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龙的梦想 龙的故乡

#1 2009-11-20 01:23:05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銹色

這是一篇《龍槍編年史》的同人小說,沒看過編年史的人對有些情節可能不好理解。

銹色
作者:Avatar
譯者:shiningdracon

布萊斯舉起鎚子,把釘子釘入木板。然後拿起下一個釘子,准備重覆剛才的動作。“布萊斯!”聲音從另一個平台傳來。布萊斯抬頭,露齒一笑。是斑瑟斯,他的同胞,此時正揮手指着下面。布萊斯微微一笑,低頭看向他指的地方。這一看,布萊斯的笑容僵住了。
一個精靈。
早不來晚不來,布萊斯思量道,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
他展開翅膀俯衝疾下。那精靈在最後一刻才抬頭髮現正沖向她的布萊斯。
“龍人!”她尖叫,然而布萊斯知道沒人能聽見她的喊叫。
布萊斯的拳頭正中目標,她應聲落馬。
斑瑟斯也從樹上滑下來。
“她在這幹什麼?!這裏離奎靈那斯提或者西瓦那斯提十萬八千里!”布萊斯問他的同胞。
“不知道,朋友,我希望她只是一個被流放者。”
“我們拿她怎麼辦?”布萊斯上下打量那精靈。
“不管怎樣,她會記住我們。如果我們還想繼續過平靜的生活,最好能讓她留在這。”斑瑟斯搬起她的一條腿。“帕拉丁在上!她可真沉!來幫我一把。”
不一會兒,他們來到客房,將她放在床上。

龍港村是個很小的村子,只有大約15個龍人住在裏面。
如果任何一個人類看到它,大概都會痛苦的回想起索拉斯。
村子完全圍繞一顆巨大的瓦琳木建造。
螺旋形的結構,活像一個大蝸牛殻,主建築圍繞樹幹建造,全部連接在一起,然而一點也沒傷到樹木。事實上,在更高的地方,房子圍繞粗壯的樹杈建造。屋頂由一片堅固的石英石做成,透光性良好。
樹周圍掛着大量繩梯,通往若幹小平台和瞭望塔。有些地方裝備着大型十字弓(還從沒被使用過),有些地方用於做飯或者日常家務。另一幢房子圍繞一顆小一點的樹建造,主要用於存放大量的藏書。
整個村子離地30英尺,用兩條大梯子上下。
身後的呻吟聲讓布萊斯回過神來,轉身看到精靈正在蘇醒。他施展了變形術,變作一個人類的模樣,這樣的形象對眼下更有幫助。他不希望嚇到那個精靈。
精靈少女的眼睛慢慢睜開,卻因疼痛而抽搐了一下,再度閉上。
布萊斯將一隻手放在她額頭,向帕拉丁低聲祈禱。她的疼痛看起來減輕了,然後她睜開了眼睛。

(待續)

最后修改: shiningdracon (2009-11-20 10:19:23)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2 2009-11-20 08:18:20  |  只看该作者

夜月黑翼
应龍
Registered: 2009-07-21
Posts: 894

回应: 銹色

那個“巨大十字弩”是ballista麼(攻城武器),這個一般都叫弩炮的:P


33014_350.png

光影交錯的虛假與真實

离线

#3 2009-11-20 10:14:50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銹色

如果是ballista,我肯定會按習慣翻譯為弩炮了,但原文是large crossbow
或許作者想強調它發射的是弓矢(弩炮不全是射箭的,很多弩炮發射的是石塊)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4 2009-11-20 11:04:18  |  只看该作者

