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灵龙玲瓏,梦龙矇矓

#1 2022-08-14 13:44:40  |  只看该作者

银月龙
角龍
Registered: 2008-12-14
Posts: 465

【小說】瓊瑛龍之夢

瓊瑛龍之夢
文:銀月 
一、漂泊者
我是個漂泊者,在這片大陸上其實相當常見。有的漂泊者爲自己追尋的目標,有的主動束縛雙翼,有的不得已而爲之,還有一些甚至連對未來的預期都不曾確定,就只是循着血脈中不安定的某種萌動力量,腳踏實地,追尋着星的光芒與風的痕跡,細細體味真正的長途跋涉中蘊含的無限甘苦。
這些龍的共同特點是無家可歸,或者,爲了種種原因而無法在一個地方長久地停腳。
在上一個安寧村落友善地挽留我的時候,我並非沒有一絲留戀。嫋嫋升起的溫暖炊煙,幼龍們在田嬉戲打鬧,送到手邊的一碗熱粥,以及不久後舉辦的慶典……
然而旅途中早已不知經歷了多少次這樣的離去,於是我也僅僅是在略微觀覽了這一幕景象之後,揮手與村民道別,轉身而去。不知是不是漫長旅程的緣故,此刻回首,就連最初的記憶也久已模糊,不記得自己來自何方,也不曾記得兄弟姐妹以及父母的模樣。而其實我也很少去銘記什麼,更不要說回憶,我要做的,僅僅是遵循血脈中流淌的有如天性的指引,義無反顧地漂泊下去。
惟一稱得上清晰的,只是心底某個並無來由的渴望,爲了它,我在杳遠的道路上日復一日地行走。說來很多龍或許不會相信,我用這樣久的時光,一步步踏過這片大陸,只是爲了尋找一種奇異的小獸。 這隻奇異的小獸至今都只綻放於我的記憶中。我曾無數次在腦海中描摹它美好的龍形體態,背生雙翼,四肢潔白,它悠然自得地徜徉於林間灑下的光芒中間,又被不友好的聲音不安地驚嚇到,流下了一灘金色的熒光。
然而又僅僅只是反覆描摹而已,除了它的樣貌,對它其餘任何記憶,都已經漫滅無蹤。
我知道我只要看到它,就一眼便認出那樣的一隻小獸,卻並不能憶起關於它的任何細節,大小,形態乃至光芒的顏色,彷彿它們都已經在此前的旅程中被漸漸磨滅,又或是,突如其來地莫名消亡。與之相伴的,依舊是那一幕不知來源的時間的終結。
爲此,我曾攀上雲籠霧鎖之中的高聳山峯,步入蟲蛇出沒瘴氣瀰漫的幽深裂谷,涉過海魚爭相躍起的茫茫波瀾,踏遍北方千里的漫漫荒原。而在做這一切的時候,我也並沒費心去思索,自己究竟爲何如此執著。每踏出一步都是希望,我常常在想,換作一隻能夠自由翱翔的龍來說,還能否在如此旅途中,細細品味這些震撼的景色。對於一個漂泊者而言,沒有比這更好的理由。 若果真找到了我夢寐以求的小獸,也許,那將是我的終結罷。
除了,我那唯一的掛念,越在禾。
兩年前在一個村子裏,我遇見了小禾,村裏孩童大聲聒噪吸引了我的目光,他們正對着一隻遍體鱗傷的小龍極盡凌虐,甚至拿他當作俯衝的目標,紛紛向飛高,再向他猛擲隨便什麼能撿的動的東西。有一隻塊頭大的,撿起了一塊大石頭。但凡接受過一點教導,都不可能如此的不知分寸,我趕忙衝過去,拽走了他,看着石頭在地面砸出了個大坑。
當他掀開身上骯髒的絨毯時候,我明白過來他爲何有着如此境遇。那樣一對湛藍的瞳孔,卻配了一身紅黑相間的鱗片,以及後背上無法直視的猙獰的傷口,讓這小禾切身地感受到了世態炎涼。自從那位巨龍統一大陸之後,皇城裏對“無翼民”的無情地排擠和唾棄,不知怎的也傳到鄉下。
從那以後,我不止一次地見到那些平時溫厚可親的村民近乎殘酷地驅逐他們的同類,有時是因爲奇異的體色和瞳色,有時則是因爲在他們身上覺醒,尚不自知也無法控制的精神之力。這些,大概會被村裏長老視爲不詳之兆罷。然而下定決心讓村民將其驅逐的,或許是他早已失去的雙翼。
我本以爲同樣作爲一隻“無翼民”,理所應當孑然一身地走下去,但小禾的慘狀讓我亂了方寸,我不由得放慢腳步,讓還沒學會直立行走的他同我一同走向遠方。我姓越,我們的相遇是在一片稻穀中,於是,我爲他取名越在禾。

