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灵龙玲瓏,梦龙矇矓

#2 命中註定(Captured by Fate) 目錄+章節大意(更新到17) » 昨天 19:59:29

回应:

命中註定第17章大意-第5部分

她低下頭,靠著覆蓋著鱗片的肩膀,一片寬大的翅膀將她完全覆蓋。她感受著希森發散的熱量。這使她舒服的昏昏欲睡。

:妳希望我展示給妳看嗎?黃昏之翼。:  一隻七彩眼睛透過翅膀看著她。  :我會給妳看一些我們的記憶被保存和珍藏的地方。我會展示給妳看,當妳尋找答案時,妳可能想去的地方。:   

:我想我們今天不會再飛了....:  黃昏之翼喃喃地說。 她的眼瞼疲憊的下垂。

:我們的身體不需要過去。跟我來,我的孩子。:   他的話奇怪的迴盪著,她感到他的心智輕輕的圍繞並拉著她。

黑暗包裹著他們倆。

#3 黃色書刊FB,勇者系列 » 昨天 19:11:58

回应:

@ken1882 寫道: 在FB上面看到 原本是想等他這篇告一段落再分享 不過被龍爪搶先了

啊,不好意思  haku-simper

我只搬了一些,還有很多可以搬運過來的?  haku-idea


話說某龍將軍看起來真像冰鳥 haku-bombed

+1

#4 黃色書刊FB,勇者系列 » 昨天 13:12:58

回应:

在FB上面看到 原本是想等他這篇告一段落再分享 不過被龍爪搶先了  haku-simper

這系列看不錯呢~ 每天都會有更新的樣子;看看有趣之外也有些省思的地方,裡面的其中之一的大重點這裡的龍大概都知道了 就是很多人類太可惡

話說某龍將軍看起來真像冰鳥 haku-bombed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6 龍圖-雜七雜八的短漫 » 2017-03-23 21:20:31

回应:

i_393_58d3cb09caadb.png
haku-suprise


i_393_58d3cb11dc616.png
幫蜥蜴QQ

現實中的確有新聞說有人幫狗狗洗澡後,想用微波爐來"烘乾",然後狗就....


以上兩張圖的來源都是: http://hornydragon.blogspot.com/2014/09/454.html

#7 30張可愛的龍圖 » 2017-03-23 14:27:07

回应:

要是有能陪陪我的龍就好了 haku-love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8 舊約聖經創世紀的兩種版本 » 2017-03-22 18:06:20

回应:

@Dracostar3000 寫道: 第二種版本是聖經故事,中國聖經故事,加油添醋的那一種。沒有邏輯根據的內容硬是放進去好奇怪,水準很快就分出來。

應該是

不過加油添醋通常會配合讀者口味吧,也就是改寫者認為「女人看見蛇長得很美麗,有一對漂亮的翅膀,能在空中飛翔,說話的聲音又很悅耳」這樣寫能吸引中國讀者,這讓我蠻意外的。



@Dracostar3000 寫道: 畢竟聖經源本是很認真嚴謹的。

我覺得聖經早就被亂改過了,真正的聖經版本可能已經被銷毀了     haku-embarrassed

最后修改: 龍爪翻書 (2017-03-22 18:06:36)

#9 英語學習報紙中關於近期“中國龍譯名問題”的小文章 » 2017-03-22 09:24:59

回应:

重點在怎麼形容龍的"形象",不是不動腦的刻板"印象"。
洗腦與散播無知的藝術,就是硬要某些人還沒開始思考前,先把沒有依據的印象燒在腦裡。
好比條件反射,一個刺激物,一個預期的反應。

龍,本身是個中性的詞,字詞本身沒有好壞之分,所以就能像人和動物還有非生命體。可以用 好/壞、美/醜、雄/雌 等等進一步描述細節,也能用區域和時間或是事件,甚至是擁有者來述說特質,然後讀者就會開始依照他們的經驗和知識思考,然後有想法。回到龍這個字的本身,還是中性的,儘管說要走不通的定義,但結果還是多走了不必要又矛盾的一圈。

如果東方Loong一定是善的,西方Dragon就一定是惡的,
啊~~~"evil loong"做了善事 和 "good dragon"做了壞事 就是個矛盾啦,如果偏這麼用的話,文法和邏輯都沒問題嘛,誰說絕不能把善龍形容得邪惡;惡龍形容得友善?

既然loong 與dragon都是龍,最後在使用上都是個中性的詞,都走著同一個被自由形容規則,那為什麼又要被固定區分善惡、做成兩個不同的詞呢?

如果特指loong是某一頭特別獨一無二的龍,這就沒有問題,就像科學命名或是logo一樣,必須有確切的描述體型顏色和動作做為絕對標準,但任何人還是有自由形容它的自由。

善與惡能形容任何事物,龍不能特此成為特例中的特例。
好壞不是貼在名字標籤上,要看它們做了什麼,還有看的人怎麼想。

最后修改: Dracostar3000 (2017-03-22 09:27:07)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Immortaldragon

#10 舊約聖經創世紀的兩種版本 » 2017-03-22 08:14:11

回应:

第二種版本是聖經故事,中國聖經故事,加油添醋的那一種。
沒有邏輯根據的內容硬是放進去好奇怪,水準很快就分出來。

蛇的聲音、蛇的動作、女人的個性、善惡樹的樣貌、禁果的味道,
這些在當時到底重不重要到必須記載在聖經裡傳個數千年?

