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龙有、龙治、龙享

#1 2011-09-08 19:04:01  |  只看该作者

银月龙
会员
Registered: 2008-12-14
Posts: 463

《冠軍之龍》第十一章

翻譯:小天天(咦!?),孿生詳謬,灰熊圖騰
           特別感謝灰熊圖騰包了大部分
潤色:銀月



        很快,奧隆有了個伴,但不是他所希望的那種同伴。那是某種毛髮蓬鬆的巨犬,看起來像是巫師用熊和狼雜交出來的新物種,站在高高的滿覆着青翠綠草的山坡上盯着他。那東西開始衝著他吠叫。

        不妙的是,吠叫聲如敏感的警示傳播開來,迅速被人的聲音所附和:那是一種有節奏的吟嘯聲,從山的一邊迴蕩到另一邊。

        同樣很不妙的是,佔據了制高點的狗為它目前的處境感到心滿意足,不住地向他狂吠,迫使奧隆要做出三個選擇之中的一個。他可以繼續向上攀爬,到達那只狗所在的山坡。儘管他相信處理這一隻狗只是小菜一碟,還能繼續向上攀爬佔據更有利的地勢,不過有狗的地方往往意味着有人在周圍。他在爬的一座山峰,和兩側一同高聳入天的兩座,構成了一隻雄鷹的尖爪。在山與山之間的山谷中,叢生的樹木點綴其中。他可以向山下走去,然後試試左面或者右面,的另一條路上去,或者回到樹林裡並且試着從一座不同的山峰翻過這座山。他希望他有着來自他的父親的關於這些山的記憶圖像,但是它們現在只是模糊的碎片,一些關於這座山脈的的北方的零星片段。向南遠眺,遠方的山坡看上去不太陡,似乎有人類活動的痕跡。北面的山脈還是太陡峭了,其中的一座平頂山的側面几乎和地面垂直。同樣是高山,這一座卻有點不一樣,它的頂部沒有積雪。

        從上面傳來的吠聲顯得越來越吵閙。那只狗向後看去,開始不住蹦跳,想必意味着人類就在那邊。它借勢向山坡下的龍逼近了幾步。奧隆從狼那裡得知,隨着主人越來越靠近,狗也會表現得越來越勇敢。形勢迫使奧隆做出決定,他一路小跑鑽進了山下的帶著短刺的灌木叢。他準備向更為困難的北邊道路進發。

        他的逃跑正中狗的下懷,它跳下了陡峭的山坡跟着他。

        奧隆聽見號角聲響起,接着又是一聲爆炸聲。他順着追他的那只狗向上望去。那裡又來了一隻狗也加入了追捕的行列,它的毛略少,體重比第一只要輕一到兩隻小羊羔。三個人類跟在後面,腳上穿著厚厚的毛皮靴子,靴子和腰帶上的飾品閃閃發亮,在它們之間是裸露着毛髮叢生的大腿。他們穿著被填充得滿滿的夾克,夾克用寬寬的皮帶固定起來。高挺的毛皮帽子讓他們看起來很高挑。奧隆端詳了一下那個奇怪的帽子,它就像是一個什麼動物趴在他們腦袋上一樣,後腿還在耳邊晃來晃去。他們拄着一種頂端有着向兩個不同方向伸出的爪子的手杖,另一隻手裡抓着一種短矛。

        為了不讓處境變得更糟糕,他得先解決掉狗,因為人類自己的感官往往靠不住,只靠遲鈍的知覺人類就會處于劣勢。他把自己的身體儘量平貼在地面上,從灌木叢的底部匍匐着爬出,他爬得足夠緩慢,這樣他身體上的顏色可以和周圍的環境色一同變化。领頭的狗沒看到他,還繼續從山坡上向下跑,另外幾隻在離它後面不遠一同跟了過來。三個人類緊隨其後,還向不同的方向分散開來。

        一隻狗聞到了他的氣味;他可以將自己藏匿在自然之中,但就算身處在芳香的花朵和漿果中也無法掩蓋自己的氣味。那只狗慢了下來,長得像熊一樣的頭低了下來,警惕的眼睛盯着這一片廣闊的多刺灌木叢。

        那只狗忽然發出一聲暴怒的低吼。

        奧隆向前猛地竄了出去,跳出草叢向着狗撲了過去。他猛地咬了一下,但只咬到了一嘴狗毛,那只狗以絶對不符合體型的速度竄到了一邊。奧隆將頭迅速地轉向它,用他靈活的長脖子和大張的嘴來掩護他的側肋。

        突然他感覺到他的後腿被咬了一口。當奧隆轉過身去的時候,第二隻狗靈活地跳開了。他向着那狗衝了過去,但它並不戀戰,轉身就逃,為另一隻狗爭取了機會,襲擊奧隆毫無防備的後背的機會。

