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鳞的天,鳞的地,我们的世界~

#1 2019-07-12 03:45:53  |  只看该作者

YellowBamboo
虬龍
来自 林爪
Registered: 2017-10-11
Posts: 105

短篇-殘月(不定期更新)

殘月


在朦朧的月色中,也無法之目睹她的身影,迅如風,皎如月,所經之處寸聲不響,渾厚的吼聲伴隨雙翼俯衝的嘯音宛如夢魘一般措手不及,數百年間未曾被見過真容。
-泰坦- 惡魔之龍-殘月篇


章一:潛夜

在朦朧的月色裡,一道夜風襲過林線,濃密的樹林充當了良好的隔音層,直到飛出林線前她只在身後留下微風般的沙沙聲,而月色則把她的鱗片照耀出亮麗的深紫色,連草地也隨之顫抖,掌尖如點水般緩緩落下,在山崖旁等著她的是一頭雌龍。
「光露個臉也有必要這麼小心嗎?」她咯咯的笑了兩聲,鱗片流露著溫和的淡灰色,如淺水般淡色如果不仔細注意就跟月光融合在一起似的。
「我可不想被那些討厭的泰坦發現啊,而且妳自己這麼大喇喇的坐在這還要說我兩句啊。」她震震自己的雙翅,一臉高傲的說著。
「呵呵呵,可能也沒誰看的見我吧,總比妳一直躲在夜色裡好呀~弦月。」她起身走向弦月,嘴裡說著但臉也慢慢靠在她的頰上「真高興妳沒事。」
「啊哈哈…夠了吧,妳把場子搞得好僵啊白爪。」弦月使勁的擡高自己的下巴,但卻是沒辦法抵過她的身高優勢。
「呀,抱歉,太久沒跑去樹頂跟妳聊天了,最近發生太多事了,泰坦已經準備好反擊攻勢,忙得不可開交啊。」
「這樣啊…獵場最近也開始枯竭了,冬季也要來了,密林裡也出現了那些機械巨獸,不少族長也都有點按耐不住了。」弦月坐在地上遙遙頭說道,白爪也坐在了她身旁。
「的確…林爪那邊火氣正旺呢,那些技鐵剛好把一個良好的獵場踏平了,我想戒火也不會坐視不管吧,但我不覺得他會隨便發起進攻。」
「戒火最近不是去找雷眼了?妳覺得他是去?」她轉過頭看著白爪。
「估計是…對那些技鐵討論計策吧,因為它們往林豹的方向走去的話,就要在它們離開密林之前都解決掉。」
「有需要我們飛火也會參與的!我纔不會讓它們…」弦月猛然地站起身,但還沒說完就被白爪輕輕用尾巴闔上了下巴。
「我知道,但現在需要的共同協力把他們趕出去,而不是趕盡殺絕,看看妳爪子都嵌進土裡了。」她輕輕碰了弦月的右前掌,最初彷彿觸電一般的反抗,但漸漸地也放下緊繃的神情。
「呀~早知道不該讓妳擔心的,我會再去林豹找灰燼談,到時候再找妳跟獵翼講話吧,月色也不晚了,早些時候回去吧,我怕他看不著妳又要守夜囉。」
「是…是啊,妳也多照顧自己啊,妳還要照顧整個火尾呢。」弦月輕輕的磨蹭了白爪的脖子說道,隨後她們各自退了數步,看著她重新遁入黑暗的夜空。
「呀…總覺得自己漸漸上了年紀對於教導這些壯年龍也愈來愈有經驗了呀,不知道是好是壞呢,總是想讓自己停下對他們的仇恨,但歷史一直重複告訴著我這微弱的和平遲早都會崩潰,萊恩看到了不知會怎麼想呢,對於一個創造了這片大陸與上面一切的龍,留下的痕跡滿地斑斕卻又黯淡,說不定他也不想被回憶吧,讓他的存在成為大陸上的養分…哈哈哈,我到底在想些甚麼呀,神神叨叨的說了一堆,自己也不過是個上了年紀的老者罷了,先回去林豹那休息一晚吧。」


