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龙的梦想 龙的故乡

#51 2018-02-22 21:17:05  |  只看该作者

龍爪翻書
会员
来自 台北
Registered: 2011-07-10
Posts: 1,983

回应: 命中註定(Captured by Fate) 目錄+章節大意(更新到21)

第20章
(感謝小契幫忙翻譯  haku-smile )

明亮的太陽消失了,黃昏之翼從洞穴的入口看到了日落。
巨大的龍翼出現在她面前。剛開始她先看到角和嘴型,心想這應該是她的養父
。因為那看起來很像他,只是比剛剛看到年輕版本的更老更大。但很快地她發
現不是他。

這龍的身體更加的濃鬱,胸部有鱗屑和白色的疤痕沿著他的肩膀和頸部。其中
一個角斷成了一半,而頭冠長的非常有男性時尚的味道。黃綠色的瞳孔顯然是
在注視著在前面的小龍。兩個體型的對比就像是比較大的龍在往下看,並用爪
子摸著下面的紅色石頭。這奇怪的雄龍是如此的有威嚴以至於黃昏之翼差點沒
看到附近還有雌龍趴著。

光的轉變使她的焦點變化到其他角度。相對龐大的肌肉而言她非常優美,而且
很瘦。她的角在她頭部的兩邊彎曲,像是山脊一路走到尖銳的尖端一樣。她的
頭冠閃閃發光,跟她的身體一樣被完美混合,眼神非常的溫柔。她唯一不瘦的
地方是臀部到前肩柔軟的部分,這個地方使她看起來更加女性化。

成年龍的注意力在身上都是骯髒灰塵的迅爪上。黃昏之翼感覺到自己心跳加快
。這是她養父的父母嗎?他們就這麼出現了?這個優雅的龍神和偉大的戰士? 她
吞了口水,看了她的寄養父親的陰影輪廓。

:對的,現在先仔細看吧,黃昏之翼。:

希森的聲音聽起來柔軟,並且臉紅了一下。

:在訓練中是禁止打架的,迅爪。: 這心靈的聲音比她的養父還要深,而且更
狂。

這讓她莫名地感到奇怪,使她搖了頭。年輕的龍很明顯非常憤怒。

:他們作弊。他們必須等到太陽到高處的時候纔有機會把我們的寶石藏起來
。:

黃昏之翼幾乎感覺不到養父媽媽的思想。

:要加上先生:較大的龍叮嚀了一下。

大龍其中一個破爛的翅膀猛地向後掠過,吐出了一口氣說:所以你就跟著他們
作弊嗎?:

:我被教導要隨機應變,先生,所以我就去應變了。:即使面對父親有疤痕的
頭高高在上,年輕的龍依然沒有退縮。

:那個訓練是要練習你潛行和藏東西的技巧的,但他們根本沒給我機會。你還
教我如果計畫失敗的話就要隨機應變,我做了。:

:然後你被毆打了!:黃昏之翼覺得到大龍為兒子感到驕傲,但隱藏起來了。

大龍俯身到靠近迅爪的頭邊。一個大爪子移到他的身邊。她一直都沒發現他龍
翼的一邊流血了。

:戰鬥直到你贏或是死之前都不算結束,先生,你也這樣教過。:年輕龍用尾
巴打擊了地板。

:我也沒有哭,就算Ranolf沒有出面阻止我也不會哭!:

:你沒有…迅爪,你確實沒有。:礫石般的聲音聽起來滿意和自豪。

大龍搖了頭和翅膀,往下看了他的兒子:Ranolf告訴我他們三個都把你壓住不
能動了,而你還在咬。他們今晚也會好好治療傷口。所以你從今天學到了什麼?
:

年輕龍對父親的贊同表示震驚,同時回頭看媽媽用愉快的眼神看著他。他很快
就從驚訝中復原,畢竟他當時確實沒有選擇逃避。這就是希森的成長過程嗎?在
這些粗爆的遊戲中?

