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1 2011-07-15 08:57:22  |  只看该作者

银月龙
会员
Registered: 2008-12-14
Posts: 463

《冠軍之龍》第八章

譯者:銀月
潤色、校對:熾翼之影


         海水的浮力托着奧隆沉沉浮浮,那種奇異的浮力像極了雙親留給他的記憶碎片中,在飛行時上升氣流的力量。

         如果不是有這可惡的項圈,我能夠一直游下去,奧隆這樣想道。他發現,只需要用嗅覺和視覺,就能夠在水面上一直前進而不會迷失方向。托體內長而寬的肺的福,呆在海面上一點都不費力。與此同時,隨着不停地游泳,他發覺他需要越來越多的休息來維持體力。

         他開始慶幸身上沒有長鱗片。如果和平常的龍一樣,有着刀槍不入但厚重的鱗甲,大海一定會毫不留情地將他吞噬的。他記得母親告知他的話:沒有一成不變的弱點。他翻了個身,平躺在海面上,沉浸在伸展四肢時所帶來的愉悅當中。新鮮的空氣,運動,還有海水的刺激,將他被囚禁在馬車和船艙中時的鬱悶心情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和薇絲達拉一起狩獵時的振奮心情。他抬頭望着星辰,開始想念起那生死未卜的妹妹。





         不論精神狀態怎麼樣,他的身體已經饑渴不堪。他喝了點海水,但那只會讓胃痙攣起來。他之前聽說過海裡有很多魚,但是經過幾次短暫的下潛,即使借助着防水眼瞼的幫助,也依然一無所獲。那個夜晚,他能入嘴的東西只有漂浮在海面上一大團一大團半透明狀的東西,但那些東西不知道怎麼蜇傷了他的腋窩和脖子,留下的傷痕在之後的兩天內一直刺痛着他。波浪越來越大,很明顯,空氣使徒和水之使徒又要開戰了。

         他在狂野的風暴中無助地漂着。敏鋭的方向感告訴他,海流正將他帶往北方,即使他看不到星星,他也能感覺到海浪正將自己帶離朝思暮想的家,離薇絲達拉和父親越來越遠。惡劣的天氣一結束,他就焦急地尋找着哪裡是地平綫,哪裡有陸地的蹤影。而推動他向東方前進的後腿卻變得越來越無力。

         下午,飛向東方的幾隻鳥出現在他的視野中,讓他精神為之一振。第二天,奧隆看到鳥們白天飛的很高,而夜晚則回到東方來。他儘可能地跟着它們,儘力讓自己的休息時間變少,游的時間更長,儘管饑渴還在不斷地侵蝕着他。第三天凌晨,他終於盼到了地平綫彼端的破曉之光了。

         太陽!太陽的榮光為他照耀出陸地的所在。這就是為什麼龍們會生出雙翅,在她照耀的蒼穹下翩翩起舞。父親在他剛剛孵化出來的時候,和他提到靈魂和上層世界,但是此時,奧隆對自己立下了誓言,一定要將對太陽的感激之情散播到世界之中:她是那樣的無私,身處上層世界,為世界灑下賜予萬物于生命的無上光芒。

         眼睛被陽光刺激的刺痛慢慢消失了,他有點上氣不接下氣但依舊奮力地向着地平綫那裡游泳前進。當他用力地划水的時候,陸地忽然消失在他的視野中。他陷入了恐慌之中,以為他喝了過多的海水而出現了幻覺。不過很快他又再次能看到陸地了,就像海平綫那端的小小污漬。

         他快到極限了。他停下來歇口氣。然而海流卻不住地將他向着遠離那片陸地的北方拉拽。他咬緊牙關,再次艱難地驅動起身體和尾巴。他調整視線,將它移動到那片陸地上,他游啊游,他感到身體越來越沉,大海正將他拉入她的身軀,將他拉向死亡。

         一種奇異的明澈之心打倒了絶望。他意識到,這將是他此生第一次艱苦卓絶的奮鬥。不是在抵禦敵人,不是在抵抗命運,更不是在對抗茫茫大海,真正的戰鬥則是在他的內心中打響。他生存的願望在拚命地抵抗,而身體的苦痛、快要被掏空內髒的軀殼、快要流乾鮮血的靈魂則佔據着壓倒性的優勢,它們要奧隆放棄掉先前的拚搏和奮鬥,將他向着死神推搡。
我不能聽它們的!我絶對不能放棄!我要把注意力放在身體上。我差一點就可以徹底達到目標了!

