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1 2011-04-28 12:41:14  |  只看该作者

银月龙
会员
Registered: 2008-12-14
Posts: 463

《龍之冠軍》第六章

感謝大家無私的幫助,根據大家提供的譯稿,我很快完成了第六章的翻譯工作
特別感謝Anfauglir,冰龍巴洛斯,霸權MOD,Windy·Soar,BGs的譯稿,感謝影子的糾錯
第七章的快譯徵文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希望大家積極參與,為龍族貢獻出你們的力量。
也非常希望翻譯過的生物們再多譯幾段。


《龍之冠軍》第六章

        “我覺得我們似乎正在往山裡走。”第二天,薇絲達拉說。
        山脈向北延伸到地平綫,但向相反的方向望去,地勢則會迅速地下沉,尖牙似的山壁上有一道不大不小的縫隙。破曉時分他們就已經出發。行進路上,他們用一種交替的方式行進,薇絲達拉休息的時候,奧隆在松林裡快速地前行,直到快看不見她為止。奧隆跳到樹上,望着她追上自己,然後薇絲達拉默契地向前走去,直到她快消失在奧隆的視野裡,奧隆再動身追趕。
        “我們得向西穿越過去。這是最輕鬆的一條路了。”
        薇絲達拉噴了噴鼻息:“最輕鬆?我看反而是最折騰的一條吧。我可不想離開森林,奧隆,我們還需要填飽肚子呢。”
        奧隆把薇絲達拉的頭掰過去,讓她的鼻子剛好指着那片光禿禿的山脊。“如果我們爬上那裡,就可以看到西邊了。
        “你怎麼會知道的?”
        “心靈圖像,從父親那裡過來的。”
        “父親几乎什麼都沒給我們。噢,我真希望我們有翅膀。”
        “祈禱可不會帶我們飛上山脊的。”
        “我可沒那麼說——等等,奧隆,有什麼東西過來了。”
        奧隆也聽到了,那是松葉被踩碎的聲音。他們將身體壓低,緊緊地貼在滿是瘡痂的樹幹上。奧隆將身體衝向聲音的來源,讓薇絲達拉伏在樹幹的另一側。他的皮膚變成了深棕色,和樹幹一樣的顏色,同時只張開了一隻眼睛。他的妹妹則以尾巴的尖端觸碰着他自己的尾巴。
        那是一個有着扁扁的面龐,渾身肌肉還覆着濃厚毛皮的龐然大物,用四隻腳在地面上移動着。它似乎感受到了他們輕微的氣息,停了下來,用巨大的頭在空中搖晃着,試圖在空氣中用短促的呼吸捕捉更多的信息。
        “一頭熊,只有單獨一頭。”奧隆用心靈感應告訴她。
        “龍可不吃熊啊。”
        “咱們的體型太小了。你該看看它。如果我們從樹上逃離的話,它會直接把樹壓倒。”
        “可是,它一定不知道我們還很小。我們聞起來像是小龍還是大龍?”
        “我怎麼知道?”
        “我們馬上就會知道了,哥哥。”奧隆聽到從樹的另一側發出的聲響,像是小雨落在地面上淅淅瀝瀝的聲音。
        那只熊轉向聲音的來源,暗淡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們所在的樹。
        “慘——它知道我們在哪了,”奧隆的心靈感應直直地鑽進了妹妹的腦袋,“是不是該驚慌一下?”
        “我可沒有慌!”
        奧隆看到熊正在抽動着它的鼻子。它用後腳直立了起來,用力地嗅着。之後它趴到了地上,轉身就跑。奧隆看著它以一種奇怪的方式蹦跳着像着森林中奔去。
        薇絲達拉從樹後伸出她的長脖子,眺望着看它遠去。“我們聞起來還是比較像大龍。”她說。
        奧隆用自己的鼻子磨了磨妹妹的鼻子,“我是不是該引吭高歌一曲,用自己的歌?”
        薇絲達拉仍然望着森林深處尋找已經跑遠的熊的蹤跡。“那是什麼樣的?”
        “我會成長為父親那樣的巨龍嗎?”
        她給他發送心靈感應,還不斷地眨着眼,“你聰明伶俐又謹小慎微。”
        “不過,會有小母龍喜歡我嗎?我的皮膚不會閃閃發光,而且我還很瘦——”
        “記住母親說的,某種程度上,你的皮膚是種天賜——”
        “別讓我想起母親了。而且她才不是小龍。想想看誰會嫁給我啊?在這方面你可真幸運。”
        “幸運?”她抬起了頭,枝頭上一種紅色翅膀的鳥兒被驚嚇得飛走了。
        “是你太平常不過了。”
        她接著說:“女孩子們可不像你想的那麼容易,其實剛好相反。母親告訴我們現在已經剩下為數不多的公龍了。許多公龍死於戰鬥、死於領地的爭奪。真是愚蠢的爭鬥。”
        奧隆不記得母親告訴過他這些事情,因為她更喜歡花更多的時間去陪他的姐妹。“即使是一頭小灰……”
        薇絲達拉背靠着自己,奧隆能感覺到妹妹鱗片上的那些讓他舒適的尖突。“很多小龍仔一輩子都沒有伴侶,所以別傻乎乎地陷進無謂的爭鬥中,你要明白……”
        “你的惱怒不應該佔據上風。”奧隆岔了一句。
        “確實如此。而且你的行動往往風馳電掣,你脖子和尾巴靈敏異常,這讓我們印象深刻。即使是你的妹妹也不一定知道你所有的缺點。你以後一定會有一位伴侶還有一對值得驕傲的利爪,我很確信這一點。你一定會在自己的冠軍擂台上舉起小爪爪的。”
        聽到這些讚譽之詞,奧隆感覺到自己的皮膚都開始發燙了。
        “不瞎扯了。”薇絲達拉剛剛從一臉的興奮中恢復過來,“在翅膀長成之前,咱們可不能死。長翅膀可是個漫長的過程,更何況咱們還要去找父親。”