[後記:]
這篇小說預計也沒有要搞大長篇,主要是自己第一次利用.odt開放文件格式去編寫小說去做的嘗試,整篇小說有寫完最後會放出原始的文件檔以供參考。(我還要想個能讓兩岸都方便下載的平臺)
目前感想是跟Word的操作介面基本無異,格式換電腦都不會亂跑(有用word搞過文書都有過的夢魘)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龍爪翻書


輕拂蒼葉鱗語,木訥低聲哽咽。喚羽巒山繞日,嚴嚎鼓憾青鏡。
願汝踏過曾經,接受逝去的過去。
-題無
<-目前頭貼感謝莉靜繪製

离线

#2 2019-07-12 09:12:08  |  只看该作者

紫晶龍艾力克
虺龍
Registered: 2019-07-04
Posts: 64

回应: 短篇-殘月(不定期更新)

加油!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YellowBamboo


龍的心無所畏懼,龍的翅膀翱翔天際,龍的身軀充滿威嚴,龍的牙撕裂敵人!

离线

#3 2021-05-05 23:05:28  |  只看该作者

YellowBamboo
虬龍
来自 林爪
Registered: 2017-10-11
Posts: 105

回应: 短篇-殘月(不定期更新)

章二:拂月

穿過肥沃草原頂端,對著狂風咆嘯的雙翼劃開天上的牆,周遭的空氣隨之怒吼、凝結,漸漸流過堅韌的腹部後落下,在矇龍的視野裡漸漸露出了淡淡的藍色,一個振翅在白色的海洋上衝出了一個窟窿,轉瞬後周遭冷靜了下來,在白色的海上彷彿只有她能享這塊寧靜,但遠處的嚎鳴點破了她的安逸。
「難得的稀客呢。」兩個黑影慢慢的縮短距離,從高處往下審視她眼下的目標,兩邊同時衝入了深邃的白洋中,一個轉身只有一個衝出了雲海,緊縮的雙翼與海平行的張開,隨著冷冽的風飛回了遠方的巢。
巨林在雲端上成為了一個安全的避風港,在濃密的枝葉頂乘載著一整個飛龍族羣,最高的樹端上弦月靜靜的調在巢邊,看著等著她的伴侶她舔舔剛握著獵物的前爪。
「沒遇上麻煩吧?月。」他看著正在整理自己的弦月問著,她無事的發出溫和的低吼,他也閉上眼嘆了口氣。
「獵翼,孩子們呢?睡了嗎?」她慢慢湊上前,獵翼也打開遮住半身的翼,看著他們蜷縮在一起,時不時晃動尾巴的模樣也讓弦月趴在了他們身旁發出輕輕的低語。
「弦月,灰燼今天又傳了消息過來,最近泰坦的入侵愈來愈猛烈了,那些新東西也很難對付,我那弟弟的個性妳也不是不知道,太過果斷急躁用事對未來無可估量呀。」
「可是你也勸不動他吧,泰坦繼續入侵的攻勢已經被赤虎大大衰減了,林爪跟雷火也把他們導向死亡之谷,但是那些自顧自推進的軍隊,就算是現在已經沒有後方的泰坦加入,他們也是不能一朝一夕打下的壁壘,那些金屬巨獸就算我們的利爪跟吐息也很難傷入分毫,我們的數量每朝每月不停減少,米乎爾也已經沒有過多人力能戰鬥了。」
「陸上的獵場也是減少得很快,現在似乎除了鋼鱗已經沒有能幫忙的聚落了,你覺得鋼鱗會願意出爪嗎?」兩龍靠在一起輕碰著額間,月色也漸漸暗沉了下來。
「白爪已經去指教了,他說只能拖延,關鍵是掌權者的倒臺或死亡,一旦蟻后死亡,剩下便是一攤散沙個別剿滅。我也累了,讓孩子們多睡會兒吧。」她看著睡眼惺忪的小龍打著哈欠也不太想繼續說下去了,她輕輕撫摸著她和自己一樣的深紫色鱗片說:「抱歉夜月,吵著你了。」夜月很快的閉上眼睛繼續睡去,等著月也一起睡去的時刻。