二、敞開的門扉
暗紫的暮色就快要籠罩整個天空,長久跋涉積累起來的倦意沉沉地湧上,連一向活潑的小禾也耷拉着腦袋,默不作聲。然而,在那座蔥翠的小山谷在中出現在我眼前時,我不禁鬆了一口氣:在連續露宿野外若干天之後,今天總算又能有個歇腳的地方了。 只是希望⋯⋯居住在這裏的那位隱士確實如之前那個小小村落裏的村民們所說,是一位真正和藹可親的長者。不過我或許可以確信,即便只是這一縷隱約的擔心也屬多餘。 我從他們斷斷續續的述說中拼湊出了這一位隱士的身影,他似乎無所不知,擁有着強大的自然法力。他們說,這位青色鱗片,木杖軟袍的隱者定居於那座山谷已有數十年之久,平日雖絕少見到他的身影,然而卻會在周遭的龍們有困難的時候及時地施以援手。 或許是罕見的草藥,或許是飽滿的種籽,在乾旱的年頭裏,甚至憑藉極少的灌溉便讓久枯的稻麥抽穗生長。甚至能驅動着身形巨大的野獸驅趕威脅村民生命的惡狼。
這位隱士的來歷,傳說他曾是那一位的左膀右臂,然而龍族終歸不相信傳說,只相信在溫暖的爐火邊的細碎叨唸。從村民的淳樸親切的面容中,洋溢着真誠和熱切,亦有着隱約的自豪,彷彿這位長者的定居是自己一輩子的福分。
我想,這樣一位見多識廣的老者,就算沒見過,大抵也應該聽說過我心目中的那隻小獸。在意識深處那時間的終結愈發的緊迫了,雖然依然無法得知代表着什麼。我不由得下意識地拂去身上的碎葉和柺杖上的灰塵,除了誠心,我什麼都沒帶來,但也許這是最起碼的禮節了。
我見過許多美好的景色,春夏兩季依時盛放的爛漫花卉,秋冬之際叢林原野的色彩斑斕,都是相當賞心悅目的景觀。然而這卻是我見過的最明淨的山林,寧謐得彷彿一塵不染。縱然暮色降臨,草木連綿交錯,純銀色的溪水自自兩山之間潺潺而下,一草一木無不流轉着最純淨空靈的生命氣息。縱使我對精神力感應力如此遲鈍,在它們身上,我依舊能夠感受到某種充盈於這山谷中的精神力,有如漂浮在空氣中的溫柔觸摸。
一個穩健的身影自蔥蘢草木之間緩步走出。如傳說中形容的一般,青色鱗片,木杖軟袍,從容行走在山林之間,靜謐的彷彿浮於枝葉之上。
黯淡的青色訴說着鱗片歷經的滄桑,細弱又鬆弛的肌肉似在勉力支撐,然而身上那天青色的繡着橡木紋理的軟袍,有一種奇妙的精神力,有一股溫柔、令人折服的氣息,瞬息間壓制了我心頭的焦灼。右爪中握着一支精細的烏木杖,頂端鑲嵌着一枚水晶球,正煥發出淡淡的白光,靜靜籠罩在他身周。
小禾不由得縮到我身後,正當我斟酌開口招呼所該用的字句,隱士轉過頭,平和的話語沖淡了不安的氣氛:“是遠來的龍嗎?請過來吧,我這裏已經很久沒有龍到訪了。“
然而在他轉過頭的那一刻,我忽然注意到,他的雙眼始終是閉合的。雖然這無損於那張面容的溫和可親,彷彿昭示着某種隱約的不祥。一絲疑惑自心頭掠過,但我仍端正地行禮致意。
皎潔的明月升上了半空,隱士將我帶至他自己的住所,向我分享了簡單的晚飯。不多的幾樣菜蔬,都是山中常見的草菇莧菜之類,甚至還有三隻青蛙,卻烹調得相當鮮美,熱騰騰的白米飯,盛在木葉碗裏如同一粒粒晶瑩的珍珠。對於長久以來習慣了風餐露宿的我而言,這樣的一餐在某種意義上已經可以說是難得的享受,不禁胃口大開。
我注意到隱士的雙眼雖緊閉,但彷彿對周圍的一切瞭如指掌,甚至能準確地整理窗外伸過來的藤蔓,好像視力的缺失並不能對他造成怎樣的困擾。
我注意的卻是他被捆在身後的雙翼。他的翅膀覆着的鱗片不再是青色,被染成可怖的深紅色,附着的翼膜所剩無幾,無精打采地掛在了雙翼的骨架上。
然而冒昧地開口詢問卻是相當失禮的舉動,因此縱然萬般好奇,也只是在心中推測。
飯後,我們收拾了碗筷,藉着月光,盤坐在樹屋外的小小平臺上。綴着大片綠葉的青藤自頭頂垂下,在夜風中輕微地搖擺,將一股清新的草木氣息直送入我們的鼻端。並不再是初見之時禮節性的稱讚,在這座山谷中每多停留一刻,我對它的好感便多增加一分。
然而最令我驚歎不已的,卻還是此刻我們身處的這間樹屋。它絕非是在臨時露營地中尋常可見的那種建造在樹上的屋宇,依靠藤索木板之類在枝葉相連處搭起輕巧的平臺。
這座樹屋,本身便與那株高大的榕樹是水乳交融的一體,彷彿樹木在生長之際便早爲想要生活於其中的生物留了空間。小禾精神頭十足,在樹屋裏上躥下跳,一會竄到桌凳模樣的幾個節瘤上,那幾個節瘤生長在一段中空樹幹中,好似天然形成的,而糾結於層層枝葉之間的氣根藤蔓便編織成了舒適的吊牀,好似小禾誘捕器。就看小禾一臉舒服的在吊牀中間趴着,盯着我們。
我佯裝嗔怒,指了指我的身側,小禾灰溜溜的跑到我身邊不情願的坐下。
身後,木質的門窗在風裏發出輕微的吱呀聲響。
他說,他在等一隻龍回來。
“你的聲音很像他從前的聲音,年輕而富有朝氣,讓我相當懷念,可惜我已經不能親眼看一看你的模樣,是否也和他有幾分相似。”
月光下隱士淡淡地笑着這樣開口,笑容裏是恍惚隔了十餘年的寂寞與溫柔。我注視着他線條清雋,略微消瘦的側臉,心中明白這番話語的所指。