夜月黑翼
应龍
Registered: 2009-07-21
Posts: 894

回应: 銹色

巨弩啊……專門對大型生物的三棱箭頭……想到就很冷……


33014_350.png

光影交錯的虛假與真實

离线

#5 2009-11-20 19:04:09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銹色

“Qualaserta blajequest! Mislahora Wequesami!” 她差不多是尖叫着吼出一串精靈語,掙扎着坐起身來。“Mequestora!”
“對不起女士,你會說通用語嗎?”布萊斯打斷她。
“我……在哪?”她用結結巴巴的通用語問道。
“那不重要,夫人。”他為他的白金徽章感謝帕拉丁。
“我……我……我……死了?”
“沒有,夫人,遠非如此。這裏很安全。現在,能不能請你解釋一下你是誰?為什麼到這來?”布萊斯摩擦着他的徽章,向帕拉丁默禱。
“我……我記得……一個紅色的龍人。飛向我。”
布萊斯舉起手,念了一句咒語:“Ishmalis Makray!”他把手放回膝蓋,說道:“現在說話,女士。”
“這裏是哪?”她問道,流利的通用語。
“你在龍港,一個小村,”布萊斯的話被精靈打斷了。“你怎麼聽懂我的?”她問道,困惑爬上她的臉龐。
“我是那白金的父的牧師。”布萊斯答道。
“原來……”精靈突然改變了話題,“我參加過長槍戰爭,我從沒見過紅色的龍人。”
布萊斯點頭,“好女士,你有大堆大堆的問題,在恰當的時間我會解答它們的。但首先,告訴我你的名字,你為什麼到離西瓦那斯提這麼遠的地方來。”
精靈緊張地拉了拉頭髮,輕輕說道:“我叫拉斯萊斯。我……我被流放了。按你們的說法,我是個暗精靈。我……”
盡管她沒有哭,但布萊斯能感覺到她的心在流淚。
她用哽咽的聲音繼續說道:“我出生於一個地位低下的階級。天生卑賤。我曾掙扎着試圖向上爬,但最後,什麼用也沒有。”
布萊斯心不在焉地撫摸着白金徽章。
“我最後發現人們正在准備逃離家園。我不能,我就是感覺自己不能離開那。所以我藏起來了。我學過些魔法,精通隱身術,或至少是類似的法術。”
布萊斯看着拉斯萊斯閉上雙眼,回憶着痛苦的時光。
“我留下來,直到我確信他們都已離開。然後……”
“然後,噩夢開始。”她的語氣如此冷淡、不帶感情,布萊斯下意識地打了個冷顫。
“我聽到,拍擊翅膀的聲音。一個巨大的綠色身影掠過我的窗口。我看着它,但就當我看向窗外的時候,我忘記了那生物的存在。”她深吸了一口氣。布萊斯注意到她緊握着雙拳,指節泛白。“那些樹,在哭泣。為了生命、為了鮮血在哭泣。邪惡的生物遍佈森林,像從無底深淵爬出來的惡魔。”
“我跑,用最快的速度跑,向著那個我以為應該安全的地方跑。可是當我到了那裏……”她不寒而慄,“一條非常大的綠龍坐在那。我害怕,害怕極了。”

(未完)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6 2009-11-20 23:48:23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銹色

“但那巨大的綠龍向我轉過頭,嘶嘶的說道:‘小傢伙,你是誰?’他的聲音……可以說是一種特別有魅力,卻又不懷好意的聲音。讓我覺得既着迷又厭惡。”
“我結結巴巴的說出名字。他盯着我看了一會兒,然後用可怕的嗓音說道:‘這裏不需要你。你真走運,我現在不俄。’他指了指國王。我剛注意到國王正坐在他下方,手正放在某個巨大的玻璃球上。‘他的靈魂就是食物,是我嘗過的靈魂中最美味的。無論如何,你是個余興節目。我將送你去找你的同類,離開這城市。你會去的,但當你追上他們,你會殺死你見到的第一個精靈;然後你會折磨第二個,慢慢擠出他的生命,直到死亡;你遇到的第三個精靈將會看到你染血的雙手,然後大聲呼叫。其他精靈馬上就會趕來,他們讓你做什麼你都會服從。當你貫徹了我的這些命令後,你就自由了,然而不管怎樣,今後任何綠龍給你的命令,你都將服從。’”她停下抿了一口水,然後繼續她的故事。不過布萊斯已經意識到結局了。
“我當然拒絶了他,即使我已經嚇得屁滾尿流。那龍笑着念了咒語。我感覺自己被活生生撕碎,那並非肉體的痛苦,是精神上的,我能感覺到自己正被一點一點地摧毀。然後,痛苦消失了,我發現自己站在一座山坡上,俯視着同胞們的營地。我看到一個孩子向這邊走來,”她閉上眼睛,“我本該不動聲色地避開這個孩子,但一股可怕的衝動抓住了我。在我搞清發生了什麼事之前,自己已經站在那孩子面前,手裏拿着匕首……”她几乎沒法再繼續說下去。“……你能猜到之後的事。”
布萊斯點點頭。精靈頽然地倒在床上。布萊斯站起來,接過她的水杯。
他撫過她的額頭,輕聲安慰,直到她睡着。當她的呼吸逐漸變得平穩,他離開了房間。