為了知道更多,她想更靠近那個有疤痕的龍。眼睛裡閃爍著青春和愉快的色彩

:敵人總是不會遵守規則的,先生。即使他們應該遵守…..但….:

他停頓了一下:就是這裡! Ranolf叫他們不要遵守規則的,父親對吧?:

:被你看出來了! : 雄龍重口的贊同

:千萬記住了,不是所有龍都跟你一樣跟從同一個規則的。永遠記得會有未知數
出現。今天就到這了,去清理一下你的傷口,好度過這個晚上吧。他們也得到
了榮譽。:

希森飢渴地看著父親。他的父親是他所知道中最偉大的戰士。跟他的伴侶比起
來他是老了將近三倍的戰士,但還是能贏得她的心。多年以來他已經用龍翼跟
冰蟒龍戰鬥過無數次。他們最大的成就就是征服了南半山。當他還是小龍時他
愛死這些故事了。

他已經忘記父親有多重,有多少傷痕了。他的龍翼上邊緣的洞展現了他所經歷
無數次的戰鬥。較厚而沒受傷的鱗片繼續生長,把疤痕給覆蓋掉。鱗片生長的
角度形成了很多層次。每個傷痕都被標為勇氣的證明,每當談到這個都是母親
喜愛的部分。她曾告訴過他這是身為年輕龍輝煌的證明。 Nithall的過去幾乎可
以從他的傷疤中想像出來。隨著時間的經過,Nithall的記憶開始不如他的情願
而淡化
當他聽到這些回憶時就會感到緊張的吞嚥。他最嚴峻的戰役是他從天上被擊落
的那一次。Nithall在年經時有很多次被稱作英雄。

:這兩個是你的父母?:輕柔的聲音觸碰到了希森的心靈,他往下看發現黃昏
之翼正在看他

他溫柔的觸碰幼龍的心靈:他們的名子是Nithall和 Sriina,Nithall在我們之中是其
中一個最偉大的戰士:
他稍微停頓了一下,看著那老龍的龍翼去品味當時
有多輝煌,而他的戰吼又會有多震撼。

他在我們之中是最年長的,而.Sriina則是我們領袖的女兒。不論其他龍的心靈
有多古老多原始,她就是有辦法去了解。是我們之中非常少數、有價值、稀有
的天賦。特別是當我們第一次制定一個人類可能會遵守的規則時

隨著她的年紀變高,她的聲音越來越柔和。與他父親的苛刻相比,它非常溫柔
。我父親當初是在很多領土中很多雄龍中打鬥中爭取到她的,他們之間的婚事

是很多老龍喜歡敘述的。他一直為她奮戰並跳舞,直到他把她捉住在他的翅膀
上。雖然大家都知道Nithall的力量有部分是被其他龍們誇張的敘述過頭,但對
於年輕雌龍而言他還是有與鷹相匹配的光榮。

希森是他們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孩子,是兩個雄龍和一個雌龍的家庭。希森開始
發覺自己已經沉溺於記憶中,開始搖晃自己的頭來清醒。這就是Aeother危險的
地方,他有可能會永遠待在這回憶他的過去。儘管他們死很久了。希森嘆了口
氣,然後附近的景象回到了沙灘和海這邊。他發現黃昏之翼正好奇地看著他

他們是怎麼死的? 她這樣子問是純粹的好奇而且沒有任何敵意,但這樣問
還是讓希森的胸口感到一陣痛。他看著黑色的海深思著。

:就是我告訴過妳的那場戰爭: 他開始慢慢思考...思考到底幾歲才叫太年輕
?最後他放棄的搖了頭。

:我母親被人類抓到,被他們用來當作誘餌,但她不允許自己被利用。在她可
能會背叛自己的同類前,她迫使他們奪去自己的性命。她去世的那個夜晚,我
爸被激怒了,從不再和另一條龍說話。他變得非常執著地要消滅殺了他伴侶的
兇手,而這也是他被摧毀的原因。他在跟一些得力助手攻打一座城堡的那一次
…我們失去了他。:

希森停了下來並搖搖頭。再這樣下去他會回憶起當時絕望的日子,他的聲音在
吟唱著墮落者的名字。Nithall的去世帶來了許多的榮耀,而他也相信父親以自
己想要的方式離開了這個世界。但對於那些聽過他的傳奇到大的龍們來說依然
是個打擊。他的兄弟還是第一個在城裡的金屬矛中倒下的。

:我們在這邊已經夠久了,黃昏之翼。妳的心靈和頭腦都跟身體一樣需要休息
:
希森發出咕嚕聲,搖晃他的龍翼來安置它們。

:我想知道更多….: 黃昏之翼抗議著,但是他不同意。他把心靈抽離出來
並用爪子圍繞在她身上。

:現在我們應該放過鬼魂,讓他們好好休息。我們現在應該思考的應該是未來
,不是我們過去的灰燼:
他喃喃自語,一躍而下,將自己轉換到睡眠模式

如果他有辦法活在當下並把過去拋下對他來說確實是不錯的事情。

最后修改: 龍爪翻書 (2018-02-22 21:18:50)