三、風鳴秋
“二十多年前,爲了法術的修行,爲了尋覓珍奇生物,我離開故鄉已有數年之久。然而在一個秋後的山崖上,我撿到了一隻小龍。
小龍還不能動,只懂得張嘴要喫的,他的身周只有簡單堆積起來雜草。看的出來,他的父母想讓他生前舒適一些。聽見我從空中落到他的身邊,他張開了眼睛,我於是知道父母爲何拋棄他了。
碧綠色眼眸印證了一段虛無縹緲的預言,當然我是不信的。“
小禾依偎在我身旁,喉嚨裏呼嚕呼嚕的。
“本來,我的旅途尚未結束,但卻很清楚地知道,如果沒有我的照顧,他肯定活不長久,而如果將他丟棄在隨便哪個族羣,他的下場亦不會好到哪裏去。於是一個連我自己都覺得驚奇的念頭突然浮現在心底。
或許,我可以收養他。雖然並不知道自己能夠做到怎樣的地步,但是也總比讓他在自己的族羣中遭受冷眼與排斥要好得多。
後來,我終於找到了這處幽靜的山谷,離最近的一座龍族村莊約一個時辰的飛途,可以在需要的時候獲得一些生活必需品。
同時,爲了不被其他龍打擾,在這裏,我種下了從實驗場帶來的,經過自然法術加持的樹種,在耗費了極大的精神力之後,看着它在一個日夜間枝葉縱橫,在高空形成茂密的樹冠,將自己隱藏起來。
當最後一片青碧的葉片在暮色裏舒展開來之時,精神力幾近耗盡,終於形成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樹屋。當我做完這些,我的心中充盈着滿足,彷彿在今後可知的那些旅程中,終於又有了一個可以迴歸的場所。“
小禾滿是羨慕的打量着樹屋,又跑到平臺邊緣坐下,任由雙腳隨風搖盪。
“我叫他風鳴秋,因爲是在秋天發現的他。那個孩子漸漸長大,竟然能夠參與到我的短暫旅程中來,不過那已經是十幾年以後的事情了。
那是個午後,我坐在窗邊翻閱古老的書籍,陽光煦暖,掠過林木的微風裏,有大片的青綠葉片無聲地墜下來。偶然間擡起頭之時,透過枝葉掩映,可以看到在樹下玩耍的兩個孩子。
小秋笑得純真而燦爛,另外一隻小龍一把蹬開枝杈,向着遠方飛去。然而沒飛多久,他的身影忽然變得影影綽綽,最後在空中消散殆盡。
那年,小秋他七歲,我發現了他精神力不同尋常的一面。那不是普通的用精神力幻化出的景象,那是更進一步,一種能夠將幻術具象化的天賦。
我又想起早前流傳已久的預言。然而歲月變遷,現在早就沒龍知道這個預言了。“
小禾瞪大了雙眼,說:“是什麼預言呢?能不能讓大家都住上大房子,讓大家都有漫山遍野的兔子可以抓?”
隱士的嘴角浮現出了些許笑意,我只好摸摸小禾的頭,告訴他,那不是預言,而是祈願。
相傳在許多年前,一場瘟疫降臨在這片大陸上,彼時,一位智者站了出來,帶領僅存的龍族,以龍口驟減爲代價,戰勝了這場瘟疫。爲求消災解厄,龍們在每年夏至這一天舉辦盛大的慶典,爲尋求消災解厄,亦爲祈求福祉。傳說,在這一天若是爲龍神獻上貢品,向龍神虔誠祈禱,龍神會實現自己的心願。
說起心願,我忽然想起自己的來意,略帶不安地向隱士提起,隱士略微側過頭,眉宇間略帶一抹混合着驚異的沉思。許久,他波瀾不驚地說:
“那叫瓊瑛龍。這世界上,除了我,再沒有更懂得它的龍了。”