畢竟聖經源本是很認真嚴謹的。 haku-cool

#11 舊約聖經創世紀的兩種版本 » 2017-03-21 20:09:23

回应:

偶然間發現,舊約聖經創世紀似乎有兩種版本


第一種版本

3:4    [hb5]     蛇 對 女 人 說 、 你 們 不 一 定 死 、
       [kjv]     And the serpent said unto the woman, Ye shall not surely die:
       [bbe]     And the snake said, Death will not certainly come to you:
3:5    [hb5]     因 為   神 知 道 、 你 們 喫 的 日 子 眼 睛 就 明 亮 了 、 你 們 便 如   神 能 知 道 善 惡 。
       [kjv]     For God doth know that in the day ye eat thereof, then your eyes shall be opened, and ye shall be as gods, knowing good and evil.
       [bbe]     For God sees that on the day when you take of its fruit, your eyes will be open, and you will be as gods, having knowledge of good and evil.
3:6    [hb5]     於 是 女 人 見 那 棵 樹 的 果 子 好 作 食 物 、 也 悅 人 的 眼 目 、 且 是 可 喜 愛 的 、 能 使 人 有 智 慧 、 就 摘 下 果 子 來 喫 了 . 又 給 他 丈 夫 、 他 丈 夫 也 喫 了 。
       [kjv]     And when the woman saw that the tree was good for food, and that it was pleasant to the eyes, and a tree to be desired to make one wise, she took of the fruit thereof, and did eat, and gave also unto her husband with her; and he did eat.
       [bbe]     And when the woman saw that the tree was good for food, and a delight to the eyes, and to be desired to make one wise, she took of its fruit, and gave it to her husband.

出處:http://www.o-bible.com/cgibin/ob.cgi?ve … &chapter=3


第二種版本

“上帝當真說過,不叫你們吃所有樹上的果子嗎?”
    女人看見蛇長得很美麗,有一對漂亮的翅膀,能在空中飛翔,說話的聲音又很悅耳,便喜歡和它攀談,她爽快地回答說:

    “上帝說了,園中的果子隨便我們吃,只是那善惡樹上的果子,我們不能摸,也不能吃,吃了必死。”
    “不見得吧,”蛇鼓了一下翅膀,一副不以爲然的樣子,“我看吃了也不一定死。那善惡果呀,鮮美異常,好吃極了!”
    “那爲什麼不叫我們吃呢?”女人急着追問,她覺得蛇比人見多識廣。”
    “因爲你們一旦吃了那善惡果,就立刻心明眼亮了,知善惡,辨真假,聰明得就跟上帝一樣。不信,你吃一個看!”
    “啊,原來這是智慧果呀!”她的心被激動了,眼望那善惡樹上的果子,掩映在青枝綠葉間,甚是可愛,情不自禁地踞起腳尖,伸手摘下一個,咬了一口,“哎呀,味道真美!”

出處: http://www.shenhuagushi.net/qitashenhua … 311_2.html


女人看見蛇長得很美麗,有一對漂亮的翅膀,能在空中飛翔

這一句話中對"蛇"的敘述,很像龍   haku-simper



我查了一下,希伯來文的舊約,是第一種版本
http://a2z.fhl.net/php/parsing.php?grap … F%E7%A4%BA


第二種版本大概是改編後的聖經故事吧,不過改編者為何會將蛇描述成「有一對漂亮的翅膀,能在空中飛翔」呢......   haku-idea


瓦君分享的故事中,則是一開始就將"蛇"描寫成龍   haku-cute
https://yinglong.org/forum/viewtopic.php?id=27

#12 【短篇小說】熟悉的溫度 » 2017-03-21 19:23:14

回应:

第一章       青春鬧劇

          一個暖和的黃昏,夕陽映照著匆忙,街上人來人往,卡車呼嚨而過。
            像往常一樣,下課後的悠閒散步,使我課業重擔得以稍微放鬆。

         「啊!我這個有為青年,究竟要為了【x+y等於多少?】這種愚蠢題目煩惱多久啊!」
         「唉…老師和父母為什麼就是不懂呢?我想成為一個作家!」我深深地一個呼吸,重重地一個嘆息。

        我是艾斯,沒錯,英文的冰直接翻過來的,一個在平民獸人高中唸書的高三平民龍人。
         
         父母的夢想是科學家,而我的夢想……恩?問我為什麼提到父母的夢想嗎?
         
         因為老爸老媽小時候都是種田的,總認為發明家、科學家等等的最賺錢;而我的夢想,作家,是一個對人生沒任何用處,將來會餓死的職業。

        「一枝筆,一張白紙,就能揮灑出行雲流水!這麼浪漫的事情,什麼數學方程式,那種死板的東西怎麼比得上呢!跟死板的老爸一樣啊!」

         「怎麼又在路上自我陶醉起來了,自戀的艾斯什麼時候才能醒來啊!」一個肉球直接撲到我臉上。

          「資優生威爾先生,請問有何貴幹啊?」我把爪子移開,黃昏的光在眼前的狼人毛髮中蓬鬆,發酵,誘人的身材任誰都想輕咬一口。

          威爾的種族是狼人,我們從小就一直玩在一塊,感情非常好,雖然有時後嘴巴有點壞。

          「艾斯,下禮拜就要期末考了,你的考試怎麼辦呢?」威爾邊晃著書包,漫不經心地問。

          「我也不知道啊…老師真的是很討厭,考題出簡單一點不就好了。對了,晚上要來我房間吃飯嗎?澤和平也都會來哦!」

           「一如往常吧!拿著吧!我待會過去。」說著就把書包往我身上一個掛,轉身往超市走去,而我則往隔壁巷口的滷味攤走去。

             一個十字路口,右上是學校,左上是公園,左下是超市,右下就是我們的宿舍區了。
           
              其實距離沒有很遠,而且一羣男性朋友聚在一起吃飯是很正常的嘛!是很正常的嘛……對吧?
           
             理論上是很正常啦!但是想想看,一羣即將成年的雄獸們,怎麼可能只為了吃飯聚在一起呢!

       「我回來啦!你們晚飯用好了沒?你們的滷味,拿去」

       「快快快,節目要開始了啦!艾斯你怎麼買那麼久啦!」澤不耐煩地搶過袋子,迅速地倒入碗中,一塊豆皮還衝出碗中,油膩的湯汁直接灑在平的衣服上。
         
         有潔癖的平連忙跳了起來,把全身的衣服都脫掉,哪怕只是一點的油漬,就像平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能容忍那一點點的灰塵在裡面,一個沒乾淨就要命地拼命洗、拼命刷。

        「臭小狗!你看你做的好事!我的衣服都是那汙濁又油膩的湯汁!」平氣憤地向澤咆哮。

         「誰跟你小狗!你這個不分男女的鹹魚!我是高貴的西伯利亞哈士奇!哪是路邊區區野狗能比擬的!」說完,我的身體像是突然被插了一箭……

          「什麼?鹹魚?!不分男女!你這個傢伙!就跟你說我是海豚!瓶鼻海豚!還有海豚平常本來不會露出來……誰跟你不分男女!你這個高興就只會搖尾巴的黑色小狗!」威爾突然抖了一下,用了跟我一樣的表情看著我,偷偷搖了一下那無辜的鬆軟尾巴……

          「碰!碰!碰!」全部獸頓時鴉雀無聲。

          「你們隔壁是要吵到多大聲啊!考慮!別人!感受!啊~~!」心想完蛋了,果然吵到了隔壁學長了!
           
