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灵龙玲瓏,梦龙矇矓

#1 2010-03-08 01:30:14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805

龍之冠軍 第三章

我拋的磚終於引來了玉
春節前收到一個名叫 Amolla的網友來信,他表示願意和我一起翻譯《Dragon Champion》
以後就是我和他共同翻譯這部小說,進度能加快一倍了。不多說,奉上他翻譯的第三章
http://www.cndkc.net/bbs/thread-36138-1-1.html

龍之冠軍 第三章

    就這樣一個季度過去了。蝙蝠們有氣無力的倒掛在洞頂上,長在滿地龍糞上發着微光的真菌褪了色,滿佈鮮綠色的斑點,看上去就像洞穴裡的星星。

   奧隆饑腸轆轆的在洞穴中覓食。洞穴中蛞蝓的痕跡已經變幹了,但仍然逃不過小龍們日漸敏鋭的鼻子。蛞蝓的行動和蝙蝠一樣也變的遲緩,直到它們再也無法從一個藏身地逃進另一個。

   就連從來不同奧隆一起玩耍活動的妹妹們也開始覓食了。雖然她們尋找食物時不如他那樣積極,但是她們很會預測那些無腦的灰色小毛球般的老鼠藏在哪裏,並且從不被四面八方的吱吱聲擾到迷失目標,一逮一個準兒。

   奧隆的腿腳現在長長了一點,四隻腳趾上的爪子變得比以前更尖鋭,三隻長一隻短。後肢比前肢更有力結實,輕輕一跳就從蛋巢躍到地板上。他後背上的黑色條紋顔色加重了,身上的灰色也變得更深,除了肚皮還是鼠肉一般蒼白。他渾身的皮膚堅韌厚實,他可以扭動身子擠進他的兄弟不能企及的石縫中。在他和他兄弟無休止的洞穴探險中他們總能碰見,而有時當他瘸腿的兄弟逃跑潛水進瀑佈下方的暗湖中時,他就炫耀似的揚起閃着青銅光芒的頭冠。

   蛞蝓爬行的痕跡消失在地板上的一條裂縫中。這條石縫周圍環飾着乾燥的真菌,還有等待細碎水流滋潤的休眠孢子群落。奧隆在石縫周圍轉着圈,發現如果他能移開一塊大石頭,就能穿過這石縫繼續追蹤蛞蝓。

   他擠呀擠,想利用肩骨撬起石頭一端,但是無濟於事;接着他聚集力量使勁推——直到兩眼發黑也沒有成功。石頭還是一動不動,他一邊從蛋巢底下鑽出來,一邊氣急敗壞的抽動他的尾巴。

   “Pogt!”他駡道,這是他從媽媽講給他聽的自編故事中無意學到的達瓦維奇式粗話。

    他把自己的脖子曲成一個用於恐嚇的彎度,感到胸骨後面有什麼咕咕作響,他脖子上的肌肉驟然收縮,然後猛地吐出一大灘稀薄的黃色液體。

    真是太奇怪了。

    奧隆品嘗着嘔吐物散髮的氣味,這股味道微微灼燒着他的味蕾以及鼻粘膜,他厭惡的打了個噴嚏,轉身回去找母親。他想她應該能夠移動那塊石頭,於是他又爬回了蛋巢裏面。

“媽媽,有塊石頭,媽媽!蛞蝓鑽到洞裏面了,可是有塊石頭擋住了道!”

   他的母親睜開了眼睛。現在她瘦了許多,整天隻吃孩子們吃剩下的東西。然後她又把眼睛合上了。

“媽媽!我搬不動那塊石頭,幫我搬走它吧,我就可以抓蛞蝓了!”他央求道。

   “安靜,奧隆。你要把洞頂的蝙蝠都驚醒了。你真是太吵鬧了。”他的妹妹們也停止打盹,同意似的望着他。
“媽媽,就一下下!媽媽,求你了,我好餓啊!”

“是乾涸溪流上的那塊石頭嗎,奧隆?”