(未完)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7 2009-11-21 17:59:11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銹色

當晚,布萊斯坐在圖書館中陷入沉思,直到一隻手搭上他的肩膀。布萊斯抬頭,看見妻子瑞西斯正有些茫然的看着他。
“怎麼了?”布萊斯低頭,發現自己忘記從人類形態變回來。他尷尬一笑,然後變回常態——鐵鏽色的龍人形態。
“然後?”瑞西斯仍然看着他。
“什麼然後?”布萊斯困惑的看着妻子。
“你坐在這一整天了,錯過了晚禱,然後又錯過了晚餐。我了解你,肯定什麼事情不對頭了。”瑞西斯笑笑,輕撫布萊斯覆滿鱗片的脖子,“與那精靈有關,對吧?”
布萊斯點頭。“當湛青血暴第一次到達西瓦那斯提時,她就在那。他給她下了咒。她殺了她第一眼看見的兩個人,然後被流放了。”布萊斯嘆着氣說,“我不知該怎麼辦,她還不知道自己正在龍人的村莊裡,我擔心她知道真相後會有什麼反應……”
很響的敲門聲打斷了布萊斯。他站起身打開門,外面五個龍人正試圖制服一個瘋狂扭動的身軀。一個鈷藍色的高大龍人向前一步說:“神眷之子,一小時前她逃出房間,企圖燒掉村子。我們設法阻止了她,但她相當失控。”鈷藍色的龍人退後一步以便讓布萊斯看清楚。
拉斯萊斯全身都是煙灰,臉頰遍佈淚痕。她看到布萊斯時氣得渾身發抖,拼命掙扎想擺脫控制。他的人不為所動。
“你撒謊!你要是配佩戴那個徽章,那我就配被族人重新接納。願那白金之父下凡親自懲罸你這冒牌貨!”她開始用精靈語咒駡。
布萊斯緊咬嘴唇,強壓着怒火。稱他作冒牌貨是個最嚴重的侮辱。最後,好不容易,他強迫自己用平靜的語氣說話。
“我沒說謊,我就是個牧師。我為信仰而生,也將為信仰而死。”他轉過身,對小隊長迅速說道:“把她帶回房去,鎖上門,直到我去找她談話。”
鈷藍色的龍人點點頭,做個手勢讓隊員把她帶走。

(未完)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8 2009-11-22 02:29:35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銹色