         他閉上了眼睛,沉到了水面下,直到水快漫過了鼻子。之後,他開始游泳,穿過傷痛的泥潭,越過疲勞的沼澤,向着死亡深淵另一端的救命稻草游去。沒有什麼能阻止他的決心,除非心臟停止了跳動,他不停地為自己打氣,迫使自己認為這只是一場試煉……直到他碰到了沙子。

         他從水面上抬起頭,海浪正將他往沙灘上推。在直立的巨石下方,雜亂地堆着一些類似巨人的王冠的東西,還覆蓋着厚厚的鳥屎。海鷗,還有一些他叫不上來名的,尾部分叉的鳥兒在空中向他飛來,不管他之前有着什麼樣的努力。我現在大概不像一隻龍了,而是一具屍體,他想。他几乎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將身體從水中拖出來了,水流就這樣把他往沙灘上推,就像是水流在推着一截漂木。有一種感覺讓他噁心不已,他感覺好像還在海浪中一沉一浮,而他現在已經可以平靜地躺在乾燥的陸地上了。此時,他徹底地屈服在疲勞的腳下,將緊繃的神經徹底丟到了九霄雲外。




         鼻子上好像被什麼東西掐了一下,他吃痛醒來。一隻小生物正用它那剪刀似的螯揪他腿上的肉,還用它巨大的下顎咬住了那塊肉,就像武士們緊緊地握著盾牌。
奧隆一下子咬住了它,然後吞下去,感受着喉嚨裡咔咔的抽動。在他後腿的膝蓋那邊,還有另外一隻小東西,他伸長了脖子去夠它,它一下子就跑開了,衝著他揮舞着可笑的巨螯。他伸了伸脖子,一下子也吞掉了那只。

         一陣水花飛濺的聲音吸引住了他,接着他無不遺憾地看著一群螃蟹優哉游哉地回到大海中。現在大概是晚上,或者說是凌晨。風開始變得凜冽,海水開始褪出他趴的那片地方。
奧隆艱難地移動着四肢,他現在需要淡水,無比的需要,比任何東西都需要。

         他望向石山的頂端,石山看起來並不比洞穴裡的蛋殼高多少,但他已經沒有力氣來跳躍了。他爬啊爬,他身上的兩個項圈不住地摩擦着地面,甚至還被小石子卡住。他發現了一個鳥巢,但裡面沒有鳥蛋。要麼這個鳥巢已經被襲擊過了,要麼,還不到鳥們生育的時間。他抬頭看了下彎龍星座。無論什麼時間,它總是高高地掛在空中。

         這一舉動驚動了海鷗們,它們衝著他發出刺耳的尖叫,但他對其視而不見。他爬上了一塊巨石的頂端,環顧四周。這裡沒有山丘,只有樹木——夾雜在被風吹彎的草叢中,從凌亂的灌木叢和岩石中伸出來的矮木。

         雨水!在巨石的頂端有一灘充滿着鳥屎的小水窪。他已經顧不上味道如何,迫不及待地把這堆骯髒的東西喝了下去,這讓他內髒的痙攣好了不少,他感到生命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體中。
他開始好奇他現在所處的地方。從這裡看到的,只有望不到邊際的、無止境的海洋,這塊陸地的形狀像是一隻長長的手指,這可能是一座島嶼。他準備等待白晝的到來,然後去探索一下北方——
一個身影接近了巨石的頂端;他聞到一隻龍的氣味。

         “這……啥?這……啥?”一隻幼龍吼道。幼龍身上有着藍綠色的鱗片,就像潮濕的小頁岩一樣。

         “我——”,奧隆說。

         “這……啥!?這你不該的,小雛龍。我烤了呢。這我地。”

         “我——”,奧隆還想說話。

         “回……回海裡去!回……回水裡去!不速之客!咯……滾!”它咆哮地說,看樣子還準備咬奧隆。

         奧隆退了回去,他躍到下面的沙子上,發出沉重的聲音。那只幼龍也跳了過來,不過奧隆還是及時避開了他的落點。它用爪子不停地痛打他,還往他身上撒沙子。它朝他衝了過來,奧隆只好躍到水裡。

         “我不能再游了——我會死的”,奧隆懇求地說。

         “那不錯,也,對我來說,灰……灰。”