           我們連忙心虛地把電視節目轉大聲,讓他以為是電視的聲音。

           「欸欸欸等等那是……」我還來不及阻止……

           「啊~恩~很痛會弄痛人家的啦~」

           「哇操!快關掉!」四個野獸在搶食的兇猛畫面瞬間在我的房間上演,不對,是搶奪遙控器。

             這個畫面堪稱世界戰爭,男孩子的世界大戰,賭上尊嚴和形象的戰爭。

           「快給我!」
           「不對我比較近!」
           「我轉身就拿得到了,你們不要搶!」
           「噗!我的臉!不…踩……」
            「恩~人家還要~」

            「靠!好啦!你們快關!」
            「我推去你那邊快關!」
            「那你關不就好了!欸,操!掉了啦!」
            「我去……噗!腳拿開……快拿開!」
            「啊~人家就快要……」

            「快關!」
            「啊!」
            「嘎!」
            「恩唔……!」
            「啊~!」

            「哇操你們聽不懂我的話是嗎?!真的是欠……」學長一撞進門的同時,和眼前一隻八腳獸對上了眼,學長看了看,我們也尷尬地看著學長。

            「對不起,我打擾到你們了……你們繼續……」
            「不對!學長你誤會了!你一定誤會了!學長~!」第一次,四獸那麼整齊地說出的一句話,就這麼讓學長頭也不敢回的關上了門。

            「呃…噗……」
            「笑屁啊…噗……」
            「噗哈哈哈哈哈!」
            「遙控器我拿吧~我關好了。」電視終於關掉了,但我們的笑聲依舊熱烈放送著。
             
             稍顯放慢的放學前奏曲,雜亂無章的搶奪進行曲,此起彼落的歡笑最終章。
           
              一個個的破碎音符,一句句的嘴砲辱罵,一段段的不堪入耳。
           
              最後,高聲放歌,打從心底,快樂地,高聲放歌,唱出的,就是我們令人驕傲的,青春舞臺劇。       

         「時間不早了,晚餐很好吃,謝謝招待,我先回去了,下禮拜考試加油哦!」平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拿起書包,並順手將垃圾都收了起來。

       「艾斯、威爾,今天謝謝啦~下次一定請你們吃好吃的」澤舔了舔爪子殘留的湯汁,比出了一個大大的拇指。

       「恩……高級的餐廳我可不要哦~我可要大廚的親自下廚呢~」別的專長不敢說,但澤的料理真不是普通的好吃。
         說起他的家世,可是我們鎮上數一數二的大廚師世家呢!不僅父親是國宴主廚,母親是全國唯一一家料理學校的校長,想進去這間學校可不容易,兩把不夠,至少要四把刷子的手藝才能擠進這個國際知名的料理學校。

      「唉…好好好,有空一定煮好嗎~有事再聯絡哦~下禮拜別被當啦~」還沒等我丟他書包,一溜煙地衝出了房門,留下了陣陣的笑聲。

      「唉…老樣子吃完就走啊…還是平有禮貌多了。」
      「不過看他生氣的樣子也蠻可愛的呢!」
      「哦~威爾先生要出馬了嗎~?」
     
        他用肉球再次拍了我的臉,然後用力把我按倒在地,輕輕地舔了一口嘴角的甜醬,

      「如何~你看起來也蠻可口的呢~是期待被我出馬嗎~?」
      「你的話就免了吧~好好地陪陪你女友吧~」
       
         我慢慢地拿出了他的手機,他的耳朵瞬間垂了下來,做出要打電話的動作,威爾立馬搶過手機。
       
         當然,手機自然是鎖定狀態,我立刻撇開他不悅的視線。
      「欸~這麼晚了不回去嗎~?」
      「回去了回去了!」
       
        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我知道,他的生氣是氣不了太久的。

       一個小小又害羞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喂…開門……我忘了拿書包了……」

         

 

             第二章       真實的禁果,要吃嗎?

        又回到一個人的時候了,我把門輕輕往回推,寧靜的夜晚,輕吐一口氣,順著門外涼風泛起的漣漪,一波波地蕩漾在我的空虛感上,卻又得不到回應。

       這三個朋友,在我一個人剛搬來這個陌生的大城市的時候,是最先和我交談,和我互動。
     
        小時候的我,已經習慣一個人了,家裡父母也因為工作而總是不在家。
       
        衣食是不缺啦…但每次電話的另一端,我總懷疑是不是同一個錄音機的聲音,如此的枯燥,如此的單調;一樣的殷勤回答,一樣的熱切叮嚀。
       
          就某種情況來說,這樣也不錯啦!
         「至少買東西不用擔心沒錢嘛!」
         「至少繳學費的時候不用擔心繳不出來嘛!」
         「至少……至少……」
         「可惡……快想啊……一定還有更多優點的……嗚…可惡……可惡啊……!為什麼我總想不到比別人更多……更多的父母優點!」
          「為什麼……?我連怎麼讚美這兩個人的話都想不到……父親很高!不對他很矮……母親和藹!不對我們也沒說過幾句話……」
           我沒流淚……眼前的景色怎麼越來越模糊……
     
           啊……大概是玩累了吧…棉被很舒服呢…他們的懷裡……是不是一樣的柔軟舒適呢?之後,便漸漸沉睡了……

         「唉~從以前就是這樣呢!剛剛大概又去聽了通話錄音吧!」
           門被輕輕推開了,威爾和澤偷偷摸摸地走了進來。
     
           我的身體不聽使喚,反正我也不想動,就來偷聽他們想說什麼吧。

         「滷味他一口都沒吃,醒來後一定又會肚子餓了,還好平鼻帶來的壽司便當,就放他桌上吧~」澤小心翼翼地放了一個大大的盒子在我眼前。

         「以前也是呢~哭累了就直接睡在原地的壞習慣啊…還好這次是在正常的牀上。」
         「上次他在頂樓的時候真要命了!還要不吵醒他,還好一直以來都是不負責任地睡死狀態~」
         
           頂樓?上次不是說是隔壁學長剛好路過幫我的嗎?

