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一爪一天地,一鳞一世界

#1 2020-11-22 17:53:30  |  只看该作者

寒即归宿
虺龍
Registered: 2020-07-08
Posts: 10

覺醒中的機遇與挑戰

有龍私信我,讓我說說我自己。

     其實吧,在上個星期就想發一封求助帖,想解決一些信仰的問題,順便介紹一下自己覺醒歷程和自己的一些想法。但是我想了幾天就放棄了(草稿都寫好1/4了),因爲涉及隱私、黑歷史和複雜性等問題,就放棄了。但是既然私信我了,我也不好拒絕(至於私信我的那個龍,把我腦裏的監控關了)。   
      因爲說來話長,而且時間有限,我就簡單地即興發揮一下吧!
      首先是覺醒歷程。我從幼兒園時就已經對龍感興趣了主要是東方龍,那時有尾部幻肢,還喜歡在被窩裏玩扮演龍的遊戲,那時對龍魂沒有任何概念,不敢說是覺醒,但敢說是萌芽。
      幼兒園時代末期,對龍的感覺減弱,之後整個小學,都沒有任何感覺......好,直接過。
      初二時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對龍的感覺又回來了。在小學時,我已經在大腦中構建(幻想)了一個龍傲天(就是爽文)的世界,初二以後,按照這個基礎,又把自己想象的龍也加了進來,但那隻龍並不是我自己,而是裏面一個角色,自己的龍設加進去是之後的事情了。那時因教育原因,不認爲自己是龍,也不認爲龍存在於世界上。
      以下1~3段時拓展內容,用於解釋說明。
      1.初中時,我飽受班主任(也是我的初中物理老師)和馬列唯物主義、愛國教育的薰陶,還有青春期的“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精神,在百度新聞(百度嘛!你懂的,稍有不慎就被帶節奏了)評論區裏看到那些不符合自己所謂“愛國精神”言論或者崇洋媚外、“封建迷信”的,就拿着自己三腳貓的政治知識來批鬥他,因爲我家鄉有吃狗肉的習俗[以前吃過不少,但看過《狼圖騰》和爲了入圈(怕這裏有furry圈的同志不接受)後,看到這類食物或東西就儘量避開了,畢竟是噩夢的源泉],所以就順便把某些“愛狗人士”也批鬥了一遍。那時感覺自己真“睿智”(ŗuò zhì),覺得自己就是合格的鍵盤俠中的紅衛兵。
      2.我大腦裏的想法是議會制。以前,我一直認爲我的大腦裏有一個實體,他是我的祕書,它似乎是我思考、判斷、邏輯......的“協處理器”。它是我的嚮導,在我做錯或衝動做某一件事之後,它都會提醒我,在選擇上它都分析並提出建議,但我並不常聽它的.......漸漸地,我發現不只有一個實體,而是有多個,直到現在,我才發現裏面是個議會,我是議會上的主席,祕書是獨立的。到底是議會爲主席負責還是主席爲議會負責,我仍然不清楚。當然了,還得進一步觀察是否是自言自語,最近有一種猜想,那個祕書是龍魂。ps:下文所說的“議員”,就是指這裏
      3.我從小就對神祕學感興趣,我小學時就認爲,如果世界沒有魔法,那麼這個世界真是太無趣。唯物主義教育干擾了這了這一興趣,但我還是不敢獨自一龍關燈睡覺。我想之後好好研究一下神祕學,但目前沒有途徑。
      拓展內容結束。
      我覺得在那期間,我的龍魂發展緩慢。可能與我的黑歷史有關。中考前幾個星期,“文革”的黃金時代結束了,我遭到了反噬!先是與別人對線翻車,然後在暑假期間(中考後的暑假),我被一個佛教徒(我覺得他更像封建迷信)詛咒(劃重點,這是信仰混亂的開端),說什麼一年內頭和頸椎會痛,而且終生不會消除。我當時害怕極了,感覺特別焦慮、緊張,手腳麻木、走路都不自然,但是play computer game的時候就忘了,但突然想起來的時候就會有這些症狀。我當時在想,我一個唯物主義者不信你這些東西,但是身體很誠實。我覺得,這一定給龍魂遭到了重創,並且這不是第一次了,只是這次傷害更大。之後我又面臨着各式各樣的信仰危機,這將會在下一個拓展說明細講。
      我看了一下,我是2020年7月8日入鱗目的,在這之前,我去了不少“地方”。儘管那次遭到了重創,但似乎不影響我對龍的好感,我繼續尋找關於龍的信息、遊戲、還有圖片,有時還會和那些討論龍的網民們辯論(後遺症,2020年開始就不會了)。那時好像是“龍吧”被入侵後沒解放吧!沒錯,就同就同他們辯論,不過幸運的是辯論得不多,而且很快就找到了“西方龍吧”和“ndragon吧”,那應該是龍之愛好者的聚集地,也不乏有龍和furry圈,還有許多從“龍吧”逃難出來的。許多自創關於龍的故事和吧有收集的圖片都在那裏,我還特意搭建了個網盤專門存放。
      以下1~3段是拓展內容
      1.我變“哲學”了,我更喜歡思考世界了。不知道這與龍魂覺醒有無關係,反正我更喜歡思考世界了。曾經想過許多世界問題,但有些都忘記了(因爲我不寫在紙上)。下面是我思考的內容
         1:重新定義善惡,認爲善就是幫助其他生物獲取利益,惡就是剝奪其他生物利益,並且善惡是個動態平衡,遵循夏勒特列原理。
         2:萬物是守恆的,不可能憑空出現或消失,只能轉化。
         3:萬物皆有因果(劃重點),因爲存在即合理。
          ......還有好多呢,一時想不起來了。可能有錯誤,因爲我不是大哲學家。