         幼龍在海灘上遛來遛去,盯着奧隆繞着島嶼游往南邊。

         “你能告訴我怎麼去陸地嗎?”奧隆喊道。

         “你說你會淹死。那就試試吧,小雛……雛龍。”它掉頭往回走,還時不時地回頭擺出一個進攻性的姿態。



         奧隆的希望破滅了,他開始向着東方游去,離島越來越遠。公龍依然還在盯着他,一動不動地,就向像一塊龍形的石頭,直到奧隆不再回頭為止。島嶼在他身後變得越來越模糊,就像一彎在嘲笑他的月牙。他游在風平浪靜的海洋中,背後就是令他感到心煩意亂的島嶼。東方地平綫那裡,有幾顆星辰在閃耀。已經不再有陸地了,這個想法讓他的項圈越來越沉。他用尾巴紮了個猛子,然後翻身過來漂在海面上,該何去何從呢?

         有什麼東西撞上了他。有那麼一瞬間他驚恐地以為是那只公龍,跑過來想要給他致命一擊。但那是一面暖洋洋的、光滑的皮膚。

         這大概是一種魚。不對,魚不會暖洋洋的,這東西還會呼吸,用它頭頂上的一個小縫隙呼吸。他把脖子伸到水面下。他看到了一隻眼睛,一隻笑眯眯的眼睛,好像對它背上的它從未見過的不速之客感到欣喜。

         另外一隻劃破了水面,在水面上一閃而過。奧隆看到了閃閃發光的鰭和巨大的尾巴。

         奧隆試着對他們發送心靈感應,然而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只有一些舒適而友好的情緒。一個大腦袋忽地從水面上露出來:它有着碩大的前額和短小且帶著微笑的鼻子。這是一張熟悉的面龐,比起無毛猴子們的面龐,除了沒有頭冠,眼睛的位置不大相同以外,它更像一隻龍的臉。海豚,是海豚,他認出來了,他從母親留給他的潛意識中,挖掘出的記憶這樣告訴他。

         無論在何處,他們都可以在任何水域中自在暢遊。一隻海豚沉到了他的下方,然後友好地用肚子托起了他。奧隆立刻爬到了它的身上,在它再次下沉的時候,他躍到另外的海豚身上。海豚們開始不住地在水面上跳躍遊玩,這似乎是他們的娛樂項目。

         朝陽的光輝如期到來,奧隆發覺他在另外一個岸濱漂着。這是一個真正的岸濱。山丘從水面上高高地伸出,覆蓋着綠色的苔蘚,水從山丘上沿著Z字型河道潺潺流下。他鼓足力氣游進入海口處的淡水灣,小心翼翼地從瀑布處喝了點水。忽然,父親的忠告迴響在他的耳朵裡:疲勞過度時不要喝太多水。海豚們也同樣暢遊其中,還發出和鳥叫一樣吱吱咯咯的聲音。他伸出脖子,將視線落在那長而狹窄的海灘上。一些人造建築矗立在入海口另一邊的岩牆邊,緊緊地貼著。他認識到那些亮光,他曾以為是地平綫邊緣的星星,實際上是人類點燃的火光。

         有什麼東西刺激了海豚群,它們就這樣忽然不見了。奧隆看到一些木質的船隻開了過來,它們都只有單桅——船上的人類全都在奮力地划著槳。奧隆看到船隻一邊的漁網,顫抖了一下。他緊貼著山壁一動也不動,與周圍的景象融為一體。這樣除非他想要移動,否則不會有人類能夠認出他的。不過那些船不是來找龍的,他們只是要捕魚。接着那些船將滿滿的漁網拖回了海灣。

         哪裡有人類,哪裡就有垃圾,耗子會吃垃圾,貓抓耗子,狗追貓,這些動物都是奧隆的盤中餐。但不是現在,大白天的。現在他能做的,只有喝點淡水和睡覺。在山腳下雜石中間的沙灘上,奧隆不住地扭動着身子讓沙子覆蓋住自己,只留下一隻眼睛和鼻孔在外面。他睡着了。

         夜晚他翻找着垃圾堆,咬着魚頭和尾巴,嘎吱嘎吱的。看來他不怎麼走運,沒有碰到貓貓狗狗的,哪怕是隻耗子。或許是他的氣味把它們嚇跑了,儘管四周都是臭氣熏天的垃圾。

         彆著急,他想道,舔着那些連豬都不吃的雜碎,下個夜晚,或者再下一個,他們就會習慣我的氣味,就會靠得更近。





         一隻狗衝著他狂吠,它的主人好不容易安撫好它,另一隻狗又開叫了。他離開了垃圾堆,在河岸邊順着嗅覺前進,偶然間看到一窩水鳥的蛋。它們的母親拍着翅膀逃走了,而最後一顆蛋也落入了他的肚皮。奧隆穿過入海口來到與人類居住地相對遙望的陡峭山丘中。藉著夜幕的掩護,他開始攀爬,想要藉著高度一覽海岸全景。