四、瓊瑛龍之夢
我的胸中忽然潮湧澎湃,心中情感交雜着狂喜與驚奇,以至於我竟然一時失語,費了不小的工夫才斷斷續續地解釋了那個幾乎稱不上緣由的緣由。
隱士微笑聽我說着,他從喉嚨裏發出了一種奇異的聲音。詫異間,我忽然看到遠處的草叢中探出了一個小小的腦袋。
那是……瓊瑛龍嗎?我無暇關注隱士片刻之間流露的情緒,眼看着草叢歸於平靜,留下微微流淌的熒光,隱士那平淡如水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就讓老朽,再爲你講述一下它的故事吧。”
隱士張開了眼睛,那是一雙早已失去焦距卻仍然明亮的眼睛。他拿起手杖,向我示意跟上,緩步地向着瓊瑛龍消失的方向走去。
“鳴秋那個孩子逐漸成長起來,竟然能夠參與到我的短暫旅程中來,不過那已經是十年以後的事情了。然而隨着他的年歲增長,能力不斷強大,我漸漸發覺,他對世間自然萬物的情感,遠遠地將我甩在身後。他的血脈中流淌的,是屬於天空和大地的自由不羈,是翱翔於世間、徜徉於萬物的渴望。
他說,這是一種深入骨髓的,遙遠而神祕的召喚。
他本能地想要尋找世間最美妙的光景,尋找自己尚未目睹的任何事物,再本能地用幻術模擬出它們,彷彿他在一點點的構建只屬於自己的世界。你作爲漂泊者,應該也體驗過那樣的感覺,因某些事物,乃至某些氣息而躁動不安的心靈或許甚至不知道自己渴望的是什麼,卻會任它們不斷牽引着自己的心,在漫漫長路之上去做再一次的冒險。”
地上的熒光逐漸多了起來,小禾在不安的東張西望,緊緊的抱着我的左爪。月光落在隱士那青色鱗片上,流轉不止,熠熠生輝。
“十幾歲的時候,他的能力已經非常強了,可以隨意具象見過的東西,據他說,還是非常耗費精神力的,但足以支撐他無比渴望的冒險旅程。在這二十餘載,只有這個孩子是和我相伴最久的人,長久相處所建立起來的親密與默契,或許還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希望能夠和這個孩子以同等的身份相處交流,或者是友伴,或者是精神力法術方面的同道者。既然他的如此渴望冒險,我並不願意讓他遭受來自年長者權威的束縛,直到現在都是如此。
只可惜……”
隱士重重地嘆了口氣。前方又伸出幾個小小的腦袋,似也引導我們一同前去。
“那次,我們去找一種的奇異的花朵,據說開花時,會伴隨着強烈的惡臭,由於這份強烈的惡臭,會驅走野獸的同時,引來無數的蚊蟲和毒物。我們不僅是爲了採摘這朵花用作藥材,也是在尋找一種稀有的毒蛇。
我們在一片詭異的空地上發現了那朵花,濃烈的惡臭撲面而來,讓我幾近窒息。不對勁的是,原本應該招來的蚊蟲毒物此時卻消失無蹤,花瓣似乎因乾涸而有些萎靡。我不禁有些疑惑,對他使了個眼色叫他當心,自己緩緩向前走去,看這花凋萎的樣子,這片空地之下只怕有什麼東西盤踞。 果然,在我靠近之時,腳下泥土四散翻飛,露出其下的空洞,一個斗大的蛇頭霍然探出,青碧鱗片閃爍幽然磷光,一條紅信吞吐不定,雙眼之後各有一塊彷彿厚角質般的粗糙突起,如同被折斷的角。
鳴秋猛地丟出手中的石頭,做了個挑釁的姿勢。巨蛇喫痛,電光石火間,巨大的身軀如激箭般撲向他。當巨蛇撲向那個幻象的時候,我驅動法術,無數藤蔓從大地之中竄出,瞬息間將巨蛇的身軀牢牢纏住。
鳴秋在空中盤旋,幻化出一把鋒利的巨刃擲向巨蛇,然而巨蛇的鱗甲堅實皮骨粗糙,也僅僅是卡在了鱗甲間隙中。我見狀,操縱藤蔓纏住附近的一顆樹,鳴秋掏出隨身攜帶的小斧,用力地向樹根砍下去。
藤蔓成功地將樹拉倒,又成功地砸中了巨刃,這一擊之強勁,竟將蛇身連皮帶骨地斬開將近一半,然而巨蛇在劇痛下的奮力一掙,竟將因我分神而未束緊的藤蔓堪堪掙開。垂死的巨蛇在瀰漫的刺鼻血腥中擡起帶角的頭顱轉而撲向了我,空氣中夾雜着痛苦的嘶聲,一股墨綠色的濃霧迎面向我湧來。
我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巨蛇猛地閉上了嘴,它鼻腔中炸裂的火星吞噬了它自己,也點燃了毒霧。”
小禾憐惜地盯着隱士的雙翼,又緊鎖了眉頭,似也想起自己已經失去的雙翼。
“鳴秋其實很自責,但他在跟着我這些年,也算是明白何謂擔當,更何況,也不是誰的錯。”
我不禁疑惑,在經歷了這樣的變故,自己的餘生幾近毀於一旦,他爲何還能這樣恬靜地坐在樹屋中。而那個他關心的幼龍,又去了哪裏,把失去視力和飛翔能力的他獨自留在這個山谷中,走向不可知的征途。
“你怎麼能抑制一個孩子不去聆聽世界的聲音,不去追尋萬物的美妙?你怎麼能阻止一個天生就屬於天空的龍族,放棄他原本的天空?至於我,吹過山林的風就是我的眼睛,飛過頭頂的鳥兒會帶來遠方的消息。這裏便是我的天地,別的我什麼都不再需要。
然而我已經沒有辦法再去跟上那個孩子的腳步了。所以他要離開,我並不阻攔。有時他離開得太久,我也曾想過去尋找他。但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一定會不斷地在彼此的視野之外擦身而過,不如就安靜地留在這裏。
我想讓他,讓那個孩子知道,在外面漂泊的時候,也總會知道,這裏有一座山谷,一間樹屋在等待着他,門扉永遠爲他而開啓。”
不知不覺,我們行至一塊空地,隱士轉過身來,望向我的方向,瞳孔中反射的月光流轉得越來越快。
“我們曾經約定,無論他身在何方,夏至這一天,我都會在門前等着他。而每當他回到這裏的時候,他會爲我帶來一件禮物,是集我們兩隻龍的精神力之精華製作的禮物。它的身軀就是一段又一段的記憶具象而來,而這些記憶,不單單承載了他冒險的經歷,更承載我們兩個無數的值得紀念的過去,亦承載了多年的感情——每次重溫,心中都會爲其激盪的感情。它身旁的流下的金色熒光,那是情感迴歸自然的象徵。是鳴秋爲它取的名字,叫它——
瓊瑛龍。”