      2.關於信仰危機。我接觸了不少宗教,其中有基督教、佛教等!在“文革”黃金時代,我曾光顧“無神論者吧”,裏面很多神棍、民科和唯物主義無神論者在那裏吵架,我開始是站在唯物主義者陣營的,開始是沒問題,畢竟“紅衛兵”嘛!但是在黃金時代成歷史且反噬後還過去,可就麻煩了!某些神棍說得頭頭是道,要是知識儲備不夠,心理防線很快就崩潰了,我開始對宗教妥協,宗教開始進入議會。先是敏感詞管控(如教會、唯物主義、無神論.......爲什麼能管控呢?看上文拓展),然後基督派對龍魂虎視眈眈,佛派對幻想世界中的殺生和現實中的殺生進行“暴力抗議”(如果讓我放視頻,那麼幾個月前的香港暴亂視頻是在合適不過的了)......每次一思考它們就搗亂(身體的症狀和詛咒的那次差不多),那時我感要崩潰了,我覺得我會像蘇聯一樣精神解體,然而似乎並沒有,它們在阻止這種事情的發生。它們的種種暴行引起議會各界的不滿,然後開始反抗。我在議會宣傳宗教派的不正義性,然後進行抨擊,然後其他議員和我開始抵制教會觀念。因爲宗教裏宣傳仁愛、慈悲和道德觀裏的某些東西很像,之後道德觀也被攻擊了(畢竟自身免疫病嘛,受體太像了,免疫細胞分不清),從那開始我麻木不仁,想做惡卻又不敢[我膽子較小,對未知的事物(如地獄、因果報應)害怕],只能忍着。雖然也做過轉移注意力,但效果不好,這次屏蔽掉了,它們下次又來了.......這次信仰危機,對於受傷的龍魂來說更是雪上加霜,三觀開始瓦解並重組,特別是道德觀。唯物主義無神論徹底退出舞臺
      關於三觀。不知道爲什麼,我並沒有像論壇其他龍一樣討厭人類,對人類表示消極,怨恨人類的貪婪。有些龍對人類破壞自然表示憤怒,但我覺得工業發展的時間並不長,開始時對自然保護的經驗並不多,只能搞大開發,但該遭報應還是遭報應。現在中國不是也吸取教訓,不走老路了嗎?貪婪誰都會有(除非出家),以前我還偷過父母的錢呢!所以沒資格諷刺人家,我對人類未來還是比較看好的。當然了,看好是看好,最後還是看人類的造化,現在溫室效應不容樂觀,最終人類是死是活與我無關......(跑題了,繼續說三觀的事),信仰危機最嚴重的一次,我認爲人類不應該對地球上的生命同情,不應該與它們共生,應該極力統治地球,現在戰勝不了自然,那就以後再戰勝(別說我是叛徒,那時候我沒有三觀)......那時,我有嚴重的“個人主義”(你沒看錯),對行善表示厭惡!現在呢,是恢復期這些想法基本沒有了,雖然有時會有些情緒波動,但我會說服自己。
     拓展結束
     我現在上高二了,之前說的都是高二前的。上文已經說過,我是2020的7月份進鱗目的,也就是高一下學期末期。進鱗目後,我感覺很怪,用戶都以“龍”自稱,特別是那個註冊時的規則和提問,把我唬住了!我都不敢隨便說自己可能前世是龍,更別說自己就是龍,怕自己自作多情。我是從furry圈逐漸步入龍圈的,但這不是一個furry圈的論壇,我想着“或許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對龍有好感?別騙自己了,就是一個龍之愛好者罷了!”再加上有信仰危機,我覺得這論壇可能不歡迎我。但是,隨着對論壇探索的深入,看了龍魂指南,我瞭解了幻肢這東西,並且有些東西描述得與自己很像,但是龍夢、記憶我都沒有,感覺自己在論壇上的位置不保。
      因爲論壇實在是太冷了,我發了介紹貼之後再刷了點評論,就很少關顧了。那時又臨近考試和暑假,不久我就play computer game、刷嗶哩嗶哩視頻(我轉戰b站,不用百度了)去了。但是幾個星期前,不知什麼原因,我又回來了。我看了閒聊、靈魂等板塊,一堆龍有龍夢、還有很多龍對人類表示消極等等,我發現自己很多都對不上,我有點害怕了!趕緊審視了自己,發現出了大問題:1.幻肢的感覺減小了2.對龍的感覺變淡了.......幾個問題讓我覺得_________“龍,他正在   死。  &+(::去”
      這也就是爲什麼我要發帖求助的主要原因。因爲學校沒手機,不能及時上鱗目,讓我感到很苦惱。回到家時,我仔細地看了每個帖子,讓我深刻的一句話是“讓你放棄信仰的不是別人,而正是你自己”。我看到這句話時,我似乎領悟到了什麼,我覺得,我必須要堅持下去。我開始查找問題,尋找恢復龍魂的方法......
      關於衰落的原因(猜想):
      1.奶頭樂戰略太成功了,我們思考的時間減少了!!!各種肥皂劇、大明星、遊戲和無營養內容堆滿了四周,它們如同毒品一般使我們上癮(不信你看看,現在有誰不刷小視頻),自然陪龍魂的時間就少了。它不需要你的供奉,只要你的陪伴,當沒人(我覺得這裏用人妥當)記得他時,他就會消失......
      2.之前的黑歷史讓它感到噁心,再到後來的“奶頭樂毒品”讓它感到噁心這也許是他不想在夢中見我的原因。
      3.信仰危機使它遭到重創
          .........
  恢復方法:未知
      補充:
      1.在2020年9月末至10月初,我差點入佛教了,不過幸好一個早晨,我簡單想了一下,還是放棄入教吧!在此之前,我已經有多次過差點入教類似經歷了。因爲看了佛教的教義,可以緩解心裏的信仰危機的症狀,但只是暫時的,過一段時間又恢復了!(宗教真tm是毒品)
      2.我昨天特意去看了一下關於宗教的內容,發現是不能同時有多個信仰的,所以我打算罷黜所有關於宗教的信仰,我只信我的龍魂。吾不好天堂與極樂世界,吾只愛凡間的花草樹木與吾的龍!爲了龍魂,下地獄也沒什麼!