         他在暗綠的苔蘚和青翠的草叢中打了個盹,在黎明的太陽照耀出完全海岸前醒來。他立刻認出了這是什麼地方。這片延綿不絶的山脈是他父母成雙配對的地方,他們浪漫地把這個上有茫茫白雲下有皚皚積雪的山脈作為他們曾經的家。山脈和海濱之間延綿着一片樹林,就像是水之使徒和大地使徒間的分界線。橫貫南北的長長的海岸看不到邊際,夾在狹長的海灘和破碎的懸崖中間,哨兵岩巍然矗立其中,經受着海水長年累月的沖刷。向西邊看,遼闊的海洋映入眼帘,一些低矮的島嶼零星地散落其中,其中還有那個綠油油的島嶼,唯一的居民是那只討厭的幼龍。那是個多雨的島,島的上空堆積的烏雲正向山丘飄來,壓得奧隆喘不過氣。不偏不倚,烏雲開始就地解決問題,往狹窄的樹林帶傾倒巨量的雨水。

         他好奇地在山崖上走來走去,愉悅的心情卻被人類和馬兒的足跡吞噬得一乾二淨。迷失在茫茫的汪洋大海和巍峨的無盡山脈之間,他感嘆自己是如此的渺小。一群羊出現在他的視野中,正尋找着可以遮風避雨的小空間。哪裡有羊,哪裡就有羊倌、狗、馬兒。為啥他就沒漂到一個有野狼嗥叫的岸邊呢。

         他還沒準備好開始陸路的旅程。他需要吃東西,儘快恢復體力。父母曾告訴過他,這片山脈並不是理想的避難所,有巨龍住在那,他們不會比島上的那條幼龍更友好。
奧隆還不敢在白天的時候到懸崖下面溜躂,他怕被認出來。他需要點時間來思考。雨水不住地灑下,流向大海,他饒有興味地看著水手們熟練地在小帆船上收他們的網子。





         山谷的北面有另一處瀑布,一些人類女性在那裡清洗鍋碗瓢盆和衣服之類。河道並沒有穿過他們居住的地方,但人類還是為了方便在兩側搭建了一座橋樑。一些菜園子在懸崖腳下落戶,那裡有非常肥沃的土壤,這得益於懸崖上常常會有掉落的已經死去的植物。也許因為當地居民擔心北方遠處的什麼可怕的東西;有一堵石牆矗立在河流的沿岸,但到山谷這邊就戛然而止,好像它一直就沒有想建成的意思。

         婦女們用瀑佈下的水來清洗一種亞麻織品,擰乾淨水分再帶回家裡。奧隆都知道這些,因為某個晚上他在垃圾堆裡設法捉了一隻肥老鼠和兩隻海鷗之後,他花了一個白天去觀察入海口對面人類的生活。河口散落着許多雜石,奧隆很喜歡那裡。只要往裡面一站,再蓋上海藻,就可以搖身變為飄搖于狂野海風中的小小凸起,渾然天成。第二天依然白天休息晚上出來,他決定繼續這種夜行生活,等待着機會的到來。

         許多孩子尤其是女孩子每天都會陪着他們的母親做例行的家務,他們要麼一起玩耍,要麼遵從父母的安排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人類女性說話的時候,往往都是那麼的悅耳動聽,讓奧隆聯想到清晨鳥兒的“似調歌舌更叮嚀”。一個有着大肚子的孩子穿著寬鬆的罩衫在海灘上踱步,似乎沒有聽到父母粗聲的叫嚷。一個長頭髮的男孩坐在橋邊,還把一條綫往河裡甩。男孩獨占了小橋,女孩就只能跑到沙灘上玩潮濕的海沙,還搭成一座座小山,嵌入了許多被磨光的貝殼。

         奧隆悄悄地潛進水裡,把自己皮膚的顏色變成和海裡的小石子一般,非常緩慢輕柔地漂向沙灘。一隻鵜鶘低低地掠過水面,搜尋着水下的美食,但它什麼都沒發現。
男孩也許是看到了在波浪中奧隆的後背,然後他大喊起來。奧隆衝出海浪,在她還只是瞥見有東西從大海中衝出來之前,就撲倒了那個女孩。他脖子一伸一縮,迅速地咬斷了女孩的喉嚨,終止了她尖鋭的呼號聲。

