈕。表蓋是透明的玻璃。其尺寸,讓我覺得古怪——對於那些小生命來說實在太大,而對於一條成年的龍又顯得太小。

“一塊表?”我帶着譏諷說道,“龍不需要這樣人造的計時,以防你不知道。”

“請看表面。”機器只是說。

於是我透過玻璃看了下去。

這鐘表有兩根一長一短。纖細的金色指針,長的一根運動較快,短的一根則較慢。表面的邊緣有着60個均勻卻沒有標註數字的刻度,每個大刻度裏則有四個小刻度。我觀察了一會兒,發現它轉動的速度並不符合我所知道的任何一種計時方式。

錶盤被分爲上下兩半,上方是粗糙的白銀盤面,似乎被粗暴的對待過,上面有幾個模糊不清的龍文字母,我只能依稀看出那個詞語是“終末”。

另外一半則有一個鏤空的窗口,中間,其中可以看到6個同心圓環,材質像是鉑金。現在,每一個半弧形圓環上都顯示各自不同一串符號,靜止不動。

我細心看去,最外一環,也就是第6環上是一個我不認識的單詞,像是龍語字母,但拼寫方式卻很陌生。第5環是一個粗糙的太陽符號;第4環上幾對數量不一的圓點;第三環上是一個象形符號,我同樣不認識....接下的那些半圓環上的內容同樣費解。

“這是來自某個種族的一種....莫名奇妙的藝術品?”我遲疑的問道,從機器的手中接過了鐘錶。

“我會讓你知道的。”它說,“請按右側的按鈕。”

我按下了右側的黃銅按鈕,這鐘表立刻加速運動了起來。

那三根指針開始快速順時針運動,並很快在正上方歸零。而下方的6個圓環着開始以不同的速度順時針旋轉,先前的字符紛紛消失在遮擋中,新的一行字符則從另一側旋出。

帶有字符的圓環一個一個轉過整個半圈,在正下方停住,留下了一個又一個同樣令我費解的符號。而在最後一個字符到位以後,上方的指針再次開始順時針旋轉。

出我意料的,這一次,兩個指針轉的飛快,長針一秒就轉過了兩圈,它每轉一圈,短針就行進一個大刻度。很快,兩根指針就又在最上方歸零不動了。

“這一次相當快。”機器說。

沒等我表示疑惑,它又說道:“現在,按動左側的按鈕。另外,記住短針旋轉的圈數。”

沒有遲疑,我照做了。

當我按下左邊的按鈕,錶盤下部的那些半圓環便都開始不等速的逆時針旋轉。可是,當方纔的符號隱沒在右側時,左側出現的卻完全不是我最開始看到的那些符號。

沒有任何存在可以質疑一條龍的記憶力,我不可能記錯。

而在我來得及表示驚訝之前,最後一個圓環固定到位——那本來已經歸零的指針也開始以相當快的速度逆時針旋轉起來,這一次,長針倒轉5圈,時針纔會倒轉一個大刻度。當時針倒轉4周時,兩根指針終於在一個位置慢了下來,開始以一種極爲緩慢的速度,繼續以勻速逆時針旋轉。

我仔細觀察,發現按照人類的標椎計時法,這長針花費兩分鐘纔會走出一個小刻度。

“這...到底是什麼?”我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顯得迷惑。“一個隨機數生成器。”

“也許,我的確考慮過這種可能——但最後我認爲它也許在說預言,或說,許多預言,它在說未來,它也在說過去。”機器說,“它一方面給出時間的預言——當錶針順時針旋轉,便表示距離某事的時間,當指針再次歸零,即爲預言結束。逆時針,則是在表示某事發生之後經過了的時間,離開過去的時間只會越來越長,所以它會不斷的走下去。”

“而預言的內容….也許與錶盤下方這些符號有關。雖然大部分都聞所未聞,我亦無法解讀。”

機器繼續用它平淡的語氣說道,而我的心已經無法平靜。

“你需要什麼才能將它給我?我不會出多高的價值,這畢竟沒有任何證據。”