        滾滾的雷雲之中,遠處的山脈若隱若現。在太陽西沉之前他們總算爬上了山脊。極目遠眺,延綿到天邊的雲團在他們身下翻滾咆哮,猶如千軍萬馬奔騰向前,這和父親傳送過來的心靈圖像恰到好處地吻合了。
        奧隆對天氣是一竅不通,不過他感覺到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不安的氣息。四周雷聲隆隆,好像要將遠處山脈劈開一般。奇異的空氣和巨大的雷聲讓奧隆好不適應,他巴不得重回地底世界平靜下自己的思緒,但他依然如饑似渴地緊盯着這片美麗且宏偉的景色。西方的濃霧遮蓋了一切事物,而在遙遠的南方,奧隆看見在延綿不絶的崇山峻嶺中,一條白色的水帶在不知疲倦地流淌,在水帶的盡頭,一片湛藍色的絲綢平靜地躺在那裡。
        “這裡真適合咱們起飛。”他說。在他們的下方,則是一處林木茂盛的峽谷。
        薇絲達拉點點頭,然而在他們還沒來得及回到樹林裡,水和空氣兩位使徒的爭鬥瞬間降臨到他們的頭上。空氣使徒帶著低吼和咆哮向前逼近,藉著西風發泄着她的怒火,而水之使徒試圖捲起一股雨簾來阻擋她的腳步。她們以尖鋭的閃電為筆鋒,以深沉的雷鳴為音符,在這無比恢弘的戰場上,在電光石火的剎那,譜寫出激昂的不朽戰歌。
        就算兩隻初生的雛龍還不懂如何舔舐挫折,然而此時此刻,他們不得不藏身于兩塊巨石之間,以抵禦越來越強勁的颶風。他們不得不以犧牲清晰的視野為代價,用防水的眼瞼蓋住了眼睛。
        “這真像是世界末日啊。”薇絲達拉靠着他,不住地顫抖。
        “地表世界需要雨水,雨水會洗刷世間的一切的。”他說著,用自己的前爪環抱住妹妹的頭。
        “我討厭地表世界!到處是噪音和危險。我總是那麼顯眼,所有的東西都能大老遠的看見我,而且我沒有任何暗處可供躲藏。”
        奧隆伸出了舌頭。他讓舌頭捲曲起來,這讓舌頭前的分岔會令雨水很輕易地順着舌頭流到嘴裡。“來嘗嘗雨水,薇絲達拉。”
        她瞪了他一眼,防水的眼瞼下怒光閃現:“我一點都不渴。”
        “來嘗嘗嘛。”
        她不情願地伸出了舌頭。“好了,這下你開心了吧?呃,這味道……?”她忽然停下來,然後重新伸出她的舌頭去接雨水,然後又是一次。“水之使徒在上,這味道真不錯。”
        “比溶洞裡的水強多了。”
        每一道閃電的閃耀和每一聲雷鳴的轟鳴,都在不留情面地摧殘着他們的小心臟。但即使是這樣,即使是身體做出下意識的反應——縮脖子——都不能擊倒他們。他們挑戰着瘋狂的颶風,卻依舊貪婪地伸着舌頭,享受着這世間少有的甘露。
        頭頂上的打打殺殺漸漸地離他們遠去了,然而狂風依然在肆虐,像是世界上所有的風都想要從一個狹窄的河道擠過去那樣。夜幕降臨了,卻不像頭兩個晚上那樣寒冷。比起雨水造成的潮濕,沖刷掉長時間積累在她鱗片下的污垢反倒讓薇絲達拉心情無比舒暢。她愉快地打了個滾,然後伸了個懶腰。在暴風雨過後,愉悅的氣氛在他們兩隻龍之間瀰漫開來。奧隆愉快地趴下,沒有樹枝和卵石的摩擦來煩擾他的皮膚,讓他感到無比舒暢。
        第二天早上,他們帶著旺盛的食慾悠悠醒來,迫不及待地想要去抓點什麼東西,然後好好地大吃一頓。他們在一處高地發現了一群山羊,之前的狩獵行動讓他們對這種動物的經驗有相當的增長。這次,薇絲達拉不動聲色地玩着捉迷藏的遊戲,將山羊群引向奧隆所在的方向。奧隆藏身于巨石之間,他的皮膚和暗藍灰色的小頁岩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難分難解。一隻山羊聞到了他的氣味,奧隆沒等它做出反映,飛快地撲到了它的身上,還踢斷了它的喉嚨防止它向山羊群報警。雖然那只是一頭毛髮稀鬆的老山羊,不過他們還是對這種合作的狩獵方式感到滿意。他們就地享受了美味的鮮肉,對捕獵所帶來的刺激和成就感感到心滿意足。