         河流上,婦女們丟下手裡洗好的衣服,抓起她們的孩子就跑。奧隆抬起頭,女孩軟軟地躺在他的爪下,盯着瘦的跟木棍似的男孩。男孩扔下他手裡的木桿,到橋邊舉起一塊大石頭。
很勇敢,但太遲了,奧隆想,抓着女孩潛回了海浪之中。岸邊拋來了許多石頭,但沒一個能砸中他的。他翻滾過來漂在海面上,出現在人群的視野中,而且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在輕柔起伏的海浪上享用了他的美餐。

         警鈴聲響徹了城鎮,人類開始顯現出這個物種的力量所在。人們從岸上抬來了不少一些運河船,還在海灘上點燃篝火。奧隆嘴上的食物還有一半沒吞下去,他抬起頭,盯着遠處那些漁船扔掉了還沒填滿魚兒的漁網。奧隆這一抬頭,給了人們一個明顯的目標,於是他們紛紛將船頭轉向他飛馳而來。

         他就這樣漂浮着,吃完了他的美餐,他知道現在他還有點時間來打個嗝。有一兩支箭呼嘯而來,但直接扎入了離船很近的海面裡。奧隆翻了個身,開始向遠離陸地的海洋游去,還花了很長時間潛在海面下。

         漁夫們打漁的經驗明顯比那些男人要豐富,他們操縱運河船也是得心應手。每次奧隆出現在海面上,他們就隨之調整行進路線。那些划槳的船揚起了帆,但隨着向西航行,相對他們來說,奧隆受風向影響也小得多。那些漁人距離他還有八個船身的距離,懸掛的漁網隨時都可以拋出去,船上的人們已經拉起了弓、操起了鐵矛。

         奧隆可以很明顯地看到那些網,這讓他可以很輕鬆地躲開他們。當他下次出現在海面上時是在那些漁船的後方了,一個帶有倒鈎的長矛險險地擦着他扎進了水面。男人們立在船首躍躍欲試。

         那柄矛上還纏着繩子,奧隆一下子咬住了繩子,想往水裡拖。但船上的男人們不是吃素的,他們一起將繩子網船上拉,力量比他的大得多。兩方拉扯了一會,奧隆注意到周圍的船越來越多,然後他浮出了水面,猛地吸了口氣,鬆開了繩索,一個猛子扎到了海裡。他用他最快的速度向外海游去,當他再次浮上水面的時候,船隻們還在無望的搜尋着他,卻連根毛都找不到。

         奧隆還保留着他的體力。有一艘漁船準備打道回府,但其他三艘運河船還沒有放棄,沿著一種混亂且奇異的路線在他身後的海面無目的地尋找。奧隆對那些人瞭解不多,但他相當欣賞這些路線,因為這是獵人追捕馬兒時的路線。他們的船隻、漁網、長矛還有他們的決心,還有一系列的發明創造給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人類這樣的團結一致,他們能夠殺死一條巨龍比如說自己的祖先,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了。

         但現在他得完成他自己的計劃,一個可以從他們鍥而不捨且致命的追捕下取得一定優勢的計劃。至少會讓他們沒法射中自己。

         奧隆到達了那片群島,當他爬上岸的時候,如他所預料的人類也改變了他們的航線。漁船上,不住吠叫的狗和成群的人們準備好要登上小船了。運河船放下了帆,划起了槳,像一把鋒利的小刀一樣破浪前進。一臉冷酷的頭領站在船頭,用長矛指着奧隆,指揮着划槳的人們。

         奧隆也不跑了,他轉身面對著前來獵殺他的人們,放聲大吼,這樣的一吼若是在以前,在他出生的那個洞穴裡,能把洞裡所有的蝙蝠都驚飛起來。這還算不上巨龍的怒吼,但這也絶不是雛龍細聲細氣的吼叫。來吧!人類們。最好把你們的狗也帶上。大地或者海洋,他有足夠的空間和體力與他們周旋。

         他只希望他們沒有意識到他的意圖。

         他跑向樹林,在這個小島上,樹木格外的枝繁葉茂。島上有一個小圓丘,有星點的雜石點綴着,這也許是從海底聳起的高峰也說不定。奧隆消失在群石中之前,剛好看到在島嶼的另外一端,有一艘小船悄悄地上岸了,他們怕他重新回到水裡。相比之下,人類還是更有點遠見的。