“是的。”

      “那塊石頭是你父親有意放在那裏的。他也許會幫你搬開它。你就讓我睡覺吧。”

    “可是蛞蝓會逃走的!”

  “蛞蝓或者甲蟲,隨便什麼吧,你的父親很快就會回來的。”

    “ 可是——”


       母親的尾巴猛地抽動過來,尖細的末端剛好掃過他的鼻子。他感到眼窩一陣刺痛。“啊噢噢噢!媽媽,你也不用打我吧!”

      他的妹妹們勝利般互相碰觸鼻子,交換了了一個滿意的眼神;奧隆隻好決定忽略她們舒適的呼嚕聲。

     “我又沒做錯什麼啊,”他辯解道,聲音卻安靜多了。

    “別抱怨了,你慌慌張張的讓我心神不寧。找找地板上應該有死蝙蝠吧,如果你真的那麼餓的話。我整天都能聽到它們掉在地上的聲音。這冬天真是沒完沒了!”

       她來回地扭動自己的脖子,奧隆知道這是她在注意父親是否回來。

    “我們必須有耐心,奧隆。”

       但是一個只有四個月大的小龍很難有什麼耐心,所以奧隆將等待的時間都花在試圖挪動那塊石頭上。他嘗試了所有可能,推、拉、滾;還有從不同的角度挪動它,可那塊石頭紋絲不動。最後,他筋疲力盡的趴在石頭上睡着了。

    父親歸來時弄出了很大聲響,將他從睡夢中吵醒。以前他可沒這麼吵,動作非常安靜,奧隆甚至能在他回來前聞到他的氣息——當然是以他巨大的體積來說的安靜。但是這次奧隆聽到了他從洞頂通道穿過的聲音,還有他的腳步聲也很凌亂。

   難道是父親受傷了?

   奧隆爬上一條石筍以便看得更清楚。父親爬進了蛋巢,嘴裏銜着什麼東西,像是某種動物的前臂。是食物!

   蛋巢的邊緣處,父親正在同母親爭辯。“你已經吃了一整匹馬,這事兒就這麼到此為止了。”父親粗聲說道,“為了找食物我可惹了不少麻煩。”

      青銅龍的下顎不停地動着,奧隆看到他在用舌頭攪動嘴裏的東西。一顆象牙白的牙齒掉了出來,已經破碎並沾滿血跡。

   奧隆還看到父親脖子上插着羽毛似的矛桿,還有肋骨上比洞穴中木柴還長的傷口。“爸爸,你身上有根矛!”他說到。

   “什麼?”父親探出腦袋嗅了嗅側肋。“矛可沒這麼長,灰龍。這是長槍,是騎在馬上的人用的武器,他們可以拿它將你捅穿。如果他們決定騎着馬來對付一條龍,這就是副作用。”

     “再往右邊挪一點,本來這槍可以扎到你屁股上的。”母親輕笑道。

    奧隆不得不努力閉緊嘴巴以防大笑出來。

   “所以就是這些讓你費了這麼大力,”母親繼續說道,嗅了嗅其中一匹死馬,“你就帶了兩匹死馬飛回來了?”

      “至少兩匹,我的下顎肯定要痠痛一周了。真正讓我疲憊不堪的是這個。”

       父親張開他的爪子,一大堆布料,一卷繩子還有一些木頭碎片掉在地上。

   “這是什麼?吃的嗎?”他的妹妹吉扎拉問道。

     在那堆破布料中,奧隆看到一隻前臂露了出來。這是一條遠比他瘦弱的胳膊,結構很奇怪,不過爪子四長一短和他自己的很像——爪子這詞可能不太合適,因為這條胳膊上沒有任何尖鋭的骨骼。

    “本來那是一個營地,我趁着夜晚接近了他們,他們的馬都被拴上了,沒有準備出發的行跡。真是勇敢的人——他們並沒有逃跑,而是轉身與我戰鬥。”