五、從何而來
隱士爪裏的手杖迸發出明亮但柔和的光芒。一汪若隱若現的清泉從手杖中湧出,清泉覆蓋過的地面,在那盪漾的光芒裏,一支支亭亭的花苞浮現了出來,宛若蓮華的花瓣次第舒展,寂靜夜色裏彷彿可以聽到如同絲綢摩擦般的柔和聲響。
一隻只小龍從花苞中接連走出,每一隻都有着潔如璧玉的小身軀,一雙水晶般的晶瑩剔透的眼睛,卻有着不相稱的寬幅翅膀。它們身體上流下的金色熒光,洇滿了清泉。
在看到它們的瞬間,心中有一個聲音告訴我,這就是我要尋找的東西。喜悅和傷感同時在心中充盈,令我幾欲落淚。這,是不是旅途的終結呢?我不自禁地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伸出爪,想要撫摸那片純淨。
“風翔節爲何選在夏至,那是因爲,太陽在這一天離地面最爲接近。而龍族引以爲傲的精神力,會因此陷入混亂。帝國的領袖選擇這一天作爲節日,不僅僅是爲了穩固他自己的根基,也是爲了打破那個古老的預言。
請問勇敢的漂泊者,你從何而來,又要去向何方?”
忽如其來的發問讓我本能地抗拒,但隱士的話語有一種奇異的魔力,讓我不由自主地開始搜尋着回憶。我驚奇地發現,自己的回憶充斥着太多太多的理所當然,而又在某個時間之前的回憶出現了大片大片的空白。
我頭痛欲裂地癱倒在地,彷彿身體裏忽然激起一股颶風,想要撕裂一切的颶風。
一隻只的瓊瑛龍聚了過來,空靈的瞳孔不約而同地望向我。我不由自主地去觸碰它們,在下一秒,有久違的溫暖情感自心底迅速地生長蔓延。如同被浸入一池名爲回憶的溫熱泉眼一般,渾身上下的每一條血脈都舒展開來,爲這樣的情緒所暢然熨帖。
方纔,隱士緩緩講述的那些事情,正一幕幕真切地再現於眼前心底。並非僅僅是通過視覺,那歷歷鮮明的無數影像,分明與我的記憶水乳交融。那些屬於鳴秋的記憶,在親身閱讀體驗的那一刻,卻幾欲用盡我自己的靈魂。越來越沉重的情感在心口沉沉凝結,而後,某種莫名的強大力量忽然自我的心底無可控制地爆發出來,瞬息席捲全身。
那是最重要的節日,師父必須出席。看着高冠華服的“師父”,“我”是再清楚不過了,那寬大袍袖圍裹的身形已十分瘦削。雖已無法飛翔,但師父仍然是慶典的主角。他只需盛裝出席,坐在臺上,儀式般地舉杯,再爲盛大的狂歡敲響鐘聲。
師父停下了腳步,迅速地將“我”拉至陰影邊,用亂生的灌木蓋住了身形。頃刻間,凌厲的破空聲從六個方位呼嘯而至,發覺撲空後,緊跟着一個不易察覺的呼哨聲,四圍不斷髮出了細碎聲響。緊接着,一聲爆燃炸響在離他們不遠的樹叢中。
因爲是過去交好的長者的邀請,師父並沒有攜帶什麼武器,但對方顯然有備而來,攻擊手段周全、細密,而且毫不留情,已經不容他們活着走出埋伏的空間。
我趕忙幻化出個幻象,向着包圍圈外疾衝而去,然而瞬息間就被一箭射中,消散於空中。“你早已不記得最初的願景了麼。”師父喃喃道,猛的向外衝去,爪中催動着自然之力。巨大的藤蔓憑空升起,四周又生出無數小藤蔓,伸向刺客盤踞的枝幹末端。有龍被藤蔓纏住,重重地摔到地面。
“我”則是向着反方向衝出,綿綿不絕的幻象掩住了地面 ,但箭矢依然能夠準確地射向我。“我”堪堪看清刺客所處的方位,他們的身形還隨着枝頭震動而起伏不定。但箭矢輪番地向“我”射來,絲毫不留喘息的機會。“我”縱身一躍,正待振翅飛向空中,心中一凜,巨大的警報在我腦中炸開,余光中,刺客手持長矛,俯衝而來,“我”的身形只夠偏斜毫釐,才堪堪躲過空中猛刺下來的長矛。
忽然,又一聲爆燃炸響在巨型藤蔓上,一聲悶哼傳來,緊接着是更多藤蔓從地面上突起。“師父有難”,這樣的思緒瞬息間填滿了“我”的思緒,剎那間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無法控制地從心底奔湧而出。在下一個瞬間,思緒變得無比清晰、純淨,戰場的一舉一動頃刻間已全部掌握在爪中。
“我”穿梭在林間,凝出一個又一個箭矢,精準地向着刺客的要害勁射而去。一多半的刺客中招倒下,但依然有不少技藝精湛的刺客擋下了冷箭。“我”向着師父飛去,張大了嘴,想要呼喚生命中最重要的至親,卻沒有任何聲音發出。有兩支箭矢刺中了師父,他喘着粗氣,卻還在無休止地調用着所剩無幾的力量。
“遠處還有更多的刺客在趕來。你相信我嗎?”“我”說。
“傻孩子。”
記憶戛然而止。