         “啥——啥?”那只藍灰色的幼龍刺耳的聲音從山脊上傳來。他的頭從草地上伸出來,顯得格外突兀,他看到奧隆正躲在石頭後面。鳥兒尖叫着在他頭上盤旋,他剛剛一定在鳥巢中。“你回——回來?呢活不過今天了,入侵——侵者!”藍灰色的龍衝向前,穿過陸地與沙灘交界那裡雜亂難纏的植物叢,向他衝過來。

         奧隆看到他眼中燃起的殺意。他聽到了狗吠聲。“我看未——未必,”奧隆邊說邊跳到了巨石堆中。他擺動着尾巴,將他經過沙灘時留下的足跡擦除乾淨。

         奧隆什麼都看不到,在狗後面的那些拿着長矛的人們,手持漁叉的漁夫們,那些人們的首領在人群中規划著線路,下達追捕的命令,奧隆都沒有看到。但那只幼龍看到了。奧隆從那只沒翅膀的幼龍的意識中讀到了惶惑:他緊盯着這些人類,驚呆了。惶惑轉變為通曉,通曉轉變為恐慌。幼龍轉身朝着樹林撒腿就跑。人類注意到了這股動靜,他們放出了狗,吹響了一種能吹出哀慟音節的號角,告訴其他的人緊跟着。



不知為什麼,總覺得這一章的情節有點突兀,是我翻譯的問題?作者給小奧隆安排了這麼多困境,有這樣的感覺是難免的吧……
不管怎樣,我們的小奧隆又生龍活虎了,龍蛋在上,就讓他勇敢地活下去吧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巴洛戈斯

离线

#2 2011-07-15 18:25:14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804

回应: 《冠軍之龍》第八章

銀月辛苦了!

同樣也感謝Windy和小契的譯稿
首先我必須向三位譯者致歉
實際上銀月早在一個月之前已經接下了翻譯第八章的工作,而一個月之後,我這退化的腦神經完全把這件事忘到了九霄雲外,又錯誤的把第八章的前三頁分給了Windy和小契
發現這個事實的時候,我五雷轟頂了jcdragon-shock.gif
我不想找什麼藉口,總之,結果就是由於我的失誤造成了大家的重複勞動
自撞謝罪2_img_4e20126058fce844727809.gif

Windy和小契,我會用另外的方式補償你們的

為了杜絶此類烏龍再次發生,我安裝了任務管理系統,今後認真做記錄。阿門。
2_img_4e20143fb1880851255094.png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3 2011-07-15 18:38:17  |  只看该作者

沉默の龙
Lost
Registered: 2010-11-22
Posts: 586

回应: 《冠軍之龍》第八章

~~哈哈,,感謝眾位龍龍的翻譯~~有得看很開心喔。。。謝謝 銀月,Windy和小契~~~


In the end.
As you fade into the night.
Who will tell the story of your life.
And who will remember your last goodbye.

离线

#4 2011-07-15 23:33:41  |  只看该作者

Windy·Soar
虺龍
来自 大陆
Registered: 2011-03-09
Posts: 152
网站

回应: 《冠軍之龍》第八章

沒關係,只要作品能夠翻譯出來就是好事。影子也無需自責了。


謝謝雷穆斯贈的頭像~
Let the wind carry my wings.
dragonanimated_606376.gif

离线

#5 2011-07-16 00:43:57  |  只看该作者

小契
蛟龍
来自 台灣桃園的某座高山
Registered: 2011-01-10
Posts: 442

回应: 《冠軍之龍》第八章

沒問題啦~~!其實會想試翻看看另一面也是想加強自己的英文閱讀能力。
果然在這次翻譯中我有學到一些新的字詞

既然我有得到EXP值~就代表我沒有做白功
所以也沒必要自撞了
你明知道磚塊這種東西根本沒有龍頭硬 d_bigsmile

最后修改: 小契 (2011-07-16 00:46:07)


種族:契龍   全名:歐斯.洛革摩   小名:小契

i_258_595f600e3e92b.jpeg

离线

#6 2011-07-18 23:18:27  |  只看该作者

幻靈
蛟龍
来自 HK
Registered: 2010-02-08
Posts: 329

回应: 《冠軍之龍》第八章

鴨梨很大......
(回望~
(無畏更新很慢......
jcdragon-.gif


969643_350.png
Icon by Luvian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