        布料下有什麼東西喊叫起來,起身跑到他後腿旁邊,然後又在黑暗中絆倒了;那東西渾身打顫,瑟瑟發抖,聲音在冰冷的岩石間迴響不絶。

    “這是人類,奧隆。追上他,讓我們看看你捕獵的本事。”父親說道。

     奧隆立刻開始了追捕,既是受到父親的驅策,也是被那人類的逃跑所吸引。人類聞起來滿是血腥和死馬的味道,但是還有一種陌生的難聞氣味夾雜其中,有點像父親曾捉給他吃的一頭死狼的味道。

    兩足的人類覺察到奧隆的來襲,正試圖逃進一條石縫中,他用雙腿又蹬又踹,雙手努力攀爬。人類的體型比奧隆要大,但他卻更為強壯。他一下就捉住了人類將他拖到開闊地中。

   但人類用腳猛踹他的眼睛,奧隆的眼鼻再次受到重創,比母親打到的那回疼得多。奧隆不得不放開人類,舌頭品嘗到的只有自己的鮮血;但現在他與獵物的距離很近,僅憑視力和聽覺就能逮到他。

   人類爬遠了,在石縫中瘋狂的尋找掩蔽處。他的顔色看上去很奇怪,就在奧隆準備奮力跳到他身上時,他注意到人類身上的皮膚可不止一種顔色。

    結果他壓倒了人類,然後沖他脖子狠狠咬下去,但隻咬到了人類的右臂。那人以被咬住的右臂為軸心扭身前翻,奧隆在從前與妹妹們漫不經心的角力中從未見過這種奇怪的動作。看來人類的前肢比他想象的更有力氣。

    奧隆的前腿腋窩處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

    頭頂上方,父親頭顱巨大的陰影籠罩過來。只是一瞬間,人類的腦袋就被巨龍從脖子上咬了下來。鮮血就像噴泉一樣到處潑灑,死屍頽然倒地,但奧隆繼續攻擊這具無頭屍體,用尖牙撕扯着肉塊。

   “奧隆,停下。”父親低吼道。

    奧隆瞬時停止了動作,嘴裏還咬着死屍的肩膀。

   “看看他的手裏,奧隆。這人類拿着一把刀。”

      他把自己的身體拔離刀刃,聞了聞腋窩上的傷口。一股血流從那裏噴射出來,和地板上的人類鮮血混在一起。“爸爸,我會死嗎?”

     “不會,你相當幸運。把傷口舔乾淨吧。”

       奧隆低下頭為自己愈傷,而父親則繼續他的講話。

    “當你準備跳到獵物身上的時候,你要使用後腿進行攻擊,而現在你使用嘴攻擊的次數太多了。如果獵物已經半死不活時,咬它脖子是正確的選擇,但當你已經撲倒獵物時,記住,獵物也撲倒了你。你應該使用後爪死死抓住它並蹬踹,這樣戰鬥才更為有效。”

      “我知道了,爸爸。可我的鼻子也受傷了。”

      “許多小龍在第一次獵殺人類時傷得更重。你做的不錯,我的冠軍;要抓到一個人類我要在地表上獃數月之久,在這之前你們一定會餓得半死。沉睡的話饑餓感會不那麼難以忍受。”

      “我可以吃了他麼?”

       “他是你的獵物。”父親說道,一邊吞下了人類的腦袋。“嗯,至少大部分是。”

    奧隆滿腹是噬骨的饑餓,接着就在他的犧牲品身上狼吞虎嚥。母親教育過他吃東西不要囫圇吞棗,否則一會兒會吐出來;但父親似乎更理解饑餓的滋味。

    “這都是你母親的主意,她的父親就是這樣教育孩子的。我剛才或許是幫你避免了更為糟糕的後果,但是你要記住,人類會製造工具以彌補他們力量的不足,還有制定計謀和運用魔法。他們膽小而懦弱,會借用小鐵片來防身,但你挺過來了,不是嗎?”