        當人們跑近,奧隆就被迫逃開,但不論他轉向哪個方向,總有一隻狗在前面吸引他的注意力,同時另一隻狗從後方攻擊他。狗的作戰方式和狼不同;他們上前猛咬一口便迅速逃開,躲開他的反擊——他最好的一擊也僅僅是咬到一口狗尾巴。他受了傷,而且在一次又一次的消耗戰中漸漸體力不支。

        奧隆陷入了游擊戰的包圍,而隨之而來的另一聲號角聲則讓他膽顫心驚。一個人類準備擲出他的矛,但另一個人抓住了他的胳膊。也許他們擔心誤傷到狗。平原不是奧隆擅長作戰的地方,所以他向高處逃去。他爬上一棵松樹,尾巴尖一提,剛好躲過一條體型稍小的狗的攻擊。

        心臟沉重地敲打着他的胸膛,他一邊咒罵著自己一邊緊抓着樹枝。他已經走投無路了。狗兒們開始狂吠,用後腿站立起來,前爪抓撓着樹幹,大嘴淌着口水。

        “滾開,給我識相點”,奧隆用狼語向他們咆哮,張開頭上的龍冠威嚇着對手。

        “快看!他上樹了!快看!他上樹了!”作為回應的是更大聲的犬吠。

        人類靠近過來,分散開來圍繞着樹形成一個三角形,同時因長時間奔跑而喘着粗氣。其中一人這時搶先投擲出他的長矛,但奧隆僅僅是移動了下他的身體,這柄鋒利的兵器只帶起了一點鬆樹皮。

        站在下坡方位的男人大笑着嘲弄着他失手的同伴。這群人將要做什麼還真不好判斷,奧隆只好等待着時機。血液從他的後腿滴下,滴在樹的枝幹上面和下面不斷吠叫的狗。奧隆調整着頭的方向,試着從不同角度估算着距離。突然,他從樹上躍向那個正在大笑的人。那人躲的可比笑的慢——奧隆在他提起長矛前就撲在他身上。他們一起滾落下山。

        他們順勢撞上了岩石,停了下來,奧隆柔軟而靈活的身軀只有些許擦傷,但那男人受到的傷害大概會讓他站不起來。這個山裡人咒罵著揮動着胳膊,但他扭曲成不正常角度的身體怎麼也沒法移動。男人從他的腰帶上抽出一把小刀,但父親早就讓奧隆見識過這個把戲。他一甩尾巴將武器擊飛,抽在那人的臉上。頓時疼痛侵蝕了獵人的全部意識。奧隆則跳上那塊阻止了他們滾動的岩石。

        遭受不堪痛苦的男人的掙扎動作吸引到另外跑來的兩人,他們一齊向奧隆擲出長矛。奧隆溜到岩石後面,留他的眼睛和龍冠在岩石外面,看著長矛撞在岩石上彈開。

        那兩隻討厭的狗張着血盆大口兩眼放光的逼近過來,動作整齊劃一。奧隆肌肉繃緊,抬起脖子,接着猛地向前一甩頭,向迎面而來的狗噴出火焰。它們瞬間化為一個個燃燒的火球,接連滾了下去。跟在後面的人類只顧着自己捂着臉後退。火焰的射程不足以燒到他們,但也已經達到了預期的效果:當他們重新抬起頭時,奧隆已經逃得遠遠的了。
        沒有狗的跟蹤,奧隆的逃跑就不需要顧慮那麼多了。當人類再次看見奧隆身影的時候,他已經接近谷底。他跑進森林裡,來到一棵倒下的樹旁。他喘着氣清理着腰部和腿部的傷口。
        他輕輕舔舐着傷口。我也是條有過輝煌戰鬥經歷的幼龍了!。
        決心為同伴報仇的人們循着奧隆的血跡,扎進了森林。他們的談話聲和腳步聲不時鑽進他的耳裡。奧隆藏身在倒下的樹木後面,隨着正在接近的獵人們慢慢移動,讓他們一直在自己的視野中,而人類卻無法注意到自己。皮膚上傳來變色時的微微刺痛。
        他觀察着他們,緊緊地貼在樹幹旁。其中一個男人謹慎地折下一根樹枝,掃開地面上厚厚的針葉,在裸露出的泥土上比划著什麼,然後將樹枝插入地面,把自己的毛皮帽子掛在上面。一些戰鬥前的儀式?他的同伴站在一旁戒備着,警惕地將長矛舉過肩膀。