幾千字,我都頭暈了 [暈]


在曾經,我喜歡在懸崖邊上張開雙翼遠眺,無論是朝霞還是晚霞。

离线

#2 2020-11-22 20:03:26  |  只看该作者

龍爪翻書
会员
来自 台北
Registered: 2011-07-10
Posts: 2,351

回应: 覺醒中的機遇與挑戰

我想着“或許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對龍有好感?別騙自己了,就是一個龍之愛好者罷了!”再加上有信仰危機,我覺得這論壇可能不歡迎我。

我覺得你很適合待在鱗目    [傻笑] 


@寒即歸宿 寫道: 我大腦裏的想法是議會制。

我自己的話曾嘗試鍛鍊出很多不同聲音的我 
http://ww.yinglong.org/forum/viewtopic.php?id=2228

某種程度上來說,我覺得我上班、下班的時候就像不同的人,但我也很清楚都是我。

所以我對於頭腦中的各種聲音、不一樣的聲音,目前是看成都是我。


@寒即歸宿 寫道: 我被一個佛教徒(我覺得他更像封建迷信)詛咒(劃重點,這是信仰混亂的開端),說什麼一年內頭和頸椎會痛,而且終生不會消除。

相信有詛咒的話,那應該也相信有祝福吧     [靈感] 

我現在送祝福給你,祝你身體健康    [微笑] 


@寒即歸宿 寫道: 我想之後好好研究一下神祕學,但目前沒有途徑。

推薦兩本書

《天地一沙鷗》(Jo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

《為自己出徵》 (The Knight in Rusty Armor)

我個龍覺得這可以當神祕學的入門書籍    [靈感] 



@寒即歸宿 寫道: 我看了閒聊、靈魂等板塊,一堆龍有龍夢、還有很多龍對人類表示消極等等,我發現自己很多都對不上,我有點害怕了!趕緊審視了自己,發現出了大問題:1.幻肢的感覺減小了2.對龍的感覺變淡了.......幾個問題讓我覺得_________“龍,他正在   死。  &+(::去”

我也經歷過類似的過程,與龍魂的共鳴似乎時強時弱

或許也跟心境有關吧

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


@寒即歸宿 寫道: 1.在2020年9月末至10月初,我差點入佛教了,不過幸好一個早晨,我簡單想了一下,還是放棄入教吧!在此之前,我已經有多次過差點入教類似經歷了。因爲看了佛教的教義,可以緩解心裏的信仰危機的症狀,但只是暫時的,過一段時間又恢復了!(宗教真tm是毒品)

我覺得覺得教義不錯跟要入教是兩回事

想到一個比喻:我覺得某國家的憲法不錯、或是某國領導很棒,但我不一定要移民過去。


@寒即歸宿 寫道: 我昨天特意去看了一下關於宗教的內容,發現是不能同時有多個信仰的

《我的個神啊》(來自星星的傻瓜PK) 這部電影你有看過嗎?     [靈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Eysv--sfmA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zch7878798877