第二天一早,布萊斯在陽光的撫慰下醒來。他輕輕地起床,小心地沒吵醒旁邊的瑞西斯,然後走出屋子。
天氣看起來不錯。布萊斯做了個默禱,走過吊橋,到達拉斯萊斯的屋子,慢慢打開門。
拉斯萊斯躺在床上,孤零零地望着窗外。
布萊斯走進去,找了張椅子坐下。
拉斯萊斯做了個深呼吸,喃喃地問道:“你到底是誰?”
布萊斯的握緊手,然後又放開。“拉斯萊斯,我知道你有多吃驚,居然找到一個龍人的村莊。”他笑笑,“我知道。”
“我從沒見過一個鐵鏽色的龍。”拉斯萊斯說道,始終凝視着窗外,“黑暗之後拋棄你們了麼?”
布萊斯深吸一口氣,希望自己此刻不需面對這一切。然後,他脫口而出:“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不是巴茲、不是波扎克、也不是歐瓦克。我們不是那些被扭曲的善龍的蛋。我們本身就是個錯誤。所有你在這看到的龍人本不該存在。”
沒有回應,所以布萊斯繼續道:“你講了你的故事,我想現在輪到我講我的。”
布萊斯調整到一個舒服的坐姿。拉斯萊斯仍然躺着,看着窗外。
“在長槍戰爭之初,一些黑暗牧師還有法師開始建立製造人龍——他們最開始那樣稱呼我們——的理論。”
“那時還沒有盜出金屬龍的蛋。不過,一條銀龍剛好在最近被殺,牧師們發現她懷有身孕。我不解釋那些儀式,總之他們取出那些半成型的蛋,嘗試製造龍人。”
“他們失敗了,因為這些蛋還沒成熟。蛋全部碎掉了,然而一個牧師把溢出的蛋液都收集起來。”
“他們最終把手伸向五彩龍,從母龍那裏弄來一些損壞的、或者孵不出來的龍蛋。”
“牧師們圍成一個邪惡的圓圈。他們向黑暗之後歌唱,請求她的幫助。她回應了,透露給他們說,將蛋浸泡在那銀龍的蛋液裡就能賦予龍人生命。”
布萊斯看到拉斯萊斯已經轉過頭來,聽他講述。他假裝沒注意這些,繼續講下去。
“然而,純粹碰巧,一個年輕的學徒不慎把蛋掉在地上,它們都摔出一些裂縫,很細小,肉眼看不見。牧師和法師開始祈禱和吟唱,將蛋浸泡在蛋液中。”
“他們沒料到的是,儀式的過程中,蛋上的裂紋擴展到足夠大,五彩龍和金屬龍的蛋液混合在了一起。”
布萊斯嘆口氣,回想着生命之初那些痛苦的時光。
“最初,我們有40個,15個來自紅龍的蛋,10個來自藍龍,15個來自黑龍。”
“我們既有金屬龍的性狀,也有五彩龍的顔色。一共三個種類,銀龍分別與藍龍、黑龍、紅龍的混血。”
“那些創造者發現了錯誤,他們殺了我們10個。最先出殻的黑龍立刻就被殺了,五個。下一秒,紅龍被殺,又是五個。”
“我自己,還有其他幼龍要麼逃開,要麼藏起來,直到牧師和法師全部離開。我們被留下來等死。”
“然後,最離奇的事發生了。一個穿灰色長袍的陌生人進入房間。他坐下,轉向我。”布萊斯笑了,回想他的第一課,“他對我說:‘你好啊,小傢伙。’他對我笑。那一刻,我第一次感到快樂。”
“那房間似乎與外界隔離了,沒有誰再進來。我們灰袍子的朋友教導我們,金屬龍和五彩龍的血統。”
“過了許多許多年——盡管他早就可以說出來——他告訴我們他的名字。長期以來我們隻知道他是我們的老師。但當我們得知他的真名後,我們全都震撼了,我們邪惡的部分退縮,善良的部分欣喜。”
“他的名字是費資本,也就是那白金的父,帕拉丁,白金龍帕拉丁。”
“他給我們一個選擇,我們可以追隨他,為善良和正義,或者投向黑暗之後。”
“我們選了帕拉丁,沒有任何猶豫。他笑了,一把將藍色的一隻抱在腿上。”
“他告訴我們可以離開這地方,並保證永遠和我們同在。然後他走了。或者說我們走了。兩種說法都不太確切。”布萊斯滿足的笑了。“所以我們來到地表。一起帶出來的還有書。我們從裏面學到善良之道、我們如何被造出、還有這個世界的歷史。我們的圖書館比得上帕蘭薩斯的那個。”
“為了尊敬父,我們以金屬為自己命名,不是貴金屬,因為我們不是純粹的善良,不像金色、青銅、黃銅、銀、紅銅的兄弟們那樣。”
“由黑龍蛋中出生的稱自己為鉛,藍龍蛋稱為鈷,紅龍蛋則為鐵。”
布萊斯嘆口氣。“我們在書中找到一種索拉斯的建築方式。我們喜歡這方式,於是開始建造一座樂園,為即將出生的孩子們。我們之所以選擇這裏,是因為它與世隔絶。一個我們能安心繁衍的地方。”布萊斯站起來看着窗外。“住在這裏的大多數人都是米莎凱或帕拉丁的牧師。其他人則負責圖書館和生産食物。”
拉斯萊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問道:“你們的孩子在哪呢?”
布萊斯抬起頭,然後轉向拉斯萊斯。“我們的種族在嘗試繁衍。到目前為止僅有一個蛋,一個鉛龍蛋。和其他龍人不同,我們有雌性。我們愛我們的孩子,不然我們沒準會像歐瓦克龍人那樣邪惡和無情。”布萊斯凝視着建造中的小鎮。
拉斯萊斯望着天花板,臉上掛着驚訝與關切。她動了動嘴唇,“我很抱歉。”她迅速說道,“我錯了。但……為什麼沒有任何人知道你們的存在呢?”
“我們隱藏。”布萊斯看着窗外,“遠遠的,遠遠的躲開任何人。”
拉斯萊斯翻過身,用凄涼的笑容看着他,“謝謝你的解釋,我完全明白了。”
布萊斯弓身走出房間,關上門。他沿着平台走,看着一個龍人舉起一塊木板,釘在合適的位置。
平靜的心情被突如其來的箭矢粗暴地打斷。他看見兩支箭正插在他肩膀上,陷進肉裡。
布萊斯痛苦地叫出聲,腦中一片空白。他隱約看見兩個人形的身影消失在森林中。
布萊斯膝蓋着地,鮮血淌過爪子。一種可怕的燒灼感從肩膀蔓延開來。
他撲倒在地,白金徽章硌得胸口生疼。他想起自己的技能,向帕拉丁祈禱。胳膊停止了出血,但他能感到自己的力量在流失。箭一定是帶毒的。他看到黑色和藍色的翅膀,聽到有人圍着他說話,但聽不清在說什麼,眼前旋轉着各種顔色,然後,他昏過去了。