         「而且如果我不跟著的話,澤又不知道會對他做出什麼事呢~」
         「我、我纔不會做什麼事呢…」
         「那你的尾巴在幹嘛呢~不過是幫他換衣服而已不是嗎?」
       
         哦?原來是他在幫我換掉外套哦……等一下!他在幹嘛?好癢……
       「天阿……這個毛髮……聞了就好舒服……好想舔一口啊~」
         你根本早就舔了好嗎?可是,好舒服……

         「你給我等一下!他可是我的,不許跟我爭!」威爾抓起我的手。
         「艾斯是我的才對!」澤又抓住我的另外一隻手。
         
           我的天阿!我之前真的沒有被他們兩個怎麼樣嗎?我現在是……被兩個雄性爭奪嗎?平快來救我!

         「笨蛋澤!你抓這麼大力,他等下醒來怎麼辦!」
         「你不也一樣,你先放開他吧!」
         「你先放開!」
         「你才先放開!」我只好假裝轉身,嚇得他們兩個都把手鬆開。

         「今天先這樣吧…肚子好餓啊~對了有壽司~嘿嘿~」             
         「吃一個而已~讓我看看哦……恩?有張紙條?吃飽一點哦~早點休息……然後這個愛心是怎樣!」
         
           我的天阿……!平你進來攪和幹嘛!

         「我如果不把你帶走的話,會吵到艾斯的。」
         「不要!讓我再吃一個~……」澤就這樣被拖走了。
       
           我起身坐著,腦袋一片混亂。
 
           我聞了聞澤在我身上留下的味道,好甜……好好聞……;我回想著威爾說話的聲音,好聽……好溫暖……;我吃著平的壽司,淡淡的清香……淡淡的享受著……好好吃。
   
           我的心,像是迷途的羔羊。茫然中,逃離著現實,失了魂般,走在佈滿荊棘的路上,望向似乎是出口的地方,只剩一道殘破的城牆。       

           一個和熙的早晨,陽光溫暖地擁抱著我,鳥兒輕聲細語,微風輕撫著毛髮,都快蓋過那令我心煩的鬧鈴。

       「恩~嗷~」用力地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懶洋洋地摸索著手機,早上9點,禮拜六。

         今天記得跟威爾約了在圖書館一起唸書。依他的個性,應該是早早就去到了圖書館門口等開門吧!

       「10點開門的話……約個早餐好了。嘟……嘟……喀嚓!喂!威爾……嗎?」我故作平常地說著。

       「早、早上一起吃個早餐吧!圖書館不是10點開門嗎?現在也還有充足的時間!呃…如果你不想要也沒關係啦!我只是想說……」
     
      「慢點慢點,今天你是怎麼了啊?吃個早餐當然好啊~那麼緊張幹麼?」我剛剛很緊張嗎?我的天阿!
     
      「那老地方見哦!拜!」迅速地掛掉電話,感覺再多說一句話,心臟就會緊張過度,血脈噴張而昏迷。

            畢竟是喜歡自己的獸,說話也難免會緊張……不對啊!又不是我喜歡他!我緊張幹麼?
 
            難道……難道我喜歡他?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不可能不可能我們是好朋友,只是好朋友而已,沒錯沒錯……一定是這樣」我努力說服自己。

             但心中總有種彆扭的感覺,說不上來, 我戴起耳機,決定讓音樂帶走煩惱。

            很快地梳洗好,確認好書包裡的書不是平常數學課的漫畫書後,隨著節奏,領著腳踏車,輕點帶踏步地,緩緩走出家門。

          我穿梭在空無一人的巷子裡,感受著風把背上的毛吹得狂野起來,像那不被拘束的野獸,將自由交給草原的遼闊。

         來到了附近的早餐店,找了個縫縫把車停了進去。

          這是一間很樸素的早餐店,經典地門外花盆擺飾,旋轉的塑膠布簾,簡單又典雅。

          還有最重要的,早餐店的靈魂人物,圍兜老闆娘,大家都叫她蘇珊大嬸,身材是蠻像的,歌聲就……總之好吃最重要不是嗎?

       「哦~這不是艾斯嗎~今天也來圖書館哦?好像是下禮拜考試是不是?」大嬸一邊煎著早餐的肉排,一邊熱情問候著。

      「大嬸早安嗷~今天一樣的菜單哦~」

「還叫大嬸!年輕美女什麼大嬸!服務生,待會這位小弟的總匯直接給我送到他臉上!」眼前情勢不對,拔腿就跑。

      「你朋友在二樓啊!小子~」

        我對大嬸揮了揮爪,兩格併作一格地跳著,直到冷氣直撲我的臉,眼角餘光收進那熟悉的身影。

       「來了來了,會不會等很久啊!」
       「我也才剛到而已,慢慢來,看你跑得滿身大汗的。」
       
        威爾一如往常地穿著一件褐色襯衫,搭配一件牛仔褲,就如往常一樣。

       「你今天穿的蠻好看的!」
       「好看嗎?不就跟往常一樣嗎?你今天真的怪怪的哦?」我心一慌。
       「沒有啊!哪有什麼奇怪的!難得有人誇獎你不好嗎?」
        「是還不錯。」歪個頭思考了一下,威爾便轉頭繼續吃著他的羊肉漢堡。

          總算鬆了一口氣,威爾雖然很聰明,但只要提到自己的事情,頭腦就會變得十分遲鈍。

          就算別人真的很奇怪,只要和他說個「你今天穿的蠻好看的」之類的話,話題往往都能在兩、三次對話後莫名結束。

        「艾斯小弟弟~你的總匯~」
         
         服務生開玩笑地比出砸派的動作,我也用力張大嘴給他看。
        「你一口吃掉,小心噎到。」
        「不會啦~服務生姐姐那麼好,不會真的塞進去的啦!」