我發現自己正不由自主的將表向自己的龍翼下藏去——這樣的物品...這一定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寶物了——我的爪子將鐘錶抓的很緊。

“你不用擔心,龍,我在命運之中看到了你。”機器又說:“我將它送給你,不會拿走任何東西。”

“這麼說,你還是個先知?”我警戒着,彷彿正面對一隻好鬥的紅龍,隨時將要有一場鱗血飛揚的戰鬥。

我本想再譏諷他幾句,可爪中的鐘表卻讓我沒有絲毫心情。

它什麼都沒說,轉頭就離開了。

我從此再也沒有見過它。


捐餘袂兮江中 遺餘褋兮澧浦。搴汀州兮杜若 將以遺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 聊逍遙兮容與

离线

#4 2022-08-24 18:03:24  |  只看该作者

沧海寄云帆
虺龍
来自 中国大陆 湖北武汉
Registered: 2020-04-17
Posts: 21

回应: 龍和全與無之寶藏——最終的珍寶

3
當這一切結束,我將鐘錶收藏在最貼身的地方,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了一切東西,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集鎮——好像在擔心那機器會回來搶回鐘錶似的。

在那時,我還不知道我得到了什麼。

當我回到自己的巢穴時,我立刻就開始研究這塊奇異的鐘表。

我不斷的按動着它,有時左,有時右,看着指針的運動與符號的變化,我一開始希望從中找出什麼規律來。我肯定不希望這只是某種騙術機器,但說回來,我得到這件東西也沒有付出什麼代價,沒有什麼損失。但我遲遲沒有找到規律。

而更令我不安的是錶盤下半部分那些變動的符號——無論那些圓弧是往哪個方向旋轉,曾出現的符號都不再出現了。鐘錶內絕對沒有容納這些東西的空間。

我貼近鐘錶,從那些符號消失之處看出端倪,但圓環與上方的錶盤嚴絲合縫,幾乎沒有空隙。我又用魔法進行檢驗,但同樣毫無效果——我甚至沒有從它只中感受到任何法術。其內部彷彿空洞或者黑幕。

我將鐘錶靠進頭側,卻只能聽到它滴滴答答的輕微走時聲,輕輕搖晃,卻又沒有多餘的響聲。

我折騰了半天,終於發現自己對它其實毫無頭緒。

終於,我回到了它給出的信息本身——那…也許真的是預言?我不敢去否認。

鐘錶上的內容,無論是符號還是那計時,都只會出現一遍。我用整卷的空白卷軸,開始記錄下它的信息——先是下方的那些符號,然後推算出鐘錶的走時所指向的那個在過去,或未來的時間點。

我逐漸入了迷。

最開始是一連幾天幾夜的不眠不休,這對龍而言倒也不算什麼。我決定獨自研究這蘊含了無限意味的奇物。我覺得,最重要的那些符號——時間的預兆很明確,但符號與詞語的指向卻是費解的。這給我的興奮卻是大於挫敗——畢竟,僅僅是那麼多奇異的符號就讓我的好奇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後來,連續幾年我都在記錄這些符號,推算時間,將它們一組又一組的記錄下來。寫滿這些東西的卷軸堆滿了我的巢穴。這已經成爲我的生活。

在當時的我是十分幸福的——我驕傲於自己得到了一件其他龍難以想象的珍寶。並且我將獨自找到它真正的價值。

時間過去,這鐘表的變化仍然幾乎無窮無盡,我統計着那些變化——就時間來說,最遠可以延伸到一億年前,在那一次,我花了好幾個月時間才確定長針運轉的速度,它的位移過於緩慢。而向未來延伸也最大有百萬年之久。

我沉浸在對於這些或遠或近預言時間的想象中——我想象那會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或是昭示着什麼巨大的財富。尤其是那些及其古久,或指向及其遙遠未來的。