←目前頭像感謝安雅贈圖。
i_393_5d8fe55a61589.gifi_393_5d8fea41e3f0b.gif

离线

#3 2020-11-23 19:21:01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985

回应: 覺醒中的機遇與挑戰

@寒即歸宿 寫道: 我變“哲學”了,我更喜歡思考世界了。不知道這與龍魂覺醒有無關係,反正我更喜歡思考世界了。

關於思考世界,我推薦一個入門的東西:
https://zhuanlan.zhihu.com/p/28266445

這是作者寫給自己女兒的科普文章,因此非常容易讀,有助於梳理思路。

@寒即歸宿 寫道: 進鱗目後,我感覺很怪,用戶都以“龍”自稱,特別是那個註冊時的規則和提問,把我唬住了!我都不敢隨便說自己可能前世是龍,更別說自己就是龍,怕自己自作多情。

和我初次接觸 Dragonkin 羣體的感覺一樣 [大笑] 
這些提問的本意是提示用戶這裏存在多元化的世界觀,只要互相尊重就好。至於世界觀是唯物主義、不可知論、或者某種身心二元論,這些不重要。比如我自己不相信前世、脫離物質的靈魂這些東西。幻肢、前世記憶、通靈體驗等都可以有基於物理主義的解讀。比如可以參考這篇以神經科學的角度解讀氣功現象的文章:
https://zhuanlan.zhihu.com/p/50921264

@寒即歸宿 寫道: 先是與別人對線翻車,然後在暑假期間(中考後的暑假),我被一個佛教徒(我覺得他更像封建迷信)詛咒(劃重點,這是信仰混亂的開端),說什麼一年內頭和頸椎會痛,而且終生不會消除。

對線水平也是經過學習和積累螺旋上升的。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無神論者可以完勝只有初等教育水平的神棍;一個受過神學專業訓練的牧師可以吊打普通的無神論者;一個持物理主義的哲學博士可以駁倒只有普通水平的牧師;兩個頂級的哲學、神學學者則可以戰得難解難分。

比如,哲學家、數學家、邏輯學家羅素 和 科普爾斯頓神父 關於 上帝是否存在 的辯論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JE411R7Ji

關於詛咒這種東西,可以參考心理因素導致生理異常的例子: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9178379

但心因性的東西,麻煩在不是明白了原理就一定能消失的。具體做法,不妨實用主義一點,怎麼有效怎麼來。如果心理諮詢或催眠對自己有效,那就去諮詢心理醫生;如果跳大神對自己有效,那就跳大神無妨。

@寒即歸宿 寫道: 之後道德觀也被攻擊了

@寒即歸宿 寫道: 信仰危機最嚴重的一次,我認爲人類不應該對地球上的生命同情,不應該與它們共生,應該極力統治地球,現在戰勝不了自然,那就以後再戰勝

提到了道德,不妨追問:什麼是道德?道德是客觀存在的嗎?道德是主觀構建的嗎?道德是唯一的嗎?道德是普遍適用的嗎?

實際上,你提到的這種看似惡毒的想法,可以歸爲一個正經的道德主張:主張只有人類能夠被給予道德考量,人類以外的其它生物不應當被給予道德上的考量。當然我也知道與之對立的另一種道德主張:主張必須對地球上的所有生命給予同等的道德考量。兩種立場都是邏輯自洽的。

如果你對背後的邏輯感興趣,可以從「元倫理學」開始思考這些問題。不過我暫時還沒找到比較好的入門讀物,因此先不在這裏推薦了。


有 2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龙游踏尘, zch7878798877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4 2020-11-24 19:52:15  |  只看该作者

蓝羽龙
蛟龍
来自 江苏扬州
Registered: 2010-12-09
Posts: 427

回应: 覺醒中的機遇與挑戰

[↑] [以前吃過不少,但看過《狼圖騰》和爲了入圈(怕這裏有furry圈的同志不接受)後,看到這類食物或東西就儘量避開了,畢竟是噩夢的源泉]

這和Furry沒什麼關係吧,應該擔心有動物保護主義者。


心懷希望,追尋夢想

离线

#5 2020-11-25 23:09:18  |  只看该作者

zch7878798877
龍元
Registered: 2019-08-30
Posts: 1
网站

回应: 覺醒中的機遇與挑戰

經歷上和我的大同小異:
小時候也喜歡過魔法一類的,只不過後來我的興趣轉移到了核化學上了 [傻笑] 
初高中的時候我也一樣開始思考關於哲學的問題,當然也沒有把思考的東西記錄下來的習慣。
信仰危機也曾有過。
“奶頭樂 ”、消費主義之類的也常常困擾着自己,有時候看視頻看着看着忘了自己的學習,還有花上許多錢買書籍、數碼產品、魔方拿來收藏
不過不同的是我基本上不與其他人討論任何事情,更別說爭論了,基本上我是一個觀察者,可能是我不擅長以及很多事情比較複雜難釐清思路,也難組織語言。
看完之後,有感而發。 [微笑]


有 2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卷册龙

离线

#6 2020-11-29 15:27:45  |  只看该作者

寒即归宿
虺龍
Registered: 2020-07-08
Posts: 10

回应: 覺醒中的機遇與挑戰

2020年11月27日更新

@寒即歸宿 寫道: 受體太像了

改成”細胞內的某些物質與抗原很像“(書上寫的有點不明不白的,怕誤導就改成這樣了)

至於哲學,我的觀點大家不要偏聽偏信,因爲那只是猜想,我去查了一些資料,發現我的觀點一點都不嚴謹......