        不像狗,那行人還真敢往伐木林裡跑,有一人忽然發現了他半閉的眼睛。但為時已晚,奧隆箭步從他們腿間躥了過去,撞向一行兩人,兩人順勢倒在樹樁旁邊。他跳到那個沒戴帽子的人類身上,後爪狠狠地抓進了他的身體裡,前爪一把把他的喉嚨挖了出來。現在奧隆比之前強壯多了,也沉了不少。他把後爪鈎進那個正在慘叫的人類的坐骨,腳趾頭插進了柔軟的胃部,然後一蹬,將大腿生生地從軀幹上扯了下來。肢解開的兩段都在抽搐,拽出來的的內臟散落在奧隆腳邊,他轉身對著最後一個人類。

        那個人類連忙翻起身,背對著伐木林——長矛隨時準備離手。看見慘遭毒手的朋友,他忍不住啜泣了一聲。奧隆作勢要撲上去。引誘起效了,獵人擲出了他的長矛。奧隆一閃,長矛“嚓”的一聲蹭掉了他身上一塊皮甲:他的龍冠。人類沒再看他一眼,掉頭就跑。奧隆的耳朵和下巴被長矛的衝擊力弄得很難受,但他還是人類的方向追趕過去。他跳上一棵樹樁,縱身一躍向人類撲去,獵物和獵手在那一瞬間掉了個個。恐懼給了那人兔子一般的速度,奧隆沒能撲到他,之後人類腳底抹油溜出了他的追擊範圍。

        他在屍體旁站住了腳,開始啃食着人類屍體。現在他餓得能吃下整條屍體,但挑三揀四吃完健壯的大腿肌肉和幾個內臟後,他停下了嘴。剛纔拱着鼻子在肋骨圍的籠子裡尋找心髒的時候,他記起了媽媽的話:“肥龍可沒法隨心所欲地飛。”他停下了嘴,離開了。




        奧隆還是希望能多瞭解點人類。他琢磨着帽子和插在泥土裡樹枝的用意,卻絲毫沒有頭緒。這是人類版本的心靈圖像嗎?地上畫的不是龍,也不是那種父親收藏的硬幣上的人臉,甚至也不是巫師們畫的該死的圈圈。奧隆始終覺得這是一種威脅,於是他打翻了樹枝,然後抹掉了地上的痕跡。

        蹄聲。

        他把耳朵豎向空中,確信蹄聲是從剛纔自己逃下來的山脊上傳來的。他的烈焰留下了濃煙——可能就是那些燒着的狗——是騎士們被號角策動的原因。山裡人能看明白的,其他人也行。他們也會循着血跡,比較糟糕的情況是,他們會動用更多的狗。

        奧隆小跑着離開了伐木林的殺戮現場。他還是吃多了,感覺有點撐。那場戰鬥——還有填充噴火囊的慾望——給了他難以抗拒的食慾。他抄樹林間的小路前行,以最持久最輕快的步伐向平頂山進發。一條河谷在山路上划過一道深深的傷痕,水流在鋪滿了石子的河道上竄動。河水在河道的石頭上奔騰,看起來更像是瀑布而不是湍流。奧隆喝了點水,重新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傷口。他在一顆石頭上磨了磨自己的龍冠,試探着頭上硬甲的邊緣。雖然他前爪去摸的時候沒啥感覺,不過他還是確信龍冠已經開裂了。

        他找到一些鳥類吃剩的食物:一條魚和爬滿了蒼蠅螞蟻的螃蟹。他清理乾淨了四肢,學着黑厲在上面打滾,接着又沿著河道繼續往上爬。當腳上的魚味散盡後,他小步淌過了河流。濃霧拌着睡意,他頂住了在樹林邊上蜷下來打盹的衝動。奧隆多麼想念他的朋友黑厲啊,他總是把微笑掛在嘴角,還有用不完的精力。奧隆幻想著,如果破曉嚎狼們正聚在一起玩耍的話,在他們的歌聲中他肯定已經到達山頂了。

        爬累了,跑累了,被追累了,奧隆琢磨着是否能在樹上打個盹兒。應該不行。狗鼻子會把他找出來,紮在一起的人類木製品在等着他;足足五十個騎士會把這裡圍得水洩不通,而不是僅僅三個人。身後的影子越來越長,他繼續驅使自己繼續前進,但傷口讓每走一步都伴隨着一陣疼痛。

        奧隆走在另外一個山坡上,土地鬆軟而潮濕,有着繁密的楊樹和樺樹,斜坡為這些樹木遮風擋雨,但隨着海拔的升高,它們也變得稀疏,開始逐漸讓位給雲杉和鐵杉。透過樹林,他能看見平頂山的懸崖一側:那些裂痕就像是萬噸巨龍俯衝下來,用爪子在花崗岩表面上猛烈地划過,又像是人類耕作的田裡深深的溝壑一般。