          往常一般的三明治,今天我卻吃得許久。

          我凝望著威爾一口一口,露出幸福笑容的吃相,不知不覺,我的三明治是越吃越好吃。
   
        「你幹嘛吃爪子?今天的總匯那麼好吃嗎?」回過神來,才發現威爾一臉疑惑地看著發呆成癡的我。

       「啊!時間差不多了!圖書館好像快開門了呢~我們快走吧!」我怕這個地方再待下去,含在嘴裡的,就不是我的爪子了。

        結果說好的唸書,到頭來還是變成威爾給我的單方面考前複習。
 
        該說威爾實在太厲害,還是老師上課真的太隨便,老師說了整節課的那個……東西,在威爾的一點一滴,仔細說明過後,活靈活現地在我腦袋裡上演。

       威爾輕握著我的手指,一段一段的講解重點。
     
      課本上的我們,就像是帶著腳鐐的舞者,天生的限制卻不影響我們的華麗舞步。

       騰空、飛越、點、點、劃的一步一步,在空中灑下滂沱大雨,畫出一道美麗的彩虹旗,佇立在古大陸的正中心,點綴著繁星。

       一切的一切,融會貫通。
       
       此刻,我就像他,他就是我。                      

             
                      第三章       自由,不是兩個字

         「威爾的手……好溫暖……」
         「恩?哪裡有問題嗎?」威爾溫柔地看著我。
         「沒有沒有~怎麼會有問題呢~」我很享受現在的時光。
          威爾的溫柔,像春天的微光,曬得慵懶,不願放開。

        「噹~噹~噹~」
         
          學校鐘聲響起,不知不覺中午了呢!

         「對了!中午有約嗎?」
         「我和其他人約好了要去吃飯了呢,抱歉啦~下次再一起吃吧!」
         「哦…好吧~那你先去吧!我要整理一下東西。」
        「恩,再見!」
        「再見!」

           威爾向我揮了揮手,我也舉起手向他道別,總覺得今天的手意外的沉重,揮起來怪不自然的。

         走在書櫃中間,光影閃逝在我眼前,窗外的天空依然清澈呢!就跟眼前的尾巴一樣湛藍呢…尾巴?總覺得有些熟悉,不禁想多看一眼。

        「艾斯?這不是艾斯嗎?你也來這裡看書嗎?」

         大嗓門的威力在走廊間迴盪,我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身後搖晃著尾巴的小狗……
   
        「澤……圖書館要安靜啊…你這麼大聲吵到別人怎麼辦啊…」瞬間感受到大家目光聚集的尷尬。

          我把澤用力往下壓,避開大家的怒視。

          爪下的毛球不停掙扎,不停抓著我的手,這才發現我的爪子,不偏不倚地插進他的呼吸孔,嚇的我趕緊放開。

         「你想殺……」突然覺得再次堵住這個大聲公,好像是個不錯的選擇。

          我抓著他就往門外衝,第一次覺得和澤相處好累。
   
          雖然他平常就是這樣的,但我怎麼也沒想到他會到圖書館來,這點倒是令我訝異。

         「澤!你怎麼會到圖書館來嗷?」
          「等……哈~呼~哈……呼……你想殺了我嗎!你的爪子直接給我插進去很痛耶!還插得那麼用力!」澤對著我大吼,而我在一旁聽得很不好意思。

          雖然剛剛的情況很緊急,但這樣做對澤的身體好像也不是很好,連忙給他賠個不是。

        「不然我請你吃午餐,當作賠償你,可以嗎?」
        「午餐?」說到吃的,澤的眼睛的直發亮。

          話說一直沒有機會單獨請澤吃飯的機會,趁這個時候好好觀察一下澤好了。

       「對了,剛剛問到一半,你怎麼會在圖書館呢?也是來讀書的嗎?」
       「啊!這個啊…」澤搔了搔頭。
       「是平帶我來的。」
       「平?他帶你來幹麼呢?」原來剛才的藍色尾巴是平。
       「還不是我爸說我都沒在讀書,剛好平他來找我一起唸書,我就被帶來。」
       「我就知道,你自己一定不可能來這麼無聊的地方的。」
       「沒錯沒錯!這種地方虧你們也待得下去!一堆書的地方,什麼都沒有,跟我房間書櫃差不多啊!」
      「差多了呢!你房間的書都是些……」
      「噓!這個不能講出來的啦!給我閉嘴!」

       於是我們就開始了大逃殺的遊戲,就這麼一路跑到了餐廳,跑得滿身大汗。

         「啊~跑得好爽啊~肚子餓了,肚子餓了~艾斯~你要休息到什麼時候啊~才跑這麼點路就累了,真不像話~」
        「閉嘴,我可不想被看書半小時就睡著的傢伙唸呢!」
        「看書真的很無聊啊~」
         「你們哈士奇跑步都不用休息嗎?」
 
          我們看了彼此,忍不住笑了起來,看來彼此的都有一樣的問題呢!

          我們找了個靠窗的座位坐下,那裡看得到中午車潮擁擠的畫面,獸們為了生活努力奮鬥的樣子,即使是艷陽高照也都絕不妥協。
         
          為了家裡那尚在嗷嗷待哺的孩子們嗎?
          為了努力用功讀書的學生們嗎?
          還是為了年邁的父母們呢?
         
          不得而知,至少我還屬於其中一個階段,那我就沒有理由反駁父母的任何要求呢…

         「想什麼那麼入神啊?」澤不停地拿叉子戳我的臉,我沒有回答,大概是因為沉悶吧…
        「有什麼事情可以說出來啊!不用獨自承受,知道嗎?」
         我看著眼前的大狗,他的眼神是那麼的清澈,那麼的單純,我實在不忍心看到它沾染上一點汙濁。

         「恩,我有事情的話,我會告訴你的。先點菜吧!你一定也餓了吧!我請客!」後來我馬上就後悔了。

           我親眼看到澤的點菜方式,他叫來服務生,我是一道一道點,而他竟然是一頁一頁點!
     
         「呃…服務生,我要這一頁,還有這一頁,這樣就好了!」
           還這樣就好了!澤你知道你點了多少東西嗎?
   