這就增加了我對解讀那些錶盤下文字的渴望。可它們的變化更是無窮無盡。多年中,我記錄下的符號與單詞幾乎沒有重複過,字母雖然有曾重複,卻又都是完全不同的單詞。

我儘自己全力的學習和查閱資料,但無論花多少時間,查找了多少資料,對於那錶盤上的信息仍然是完全沒有頭緒。但很偶爾的,錶盤上會出現幾個我知道的語言,有意義的單詞...極其,極其偶然的,甚至是時間和幾個單詞都能夠與某一事件對應上——可惜那要麼是極爲遙遠的往事。要麼是的確是未來,可等我意識到時,那已經過去了。

所有這些細微的跡象讓我愈發癡迷的想着去尋找鐘錶的祕密,或者僅僅是去解讀它。

我嘗試了不同的策略,一開始,我會嘗試去等待錶盤上預示的未來,再從錶盤歸零時的事件試圖推斷那些文字與圖案的意義,但很快發現那是無用功。此後,我開始通過時間的推算結果搜索事件,再通過事件,試圖去猜測詞語...可我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我甚至自己學習了那種計算機器的使用方法,企圖用信息學手段尋求答案,但仍是毫無結果——無論我耗費了多少財富,使用了多少算力,結果也永遠是無法擬合。

可越是這樣,我越將鐘錶視爲我珍寶,我從不給任何龍看,甚至不讓它們知道...

隨着時間過去,我意識到自己相比喜愛這鐘表,更是害怕它,恐懼它。

每當我在巢中入睡,我都將它緊緊的抱在懷中,比龍中最貪婪者還要警惕。我擔心有龍,有管它是什麼!會偷走我的寶貝...但我也每每噩夢,除了失去鐘錶的恐懼,就是擔心鐘錶上昭示了的過去和未來會毀滅了我。

每當獨處之時(在得到鐘錶以後,我大多時候都在獨處)我偶爾就會緊盯着鐘錶,彷彿要用目光刺穿它。

我甚至使用過那些莫名的力量去檢查,去窺探它,但這塊表的內部是黑箱,是虛無,所有的東西都消失在其內部,所有的東西也從中而出。

但是,這鐘表本身卻不是堅不可摧的,我早就發現自己可以輕易的在其上留下劃痕和刻痕...我只能越發細緻的保存它,不敢讓它破損,生怕一旦將其拆開或損壞,就會永遠失去那力量,或是放出什麼自己絕對無法對付的東西。雖說這表本身對我來說就已經是折磨。

最後,我意識到,這鐘表是一個龍也戰勝不了的可怕存在——我不能收藏它,我不能擁有它。

它不是命運帶給我的寶物...它是命運本身,或至少就是命運本身的隱喻和化身。

我居然如此貪婪,想要擁有它?我居然如此傲慢,企圖擁有它?

我沒法理解。

擁有這終末之鐘,我以爲是得到了一切,但其實什麼也沒有得到。我似乎明白了其上銘文的含義——終末,不是說它的預言,而是說我這樣傲慢愚昧之龍。

即使我明白了這點,我早就沒法和這鐘表分開了。我發現自己連丟掉這鐘表都做不到,更不用說毀掉它。

我恐懼,我渴望。

在其他龍眼中,我已然是一個十足的怪龍,精神和行爲統統不正常。除了似乎似乎永遠在看護着什麼不得了的寶藏,其餘一事無成。隨着時間的過去,似乎就連那些短壽的小生物聽聞了我這怪龍的故事,逐漸的編排出各種離奇的寶藏故事來。但誰又能想象我這真實的故事是有多麼荒唐。

就這樣,我從當初剛剛成年的青年龍渾渾噩噩跨過了整個成年,又走過壯年,事情終於出現了變化——那不是因爲我終於停止了那愚行,更不是我對於解讀那鐘錶終於有了什麼進展,而是一種完全出乎意料的方式。

當時,銀河進入了一個混亂的紀元,我的我的家鄉陷入了龍之間的戰爭,其他的龍要麼參戰,要麼逃跑。而我這個愚蠢而悲慘的傢伙則渾然不知,直到一羣瘋狂的惡龍闖入我的巢室,我想他們是想要奪走我的“寶藏”。我儘管奮力反抗,甚至殺死了其中的幾個,但還是不敵,暈了過去。