        “你爬得上去嗎?”他輕聲向自己問道。

        “應該是你必須要爬上去嗎,答案是要!”——父親的聲音在奧隆身體裡答道。山崖看起來十分險峻,即便是攀山人也未必能輕鬆愜意,但到頂後,他肯定能找到一條路通往山脈東邊。太陽正在西沉,這是件好事。要是他能在黑暗中上山,就能避開所有的追捕,情況就如用自己還未長出的翅膀騰空而起那樣有效。

        趁着最後一絲光線消失之前,偵察下情況並無壞處。他舔了舔已經硬了的痂,輕輕地咬一咬痂的側面,另一隻眼睛則審視着對面的高山。近處的懸崖看起來要更高些,這是他父親才能跨越的高度。還好,懸崖的裂隙會給他前爪和後爪足夠的地方抓爬。不管怎麼說,這應該會像他之前上百次爬他父母親的洞穴一樣。他合上一隻眼,另一隻眼始終睜着。




        黑厲在很遠的地方嚎叫。不過這關懷很快就中斷了,似乎是不想打擾他香甜的睡眠。

        奧隆剛剛醒來即刻動身。

        傳來的不是黑厲的聲音;是另外一隻陌生的狼的,而且還隔了相當遠的距離。聲音模模糊糊的,以至於他都聽不清嚎叫的內容,似乎是在向沒能參與聚會的狼轉播消息。他看了看月光然後嚇了一大跳:他睡着了,而黑夜已經降臨了大地。

        吃的太多,要做的事更多。比起危機感,奧隆的意念更能驅使他加快腳步。依稀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雖然在遠處,卻到處都是。樹木此刻變成了無數根禁錮着他的柵欄。

        奧隆偵察了下樹叢間的空隙,然後開始在在林間慢步穿行。他想象着把樹叢變成了手握長矛的機警的精靈,靜待他踏入樹木在月亮下的陰影中,然後展開襲擊。樹木開始變得稀疏,他看見前面的山崗上升了幾股營火。

        這真是一頭幼龍的壯舉啊!幾百號人抓他,只是頭普普通通的幼龍。在前方還沒到山崖的空地上,他數到九股營火;身後的山脊處,就是他之前遭遇狗群的地方,也升着幾股火焰。他聽見狗在林子裡沖暗處吠叫,還有人類無意間踩到樹枝的聲音。

        他覺得現在應該剛入夜不久。給他點時間,他就能在人類不知不覺間,偷偷摸摸地爬過營火溜上山崖,然後逃出包圍圈。他向營火躡手躡腳地走去。鼓聲突然響起,奧隆警惕了一會兒,卻沒有人類出現,然後他鬆了口氣——這嚇人的伎倆估計是用來把他趕向西邊滿是樹木的深谷裡的。他不時能瞥見人類的輪廓,跟着狗一起在火焰旁穿行。“去他的人-狗同盟”!奧隆心裡咒罵著。人類的腦子跟狗類的感官真是一對駭龍的組合。

        在他右邊,他看見一個戴着毛絨高帽的獵人正靠在一顆露出地表的岩石上。這是一個暗哨。風往西邊吹,他的氣味會水平地從營火旁經過,而不是直接穿過去,謝天謝地,但那個暗哨卻處在下風位。那人似乎沒能聞出他,奧隆連忙感謝太陽慈母的缺席和人類那種殘疾般的鼻子。

        夜間,他擴張的瞳孔讓他能看清黑暗裡的東西,但瞥一眼營火都能讓眼睛刺痛得厲害。在噼啪作響的柴火後面,奧隆聽到了些聲響,但那聲音無論是醒着還是睡着的馬都能弄出來。他現在有兩個選擇:偷偷溜過火光照不到的地方,不過那裡也最容易被監視;又或者直接橫衝過去,在幾秒間穿行過去。奧隆決定穿行,於是他繃緊了神經,準備起跑。

        一個背了捆柴火的小男孩出現在火光下。他甩下包袱,嘆了口氣然後開始添柴火。小男孩的舉動或許讓他感到不解,但奧隆抓住了這個機會。

        當小男孩轉身的一瞬間,奧隆立馬飛奔上山坡,衝往山崗的火堆。在別的情況下,那個小男孩會毫無疑問會被幹掉,但奧隆只是從他身邊飛奔而過。奧隆左邊,另一堆營火旁的一隻狗跳了起來開始吠叫,但奧隆早已離開了火光的照耀。