         「先生請問你要什麼呢?」
         「我要這道,還有一杯白開水……謝謝」       

           看著澤吃得津津有味,喝杯白開水都能滿足我了。
   
           不知道怎麼解釋,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有種莫名的自在感。
           在他面前,就算把自己內心最黑暗的那一面顯露出來,他也不會感到任何意外。

        以前考試考差的時候,他總會拉著我去操場,又是跑步,又是籃球的。
     
         雖然我並不喜歡運動,但每次一起累倒在地上的時候,總能神奇地大笑起來,那種沒有任何想法的大笑,徹底放鬆了我的身心。

       「我先去結帳吧!」起身走向收銀臺,特別有著步履蹣跚的沉重感。
     
         回頭看著那天真的笑容,有時還真羨慕呢!不知道失去了多久,能夠發自內心微笑的能力。

         這時的音樂正播著:「還有多久,我的自由,才能像鳥兒般,自由飛啊飛~」

       「下次見啦~今天真的是謝謝呢~還好有你,讓我逃離了平的魔掌!那個傢伙太可怕了,再也不要讓他見到老爸了!」
      「恩~再見~」澤騎上腳踏車,叮鈴叮鈴的清脆響鈴聲,爽朗的笑容,真是一幅迷人的風景啊…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

       「去看看平在幹嘛好了,剛剛有看到他,也得去和他說個抱歉呢…我把澤放走了……」
 
        其實也不用刻意去見他,明天也還會見面。
       
        但經過昨天的事情後,總想搞清楚,什麼事情我也不知道,就像看著澤一樣,自己也說不上來的感覺。

       走上樓梯,迴盪著單調的步伐聲,湛藍的身影依舊在原地,憑著他的粗大尾巴,輕靠在書架上。

       一頁一頁,詳細且緩慢地,閱讀著每一本書籍。

      「一樣讓獸不敢靠近的認真啊…到底是認真還是殺意,真摸不著頭緒……」我悄悄靠近,偷偷地站在他身後。
   
       他看的是一本……漫畫書……?
       等等,我有看錯嗎?
       漫畫書?
       這麼嚴肅的臉,看的竟然是一本漫畫書!
 
       我正在訝異的時候,平剛好看完書,闔上並放回身後的書架,來不及轉身的我,就這樣和他對到了眼。

       「你……你都看到了?」平一臉驚恐的看著我,這次的殺意更重了…
       「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我只是剛好路過…」

        平看到我的反應後,慢慢收起了那令我不安的表情。

       「坐下吧。」他幫我拉開了一旁的位子。

         現在是下午時段,幾乎沒有獸在圖書館,我們倆在空蕩蕩的圖書館裡,坐了許久。

       「平常的我,都會在這裡看著那些書,直到圖書館休息。」
         平終於開口說話了,而且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般,不拐彎抹角,緩緩地道出了對我的答覆。

      「不用那麼驚訝,我對任何事都是很認真的。平常我可能不是那麼……親切,大家也都對我不是很理解,總會冷麪貴公子、冷血王子的稱呼我。」

      「我知道大家只是怕我……因為我……總是很嚴厲……我也想要試著讓大家開心起來,但結果總是冷場收尾,搞得是更加的尷尬。」

        「我也是有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啊!可是……」

        「這是我的個性,從小到大養成的,日式的教育就是這樣,一樣一樣照規矩來,在家中,每一位長輩都有不同的尊稱,每一個動作都有各自的順序和意義。固定的格式,固定的順序,一切都是井然有序。」

       「但自從我們認識之後,我看到了很多、很多我不曾看到的事物。我一開始不知所措,因為那和我的想法衝突,一切是混亂的,那麼的混亂……明明那麼的亂無章法……卻很開心……為什麼呢?」

       眼前的平,和我想像中的平有些不同。

        在學校,他絕口不說,甚至不提課業以外的事情。
   
        他將分內的每一件事情做到幾乎完美,配上他的潔癖,就是一個完美主義者。
   
        但是如此完美的平,竟然也有這麼多的困擾,那麼多的缺陷,在他心裡,一直以來被迫拒絕框架外的一切事物。

       而這樣的平,在遇到我們之後,的確有轉變了一些,雖然好像是往放蕩的方面……
   
       但是他那溫柔,為人著想的一句話,很難想像是突破了多少的心裡障礙,才終於擠出的那一句話。

       我握住他的手,他疑惑地看著我。
   
      「我不需要同情……」
      「謝謝你,昨天的便當很好吃」聽到這句話,平的動作停止了。
        我知道,他在努力思考,他不知道應該做出什麼反應,就跟以前的我一樣。

      「我不用同情你,你也不需要同情。你就是你,沒必要那麼努力地維持自己所謂的「形象」。」
      「你家裡怎麼教的,我是不知道,但以後的路是你自己要走,沒有誰能夠為你決定任何事。」
       
        我把他抱進懷裡,他嚇的不知所措。
   
         我感覺得到,他在顫抖,他在害怕,害怕任何不存在於他制式思考裡的事物。

       「我在這,我會一直在這,不需要害怕,也不需要任何回應或者報酬,這就是你所擁有的朋友。」
       「可……可是……為什麼?我那麼地自私,總是顧著自己固執……」
       「這個當然要罵了!你以為自己是誰啊~你有困難我們不能幫忙分擔嗎?我們是朋友,不對嗎?」
       「咦?咦?」
       「如何?你得到了你想要的責罵了~心情好點了嗎?」
       「我……不是……我不知道……」
       「哈哈哈~不用嚇到啦~我又不是真的在罵你~你怎麼像個做錯事情的小孩一樣啊~」
      「你說誰、誰是小孩啊!」
       「欸~我剛剛沒有說什麼小孩啊~」
      「可惡!你明明就有說,不要跑!」
      「欸欸!不能在圖書館裡奔跑啊~」

        我們在圖書館裡面又追又跑的,鬧得圖書館長出來,把我們訓了一頓。

        館長大概不知道,在眼前的這位,眼神比海水要清澈的海豚,剛剛還在大草原上自由奔跑呢!         

               
                    終章        三個抉擇,一個答案

          夜幕逐漸降臨,夜晚的精靈紛紛竄出,走在昏暗的路燈下,化為一道道竊笑的視線。
     
          喀噠喀噠的齒輪聲,我獨自吹著冷風,這是熱情後的回冷嗎?
         