(未完)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9 2009-11-22 09:48:40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銹色

沒龍看麼?jcdragon-man.gif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10 2009-11-22 10:27:03  |  只看该作者

炎龙宙
湿哒哒的
来自 平均半年迁徙一次的旅行团(误)
Registered: 2009-07-04
Posts: 496
网站

回应: 銹色

影子 辛苦了~ =3


5624204.png6066406.png6067140.png幫忙喂一下~會慢慢長大哦~THX~

离线

#11 2009-11-22 10:59:44  |  只看该作者

夜月黑翼
应龍
Registered: 2009-07-21
Posts: 894

回应: 銹色

養肥了再看:P


33014_350.png

光影交錯的虛假與真實

离线

#12 2009-11-22 16:45:41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銹色

big_smile 繼續~

布萊斯在清晨唱詩的歌聲中醒來。美妙、和諧的聲音迴響於腦海。
他試着坐起身,環顧房間。他在床上,屋子還比較暗,但早晨的第一縷陽光已經穿過窗戶透射進來。
布萊斯試着試着站起來,但卻發現自己跌倒在地上,腿不太聽使喚。
瑞西斯突然打開門,然後長出了一口氣。
“布萊斯!噢,感謝帕拉丁,你沒事了!”她衝到他身邊幫他重新坐起來。
“發生什麼事?”布萊斯試着站起來,但腿仍然不聽使喚。
“我們在卡岡那斯提的領域內。他們持續攻擊我們,已經三天了。我們試着防禦,但他們無情的進攻從未中斷。一個新完工的平台被火箭燒掉了。兩個鉛龍中了毒箭,幸好不足以致命。”瑞西斯看着他,微笑。
布萊斯盯着自己的腿,“我昏迷了多久?”
“三天。我們一度以為要失去你了。”
瑞西斯開始幫他按摩腿部,默默禱告。
布萊斯感到雙腿又重新有了知覺。
“拉斯萊斯呢?”布萊斯想起那精靈,擔心她已經加入了敵軍。
瑞西斯笑笑,“她可幫了大忙了,要不是她,圖書館就燒成灰了。她爬上屋頂,在書着火之前撲滅火焰。”
布萊斯點點頭,感謝帕拉丁的眷顧。
他再次試着站起來,但還是不行。
瑞西斯站起來看着他說:“再睡會兒,你需要這個。”然後走出房間。
他躺下,望着天花板。拉斯萊斯輓救了圖書館,他不知該怎麼感謝她。村子賴以生存的圖書館被那個幾天之前還試圖燒掉它的人救了。
倦意襲來,他打了個哈欠,閉上眼睛。睡眠有助於恢復。

(未完)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13 2009-11-23 19:01:37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銹色