        “嗨!嗨”!一個男人的聲音叫道,然後奧隆看見一個蹲着的人站了起來。一匹馬……不,是一匹小馬,瞥見了他的風似的身影,用後腿直立起來,一副受到驚嚇想要奔逃的模樣。

        奧隆全速地衝了過去,腿中間撐得大大的肚子蹭在地上。他該死的食慾!他越過一塊石壁,然後向山崗另一旁爬下去的時候,山裡人吹起了悲愴的號角。他轉過身,然後跳到石壁頂上,祈禱着人類的追捕向着錯誤的方向進行。從山崖上開始放出召喚的號角,但他依舊不改方向,向着地平綫的那一頭小跑而去,直到身後傳來狗的叫聲和一連串沉重的蹄子聲。

        他抬頭看山崖。山崖不斷向上延伸,好像矗立在他面前的是一望無盡的世界。四周的天空燃燒着淡淡的粉紅。已經黎明了?這時正值盛夏,而且這裡是北方,夜晚通常比較短。

        似乎只能鋌而走險了。他轉而朝向山崖。

        身後的狗叫和人聲把他嚇得愣住了。





        他現在站在一塊平整的石台上。許多巨石從崖壁底下伸了出來,石台就坐落在它們中央,看起來像掉了一地的松果,他站上面,仔細地觀察着。陰影漸漸消失在晨霧底下:騎在馬上的人類,徒步行走的人類,牽着和沒牽着的狗,拿着石頭彈弓的男孩。最糟糕的是,兩邊的岩石上都站着弓箭手,他們又大又長的彎弓已經搭好了箭,隨時離弦。

        一群狗追上了他;他幹掉了其中兩隻,其餘的狗則嚇得連連後退,不住地哀嚎着。現在騎士聚集了起來。濃霧掩蓋了他們的身影,奧隆卻聽的一清二楚。

        上有弓箭手虎視眈眈,時間此時成了他最大的敵人。用不了多久,岩石間就會站滿手持長矛和利劍的人類。趁狗還保持着一段距離,他爬上了山崖,憑藉著嗅覺領路,在各個可供躲藏的小坑之間竄來竄去,像極了坑與坑之間迅速淌過的粘稠焦油一般。沒爬多久,他就不得不依靠短小的前爪來抓住崖壁上的縫隙了。山崖已經几乎和地面垂直,就這樣開始了他漫長的攀爬。

        一個弓箭手叫道:“着!”一支箭砸在了他身旁的岩石上。在攀爬線路的上方,有個看起來幾十倍於他體長的裂隙。如果能爬到那兒,弓箭手就會很難瞄準他,而且他們的弓應該也無法射到這麼高。

        他覺得有什麼東西在拉扯他的腰,往下一看,一支箭穿透了他連接大腿跟腹部的薄薄的一層皮膚。這不是精靈的箭,但箭頭後面接黑色箭柄和紅色箭羽的造型也夠難看的了。奧隆扭頭看去:兩個獵人肩並着肩,邊交談邊比划著手勢。

        奧隆聽見箭離弦的聲音,他立馬躍上另外一道裂隙。他感覺到了箭的來襲,於是箭只打在了曾經貼著他的胸膛的石頭上,鋼製箭頭在上面划出一道火花。奧隆在裂隙裡把身子伸展開來,忍着劇痛咬斷了插在腿上的箭柄。要是他是只有鱗片的幼龍該多好!在這種距離下,除非射中喉嚨或眼睛,否則背上的鱗片完全可以讓他免受箭雨的侵擾。裂隙讓他在弓箭的威脅下得到了短暫的喘息,但同時,他也沒法繼續前進了,哪怕是一兩個脖子的距離。

        又一支箭離了弦,但就結果來說,很難判斷誰會感到更驚訝:弓箭手還是奧隆。幼龍感覺他的體側好像被馬狠狠地蹬了一腳。一支箭插在他的胸膛上,露在外面的是黑色的箭柄,鮮血從傷口裡汩汩流出。奧隆倒吸一口氣,疼痛在右側身軀蔓延開來。他痛得鬆開了爪子,失去了抓力,從山崖上翻了下去。

        他在空中調整了下姿勢,堪堪地用四肢着了地,卻恰好落在手持長矛的人群中間。一個頭戴銀色頭盔的男子用長矛插穿了他的尾巴,把他釘在地上,其他人慢慢圍上來,他們巴不得將奧隆除之為快。

        奧隆的火焰划過一道長長的弧線,向着用長矛指着他的人類撲面而去,這換來了比火焰吞噬掉空氣的爆裂聲還大的慘叫。他扭頭去咬用長矛扎着他尾巴的人。奧隆只咬到了那人前臂上的盔甲,但他至少能得以從長矛的釘刺中脫身。奧隆跳到那人身上,狠狠地蹬了一下那人,趁他同夥還沒來得及撲上來之前,借勢從混亂的人群中間穿了過去,一頭紮進了亂石堆裡 。