有 2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龙游踏尘, 地球遗龙


←目前頭像感謝安雅贈圖。 
人生短短幾個秋啊  不醉不罷休    東邊我的美人哪 西邊黃河流
來呀來個酒啊    不醉不罷休
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离线

#52 2018-10-21 21:30:30  |  只看该作者

龍爪翻書
会员
来自 台北
Registered: 2011-07-10
Posts: 1,983

回应: 命中註定(Captured by Fate) 目錄+章節大意(更新到21)

第21章

感謝小契幫忙翻譯   haku-smile



富爾頓一開始只是一羣野蠻人隔著三條交叉河對吼的地方。直到有些頭腦聰明的首領在這個東岸
中找到建造貿易所的機會。現在每個部落和城鎮都依靠河流帶來豐富的海岸資源,並用它來運送
自己的貨物,這裡變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之一。

隨著時間的經過,這個部落的真名已經被大家遺忘。但是它的繁榮是不變的。現在船隻還得繳稅
才能經過這個城鎮。這樣一系列的鎖和運河,被建造起來是為了能確保他們能控制水路。他們靠著
貿易變得富有,以至於可以把城鎮的土地向外擴張。就算有部落不喜歡繳稅的規則,他們也沒有足
夠的軍對去向河主反抗。河主的標記總是會在河的轉彎處看到。城鎮已經被開發並用於城市最古
老部分的道路。許多偉大的船從百年以來都從這河流經過奈西帝國。在這裡的建築更重視美麗而
不是功能,泥漿和茅草屋頂的建築已被美麗的磚塊和大理石建築取代。運河不再被泥土包覆著,而
是加工過的白色大理石。像蛇行般跟著河流彎曲。從幾百年前這些野蠻人就已經被更文明、更有
組織性的人取代了。

奈西帝國非常飢渴的想要往他們境外的土地擴張。 富爾頓是他們的第一批寶物,直到現在還是被
他們當作寶石看待。擴張並沒有因此停止,而是一直往南方下去、而東部的部分在地圖上看就像彎
曲的膝蓋。海拉是這裡的皇帝,在他的青年時期被培養成為掌握權威的模範。他的父親沒有參加戰
爭的渴望,但他的兒子繼承了一種無情的心,使他能夠繼續緩慢的擴張土地。他嘗試從他們還沒
試過的北方開始,慢慢的咬幾口。現在已經有一半都淪為帝國的了。他這麼做是為了把手伸到北方
富有豐富礦源的國家去。隨著他將他們與他的人民融為一體,統治伊斯蒂亞 的部落和野蠻人正在
迅速成為過去。

帝國引入了共同的貨幣和固定的貿易商品和稅收價格。海拉和他的祖先從混亂中灌輸了秩序,奈
西帝國在它下面蓬勃發展。然而,他們還是製造了些麻煩,並與文明的約束作鬥爭。在某個晚上
提亞瑪特在沒有書面報告和口頭敘述的情況下,從法庭上被叫過去。

提亞瑪特心想...大概是某個早就拖很久的案子...直到人們發現最後有酬勞可以領吧?皇帝海拉對
他的僕人很慷慨,而這慷慨可不只是單單只給你某些職位而已。提亞瑪特就站在皇帝的左肩後
面,把目光凝視在面前的牆上。較老的人沒有認出他,而繼續關注在一堆審查用的紙堆上。提亞
瑪特也覺得沒被認出也沒什麼。他知道皇帝海拉喜歡玩政治遊戲,就像他喜歡貓一樣。而他這麼
做可以一石二鳥。

皇帝在擔任統治帝國的一些繁重職責,讓那裡的法師為了他的政策煩惱了多次。平民認為他生活在
奢侈品中,除了他自己金庫中的金錢之外沒有任何關心,但是對於那些住在宮殿裡的人可不是這
樣想的。他非常地瞭解每個城市和省份的任何問題。他甚至可以背下他統治的二十年裡每個城市
發生的每一場災害,而無需查閱他的筆記。這使他遠比殘暴的獨裁者還要像個好皇帝。他可不是
單單只在文書上面工作而已,他也曾經是個戰士。當他年輕時,他時親自帶領他的軍隊來擴張領
土。而他也不是躲在軍隊後面領導的那種...他在軍隊的前頭作戰,而且自己的劍已經被敵人的血弄

濕很多次。從他入軍隊到現在,他的手背和臉頰上都各有一個傷痕。雖然現在他的頭髮有點灰了,
但他還是非常擅長每一個武器。因為這個原因,這個人堅定地佔據了帝國的位置。軍隊很尊重甚
至愛他,並慶幸他是他們自己的一員。在軍隊的支持下,其他人幾乎不可能嘗試宮廷政變。