@龍爪翻書 寫道: 我自己的話曾嘗試鍛煉出很多不同聲音的我

您那帖子下面好像沒龍討論你那個話題呢!那我就說一下我的吧,希望能討論本主題的同時能接着你那一個話題
我那情況跟你那個差不多
就和你一樣,拿討論“龍是否爲邪惡”的來舉例吧:
“信仰危機”時期,大腦“議會”就討論這個話題
一個基督教派的議員說,龍是邪惡的,並提出相關論據進行說理,順便提醒頭兒應該放棄關於龍的任何思想。
其他議員表示反對,但卻拿不出反駁的任何論據,只能無腦噴......
然而無腦噴解決辯論問題的效果是非常弱的,然後身體就會出現類似焦慮、緊張、害怕等感覺(和信仰危機發作時的感覺一樣),這給我帶來許多不良的影響。它們常常在我運動、休“”息、思考問題和記憶時發起辯論(除了休息以外,可能是那些時候我的大腦很活躍),其實前兩個沒啥問題,但是偏偏在思考、記憶時發起辯論就大可不必了!我本身是不想討論這種敏感話題的,一辯論我就會有上述不良症狀,這些在我運動時可以被壓下去,在休息時可以耐心辯論,但在在學習過程中,思考或記憶時辯論這些會拉走我的思緒,引起的症狀會干擾我的思考,導致我不能專注於學習,從而引起學習效率下降等問題。有一次我忍不住了,我就在宿舍時借同學的手機偷偷查關於龍的資料,才得以緩解(找到了論據後,可以說服該“議員”放棄討論而結題,該方法可用於緩解信仰危機)。信仰危機就差不多這樣,當然了,這議題只是一小部分罷了。
    講到這裏,順便說一下信仰危機的表現形式。形式有很多種,不過這裏只討論典型(其他的影響太小,幾乎可忽略)。
    1.宗教派“議員”通過創建各種敏感議題進行全員討論,並與其他不同派的“議員”對峙(這就是爲什麼我會突然在這裏說這個的原因),常常發生在休息、學習過程中。在這期間,身體會有“信仰危機”的不適症狀;與上文說的一樣,在學習過程中,會拉走你的思路,導致不能專注想題,而是去和自己辯論這個議題。你若無法迅速說服它,那麼身體的負面狀態會變嚴重,反之則緩解,因此我常常在走路時發起辯論,因爲那時我和其他“議員”佔用壓倒性優勢。當然了,還有許多方法,如轉移注意力、通過胡思亂想來壓縮對該議題的思考空間、“無腦攻擊”(易導致三觀重組)等。
    2.莫名其妙地有“信仰危機的症狀”,即使之前沒有辯論。發生這種情況的時間段與1相同,並在發生後接着未上次未解決的問題。
    綜上所述,第一種典型案例可以簡稱爲“先論後生”;第二種則爲“先生後論”。宗教派“議員”的力量來源於我的懦弱無能和膽小怕事,要想根本上解決,首先得解決自己的弱點,否則一個議題接着一個,恐怕今生都不能解決。不過也不是沒有帶來好的一面,例如它讓我更加註意對版權的重視了(以前我都是能用盜版用盜版,不花錢就行;現在我是能用正版用正版,儘量對開發者、原作者保持尊重)。
PS:“信仰危機”和“信仰危機的症狀”不是一回事,前者指嚴重困難的時間段,後者指該時間段對身體包括精神造成的不良影響(未特別說明時都指身體或精神)。

@龍爪翻書 寫道: 相信有詛咒的話,那應該也相信有祝福吧      我現在送祝福給你,祝你身體健康

@shiningdracon 寫道: 關於詛咒這種東西,可以參考心理因素導致生理異常的例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9178379

那個詛咒後來也沒啥事了,因爲過去1年了,身體沒出現什麼異常。在那1年內,沒當身體有些不舒服我都會想起這個,之後就會有“信仰危機的症狀”,但在1年後,還不見生效,我也就不怕甚至淡忘了;現在每當頭疼時都讓我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有時會被某些“議員”加“戲”,但都被反駁了。
這裏我想說一下我以前從嗶哩嗶哩上看到的一個實驗視頻(現在找不到了)。那個實驗是這樣的,首先讓相同人數的女學生和男學生做同一份數學卷子,結果他們平均分相差不了多少;但將“女生不適合學理科”這個觀點告訴女學生後,她們的成績會下降,且即使知道了這個觀點是錯誤的,也無濟於事。
2020年11月27日更新

@寒即歸宿 寫道: 受體太像了

改成”細胞內的某些物質與抗原很像“(書上寫的有點不明不白的,怕誤導就改成這樣了)

至於哲學,我的觀點大家不要偏聽偏信,因爲那只是猜想,我去查了一些資料,發現我的觀點一點都不嚴謹......