        如果他們能順利襲擊一群被拴在樹下的馬的話,這大概是迄今為止最好得手的大餐了。
        三十七隻馬擠在那一小片空地上——奧隆特意用他八個趾頭數了數那些馬,做了個簡單的氣味標記方便追蹤。父親告訴他什麼來着?穿著盔甲的人類會把他們的馬也穿上盔甲,然後騎着它們去打仗。精靈騎着馬兒從一個地方能很快地到達另一個地方。矮人用它們拉動車子以及運送貨物,獸人將它們當做食物。一個騎術精湛的騎士甚至在面對一隻巨龍的時候都可以保持胯下的馬兒鎮靜如故。
數過那些馬,他極其緩慢地原路返回,緩慢的就像冬天洞裡快要凍死的人那樣。他回去找薇絲達拉。
        “有什麼發現?”她從奧隆極度謹慎的行為中察覺到了危險。
        “一群馬。不是野生的——有人將它們栓到了兩棵樹上。”
        “然後你就離開了?這頓大餐簡直是手到擒來呀。”
        “我不在乎他們怎麼樣。那裡只有馬匹,一個人都沒有。”
        她嗅了一下空氣。“你確定嗎,奧隆?我聞到一堆熄滅的篝火。”
        “我也聞到,但我一個無毛猴子都沒看到。”
        “這並不代表他們不存在。精靈們都很擅長潛行和窺視,他們一定藏起來了,藏在樹枝中間讓你分辨不出,然後你的眼睛就會被他們的弓箭射瞎。”
        “你想自己去看看嗎?”奧隆問。
        “不了,我還得保住自己的眼睛,謝謝你的提醒。咱們來環顧一圈吧。”
        “薇絲達拉,早上太陽升起的時候,我們在山脈的陰影中,現在我們出來了。通往西方的小道一定在這裡的某個地方。”
        “那太高了,你不覺得嗎?那裡只夠一隻龍飛進飛出?”
        “我也覺得奇怪。記得那些蝙蝠嗎?我們可以接近它們經常出沒的地方,在那裡它們常常在晚上出來狩獵。那些蝙蝠就佔據着西邊的通道,我很確定。”
        “母親說過那些討厭的矮子通常都居住在洞穴裡。他們居住的洞也許比蝙蝠的地勢還要低。”
        “再多往山上走一點也不會有什麼問題。我們到高處的草地去。如果精靈們在這裡捕獵的話,我可不想跟他們一起呆在樹林裡。”
        他的妹妹點了點頭。他們一起高高地抬起鼻子感受着風的方向。現在是西北風,他們不能直接暴露在風中,這會讓風把危險的信號帶到下風處。他們能做的就是抄近路穿過去。他們壓低了身子,貼著地面爬行,如果有灌木叢他們就從那裡通過。
        他們終於到達了高處的草地。來自西方溫暖的陽光和春天的氣息將白雪融化,變成一團團冰晶藏身于松針墊之下和石頭陰影處。他們相信薇絲達拉綠色的鱗片和奧隆的變色龍一樣的皮膚會讓他們安全穿越草地。他想找一個高處,一塊大概是從山上落下的岩石孤零零地立在地上,像一隻爪子指向落日的餘暉。
        “奧隆!奧隆……快看!”
        他隨着她的眼神望去。一隻巨……那是他們的父親!父親從西南方飛來,在空中盤旋了兩圈然後降落在地面,每隻前爪裡都抓着一隻獵物。
        奧隆飛快地越過草原,不住地發送着周圍岩石的心靈投影。他將皮膚的顏色變為和太陽一樣的金黃色,他想盡辦法讓父親注意到這裡。
        然而父親的眼睛還是望着其他的地方。他很快就消失在山脈的後面。奧隆站在岩石上,剛好能讀到父親的思維:他因長期的飛行感到筋疲力盡,而且還抓着食物。奧隆試圖用全部的精力來向父親報告危險,但當他到達洞口時,他只看見了父親的月牙狀尾巴消失在洞穴中。
        無數的碎石像瀑布一樣堆在洞口,就像是山將自己的內臟從縫隙中吐出一樣。四周滿是廢墟和殘渣,奧隆猜它們是防御用的城垛。這些殘渣就像是一排排的尖牙圍繞在洞口旁,然而這些殘破的城垛曾經在多年前因收到強烈的撞擊而被破壞。推倒的高牆、墜落的高塔和被各種碎片填滿的水溝都被雜草和苔蘚所覆蓋。山中的藤蔓植物用它們捲曲的枝葉為洞口編製了一個天然的帘布。