海拉在人民中就不是這麼受歡迎,畢竟他們不是那種男人一定要當兵的社會。他很清楚他的土地和
人們。他是個優秀的統治者,但是軍隊們在各個地區都管的太嚴厲了。軍隊們被給了太多的管制
權,這使得人民怨恨他與他的軍隊。這老人很幸運,因為人民還沒有真正的反叛。

"北方的部落又造成麻煩了,提亞瑪特。"皇帝在沒有寫搞的情況下說話。
提亞瑪特把注意力轉回到天鵝絨般的披肩上。
“我有兩名稅務員空手而歸。不只是稅務員而已,其他城鎮收稅的地方也開始這樣。他們開始襲擊
較小的三個城鎮,造成了很多損失。而現在我們需要從這裡把補給送過去。"
"這個我聽說過了" 提亞瑪特恭敬地低聲說。"這就是為什麼我被叫來的原因?"
"對的,這一次我讓稅務員帶著軍隊同行,但我估計他們又會遇上麻煩。我是可以派北方的軍營來鎮
壓這場叛亂的,但我想要現在先做個聲明。" 皇帝用刺眼的琥珀色眼睛看著他看,此時他手中的筆
落下。
"這可不是由一羣愛國者所帶領的叛亂,而是由一個人所建立起的邪教所帶領的。如果它是由一個
人組成的邪教,那麼這應該可以安靜而迅速地搞定掉。"

“邪教?” 儘管他已經知道了大部分故事,但他還是疑惑地說出了這個詞。他甚至無情地拷問過這
裡的間諜來知道一些些來龍去脈。

“是的。幾年前,你的一位同伴為了追隨龍走到了北方。”當他說完這句話時,這位老人以一種近
乎苦澀的笑容翹起嘴脣。“她從未回來過,但我的情報網告訴我,她被山中的龍宰殺了。她離開後
一週,她的馬獨自回到村裏。"

當提亞瑪特聽到這消息時,他感到了一股勝利感。嘴角翹起了一陣微笑。他們在同一位老師的指導
下學習,而拉迅一直認為他是可能成為競爭對手的人。她有足夠的野心和智慧,以至於她對提亞
瑪特的計劃構成威脅,但她卻失敗了。他們都夢想著成為大師級的法師,為此他們都把目光投向
了一個共同的目標。為皇帝提供他最想要的東西...一條龍!

毫不奇怪的像皇帝這樣的軍人當然會想要騎上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野獸,而酬勞也非常多。拉迅
現在失敗了,那提亞瑪特就成功了...她不僅失敗了,而且還被她那狂野的嘗試中被殺了。
“我知道這一點,陛下。” 他低聲說道,壓抑著滿意的笑容。
"幸好我沒有面臨同樣的命運,那個猛獸就像冬天的晚上一樣嚴峻又危險。"

皇帝急躁地說。“但那就是重點。龍信者班恩為了他們的信仰已經召集他的人民,跟其他人完全不
一樣。他聲稱這些野獸已經從眾神那裏傳給他訊息,告訴他們是時候脫離帝國了。“
"這是一個多麼愚蠢的聲稱啊,陛下。所以你希望我去當那邊的外交官去看看情況嗎?"他盡可能的
小心沒有使用刺客這個詞。因為他比起刺客還比較適合當法師,至少比拉迅更適合。
“不,還沒到那個地步。我希望你去看看這個人的狂言中有什麼真相。那裏肯定有一些東西,所以
我希望你找出它是什麼。”皇帝的臉上露出幾乎冷漠的笑容,讓提亞瑪特身子挺直了。

“既然你們已經捕獲了一條未知物種的龍,我相信如果你又找到一條龍你一定可以抓到的,如果他
們看到他們的眾神被我們捕獲,他們很快就會失去信心並停止這種愚蠢的襲擊。在那之後,我就不
會再看到自殺式的叛亂了。“

“陛下?這是關於動物的所有信息嗎?它真的就在那邊嗎?”當皇帝往下看桌上的紙並重新開始簽
字時,提亞瑪特把他手縮回到身後去。
“我確定你回來後會給我們更多的信息,你可以出去了。”這位老人甚至沒有擡起頭看那個在沉默中
站著的法師。他靜靜的低著頭離開皇帝,往大門的方向走去。如果有幾個星期的時間計劃這次探
險,他會更自在,但是他必須對所給予的東西做些什麼。他已經知道他會帶了什麼樣的人。但他
必須把他們都圍繞在同一條船上。