        父子倆分食了那具屍體。父親咀嚼着骨頭,而奧隆則吃掉了大部分的精肉。他鼻子上的血已經止住了,父親兩肋鱗片中在戰鬥中受的傷也癒合成深色的膿痂。

     “爸爸?”
     “什麼?”
      “那塊大石頭下面是什麼啊?我要追蹤一隻蛞蝓,但我移不動它。媽媽說是你把它放在那裏的。”
     “你無法移動它,這我並不奇怪。你的體積還不夠大。”
    “你能幫我移開它嗎?”
     父親用舌頭舔舔牙齒,想了一會兒。“你已經完成了第一次狩獵,成為了我們的冠軍。所以我想,你不再是一頭幼年的小龍了。跟我來吧。”

      父親帶着他走到那塊石頭旁。他垂下那長長的脖子,仔細嗅了嗅石頭旁奧隆那灘嘔吐物。

    “你已經長大了,這正是你噴吐能力的證明。也許再過幾個季度,你的噴火囊就能吐出真正的龍焰了——只要你的飲食正常。帶脂肪的肥肉會滋養你的噴火囊,曾經有條上古紅龍這樣告訴我。”

     奧隆知道有關龍焰的事情;他的母親說過一旦噴出龍焰,就標志著小龍成長為真正的龍族。他的身體現在能夠在噴火囊中貯存某種液體脂肪,只要在噴出時點燃就可以成為龍焰。母親真是無所不知。

    父親很容易就將巨石推到一旁。

    “你怎麼才能爬下去呢,父親?這洞口太小了。”

    “我的脖子能伸進去,這洞也並不很深。你爬下去看看吧。”
   “裏面很危險嗎?”

    “是的,但並不是你想象的那種危險。”

      奧隆嗅了嗅洞裡的空氣,鼻孔裡充滿凝固的血液的氣味。

     “父親,我看不到有任何東西。”

    “爬到裏面去看看。這洞並不深——不過我的脖子不夠長。”

     奧隆用他受傷的那條腿往下踩了踩,發覺它還不能支撐他的體重。於是他將自己的尾巴伸了下去。有什麼東西在洞壁上閃爍,反射出燃燒着的苔蘚的光芒;奧隆爬進了這深邃的洞口,然後立刻就屏住了呼吸。真是太神奇了。

      如同河流一般的銀子鋪滿了地板,從已經腐蝕的容器中溢出;閃閃發光的小圓金幣,盛滿了滿洞樣式古老的箱子;還有遍地都是那種他妹妹們喜歡玩耍的彩色寶石散落其中。

      父親朝洞裡掃了一眼。“壯觀吧?這對於龍的寶藏來說還不算多。我倒寧願用這些金子填腹而不是觀賞。想要的話就吃下一兩口吧。隨便挑,如果你之前還沒有偷偷拿走一些的話。”

         父親沉浸在往昔的記憶中,輕笑着。

    於是奧隆啃下一大口硬幣。它們一點味道也沒有,所以他把它們全吐了出來。

   “這是為何?”父親向他喊道,“哦。對了,你還沒有鱗片。這就解釋了你的行為。當我的父親第一次向我展示他的寶藏時,我一靠近它們就開始本能的攻擊我的父親。”

      “為什麼我還沒有長鱗片?”

    “因為你是一條灰龍,我的兒子。這意味着你必須小心:你的皮膚更容易被損傷。但另一方面來說,對金幣和寶石沒有興趣的你就可以居住在地表世界,如果願意的話還可以遠離人類。而其他的龍必須在地下世界中尋找重金屬來滿足自己,他們會受到地下世界中矮人和獸人的襲擊——或者必須從人類和精靈那裏偷取金屬。”

        “你是從哪裏找到這些東西的?”

   “城鎮、貨車…….有一些是你母親的。她曾經幫了一些矮人一個忙,幫他們清除一窩獸人。於是他們送給她那些銀子。很可愛,對吧?讓我想起了美麗的月光。”

       “那些矮人沒有殺害她?”