六、末日
小禾掙了一下,但隱士的爪中彷彿蘊藏着一種深邃的力量,怎麼都掙脫不開,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漂泊者在一羣詭異的白色小龍中間癱倒在地痙攣不休。
“你相信我嗎?”漂泊者忽然沒來由的顫抖着說了一句話。
“相信,怎麼能不相信。你把我藏進了樹樁,又做了個以假亂真的我。研習法術多年,我清楚,只有用最純淨、最強大的精神力才能做到這些。我不僅驚詫於你的強大,還驚詫於你的決絕。你獻祭了自己的身體,將精神力力量提升到頂點,代價則是快速的消散,沒有容器的你,本來就應該這樣迴歸於大地與天空。”
更多的瓊瑛龍聚集了起來,小龍們彙集的光芒,照亮了半邊的夜空。
“瓊瑛龍,是隻屬於我們間的祕密。你用的身軀我很熟悉,是我曾經幫助過的一隻身患絕症的龍,他的住所離那個地方不遠。看來你是重構了這副身體,將自己的靈魂填覆其中。我相信,在你的精神力消耗殆盡,亦即你的生命終結之時,你一定會來找尋舊日居所的。但我沒想到,我們會這樣重逢。我更沒想到,你真的會選擇在夏至這一天,兌現我們之間的約定。“
隱士忽然皺起了鼻子,拉着小禾連連後退。漂泊者身周開始散發不詳的精神力,不詳的精神力化作黑霧,將小龍們都籠罩了起來。黑霧的中心,暗色的粘液翻湧而出,將接觸到的一切物體吞噬殆盡,包括還呆呆的站在原地的小龍。
老傢伙的臉上,也滿是無比的訝異。但下一刻,他恢復了往常的神情,一如既往波瀾不驚地對小禾說:“你師父的身體出現了崩潰。如果不管他,他就會無止境地擴張,吞掉所見的一切事物。”
“那——”
”你想救他嗎?”
“想!”小禾毫不猶豫地說。
前程的迷濛,終化作師徒間的相依爲命,但最終他們還是決定砥礪向前。長時的相伴,盡嘗甘苦,豈是勞什子鳴秋可比擬的?
“我最喜歡師父了!”淚水糊住了眼睛,但這不妨礙小禾死死地盯着老傢伙。
老傢伙滿意地點了點頭,將一團光芒按在小禾的頭上,說:“你師父沒法教你使用精神力,就由我來指點一二吧。”
小禾的背後忽然衝出了一對火焰翅膀。