        今天一整天,陪在了他們三個身邊。
         
         我確認了什麼?
         一起待下去的決心嗎?
         還是離開他們的狠心?
       
         只得到未解的一頭霧水。

     「呃…啊~終於回到家了。好好洗個熱水澡在說吧!」

      我把書包丟在一旁,脫個精光後,慢慢地把頭潛入浴缸裡。

     「也許我該送他們一些禮物,這樣他們會開心嗎?情況好像倒過來了,變成我在追他們?可是好像也不壞……可是……會不會是我在單相思……?」
   
       我把身體好好地洗乾淨,但這困擾像烙印般,怎麼洗都洗不掉。

      下禮拜就要考試了,還有很多科沒有複習完……
   
       突然好多事情雜在一起,腦袋又是混亂,到底要怎麼樣,這個世界才會放過我呢?
   
       明明我的父母已經和我不合了……上帝不是關了我好多扇窗嗎?
       為什麼還不給我開個門呢?
       難道……難道……我是個誤會嗎?
       打從我出生在這個世上嗎?
       所以他們才會不理我……?
       所以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我在自作多情嗎…?

       「……欸……我什麼時候……在……這裡……?」一回神,我已經站在頂樓上。

     「反正……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了吧…像我這樣的……也造成他們很多困擾吧…明天是我的生日……這樣正好……用今天來結束一切吧…」

       地上紅燈閃爍著,想必是為我祝福吧…為我的離開感到開心……
       搞不好他們根本不認識我……哼……也是啦…

      「這麼晚想練習飛行嗎?我看不是吧?」
   
         我轉過身,威爾站在我眼前。
   
       「是啊…今晚是最後一次練習……所以…我自己來就好……不用你們管……」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
       「沒錯……不用管我……」
       「抓住他!」眼前突然兩道黑影,澤和平從底下跳出,並抓住我。

       「你們……!你們怎麼上來的!這裡是6樓耶!」
       「別小看哈士奇的運動能力!我拉著平一起爬上來的」
       「什麼?」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身旁的兩位,其中一位在發抖。

       「所以你們想怎樣?把我帶回房間嗎?反正這個世界都不要我了,你們還管我幹嘛!」
      「誰告訴你要帶回房間了?看來…沒有一根特大的鋼管是打不醒你的!」
     
        威爾才剛說完,就用飛快的速度朝我衝過來,一個飛撲,將我們4個一起撞下去。

     「哇呼呼呼呼~!」
     「呀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哈哈哈!如何啊?跳下來之後看到了什麼嗎!」
   
       剎那間,我的眼神呆滯,腦中的記憶閃瞬即逝。
   
       週遭事物像是暫停了一樣,一幕幕的畫面,一次次的遭遇,像是幻燈般不停在我眼前放映。

     「我們第一次的見面的時候,就像這樣打鬧在一起。」
     「我們一起被老師罵……一起做過蠢事……」我回憶著。

     「 如果要我祝福全世界,我會祝福你。祝福每一份,與你有關的事物。我會記得你的生日,就像我會每天記得起牀迎接早晨一樣。因為對我來說,你就是我的全世界」威爾伸手抱住我。

     「 不用努力去想,做你自己,你可以高聲放歌,在那無邊的草原上;你可以隨風搖曳,在那遼闊的天空。我願意只在你的身旁,陪你一起歌唱著,自由自在。」澤也抱住我。

      「 我平淡規矩的生活,因為一個偶然,與你相遇。你如微醺,領我進入幻想的桃花源,那一個只有我倆的桃花源。我只想微笑,搖搖晃晃,與你跳一支舞,然後將你擁入懷抱。」平也緊緊地抱住我。

      「你有這麼多愛著你,喜歡你的獸,這位自艾自憐的小龍,什麼時候要從夢裡醒來呢!」
   
        下雨了呢…天空清爽無雲……我用力張開翅膀,那雙,來自朋友們的,名為勇氣的翅膀。

      「碰!」
     
        我們掉在充氣墊上,消防隊將我們一個個擡上擔架,澤和威爾兩個嘻皮笑臉地看著我。

        我把頭撇了過去,看著昏睡過去的平。

        可憐的平,估計是蠻快就會醒來了。
       
        至少……不想給他們看到滿臉通紅的我……至少……剛剛的我,真真實實地,展現自我,在他們面前。

      「威爾!」
      「幹麼!那麼大聲嚇死我!」
      「你有想過我不會張開翅膀嗎?」
      「做為打算,也是有想過啦。」
      「你怎麼知道我會這樣做?我當時是真的想結束一切耶!」
      「我相信你的。」
      「我們也是!」澤拉著平的手,在旁邊揮舞著。
      「我快嚇死了……但我還是相信你」平的表情很無奈,不過還是回了我一個微笑。

      「各位……我知道你們喜歡我,我也都喜歡你們。但是……我遲早得從你們之中選一個……」
      「我們會尊重你的選擇,我們也永遠是你的好哥們。」
      「所以……我決定給自己一點時間,去外地唸書,大概兩年。」
      「需要兩年時間嗎?」澤不耐煩的問。
       「恩……其實從很久以前就有這個打算了。」
      「我們願意等你。到時候一定要回來哦!我們永遠等著你!」

       幾天之後,我準備好一切的行李,帶著他們三個送的禮物吊飾,作為信物。
       
       威爾送的是毛絨小玩偶,澤的是小型哈士奇吊飾,平送了一隻小海豚。
   
       我帶著他們的祝福,以及所有的回憶,緩緩起飛。

                (兩年後)

       「學業完成,到了回去的時刻了呢。」
 
        我看著桌前的合照,嘴角不禁微笑。
   
      「你在笑什麼?這麼高興與我們分離啊?你這臭小子!」
   
        朋友們互相打鬧的畫面,讓我感到十分懷念,就像當初一樣。
 
         他們過得還好嗎?
   
         他們……還記得嗎?