提亞瑪特一想到他這次任務被賦予的意義時,嘴角漏出了一絲絲微笑。在那個山上可能有偉大的生
物就住在那裡。他曾在他家的圖書館裡發現了一堆滿是灰塵的書,上面寫著傳說和龍的故事。書
本沒有將龍們描繪成在岸邊捕撈的無害受驚嚇野獸,而是在一個晚上可以摧毀城鎮的大型動物。
他從很久以前就被人們如何團結一致對抗大型動物的故事給入迷了。細節的部分總是是引起他的
注意,他花了無數個小時對此做了筆記。有些“歷史”只不過是普通民眾的偏執狂和迷信,但許多
事情在不同的作家中反復出現。那些是他記錄下來的東西。

在過去的某個時候,龍與他們今天認識到的有很大的不同。有關於他們如何摧毀人類的故事早就已
經多到數不清,直到他們瞭解了自己的弱點並且能夠站立起來。古老的傳說描繪了這些生物的迷
人畫面,它讓提亞瑪特飢渴更多。如果有一半的故事是真實的,那麼他們就有可能比任何動物都
更聰明。只有在他試圖追逐這些傳說的時候他才會感覺到快樂。然後他找到了他們。他仍然懊悔
雌性的沒辦法活捉,但雄性的那個有辦法制伏。如果當時那雌龍沒那麼有攻擊性的話,現在可能就
可以進行繁殖了。但這也不完全是個損失,只是這結果不是他所期望的。

雙足飛龍在訓練時完全派不上用場,任何接近他牙齒範圍的人等於是暴露在危險之中。雙足飛龍是
人們早就放棄馴服的目標,就算他們以前有智力,現在也早就變成瘋狂的物種了。但是如果有其他
人在場的話,比如大師級的法師在的話,那還有點希望。如果有誰可以控制牠們的話...就等於掌握
了天空,就可以使奈西帝國壯大。海拉很老了,很快就會有一個新的統治者取代他的位置。 如果
有誰可以掌控天空,他可能就是那個新統治者。


有 3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shiningdracon, 地球遗龙, MorksAllen


←目前頭像感謝安雅贈圖。 
人生短短幾個秋啊  不醉不罷休    東邊我的美人哪 西邊黃河流
來呀來個酒啊    不醉不罷休
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离线

#53 2018-10-28 19:26:02  |  只看该作者

地球遗龙
虺龍
来自 广东深圳
Registered: 2017-04-07
Posts: 56

回应: 命中註定(Captured by Fate) 目錄+章節大意(更新到21)

看之前的設定雙足飛龍也是可以交流的智慧生物啊,現在退回野獸了嗎
風暴巨龍被滅族,雙足飛龍淪爲野獸,不知道那一種更糟糕 haku-suprise


May the wind under your wings bear your where the sun sails and the moon walks.
頭像作者Anne Stokes

离线

#54 2018-10-28 20:04:41  |  只看该作者

龍爪翻書
会员
来自 台北
Registered: 2011-07-10
Posts: 1,983

回应: 命中註定(Captured by Fate) 目錄+章節大意(更新到21)

@地球遺龍 寫道: 看之前的設定雙足飛龍也是可以交流的智慧生物啊,現在退回野獸了嗎風暴巨龍被滅族,雙足飛龍淪爲野獸,不知道那一種更糟糕

這篇是人類視角,書中這個時期的人類分不清楚卡里克(carrick)和龍,沒有卡里克的概念,而且用龍來稱呼卡里克    haku-idea


這本書的設定,有智慧的龍有四種:
Ice Wyverns 雙足飛龍
Earth Wyrms 蟒龍
Storm Dragons (風暴)巨龍
Sea Serpents 蛟龍


本書女主角,Lashane Rainan 拉迅‧雷娜,一開始想馴服的「龍」,其實是卡里克。

最后修改: 龍爪翻書 (2018-10-28 20:05:39)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小契


←目前頭像感謝安雅贈圖。 
人生短短幾個秋啊  不醉不罷休    東邊我的美人哪 西邊黃河流
來呀來個酒啊    不醉不罷休
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离线

#55 2018-11-02 16:30:25  |  只看该作者

地球遗龙
虺龍
来自 广东深圳
Registered: 2017-04-07
Posts: 56

回应: 命中註定(Captured by Fate) 目錄+章節大意(更新到21)

所以說這裏的雙足飛龍其實也是卡里克嗎?感覺以前的部分沒說清楚卡里克是不是也有四種 haku-embarrassed


May the wind under your wings bear your where the sun sails and the moon walks.
頭像作者Anne Stokes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