等我醒來,發現自己遍體鱗傷,而我偌大的洞室中,那多少年積累的對鐘錶的記錄已經全部付之一炬了。

然而,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我活着,而那也鐘錶並沒有被從它的藏匿處被找出——也許只是因爲惡龍們看到我的“寶藏”只是一大堆廢紙之後氣暈了頭,沒有好好搜查吧。

於是,我終於知道不能再在這裏繼續待下去了,既是擔憂性命,也更擔心會失去那鐘錶,我又一次開始了旅行,或說流浪——與那鐘錶一起。

時不時的,我希望出了某種意外,導致那鐘錶遺失,或者什麼會搶走它——但諷刺的是,一直,一直,沒有東西能夠挑戰一條龍對它的“寶藏”的保護。

我在銀河中流浪了許久,就連得到那混亂結束的消息後,也沒有回到家鄉——我害怕再回到那種可怕的生活中。

在旅行中,我越來越懊悔,懊悔我在那鐘錶上耗費了自己的時光,折磨了自己數百年。但無論我經歷了多少,旅行了多長時間,我仍然沒法擺脫那鐘錶。我沒法在任何一個地方長期停歇,沒法和任何龍建立長期的關係。

我試着不去在意鐘錶,但它已然成爲了我的心魔——我偶爾的,就會按動它,記下它的信心。我有時想要丟掉它,但又總是讓自己用各種理由再次將它找回。

於是,一次又一次,當我以爲已經走到了終點之時,我總會在鐘錶上看到一個“有趣”的時間,一些有意義的字符——然後一次又一次的去追逐那倒計時所指向之處。

有多少次追到了?有沒有哪怕一次成功?

我不知道。


捐餘袂兮江中 遺餘褋兮澧浦。搴汀州兮杜若 將以遺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 聊逍遙兮容與

离线

#5 2022-08-24 18:03:50  |  只看该作者

沧海寄云帆
虺龍
来自 中国大陆 湖北武汉
Registered: 2020-04-17
Posts: 21

回应: 龍和全與無之寶藏——最終的珍寶

4
終於,某一天,我來到了這蠻荒的世界。

就在幾年前,我發現了一組相對明確的文字,就指向這個地方。

而現在,時間已經快要到了。

只有幾天了!

我看向遠處,心中被絕望與同樣強烈的希望焚燒——我知道,這是一個死循環。我大有可能再一次什麼都找不到。

可是,我的內心卻還是有那麼細微卻不滅的希望——畢竟,當時,鐘錶上的一個單詞正是這個星球的古稱,而那倒計時的終點,正是它的夏至日。如此的恰巧,讓我沒有辦法忍耐,再一次拋棄了將將穩定了的生活,剛剛熟悉了的夥伴,踏上了前往宇宙另一端的旅程。

這種事情已經發生許多,許多次——我就是這可悲的龍,被這詛咒的命運束縛,並將它掛在胸前。

咔嚓!