七、一場夢
我做了一場夢。
我夢見,回到了那個炎熱的午後,回到那個樹屋中,感受着散發清馨味道的泥土,我看到我自己笑得單純而燦爛,翠綠色的眼瞳迎着陽光,在周遭一片深深淺淺生機盎然的綠意裏,鮮明得近乎奪目。
我夢見,世界的律動從大地中奔騰而來,世界的高歌自高聳的山峯或是萬里海洋之上喑喑而來,雲端的陽光不住地勾引着雙翼……當我說給他聽的時候,他微微頷首但又很堅決的樣子讓我氣憤。
我夢見,瓊瑛龍發出的奇異但溫暖的光芒,在茫茫夜色中指引着我回到樹屋。
……
我還夢見,同樣是炎熱的午後,紅色鱗片的幼龍死死地咬住我的衣角,全然不顧我的警告,林間的光斑投射在他的身上,瘦弱的身軀還不住的發抖。
我還夢見,他第一次抓住兔子時的雀躍,他在溪邊的戰利品堆成小山,他滑落洞穴時的驚恐,在我講遠方的故事時,他滿臉的憧憬與認真。
他是誰來着?
……
我還夢見,小禾的焦急神情,尾巴尖不安的顫抖,背後不知道從哪裏來的火焰翅膀。他的情感混雜着強烈焦慮與不甘,正在向我湧來,供我細細咀嚼。
我還夢見,隱士身上精神力的流轉,手杖上的明亮光芒,還有那副瘦弱的身軀,正在逐漸變得透明。老傢伙在隔了這樣久的時間後,仍然能夠指引着我終結一切。
我還夢見,瓊瑛龍們聚集在一起,用那能看穿一切的晶瑩的眼睛盯着我,它們身下流出的金色光芒籠罩了我。
……
這樣呵,縱然他並不是沒有地方可以歸去,卻在能夠再度迴歸之前,便已經用盡了一生。
但我不是他 ,我的時鐘還在運轉,只屬於我自己的旅途還遠遠沒有結束。
我該醒來了。