        「快去吧!趕不上飛機就糟了!」友人催促著。
         
         提著厚重的行李,背著揹包。
         
         最後道別的時候,友人問了這麼一句話:
       「這個黑白吊飾是什麼啊?」
       「這個啊~是兄弟!」
       「兄弟?那這個呢?這個藍色的?」
       「這個是朋友」
       「那這個毛茸茸的玩偶呢?」

        我擡起頭,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個……是我最深愛的……一個玩偶」
       「他沒有別名嗎?」
       「他……就是我……好啦~我要上飛機了!」

        窗外雲朵飄揚,如我的心飛揚。這次的心情不像兩年前的忐忑不安,這次更加堅定了自己的心意。

       「終於到了嗎?等你好久啦!朋友!」
 
        一下飛機,等著我的,是三個熟悉的身影。

       「我回來了!」一句再普通不過的話,包含了承諾、決心,與答覆。
     
         我牽起手,肩併肩,大步走出大廳。

      青草搖擺,微風吹拂著稚嫩的臉龐,蒲公英們翩翩起舞,繼續他們未完的旅程。
   
       也許我們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但我相信,我能堅持,就像他們當初相信我一樣。
   
     「艾斯小龍!你在幹麼?再慢慢走就丟下你囉!」
     「來了來了!」我呼喊著。
     
      他抓起我的手,一起奔向朋友的懷抱,面對著夕陽,就像一隻追逐著光明的龍。
     
      我知道,你絕不會丟下我。
   
     就像那時,你緊緊抓住我的手,那熟悉的溫度。

                     (完結)

#13 英語學習報紙中關於近期“中國龍譯名問題”的小文章 » 2017-03-21 17:21:46

回应:

[↑] @DDdragon 寫道:   滾滾???是什麼??? …

熊貓滾滾啊,2333333333

#14 英語學習報紙中關於近期“中國龍譯名問題”的小文章 » 2017-03-21 12:20:59

回应:

[↑] @理業肥龍 寫道: 要是用滾滾做圖騰,大部分美國人會叛國的,233333333333 …

滾滾???是什麼???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15 英語學習報紙中關於近期“中國龍譯名問題”的小文章 » 2017-03-21 08:18:44

回应:

要是用滾滾做圖騰,大部分美國人會叛國的,233333333333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Sky_Shiron

#16 30張可愛的龍圖 » 2017-03-20 23:15:52

回应:

爲什麼龍身都是錐形的 haku-simper
果然這纔是正確的繪龍方式嗎~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17 英語學習報紙中關於近期“中國龍譯名問題”的小文章 » 2017-03-20 23:14:29

回应:

09417d87b167d434.jpg

ff45b2f71bcb3b50.jpg
之前一直希望能在這份報紙上看到關於龍的內容
這次到真是出龍意料地有了,不過竟然是這件事 haku-suprise
但既然有龍圖看,也就不奢望什麼了 haku-simper

PS:既然這幫人這麼想輕而易舉地塑造一個溫和友善的國家形象,乾脆用熊貓做圖騰吧! haku-embarrassed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18 30張可愛的龍圖 » 2017-03-20 22:49:26

回应:

龍用噴射揹包 haku-cute

立馬想到DragonCommander的龍~


有 2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Sky_Shiron, 龍爪翻書

#19 30張可愛的龍圖 » 2017-03-20 22:29:26

回应:

東方龍超棒的 haku-nosebleeds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20 30張可愛的龍圖 » 2017-03-20 19:50:52

回应:

http://www.gjoyz.co/3/148035/%e8%a5%bf% … a%bc3.html


我對第4、12張特別有感覺   haku-smile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Sky_Shiron

#21 你們想龍的時候是怎麼做的 » 2017-03-19 12:02:04

回应:

畫圖 想像 睡覺 洗澡都在想龍jcdragon-tea.gif

#22 你們想龍的時候是怎麼做的 » 2017-03-19 00:55:11

回应:

如果是那種心神完全灌注、心凝神聚的跟龍魂對話的話,我是必須要在一個安靜無雜唸的環境狀態下(通常是熄燈後的牀上...),然後開始"跟龍魂連線",這種感覺有點難用文字解釋...大概類似於暫時擺脫自己人類軀體的雜念然後全神貫注的思考著"龍"...吧jcdragon-tea.gif

或者是在上述的環境下逛逛論壇(最好是開燈啦)、甚至去沖個澡後再來,對我而言這時的"龍性"會比較強烈點

最后修改: ken1882 (2017-03-19 00:56:24)

#23 [遊戲]《龍戰士4》 (BREATH OF FIRE IV) » 2017-03-18 08:15:10

回应:

玩BOF 3 的路過。
我很喜歡裡面的設定,有畫冊可以收集喔~

不介意C社回鍋這款遊戲XD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24 [遊戲]《龍戰士4》 (BREATH OF FIRE IV) » 2017-03-17 21:49:13

回应:

我十年前玩的遊戲,今天正好翻到截圖,就發一下吧   haku-cute


1
i_393_58cbe620e90c2.jpeg
主角登場


2
i_393_58cbe622473c9.jpeg



3
i_393_58cbe623e6b4c.jpeg



4
i_393_58cbe62561008.jpeg



5
i_393_58cbe627177b4.jpeg
2007年時的截圖,一轉眼就過10年了啊  jcdragon-tea.gif


6
i_393_58cbe62da540f.jpeg
弗烏爾也是龍


7
i_393_58cbe62f780ef.jpeg
這遊戲有2種結局,根據玩家的回答而決定,這截圖是覺得該消滅人類後,主角被弗烏爾融合後形成的最強的龍


8
i_393_58cbe6308f649.jpeg
裝備和屬性都高到誇張


9
i_393_58cbe631a73de.jpeg
之前的夥伴一下就會被打敗


10
i_393_58cbe633170cb.jpeg



11
i_393_58cbe638f1c11.jpeg



12
i_393_58cbe637b33da.jpeg
如果一直防禦,由於會自動補血,所以不可能被打敗...




這遊戲中的設定,例如「咒砲」、「龍召喚」、「人製造神」、「人性」、「要讓人類發展還是消滅人類」....

讓我破關後,再三回味啊  jcdragon-tea.gif    haku-dizzy

最后修改: 龍爪翻書 (2017-03-17 21:51:49)


有 3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Immortaldragon, LjxPrime, Dracostar3000

#25 思念的轉輪 » 2017-03-16 07:20:32

回应:

更新啦,先頂再看

论坛页尾

Powered by jQuery blueimp Flux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