我又按了一下鐘錶,即使沒有怎麼看它——這早已成爲了我的一個的習慣。

而這時,當我擡頭看向看到地平線,發現一道漆黑的沙暴正向我處襲來——它不可思議的迅捷,只是幾秒,我就被吞沒其中。

這沙暴簡直不可理喻!經過這麼多年,我即使荒唐,卻也已經成爲了一隻強大的龍,可身處那黑色的沙暴中,卻覺得全身體表都如針扎一般刺痛,眼睛也無法睜開。

我閉着眼,一爪護住鐘錶,跌跌撞撞的靠着盲感進入了一個洞穴,並向深處爬去,期望找到一個避難所——

我精疲力竭,可災難卻遠沒有結束,這出奇巨大的複雜洞窟中居然有着足以與龍角力的兇猛怪物。

龍威嚇不走它們,我現在的身體太過虛弱,還要分心保護鐘錶,無法戰勝它們。我只能不斷的逃跑。

——終於,我來到了一個洞窟,怪物們一時無法找到。

這是一個有着熒光礦物的洞室。當我終於從失血與力竭的意識模糊中恢復感知時,我這才發現,這洞室中不只有我一條龍。

在洞室的巖壁邊有一具龍的屍體,那屬於一條體型比我還要大不少的雌龍。那屍體不僅遍體鱗傷,外貌也已經毀壞腐爛的一塌糊塗了。

而在屍體旁,居然是一枚龍蛋。

在寂靜中,我聽到了那蛋中如有若無的心跳。

它是活的。

在這種處境中,它給了我莫大的安慰。

在那死去的母親身旁,我抱着那龍蛋,用自己的身體與魔力溫暖着它,也竭力恢復着自己,以免徹底的昏睡過去

在這生死停留之間,我開始了思考。

我開始了思考,回憶我的這一生,想過了生和死。在恍惚之間,我又想到了那鐘錶——它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也許它的意義並不是預言,而是宇宙和命運的無常與混沌。我一直緩緩的思考着,艱難的思考着。

除了我的呼吸和心跳,我只感覺的到那枚龍蛋裏的跳動。

就不知過了多久——

我在半昏睡中,聽到了一聲脆響。

我睜開眼,看見蛋殼上已然出現了一條裂紋——它孵化了。

很快,蛋殼就在我懷中破成了兩半——其中,是一條....

啊,我不知該怎麼說——

那是多麼可愛,多麼美麗的一條小龍啊,我從沒見過——

她渾身的鱗片,如虹彩,如歐泊,或更超過之...她明亮的眼睛看着我黯淡的眼。

我的心中有什麼東西破碎了,一個許久,許久沒有過的感覺出現在了我的心中。

——這一次,命運,終於又送來了珍寶。

小龍嗚嗚的叫着,我忍不住伸出舌頭,一遍又一遍的舔舐着這不可思議的小龍。

終於,我振作起了精神,決定要把小龍帶出險境。

我叼起小龍的後頸,衝出了洞室,我一路狂奔,不顧怪物的撕咬攻擊。

經過了彷彿是永遠的時間,我回到了陽光之下。

黑沙暴沒了。

怪物沒了。

我下意識的摸向自己的胸口,卻只摸到了一條斷裂的掛鏈。

鐘錶沒了。

在狂奔與戰鬥中,它早就不知道掉到了哪裏,在那幽深的洞窟中,也許已經粉碎。

我如釋重負——看向了這世界夏至的驕陽,頭腦中一片空白。

然後,我放下了小龍,將她輕輕的抱在了懷中。

在陽光下,她的彩鱗越發的美麗,耀眼了。

我輕輕的哭了起來——小龍伸出了爪,接住了我掉下的眼淚。

這就是“終末”了。

我想。

這就是新生。

我想。

小龍傻笑着看向我,我也笑着看向了她。

我愛你。

我想。

就這樣,我和小龍前往了宇宙的另一端。

從此,我還是偶爾回想起那鐘錶,但也不再恨它,也再沒有回到過那個地方。

我終於找到了我的寶物。

THE END


有 5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Melayery, 青鳞, Lunamis午月, 冥思星辰


捐餘袂兮江中 遺餘褋兮澧浦。搴汀州兮杜若 將以遺兮遠者。時不可兮驟得 聊逍遙兮容與

离线

#6 2022-09-20 05:24:27  |  只看该作者

巡津龍
熱成層頂再入速巡迴驅擊
Registered: 2021-02-12
Posts: 590

回应: 龍和全與無之寶藏——最終的珍寶

不知道爲什麼,這個故事讓我想到一個很老的德國故事,E.T.A.霍夫曼的《沙人》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Sandman_(short_story)
可惜的是沒有中文簡介,所以只能自己讀原文了,在企鵝小黑書第四輯有中文版
https://pan.baidu.com/s/1tFFS7PA0H42JVjzahzXEaQ?pwd=9681 