      “她行事很小心。她每次只會見兩個矮人,並且是在地表上。你知道的,你母親很擅長外族語言。”

       “為什麼龍要幫助那些試圖殺死我們的人類?”

      “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直到我的敵人消失。’”父親說了句諺語。“當她幫忙清除了那窩獸人後發現了我們這個洞穴,她認為這裏非常適合居住,於是一個尾掃就解決了陪同而來的兩名騎兵,我可以這麼說。”

    “我會記住這些的,父親。”

     “這才是我的小龍!”父親輕聲笑道。“聰明的小討厭,對不對?和你的媽媽一摸一樣。不過當你慢慢長大後,你會遇到許許多多想要追捕你的東西。”

       “追捕我?難道有人要吃掉我們嗎?”

     父親伸長了腦袋,奧隆連忙後退以防撞到他長滿頭冠和尖角的巨大腦袋。父親看上去總是很憤怒,但也許只是因為他眉毛的彎度所致。

      但父親只是伸過頭用舌頭輕輕舔了他一下。“不,我的冠軍,沒有什麼東西敢獵食龍族,除非他們走了好運。”

      “但為什麼呢?”

        父親低下腦袋,留出空間讓奧隆從洞裡爬出去。奧隆爬過父親頭上的頭冠和尖角,一直攀爬到他的背上。

      “你跟你的母親一樣,滿腦袋都是問題。嗯,這就是一個很長的故事了。我想我有這個疑問的時候比你還大一點,不過你是個聰明的小龍,所以我現在就告訴你,如果你想聽的話。”

       “是的,父親,快告訴我吧。”

        父親閉起眼睛,許久之後又睜開。這就是他告訴奧隆的古老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地表世界還沒有成型,地下世界則是一片混沌。那時太陽擁有四個偉大的使徒,它們聚在一起組成了兩個世界:一個黑暗,而一個光明。世界組建完成後,兩位使徒被燃燒的太陽命令在兩個世界中製造生命來崇拜她。於是花朵為太陽張開花瓣,鳥兒為太陽的升起歡歌。

       “月亮很嫉妒太陽被萬衆矚目,而他自己卻醜陋、滿臉坑窪並且邪惡可憎,狼群都會在夜晚對月嚎叫以提醒其他動物月亮的到來。於是月亮說服另外兩位使徒,也就是火焰與土地,在地心的深處製造一個捕殺那些太陽崇拜者的殺手。使徒們製造了獸人,你還沒見過獸人,對吧?他們有彎曲的身軀,多毛的長臂和尖長的手指,輕易就能扭斷小龍的脖子。

     “於是災難降臨於大地,獸人殺害吞食了很多空氣與水製造的生物,並且吃得越多,生的也越多,他們就像蒼蠅一樣充斥整個世界。太陽非常憤怒的要求月亮道歉,但月亮拒絶了,還遠遠躲開太陽。最終太陽隻好命令四位使徒合力除掉滿地的獸人。

     “所以現在土地、空氣、火焰和水擁有了殺戮的能力,但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偶然而隨意的。他們忙於維持世界的純凈和平衡,而沒有太多時間來除掉獸人。不過他們可以創造新生命,所以他們決定合力創造一種生命,它們不像其他動物和鳥類一樣會被獸人吞吃,也不像植物一樣會被砍倒。使徒們苦思冥想,經過很多次嘗試後——其中某些試驗品如今還在世界各處遊蕩,他們終於創造了龍族。

     “每位使徒都給予龍族一樣禮物。土地賦予龍族堅硬如鑄鐵的皮甲,獸人根本無法咬穿或抓傷;空氣賦予龍族飛翔的能力,使得它們能夠到達任意地方;水賦予龍族柔韌性;而火焰送給了他們最重要的禮物:龍焰。

      “於是龍族在饑餓難忍中飛向世界,四處獵食獸人並使之馴服。所以獸人憎恨我們,但另一方面也崇拜我們;我們就這樣驅使、吞食他們,看到合適的還要奴役他們。獸人的覆滅使得地表世界和地下世界終於重歸平衡,上方太陽滿意地望着這一切。