章三:晨光

雲層之下慢慢穿過日漸升起的陽光,澆灑在林線之上,火紅與暗紫的鱗片酥鬆的展開雙翅抖動著,互相磨蹭著頭頂提醒著早上的工作已經開始,雖是想多聊聊但兩個睜開小眼的幼獸已經讓她沒多少心思留在原處了,踏上堅韌的鐵木枝幹後順勢引上了天空,縮起翅膀像弩箭一樣射穿堅韌的頂部灌木層到下方空曠的巨林枝幹之中搜尋一絲蹤跡,因為缺乏有效的風,飛行起來格外的消耗體力,但大意的銅鹿羣相較之下更加的吵雜,爭執中的兩頭雄性已經大肆暴露自身的位置,隨著一陣巨響與震動,高速的雙爪直接結果了他們,沒有痛苦也沒有疑慮,叼著食物用著尾巴清理好地上的狼藉後順著主幹慢慢的爬回去樹冠頂層,雖然這樣也只能頂過一天,但已經比上個輝雨花凋謝時好了,隨著日光慢慢照射到整個樹冠層,很多聲音也開始吵雜起來,當走回巢時已經被他們倆包圍著了,雖她能做的也只是用雙翅摟著他們一邊安置好獵物,當他們開始『品嘗』的時候纔是能跟伴侶好好說話的時候。
「孩子們長的真的很快呢,才破殼了幾個雨花而已,現在已經完全不用我就能自己支解獵物了。」火紅的尾巴輕輕糾纏著,輕輕的頂著他的下顎也一同表示著肯定,這樣的時間真的太少太少了。
「不過我們都希望能做更多,但能做的也只有一部分呢。」尾巴緊緊地摟著,雖顯擔心但輕柔的喉音很快就安撫她焦躁的心。「擔心是一定的,但我更想看他們的未來是自由的,我們只要保護好他們就好,長者也沒能力過多保護年輕的生命綻放光芒。」
紫色的翅膀摟著他一邊輕咬著脖子滾躺在巢的一邊「要保護也是想保護他們的未來呀。」她輕說著一邊疲憊的癱在溫熱的胸口上呼嚕著,兩個前爪輕輕著摟住她,等著這尚未清醒的太陽釋放她應有的光芒。
尾巴上的鱗片因糾纏著而顯得泛白,呼吸起伏著讓周遭的動靜幾乎都顯得微弱,雖是如此,這樣的休憩也維持著伴侶之間的關係,相較之下超越數百個月醒花的日子,要維持這樣的關係只能是緊密與絕對的信任,也可能是因為如此生育在其他伴侶之間反而是更其次的事情,在部落之間很多的事情也是族長們的協調,但身旁的伴侶更是族長們唯一可以依靠的身份。隨著日光漸漸走到頭頂,惺忪的睡眼也慢慢張開,輕輕點醒下面的大塊頭後也回頭聞聞兩個吃飽寶貝們,自己也只是咬下一塊上半肩後隨後往白爪的部落飛去,沿著林線之上飛去,悠柔的身姿卻沒帶來多少的聲音,氣味也被掩蓋在銅鹿的味道之下,除了風飛嘯的聲音,其餘的部分都將抹去。


[後記:]
距離上次更新之後感覺過了超久,遠遠超過一年快兩年了[被炸],不過好像也不能說什麼,大學最後兩年是真的很不好過,之後又去當兵,最近麼...出了點意外所以小腿斷了,可是要說這幾年多災多難嗎?也不是,想了很多也算是增進自己,但很久沒打開文件好好的寫自己喜歡的東西了,也算是找到自己喜歡的對象所以就更知道怎麼放閃光彈了(誤),但真的是找到自己小時候寫作的那種樂趣了,也是算跟自己的過去做一個檢視吧。(但絕對不是和解,傷口只會一直存在,我只是能更好的面對而已)


有 3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卷册龙, 龙游踏尘, Paradox


輕拂蒼葉鱗語,木訥低聲哽咽。喚羽巒山繞日,嚴嚎鼓憾青鏡。
願汝踏過曾經,接受逝去的過去。
-題無
<-目前頭貼感謝莉靜繪製

离线

#4 2022-09-25 03:22:32  |  只看该作者

YellowBamboo
虬龍
来自 林爪
Registered: 2017-10-11
Posts: 105

回应: 短篇-殘月(不定期更新)