        奧隆在崖壁跟巨石間穿行,小心翼翼地躲開擊中岩石的箭柄。他在地上留下了一串血跡,他非常清楚這一點。人類臨死前的慘叫激發出了他殘忍的快感本能。奧隆虛弱得有點喘不上氣了,但也足夠撐下去了。他可能會被困在裡面,但至少他已經把獵人和他們的牲畜狠狠擺了一道。

        “惡龍”!有人用通用語吼道,就像熊的咆哮一樣大聲。“惡龍!出來吧,來跟我幹一仗!你的火焰、牙齒和利爪哪去了?你這個骯髒的生物。”

        “確實很臟呢!”奧隆想道。奧隆的傷口還在流血,但比起脂肪過多的人類和他們的奴才狗,他還是更關心皮膚的清理。

        “惡魔之子!婦女和孩童的疫病!你這次面對的是真正的漢子,不是什麼手無縛鷄之力的孩子。來啊,打倒我啊!”

        這聲音來自至少十個身位之後的石堆某處。那獵人很快就會發現血跡,所以最好還是先讓他分下心。

        奧隆低下頭,試着發出跟父親一樣的聲音。“扔個長矛給我看看,人類,難道你充其量只會挑釁?”奧隆用通用語說道,同時把溝冠抖得聲音大作,讓他聽起來像一只有翼的巨龍。

        “‘飈鑽’在等着你,它的意思是‘閃電白矛’,還有‘遁貉’,意思是‘雷之刀刃’。‘索龍命’這是它們主人的如雷貫耳的大名!我是‘龍劍勇士’,在我的名頭前絶望吧,我早已把你族趕盡殺絶了”!聲音從山崖底下開始四散。奧隆聽見石堆後面有人類的聲音正在竊竊私語。

        奧隆把脖子貼在另一顆石頭上。“還真是高貴的頭銜啊。你今天要是殺了我,是不是就能贏得他們的心了?”

        “行俠仗義就是我存在的意義,你這孩童煞星。對我來說,這個春天就像地獄一般啊。我在鼎山湖上幹掉了兩頭正在毒害火輪族矮人的龍:一條巨大雄性青銅龍和一條幼年雌性。當你在沙森流村殺死可憐的只為餬口的老人和孩子時,我就開始從岸邊追尋你的足跡了。就像我祖父阿德隆說的一樣‘越早償還的血債越新鮮’。”

        石頭後面的奧隆卻呆住了。薇斯達拉,父親,肯定是他們!噴火囊充盈了起來,而他的心卻慢慢變得冰冷。腳步聲從巨石之間傳來。之後,他看到了索龍命,一個長着公牛般肩膀的高大人類。龍劍勇士戴着一頂銀色的頭盔,頭盔上有兩隻向上彎曲的翅膀,像兩道新月碰在了一起。即使在昏暗的晨霧下,也能看到他的長矛散髮出的白色光芒;他劍柄的形狀像是一張咧得大大的龍嘴。遁貉的闊刃像伸長的龍舌,頂端有兩個分叉。他全身的鱗甲讓他看起來就像一條真正的龍,鱗甲上面鑲嵌的是真正的龍鱗,鱗片表面爬滿了工匠雕花,這讓鱗甲看起來像極了一件徹頭徹尾的藝術品。一條紅色的肩帶跨過他的肩膀,上面縫了一串由白點組成的人類文字,跟劍柄綁在了一起。

        在巨石的背後,奧隆艱難地晃動着他受傷的尾巴。那人在附近緩慢行進,但頂多只能看見奧隆頭部和脖子的一小部分。他透過一隻勉強能睜開的眼睛看著那個人類。“你敢面對一個武裝了的人類嗎,野獸,像殺害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孩一樣勇敢?”那人說,他帶尖刺的頭盔向前向後不停晃蕩,動起來不像是個活物,反而像個風向標。

        奧隆把頭伸向他,猛地吐出火焰。那人抬起手肘,擋在頭盔眼睛的縫隙處,然後蹲在另一塊岩石後面,但動作還是太慢了。火焰噴了他一身,灼熱的橘黃色液體像瀑布一樣從他身上奔湧而下。奧隆不小心用他的那個完好的肺吸入了一點煙霧,之後,疲憊和疼痛席捲了他,他就勢滑倒在岩石旁。

        他看見一個東西在火焰中站了起來。烈焰從龍劍勇士的盔甲上撣落,就像澆在龜殼上的水一樣。不可思議的是,那人居然還活着。索龍命走到他跟前,舉起長矛準備刺下去。“你只燒了我的肩帶,上面還秀了沙森流村那些冤魂的名字。但他們依舊在我的記憶中。泰利亞,是個孩子,高登,是個漁夫……”,他唸誦着,利刃落下。