大概講的是主人公小時眼見父親與一個魔鬼般的人物進行某種活動,被那人發現後父親爲保下他而命喪於其人。那人隨之神祕消失,而主人公也從此感到某種那人帶來的黑暗力量纏繞着。在上大學時,他見到了一個與當年的怪人十分相似的天氣瓶推銷員,在恐懼與掙扎之後,他勸服自己那並非其人,甚至從其處買了一個望遠鏡。之後,他沉溺於用那個望遠鏡觀看教授的女兒,在愛意中無法自拔,魂牽夢繞。但是在終於下定決心前去表白時,卻看到教授與推銷員正爲那“女兒”爭執,而搶下愛人後,他才發現不過是教授與那推銷員共同製作的機械人偶,而那推銷員正是一直如陰影籠罩着他的,那個童年時的怪人。他當場陷入了瘋狂。在事件平息後,他去往別處,回到了幸福的生活,卻又在一日出遊遠眺是拿起那個望遠鏡,在其中看到了那個曾經爲之傾心的女子的身影,再次陷入瘋癲,從高處墜下而死。

除了鐘錶和光學儀器形式上的相近與瘋魔的主題之外,或許也是我從那個故事中也讀出了窺視命運那引人落入深淵的感覺吧。
深信自己被某種黑暗力量詛咒的主人公通過那個光學鏡筒看見的,令他神魂顛倒卻實爲機械人偶的美麗女子,有的解讀將其放在歷史背景中認爲是對理性主義的某種諷刺,也有人從某種心理創傷的角度解釋,但是我自己將這理解爲一種窺視到命運的幻象。命運從幼年時的恐怖經歷開始便窺視着他,在抗拒的本能下,他也不得不反過去窺視命運,這是我對他極力勸慰自己那個天氣瓶推銷員不是那個惡魔,並且最終竟然買下了一個望遠鏡的理解。或許,在走向對命運窺探的初始之事,你的文中抱着收集寶藏的最初目標的龍就比那個人少了許多歪斜吧。
在這之後,人身上發生的一切與你的文中的龍都十分相似。窺視命運的感覺是無可擺脫的,那種被它吸引着而隱隱渴望着掌握的感覺讓人越陷越深。這個故事的主人公也和龍一樣陷入了瘋狂的追求。幸運的是,龍所看見的是命運混沌的外表,而並沒有見到內裏,於是最終在命運本身的推動下失去了那個作爲窺探中介的鐘表,也就放棄了在命運之外窺探它的努力,回到了中性的命運本身之中。而這個故事的人類主人公確在對命運黑暗一面的恐懼之下,窺探到了一個美好的假象,或者說,讓自己將窺探到的假象理解爲命運的美好。於是,這樣的窺探讓他沉溺在了透過窺視的管道所見的虛幻的命運之中,也就最終沒能丟掉那個望遠鏡,而是在生活迴歸平靜之後又一次讓視線透過它,去往徹底的瘋狂了。

最后修改: 巡津龍 (2022-09-20 16:55:57)


靑山속에 묻힌 玉도    갈아야만 光彩 나네    
落落長松 큰 나무도    깎아야만 棟樑 되네             
我是原先的barufaruku,以免改名後認不出來 

离线

#7 2022-09-20 05:33:00  |  只看该作者

巡津龍
熱成層頂再入速巡迴驅擊
Registered: 2021-02-12
Posts: 590

回应: 龍和全與無之寶藏——最終的珍寶

然後,如果讓我來描述窺視命運這件事的話,或許應該是這樣吧。 就像我在另外一個貼子說的,周圍的事物在我眼裏都是某種軌線,而命運對我來說應該也是如此,是一團許許多多的軌線自相纏扭產生的線束一樣的東西,隨時間無限向前延展蛇行着。通過某個管道所看見的,應該是它們在時空中延伸向前時途徑隨機某些點上的切線。而試圖窺視命運本身,就好像要用這些切線重建出這些長蛇線束的軌跡一般。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镜中龙影


靑山속에 묻힌 玉도    갈아야만 光彩 나네    
落落長松 큰 나무도    깎아야만 棟樑 되네             
我是原先的barufaruku,以免改名後認不出來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