章四:預言

隨著日光伴隨著艾爾的身軀升起,掠過羣峯形成的脊柱,巖谷內的火尾部落正在激烈的討論著,隨著米乎爾族的信使帶來的消息,月象與星象的表示東岸的巖谷已經暴露在危險的暴漲層中,恰好在火尾領地外圍,就算確實做好準備這天還是會到來,西側緊急的鑽鑿著額外的區域來把幼體跟雌龍優先做安置,弦月從天上也能看的出來大地的傷口已經快穿過表層,雖然立刻跟白爪見面但現在的情勢基本無法留住半刻,每刻都離著最後的毀滅更加接近。
大地沿著傷痕崩裂痛苦的哀嚎著,崩裂的岩石竄出艷紅色的晶體,灼熱的像鮮血湧出地表,一瞬之間地面迸出數十條長達半節鐵木高的晶簇,凝固的結晶在端時間凝固冷卻就像鋒利的山峯迸發出地表,但就在停止後的半刻內部就開始塌陷,只留下深深的裂隙,就像每次巖谷給予的考驗,同時也伴隨著機遇,就算是白爪也沒想過自己的部落有著這條傷痕,但提供的紅晶想想也能給好幾代了。
「艾爾呀,真沒想過目前還有這麼不穩定的地層,黃晶,去西側看看有沒有任何異狀,孩子們的狀況優先。」白爪看著黃晶說著,語氣內仍夾雜著些許恐懼,要是再晚些可能半個部落就沒了。
「米乎爾族…」月看著白爪說著緊靠在她身旁,她僅是點了點頭,雖說紅晶不是什麼稀旱的東西,但艾爾一生之中可能都從未見過實際的發生。
「呼…月,你覺得預言是在事情即將轉變之際到來還是在更早之前的事情呢?」她看著我輕輕地靠在我翅膀之上,我低頭輕輕撫著頭頂。
「變化是必然的,在變化之中抓到輕微的跡象再做確定是十分困難的,通常也快到了發生之時才會有發掘與確認。」我發現我爪子也在顫抖,雖然艾爾充盈著痛苦跟生機,但如此接近的見到還是多了少許觸動。
我們靜靜的待著有一段時間,在確認整個部族安全之後總算是讓她鬆了口氣,不過泰坦可不會等著,在跟她確認密林部族們的計畫之後我也與她分別,至少讓她有空間處理好整個部族的事情,當我再次遁入雲中之前,大地崩裂的裂痕形成的傷痕徹底切斷了巖谷泰坦的內部路線,這得讓他們忙好一陣子了。
天空還是著麼舒適,溫熱的日光隨著冷風吹散後又累積在鱗片之上,林爪的空域仍是被高聳的青年鐵木佔據,雖然不是很愛好在中間穿行,不過速度還是不敢怠慢太多,鐵木的枝幹不是哪條龍敢去撞的,缺點也是因為青年的關係分支更多,不過往上飛些還是能躲過多數的支幹跟危險。
在緊縮著翅膀後硬鑽入兩個密集的間隙後四肢的爪子緊扣著鐵木的支幹,確定下方安全之後才跳下支幹輕拍著翅膀降落,硫磺的臭味還是如此刺鼻,技鐵還是給這裡留下了痕跡,但現在是找到戒火好好確認後續的方向,在未有任何預言的情況下,任何信仰都顯得如此無力。


後記
想想上次在鱗目發文也是上年了,也算是那個時候找到了新工作花了一年的時間適應跟安定下來,太久沒有動過筆生疏了很多,但還是很享受讓世界在筆中浮現的感覺,另外也是對於目前的現況有一個出口,同時也可以自肥真的蠻喜歡寫百合跟伴侶相處的描寫 [害羞]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Enedina


輕拂蒼葉鱗語,木訥低聲哽咽。喚羽巒山繞日,嚴嚎鼓憾青鏡。
願汝踏過曾經,接受逝去的過去。
-題無
<-目前頭貼感謝莉靜繪製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