@龍爪翻書 寫道: 我自己的話曾嘗試鍛煉出很多不同聲音的我

您那帖子下面好像沒龍討論你那個話題呢!那我就說一下我的吧,希望能討論本主題的同時能接着你那一個話題
我那情況跟你那個差不多
就和你一樣,拿討論“龍是否爲邪惡”的來舉例吧:
“信仰危機”時期,大腦“議會”就討論這個話題
一個基督教派的議員說,龍是邪惡的,並提出相關論據進行說理,順便提醒頭兒應該放棄關於龍的任何思想。
其他議員表示反對,但卻拿不出反駁的任何論據,只能無腦噴......
然而無腦噴解決辯論問題的效果是非常弱的,然後身體就會出現類似焦慮、緊張、害怕等感覺(和信仰危機發作時的感覺一樣),這給我帶來許多不良的影響。它們常常在我運動、休“”息、思考問題和記憶時發起辯論(除了休息以外,可能是那些時候我的大腦很活躍),其實前兩個沒啥問題,但是偏偏在思考、記憶時發起辯論就大可不必了!我本身是不想討論這種敏感話題的,一辯論我就會有上述不良症狀,這些在我運動時可以被壓下去,在休息時可以耐心辯論,但在在學習過程中,思考或記憶時辯論這些會拉走我的思緒,引起的症狀會干擾我的思考,導致我不能專注於學習,從而引起學習效率下降等問題。有一次我忍不住了,我就在宿舍時借同學的手機偷偷查關於龍的資料,才得以緩解(找到了論據後,可以說服該“議員”放棄討論而結題,該方法可用於緩解信仰危機)。信仰危機就差不多這樣,當然了,這議題只是一小部分罷了。
    講到這裏,順便說一下信仰危機的表現形式。形式有很多種,不過這裏只討論典型(其他的影響太小,幾乎可忽略)。
    1.宗教派“議員”通過創建各種敏感議題進行全員討論,並與其他不同派的“議員”對峙(這就是爲什麼我會突然在這裏說這個的原因),常常發生在休息、學習過程中。在這期間,身體會有“信仰危機”的不適症狀;與上文說的一樣,在學習過程中,會拉走你的思路,導致不能專注想題,而是去和自己辯論這個議題。你若無法迅速說服它,那麼身體的負面狀態會變嚴重,反之則緩解,因此我常常在走路時發起辯論,因爲那時我和其他“議員”佔用壓倒性優勢。當然了,還有許多方法,如轉移注意力、通過胡思亂想來壓縮對該議題的思考空間、“無腦攻擊”(易導致三觀重組)等。
    2.莫名其妙地有“信仰危機的症狀”,即使之前沒有辯論。發生這種情況的時間段與1相同,並在發生後接着未上次未解決的問題。
    綜上所述,第一種典型案例可以簡稱爲“先論後生”;第二種則爲“先生後論”。宗教派“議員”的力量來源於我的懦弱無能和膽小怕事,要想根本上解決,首先得解決自己的弱點,否則一個議題接着一個,恐怕今生都不能解決。不過也不是沒有帶來好的一面,例如它讓我更加註意對版權的重視了(以前我都是能用盜版用盜版,不花錢就行;現在我是能用正版用正版,儘量對開發者、原作者保持尊重)。
PS:“信仰危機”和“信仰危機的症狀”不是一回事,前者指嚴重困難的時間段,後者指該時間段對身體包括精神造成的不良影響(未特別說明時都指身體或精神)。

@龍爪翻書 寫道: 相信有詛咒的話,那應該也相信有祝福吧      我現在送祝福給你,祝你身體健康

@shiningdracon 寫道: 關於詛咒這種東西,可以參考心理因素導致生理異常的例子: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9178379

那個詛咒後來也沒啥事了,因爲過去1年了,身體沒出現什麼異常。在那1年內,沒當身體有些不舒服我都會想起這個,之後就會有“信仰危機的症狀”,但在1年後,還不見生效,我也就不怕甚至淡忘了;現在每當頭疼時都讓我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有時會被某些“議員”加“戲”,但都被反駁了。
這裏我想說一下我以前從嗶哩嗶哩上看到的一個實驗視頻(現在找不到了)。那個實驗是這樣的,首先讓相同人數的女學生和男學生做同一份數學卷子,結果他們平均分相差不了多少;但將“女生不適合學理科”這個觀點告訴女學生後,她們的成績會下降,且即使知道了這個觀點是錯誤的,也無濟於事。

@龍爪翻書 寫道: 推薦兩本書《天地一沙鷗》(Jo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爲自己出徵》 (The Knight in Rusty Armor)我個龍覺得這可以當神祕學的入門書籍

謝謝!我會找機會看的 [賣萌] 

@龍爪翻書 寫道: 我也經歷過類似的過程,與龍魂的共鳴似乎時強時弱或許也跟心境有關吧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在下文我會寫着我的猜測。

@龍爪翻書 寫道: 我覺得覺得教義不錯跟要入教是兩回事想到一個比喻:我覺得某國家的憲法不錯、或是某國領導很棒,但我不一定要移民過去。

@龍爪翻書 寫道: 《我的個神啊》(來自星星的傻瓜PK) 這部電影你有看過嗎?