後記
師父趴在樹屋的地板上,陷入了沉沉的酣夢。這幾天,有數只或因戰爭或因疾病而失去雙翼的龍們前來拜訪,師父一定是因此耗盡了精神力罷。
猛然間,一朵白色的花苞悄無聲息地在師父的爪間升起,我屏住呼吸,目睹着許久未再出現的瓊瑛龍自花苞中走出,純淨但柔和的光芒滿溢而出,美不勝收。
小龍順勢依偎着那個身軀,闔上了雙眼,光芒將師父青色的鱗片映射得愈加閃熠,似是遨遊在同一片夢境中。
我凝視着師父嘴角那一絲若有所待的笑意,卻終究不知道,該不該伸出爪去。

最后修改: 银月龙 (2022-08-25 11:11:56)

离线

#2 2022-08-15 10:54:49  |  只看该作者

沉默の龙
Lost
Registered: 2010-11-22
Posts: 694

回应: 【小說】瓊瑛龍之夢

“已閱” [傻笑]  [傻笑]  [傻笑] (壞笑ing)
請務必多多更新,誒嘿誒嘿 誒嘿嘿。 [大笑]  [大笑]  [大笑]


沒什麼好失去的了,也沒什麼好獲得的了,一切終將歸於平靜。

离线

#3 2022-08-16 09:36:51  |  只看该作者

Cobaltcrystal
虺龍
Registered: 2021-05-02
Posts: 39

回应: 【小說】瓊瑛龍之夢

說實話有點懵…咱閱讀能力太差
“我”到底代表了幾個角色?


別再笑了

离线

#4 2022-08-16 12:29:43  |  只看该作者

银月龙
角龍
Registered: 2008-12-14
Posts: 465

回应: 【小說】瓊瑛龍之夢

[↑] @Cobaltcrystal 寫道: 說實話有點懵…咱閱讀能力太差 “我”到底代表了幾個角色? …

【五】中使用雙引號指代回憶部分
【六】【後記】以小禾的視角看待漂泊者,即文章主角
其餘爲文章主角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Cobaltcrystal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