        奧隆躲過了刀刃,滾向兩顆岩石之間,然後忍着劇痛用嘴把插在他體側的箭拔了出來,還帶出了一股鮮紅的噴泉。那人又刺下了一劍,奧隆再次及時的逃開了。肺裡充斥着鮮血和劇痛,尾巴感覺似乎是被踩了一下。這都沒能讓他停下,奧隆跳上了另一塊岩石的頂端。一支箭從他脖子底下飛過。

        龍劍勇士咆哮着,奧隆看見銀色的頭盔和長矛在亂石中揮舞。龍劍勇士單足躍上了最高的巨石,敏捷得就像精靈一樣,即使他身上厚重的盔甲還在冒着火星。他吼叫着發號施令,命令立刻得到了回應——一支火箭向奧隆的方向射來。箭紮在了一棵樹的樹幹上,燃燒了起來,明亮的星火掉落在潮濕的石頭上,噼啪作響。

        奧隆的每一次呼吸都帶給他極大的痛苦,他不得不停下腳步,拚命地喘氣,好讓身體適應過來。一個山裡人吹響了號角,奧隆看見鋒利的長矛正指向他。他模模糊糊意識到自己的尾巴被砍下來了三分之一。

        “難怪剝你的皮是毫無意義的!”索龍命咆哮着笑道。“那些漁夫錯把你當成一頭殘暴巨大的水怪了。當我撿到你的一顆牙的時候,我就這麼懷疑了。實事證明我又一次猜對了。”

        “你一般用口水把龍淹死的嗎?”奧隆問道,更劇烈的痛感隨之而來。

        “不是。但我殺掉你,除了黑色,我就集齊所有顏色了。今晚將會舉行盛宴和舞會,而你只能在口水裡打滾。因為我必須留點紀念品啊,那就得是你的頭了。”

        奧隆幻想著在一顆岩石上將他的頭壓碎,但轉念一想,那人或許會反過來取他的頭。他用盡了全身力氣嚎了一嗓子,但聲音還遠遠不夠大不夠有威懾力,最後咳着血草草地收場。

        “你的手下正等你回去呢,不過似乎沒人想接近這裡。”奧隆說道。人類包圍了他,卻沒人向他投擲長矛或者射箭。

        龍劍勇士的盔甲上還零星冒着煙。他從高處跳下來,徑直走向奧隆。山裡人都躲在他身後,兩手死死攢着登山鎬。

        遠處馬的嘶叫聲穿透了晨霧傳了過來。奧隆轉過頭,隔着籠罩在大地上的濃霧,努力地想要辨認着什麼。一個手拿火把的小男孩在馬群間亂竄,腦袋上恐懼的雙眼瞪得大大的。兩隻狗的尾巴緊緊夾在兩腿間,不停的掙扎想遠離岩石,但它們還在被鏈子拴着。無數雙猩紅的眼睛反射着晨昏的光芒。

        “長焰!長焰”!霧裡一個聲音嚎叫道。“告訴我你還活着,要不我就要撕開這裡所有人的喉嚨,狗和馬也逃不掉。回答啊,我親愛的乖狼。”

        黑厲來了。奧隆感覺他的心快要跳出了胸腔。

        “黑厲!我的兄弟”!他用盡了所有力氣嚎叫道。

        龍劍勇士舉起長矛準備扔出去,但一個白髮山裡人把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阻止了他。“大人”,老人用通用語說,“剛纔的是狼群的聲音,正在呼喚同伴呢,狗也嚇得得嗚咽起來了。看看岩石遠處那邊。這頭龍用某種法術招來了它們。”

        一群毛皮沾濕了的狼就像灰色的潮水一樣,聳立在巨石的腳下。耳朵抖動着;嘴唇反着,漏出閃着寒光的利齒。群狼齊聲低吼,整齊得像是同一隻狼,那聲音甚至能把樹裡面的汁液凝結。

        “我勸你還是放走那頭野獸吧”,老山裡人勸道。“村裡沒剩幾個人了;如果狼群發瘋,那我的村子將會迎來滅亡啊。快停下來吧。”

        “那頭龍可能會逃走!”龍劍勇士向人群吼道。他脫下了頭盔,露出了像老橡樹一般堅硬的臉。鋒芒如劍的碧眼望瞭望那群站得密不透風的弓着腰的銹灰色的狼。那雙眼睛轉向了奧隆。“但是追獵還會繼續的。不過是另擇一日罷了。”