我這裏統一回復一下關於宗教的問題吧。
有些龍私聊我,說我對宗教有好感......你們讀完全文,沒發現我很討厭、排斥宗教這東西嗎?我從初中接受唯物主義教育時就認爲宗教是“毒品”,不過當時也是聽某偉人說的,沒親自去分析過;但是現在,我飽受“信仰危機”之苦,我覺覺得這玩意就是個“毒品”,至少對於我來說它是,因爲我現在看到宗教的內容身體就會舒服,“信仰危機”的負面症狀幾乎感受不到,但是之後呢?一段時間後負面症狀就來了,而且更強烈了,反駁那些“議員”提出的議題的效果變弱了.......
至於雙重信仰,我是不可能接受的。現在某c國的g黨,只能有一個信仰,信馬列就信馬列,不存在信馬列之後還有宗教信仰;宗教只能與she hui 主義社會相適應,而不是與she hui主義相適應。我認爲,大腦裏的“議會”也應是如此,允許有不同的聲音,但必須堅持“龍之信仰”不動搖。

@shiningdracon 寫道: 提到了道德,不妨追問:什麼是道德?道德是客觀存在的嗎?道德是主觀構建的嗎?道德是唯一的嗎?道德是普遍適用的嗎?實際上,你提到的這種看似惡毒的想法,可以歸爲一個正經的道德主張:主張只有人類能夠被給予道德考量,人類以外的其它生物不應當被給予道德上的考量。當然我也知道與之對立的另一種道德主張:主張必須對地球上的所有生命給予同等的道德考量。兩種立場都是邏輯自洽的。如果你對背後的邏輯感興趣,可以從「元倫理學」開始思考這些問題。不過我暫時還沒找到比較好的入門讀物,因此先不在這裏推薦了。

還有道德。我寫這帖子時,這地方想表達我不接受任何保護動物、保護自然、樂於助人......這類觀點,但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好的詞,況且那時的我道德觀也算是破敗不堪,所以只好用“道德”這個詞了。
不過我特地去查了一下,是這麼解釋的“道德是社會意識形態之一,是人們共同生活及其行爲的準則和規範。道德通過社會的或一定階級的輿論對社會生活起約束作用。”“道德不是天生的,人類的道德觀念是受到後天的宣傳教育及社會輿論的長期影響而逐漸形成的。這是一種道德相對主義,與之相反的主張則稱爲道德絕對主義。道德很多時候跟良心一起談及,良心是指自覺遵從主流道德規範的心理意識。”
所以我認爲,它不是客觀存在的,如果不仔細考慮其他影響因素(如壽命、智力、生活習性等),直接跨物種之間使用道德來衡量,那麼是愚蠢的。具體的這裏就不多嘴了。
哲學的話,我還是想從龍生觀開始起步學習吧,畢竟那是離我最近的東西了,並且還可以由此推導其他的觀點。“價值觀”恐怕需要一定社會學基礎,“世界觀”需要其他學科的紮實基礎......基礎不行,感覺多說一句都是錯的...... [被炸]


有 2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zch7878798877


在曾經,我喜歡在懸崖邊上張開雙翼遠眺,無論是朝霞還是晚霞。

离线

#7 2020-11-29 17:07:05  |  只看该作者

Nemiriz
虬龍
Registered: 2018-11-24
Posts: 193

回应: 覺醒中的機遇與挑戰

你寫的文字,我在其要素和形式上看到的內容更多: 一張被野獸撕扯破碎的手帕被彎曲的繡針肆意地縫合,而又繼續向外拉扯,發出“僕 僕”的爆聲,碎布片在亂舞,你像一粒一粒地挑揀小米一樣用食指和拇指將他們捻過來。
   你沒法控制那些“梗”,網絡的、現實的、靈機一動的.....他們轟鳴、爆炸,要將你淹沒。你能在文字中看到自己嗎,那個永恆的特質而非僅在某個年齡段顯現的特徵。
   你是破碎的,以官話說就是“未形成自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你一是缺乏核心理念二是缺乏見識。
   缺乏核心理念,所以你會在文字中把各式各樣各年各歷的梗都打上來,你會連佛教徒的詛咒都害怕,你會因爲幻肢減弱而害怕龍的死去並如此忌諱他以至於要學習某些遊戲/動漫的方式打上一堆符號。
   缺乏見識,導致你曾經教什麼主義就學什麼主義,一個僞佛教徒都對線不過,而現在稍稍思考世界就冠以哲學。
   我真是希望能把你打碎了,讓你驚醒,去思考。
   關於見識,我說的有別於“知識”,你不需要去鑽研某物而是要去看到,你要看得更仔細而不是像只有一個概念。從你的課本開始,你在學西方史的時候肯定見過描述《人權宣言》 《獨立宣言》的描述和讚美,但你必然沒什麼感覺,你去找到原文,激昂地念出來,你會由衷地感受到“若在那個時刻,這樣的話語是多麼偉大”。你也學過魯迅,看那些課文的精選你無非感覺到魯迅是個會說深刻話語,文字簡練的人,但你看看他前期的文章如《文化至偏論》《科學史教篇》《摩羅詩力說》,這時候你就能感覺到“原來做文學不只是說些深刻的話”。或者你隨便翻一本哲學家的原著,沒必要理解,你看到那一堆範式就能感受到“原來哲學是這樣,那我這就不算哲學了。”
   你見到了智慧就會把自己放得卑微了,但同時你也就不會被那點小小的自我束縛,會去向往、學習了,奶頭樂也就不能阻擋你了
   關於核心理念,我想了挺久要不要說,一是這很難發生作用覺得沒必要,二是說這個會帶上我的東西,但我不是什麼好東西,自行斟酌吧。
   與上文相反,你必須自大,即便毫無知識也要對那個佛教徒一臉不屑。施行你的意志然後感受它,讓理性和偏執一同存在,感受你自己,記錄你自己,以見識去找到類似你的典型,然後歇斯底里,思考你是否就要成爲某個典型或是另尋他徑,在這種反覆中錘鍊,消解意義,重構意義...最終你會找到的,可能吧。
   高二?那再好不過了,沒高一傻沒高三忙,你說奶頭樂成功,你手機沒了還哪來的奶頭樂,趕緊趁這段時間做點“無聊的事”,要麼趕緊增加點見識,學習各種偉大的思想來構建自己,要麼成爲自己的觀察者,狠狠地解剖自己,龍的意義對你而言是什麼,龍的信仰有無必要,是否需要重構龍魂的意義......
補一句,基礎的哲學還是學吧,但學了別亂玩概念https://www.zhihu.com/answer/1590381897
貼一個鏈接來對照吧