布萊斯在清晨的陽光中醒來。天空多雲,雲彩的縫隙透射中透射出一縷縷陽光。布萊斯坐起身,迅速查看了一下周圍。
房間和他睡着前一樣。
門慢慢打開,發覺布萊斯已經醒來,一個龍人隊長走進來。
“今天感覺如何,先生?”
“很好,謝謝。”布萊斯站起來,查看窗外。“過了多久?”
“大概一星期,先生。”
布萊斯眨了眨眼,轉過身對隊長說:“怎麼醫務室裡沒有其他傷員?”他指着周圍問道。
“攻擊在一周前突然停止了,讚美帕拉丁。”隊長有些局促不安。
“謝謝。”布萊斯回到窗前,思考着事情的涵義。
村子正在重建。來自卡岡那斯提的攻擊沒再出現,但布萊斯總覺得事情蹊蹺,雖然不知道原因。
原因在第二天出現了。
布萊斯在祈禱時突然聽到外面傳來嘈雜的呼喚聲。擔心是另一次進攻,布萊斯開門查看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心瞬間降到了冰點。
整整一個連隊的卡巴克和西瓦克龍人,有50人之多,正站在村前50步遠的地方。但那還不是令布萊斯感到絶望的原因。
一條綠龍站在隊伍後面,青綠色的氣體覆蓋着地面,死亡的毒霧。
一個高大的西瓦克龍人上前一步,面帶猙獰的笑容。
“好了,你們這幫雜種龍,是時候盡忠了,給我們食物還有物資,就沒人會受傷,明白?”西瓦克龍人揮舞着他的劍。
另一間屋內傳來憤怒的咆哮,同時衝出幾條鈷龍人。但在半空中被擊落。
綠龍咯咯笑着,眨巴着眼睛喊道:“出來吧。”聲音中流露出狡猾。
布萊斯上方傳來一陣呼喊,伴隨着玻璃破碎的聲音,一個身影從窗前掠過。
拉斯萊斯徑直向綠龍走去,意義不明的微笑掛在嘴角。“是的?”她的聲音冰冷如金屬。
布萊斯看見綠龍吸氣,意識到拉斯萊斯馬上要死於龍息了。
下一刻發生的事普通人永遠做不到,但布萊斯偏偏做到了。
這是帕拉丁的希望,他必須做到。
布萊斯踢開窗戶,用盡平生力氣揮動翅膀,滑翔了幾秒鐘然後降落到拉斯萊斯身前。
綠龍生氣地看着他。
但布萊斯毫不在意,他的閉着眼睛,心如止水,彷彿不曾存在於克萊恩。
閃電能量從雙手中迸出。
綠龍爆炸了,但他已呼出致命的龍息。
拉斯萊斯在綠龍被擊中的同時清醒過來。下一秒,她向後狂奔。五秒後,她已到達安全的地方,轉身看回去。
遍地是屍體,有的燒成了灰,有的還在冒煙。
布萊斯躺在那。
拉斯萊斯迅速向他跑去。綠色的泡沫從布萊斯嘴角流出,無疑是毒霧造成的。他的手指燒焦了,雙眼緊緊閉着。
拉斯萊斯徒勞地試圖為他包扎,但皮膚反而一片片剝落下來。她不安地絞扭着雙手,淚如泉湧。
“不要擔心”拉斯萊斯回過頭,發現布萊斯正用憂傷的眼神凝視着她,“帕拉丁……呼喚我……”他艱難地喘息着,握住她的手,一點也沒注意到鱗片剝落下來。
“我要去見帕拉丁了。你,”他再度艱難地喘息,“必須幫助我的人民。”
他停下來,聽到遠處傳來一聲微弱的啼哭,龍人的啼哭,嬰兒的哭聲。“照顧好他們,還有孩子們。帕拉丁與你同在。”
布萊斯永遠的閉上了雙眼,嘴邊帶着微笑。
他的葬禮簡短而有意義。
他們將他葬在圖書館的樹下。


尾聲:
季節輪轉,時光如梭。小龍逐漸長大,一條鐵龍,一條鉛龍。孩子們長得很快,都表現出做牧師的潛質。
鐵龍取名叫布萊希爾,因為他長得很像前任守護者。
龍崗村慢慢繁榮起來,瓦琳木上又新添了三座建築,人口也在緩慢而穩定的增長。
拉斯萊斯從那天起成為了村子的守衛。她總是能第一時間解決掉難題。
龍崗村從未被外界發現。帕拉丁祝福這裏,令這個種族平安地成長了許多年。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14 2009-11-24 12:12:01  |  只看该作者

夜月黑翼
应龍
Registered: 2009-07-21
Posts: 894

回应: 銹色

jcdragon-tired.gif這是悲劇還是正劇啊……


33014_350.png

光影交錯的虛假與真實

离线

#15 2009-11-24 12:25:44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銹色

屬於……野史逸聞
其實還好吧
死得其所,希望降生,多年的世外桃源生活,並不算是悲劇嘛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16 2009-11-24 18:46:23  |  只看该作者

夜月黑翼
应龍
Registered: 2009-07-21
Posts: 894

回应: 銹色

無條件想到B'TX中的X……嗯,結尾……


33014_350.png

光影交錯的虛假與真實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