        奧隆在高地上等待着。但他再也沒法感應到父親的心靈了。薇絲達拉也和他一起爬到了石板上,還將腦袋伸出懸崖邊緣。
        “父親沒看見我。” 他告訴她。
        薇絲達拉焦躁地嚥了下口水。
        忽然一聲可怕的吼叫從洞穴中傳來,從父親那裡傳來的心靈投影則更加激烈……
        背叛!火輪族!奧隆收到了一閃而過的心靈圖像,那是矮人和某種建在山中湖畔的環岩建築。
        戰斗的聲音迴蕩在洞穴中。奧隆看到從洞穴深處發出一陣令人眩暈的白光。龍息!奧隆一想到矮人們被龍息烤成焦炭的場景,心裡一陣快活。
        “咳!咳!咳——”矮人的聲音不住地迴蕩着。
        父親又再度現身于洞穴口,他的臉上覆蓋了一層黑厚的煤灰,嘴邊還竄着一絲火舌。他抱緊了前爪,緊貼在身體上,鮮血不住地從肘部湧出。脖頸上嵌了一圈利矛,就像是榮譽的頸圈。父親展開了翅膀,奧隆看見一個矮人不知什麼時候趴上了父親的後背,用膝蓋夾住他隆突的脊背,抓着一把塗得鮮紅的斧頭向着父親的頸根爬動。父親後腳一用力,巨龍直立起來,背部撞上了洞穴的頂部,將後背的矮人碾成齏粉。
        然而薇絲達拉並沒有看到這一幕。她哭號着,從高處逃到草地上。
        號角聲在此刻響起了。
        父親的思緒是一片苦痛構築的鐵壁。在他還沒拍打雙翼前,成群的草叢從地面上躍起;奧隆看到了蒼白皮膚的精靈們,他們都持着弓矛和偽裝用的盾牌。箭和矛尖嘯着劃過空氣,有些還裹着火焰。洞穴上方,另一群精靈們躍出藏身地。他們躍下時,一些隨着他們一同落下的小珠子在落日的餘暉下不住地閃耀着。
        “上面!”奧隆身體裡那長長的肺裡儲存的空氣在那一刻爆發出來,那是他第一次運用龍吼。
        父親掙扎地望向上方,相當數量的武器從地面扎向他的鱗片。砸在他身上的小珠子破裂開來,冒出陣陣的濃煙。奧隆接收到了來自父親的刺痛感,他難受地將身體蜷成了一團。
        但父親還是艱難地起飛了,他在箭和矛的驟雨中一躍上天,向着北方飛去。
        精靈們不再去追着已經逃走的巨龍,紛紛將注意力轉向奧隆。




真慘啊,父親也慘遭毒手,小奧隆未來的道路想必艱險異常啊……

最后修改: shiningdracon (2012-05-24 13:27:55)


有 2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夜月黑翼, 巴洛戈斯

离线

#2 2011-04-29 08:37:52  |  只看该作者

Windy·Soar
虺龍
来自 大陆
Registered: 2011-03-09
Posts: 152
网站

回应: 《龍之冠軍》第六章

經過修改與整合以後就很完美了,希望這部小說能夠成功譯出 d_smile


謝謝雷穆斯贈的頭像~
Let the wind carry my wings.
dragonanimated_606376.gif

离线

#3 2011-04-29 12:08:49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804

回应: 《龍之冠軍》第六章

各位譯者辛苦了 d_smile

這個故事吸引我的地方在於作者非常寫實,在這裡你看不到絶對蠻橫的力量,每個種族各有優點各有弱點,各個角色特點分明。描述一個異世界的真實。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