最后修改: Nemiriz (2020-11-29 17:26:22)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zch7878798877


願你的血持以純粹

离线

#8 2020-12-06 03:02:44  |  只看该作者

地球遗龙
虬龍
来自 广东深圳
Registered: 2017-04-07
Posts: 220

回应: 覺醒中的機遇與挑戰

我這裏統一回復一下關於宗教的問題吧。
有些龍私聊我,說我對宗教有好感......你們讀完全文,沒發現我很討厭、排斥宗教這東西嗎?我從初中接受唯物主義教育時就認爲宗教是“毒品”,不過當時也是聽某偉人說的,沒親自去分析過;但是現在,我飽受“信仰危機”之苦,我覺覺得這玩意就是個“毒品”,至少對於我來說它是,因爲我現在看到宗教的內容身體就會舒服,“信仰危機”的負面症狀幾乎感受不到,但是之後呢?一段時間後負面症狀就來了,而且更強烈了,反駁那些“議員”提出的議題的效果變弱了.......
至於雙重信仰,我是不可能接受的。現在某c國的g黨,只能有一個信仰,信馬列就信馬列,不存在信馬列之後還有宗教信仰;宗教只能與she hui 主義社會相適應,而不是與she hui主義相適應。我認爲,大腦裏的“議會”也應是如此,允許有不同的聲音,但必須堅持“龍之信仰”不動搖]

額額抱歉了…無意冒犯只是對我來說,“因爲我現在看到宗教的內容身體就會舒服,“信仰危機”的負面症狀幾乎感受不到,”這就是種好感 [暈] 
這有不是站隊的問題,不同的理論間不必視爲尖銳對立吧,
而且,要用什麼詞就直接打出來,整個拼音擺出來真的傻透了。

最后修改: 地球遗龙 (2020-12-06 03:03:25)


莊周夢蝶,恩賜亦劫。
We are the the true treasure,the Children of Heaven and Earth,in any place,any form…

离线

#9 2020-12-06 10:46:43  |  只看该作者

Nemiriz
虬龍
Registered: 2018-11-24
Posts: 193

回应: 覺醒中的機遇與挑戰

@寒即歸宿 寫道: 有些龍私聊我,說我對宗教有好感......你們讀完全文,沒發現我很討厭、排斥宗教這東西嗎?

就像我說過的,你的文字太混亂了以至於讓人不知道表達了什麼,別人沒讀懂你得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寒即歸宿 寫道: 還有道德。我寫這帖子時,這地方想表達我不接受任何保護動物、保護自然、樂於助人......這類觀點,但實在是想不出什麼好的詞,況且那時的我道德觀也算是破敗不堪,所以只好用“道德”這個詞了。不過我特地去查了一下,是這麼解釋的“道德是社會意識形態之一,是人們共同生活及其行爲的準則和規範。道德通過社會的或一定階級的輿論對社會生活起約束作用。”“道德不是天生的,人類的道德觀念是受到後天的宣傳教育及社會輿論的長期影響而逐漸形成的。這是一種道德相對主義,與之相反的主張則稱爲道德絕對主義。道德很多時候跟良心一起談及,良心是指自覺遵從主流道德規範的心理意識。”

哈哈哈繼續想吧,這個我倒很期待進展。

感覺是還沒老就開始倚老賣老了,不過我確實見過很多像你這樣的典型,我蠻喜歡你字裏行間透露出來的狂氣,但那是那個心理年齡比較常見的,我受一些過時學說的影響總喜歡永恆的東西,因此我挺好奇你會是什麼樣的。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zch7878798877


願你的血持以純粹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