        奧隆喘着粗氣。“走着瞧。”他轉過去,拖着身子向狼群走去。





        夜幕降臨,黑厲用鼻子溫柔地蹭着他。

        “你走後,事事不順心啊。我的良心總是跟我過不去。騎馬的人類到處都是。但真正氣憤的是:那些帶著項圈的笨蛋獵狗肆無忌憚地在我們的林子裡撒野,把所有的麋鹿和馴鹿都趕到了數里之外。狗有每三棵樹就要留下記號的壞習慣,這簡直把自己當成林子的主人了。我召集了聚會,然後發現三河,乃至冰坡那邊都捎來了相同的忿恨。人類可以在他們的田裡和牧場裡幹啥都行,但在狼的森林可是另外一回事兒。聚會決定要給人類一個教訓,而且我們知道你在哪,人類就在哪。在人類包圍你的時候,我們也包圍了人類。”

        聚會散去後,破曉嚎狼一行在一座被沼澤包圍的小島上休息。甚至連狐狸也找不到到他們。

        “兄弟,要不是怕給你惹麻煩,我肯定會轉頭啐他們一口。我這只乖狼真是萬分感謝”,奧隆說道。明奇舔着他胸部的傷口,豪遠則舔舐着他斷了的尾巴。

        “這是你應得的,奧隆”,黑厲回答道。“跟我們多呆幾天吧,就在破曉嚎狼的森林裡。”

        “過不了多久我就會不安分的,好幾里之外的鹿都會被嚇跑。那樣打起獵來可麻煩了。別忘了我難聞的氣味。”

        “每天都變得更糟”,黑厲承認道。“你跟人類的油燈一樣散髮着臭味。你怎麼能不被自己熏倒的?”

        “‘龍總是沒法真正瞭解自己的力量和氣味’”,奧隆引用道。

        “又是一句格言?龍族的諺語可不太靠譜。現在該人類要學會向狼討經了。‘抬腳時請當心地下’,好比。”

        奧隆以狼的方式笑了,然後咳出了更多的血。還好,只是一點點。




終於有妹妹和父親的消息了,但很不樂觀呀
小奧隆終於死裡逃生…………(找尾巴
(尾巴呢尾巴呢?奧隆的尾巴一定超好玩兒


有 3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巴洛戈斯, wu1503, 風中龍

离线

#2 2011-09-09 00:07:05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44

回应: 《冠軍之龍》第十一章

奧隆得到成就:你射不到我
奧隆得到成就:斷尾
奧隆得到成就:絶處逢生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3 2011-09-09 08:16:01  |  只看该作者

Dragon-555
苍龍
Registered: 2010-11-16
Posts: 1,319

回应: 《冠軍之龍》第十一章

恩.....Boss要不要把這一系列全部塞到圖書館裡?

對了....尾巴有骨頭的生物不是斷了就不會在長出來了?  (參考:壁虎.會斷尾,攀木蜥蜴.不會斷尾

銀月神秘+1


40mdW7i.gif

离线

#4 2011-09-09 08:42:29  |  只看该作者

逆鳞之牙
虬龍
Registered: 2008-12-14
Posts: 213

回应: 《冠軍之龍》第十一章

“肥龍可沒法隨心所欲地飛”,哈哈
不過翻譯真的很好,非常敬佩銀月,灰熊作出如此貢獻,(小天天?-_-

最后修改: 逆鳞之牙 (2011-09-09 08:43:16)


我心永不變
dragonanimated_188589.gifdragonanimated_452333.gif
謝謝塵哥的頭像~

离线

#5 2011-09-09 08:57:36  |  只看该作者

Slain-Dracon
大觸
来自 艾加圖
Registered: 2009-01-17
Posts: 2,816
网站

回应: 《冠軍之龍》第十一章

Dragon-555 写道:

恩.....Boss要不要把這一系列全部塞到圖書館裡?

對了....尾巴有骨頭的生物不是斷了就不會在長出來了?  (參考:壁虎.會斷尾,攀木蜥蜴.不會斷尾

銀月神秘+1

壁虎尾巴有骨頭的。原裝的裡面是尾椎骨,重生的裡面是一大條軟骨。


論壇頭像 by 『聖光守縛者』菈蒂安瑟莉雅

离线

#6 2011-09-09 13:50:07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44

回应: 《冠軍之龍》第十一章

Dragon-555 写道:

恩.....Boss要不要把這一系列全部塞到圖書館裡?

我用了Wiki  火焰時代系列

打算把圖書館換成Wiki頁面,功能多,也方便編輯。相比之下自己做的圖書館功能弱小了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7 2011-09-09 17:56:14  |  只看该作者

银月龙
会员
Registered: 2008-12-14
Posts: 463

回应: 《冠軍之龍》第十一章

好吧好吧我錯了
小天天就是沙發那位(被踢飛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