      “‘幹得不錯,使徒們。我應該感謝你們中的哪位呢?我想要嘉獎完成這任務的那位。’

     “每位使徒都聲稱是自己的功勞,堅持認為是他或她賦予龍族的能力致使我們如此強大。於是他們之間開始了永無休止的爭吵。
     “‘既然你們爭論不休,又沒人能夠證明自己的努力,那我就收回我的獎賞吧。’看到此景,太陽滿臉厭惡的這樣說道。

      “失敗的使徒們退縮進地表和地下世界他們的位置中,暗中打起了主意。他們的想法同樣貪婪:‘如果我能證明自己是最有功的那個,我就能得到太陽的獎賞。但如何證明呢?我知道了,我要製造出一種連龍族都能殺害的生物!’

       “於是在深深地底下,土地創造了掘地的矮人。他賦予他們能夠掀開龍鱗的強壯手臂和厚實的皮甲,以及大山一樣的堅韌不屈。

      “水,以她緩慢細膩的智慧,製造了居住在綠色植物之間的精靈。他們就像大樹一樣長壽,走路像被風吹起的樹葉一樣無痕。他們是有耐心的獵手,視力與聽覺同樣敏鋭。

      “高高在上的空氣創造了人類。他們是遊蕩者,是獵手,他們可塑性極高,雖然不如大山一樣穩固堅韌,或如高樹那樣耐心的等待四季變換,但能夠在兩種品性之間任意轉化。
     “火焰是最懶而舉棋不定的一個,他沒有動手創造生命,而教授另三位使徒創造的生物以魔法,通過魔法,他們就能夠統治或殺害龍族。三個種族用魔法統治奴役了世界上大多數生物,有一天他們甚至將火焰使徒送至空中,取代了太陽本身。更糟的是,火焰教授了魔法師們製造生命的能力,這樣他就不必親力親為了。

     “但是就像使徒們一樣,三大種族因此陷入紛爭與不和。他們彼此爭鬥廝殺,人類征討着精靈,把精靈全部殺光後就自相殘殺。很不幸,他們看到了當時的龍族傲慢自大,不知恐懼為何物,於是三大種族掉頭開始殺害我們。

      “經過長年的屠殺,龍族再也無法統治萬物,獸人也死灰復燃,開始侵擾其他種族。打從那起,世界歷史隻剩下三大種族之間的戰爭和廝殺。
       “所以現在,我們龍族必須藏匿起來,否則冷酷的殺手會殺害我們的族人。還記得那些繁榮年代的龍差不多都死了,如今矮人能夠找到我們的洞穴,精靈用木頭和水造成的陷阱捕獲我們,更多的時候,人類快速建造的村落,城堡,道路和城市將我們逼到無處可去。

     “小灰龍,比起智慧我懂得更多的是暴力,但我告誡你:要去學習有關其他種族的知識,尤其是人類。你的爺爺,也就是我的父親,曾經有次毀滅了整支人類大軍,但後來更多的軍隊連着原來的倖存者一起捲土重來。當他奮力撞碎燒毀那些戰爭機器時,已經陷入軍隊的重重包圍中,而那就是一條非常強壯的紅龍的末日。如果我們龍族想要存活,我們就必須適應這個新世界,否則四大使徒創造我們的努力就前功盡棄了;那是的龍族將衰落覆滅,直至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一顆龍蛋。”

      父親望向蛋巢所在的方向,深深地吸了口氣,好像在偵測敵人的來襲。

      “什麼叫衰落,爸爸?”奧隆問道。

      “現在你還不用擔心這個。”

       他們一併吃完了人類的殘軀。奧隆再次聞了聞那把尖刀上自己的血跡,準備將它扔進寶藏洞內;但父親要求他將這武器帶回到蛋巢,將今天所見所聞與妹妹們一同分享。


有 2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巴洛戈斯, 336101438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