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1 2011-08-08 11:13:47  |  只看该作者

银月龙
会员
Registered: 2008-12-14
Posts: 463

《冠軍之龍》第九章

譯者:熾翼之影,銀月


         在連續幾周豐盛的海鮮大餐後,奧隆終於弄斷了束縛胸部皮帶,依靠收縮背部肌肉將接處的鉚釘撐壞。脖子上的那一條則麻煩些。儘管他能把脖子彎曲到足夠咬到它的角度,但連接處的那些金屬環仍然太過堅硬。他連後爪都用上了,用力向外拉扯也沒辦法把它弄壞,至少在脖子勒得受不了之前弄不壞。最後,他決定先這樣放著,等他成長到足夠強壯時再解開。但願在脖子長粗到足夠勒死自己之前。這並非杞人憂天,這幾周他的脖子已經長粗了不少,項圈已經不再像原先那樣耷拉在他的肩膀上。

         除此之外,奧隆每天都在海濱捉龍蝦、捕螃蟹、撬牡蠣、挖蛤蜊,能夠享受到這樣的生活真是愜意。他觀察鵜鶘捕魚,這種看起來古怪的鳥低低的掠過水面,當辨認出要捕的魚時就折起翅膀紮下去,用勺子樣的嘴舀起受驚的魚。奧隆模仿這些水鳥,爬上海中的礁石,當他看到魚時就直挺挺地拍進水裡。不是每次都奏效,但還是收穫頗豐,只要一個早上的時間他就能抓到不少的魚來填飽肚子。

         他學會了與海鷗和燕鷗交談,它們的話語單調乏味,但能從它們那裡知道潮汐的狀態、第二天的天氣,、還有魚群的動向。

         他探索過周圍的其它小島,多數是些有點綠草的小沙洲。由於他住的島上有樹木,人類會不時地光臨。他們在沙灘上點起篝火,烤制剛捕到的獵物。從靠近河流入海口那個村落裡來的男孩們每次都會學着他們父親的樣子,搜尋着那只早已不在的、不值得懷念的幼龍的巢穴:一個在石堆中挖的山洞。他們尋找掉落在沙地上的鱗片,對一塊地方指指點點,在追獵那幼龍的時候在那裡犧牲了兩條狗和一個人。奧隆把自己隱藏在沙子裡觀察他們,把他們交談的內容全都記在腦袋裏。

         春末夏初的日子裡,大部分時間都在下雨。平生第一次的,奧隆可以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吃飽的時候,假如天氣不錯,他就會坐在岩石上曬太陽,通過觀察項圈在脖子上的高度計算自己又長大了多少。他精力充沛的在島嶼間游泳。他開始感覺到那種想要出去跑跑的衝動。母親曾經告訴過他年輕的龍總會有那麼一種衝動,離開自己的出生地四處雲遊。不過,腦中雛龍的那部分還是堅持留在這個食物豐富、危險又少的群島。

         一次暴風雨過後,他得到了一個和其它生物真正交流的機會。它像個矮人一樣全身裹着盔甲,又有像鳥一般的喙。它由草地慢慢移動它龐大的身軀回到海裡,奧隆看見它時,它正在沙灘上休息。

         “你是什麼?一隻海龍?”奧隆問道,繞圈打量着它龐大的身軀。實際上,他認為它不會是隻龍,但是他不想冒犯它,萬一它是某種龍的遠親。

         “內素啥?”這生物聽懂了他的語言,不過它的回答帶有濃重的口音。

         “海龍。你。你是什麼?”

         “我素大海龜。基比濕,我的民字。你素特大號的鬣蜥嗎?”

         “我是龍。小龍一隻,還沒長翅膀,也沒有火焰。”

         “農。噢,對,我知道他朦。很久以前,他朦說,農主宰着素界。在恁內到來以前。”

         “恁內?”

         “人-類。恁內,他朦養羊,伐木,織網。”海龜在沙灘上向前挪動着身子,在身前划出了一道波紋,就像一艘航行在水面的大船。“現在素界素他朦的。”

         “人類沒主宰世界。他們生活在世界上,和其他生物一樣。他們下不到地底,也掌控不了天空。”

         “哈!每一年都更多恁內。更多羊。甚至那古老的農島,迷霧中的農島。內陸海現在也素他朦的。”

         “內陸海?那是什麼?”

         海龜揮舞着一隻鰭足。這很難稱做不耐煩的手勢,它揮舞得那樣慢,但是它的話音變得尖鋭。“小雛農!和海龜一樣。問不完的問題。則些,所有則些水。內陸海。我去過,跟着夏季的洋流。總有恁內,即使精靈們曾經居住的地方。農們,也是。”海龜低下頭,長時間說話令它感到疲憊。

         “即使在這片群島?”

         奧隆等海龜又向前挪動了兩次才得到回答。

         “對,沒有地方生蛋,很久以前開始。農沒有了,只有恁內。你想要老海龜的建議,小雛農,你要遠離人-類,遠離——。”

         “現在龍們住在哪裡?”

         海龜什麼也沒說。它已經到達了水邊。在海浪的激勵下,它又前進了一個身長。

         “現在龍們住在哪裡?”奧隆再次問道。

         “則裡,你住在則裡。其他的不知道。”

         奧隆感覺到海水沖刷着腳踝。海浪像是恆久不變的恐嚇的低吼。他的爪子嵌入沙子裡。他想要乾燥的陸地,山脈,還有森林圍繞自己,真正的山洞,不是亂石堆中的縫隙。不是海鳥和漁夫的小島。他看著海龜游在浪濤之上,從一個笨重的大號角變成一個優雅的水上運動員。它甚至沒說句再見。

         他動身游向海灣。他想找一個去東邊的路,去森林和山脈的路。然後再向南,那裡是他更熟悉的土地。找到薇絲達拉或者父親的希望雖然渺茫,但就算再渺茫,這也只能是他唯一的願望了。赫澤蕾所講的關於努穆克的故事在他心頭縈繞不去。那個龍的致命弱點究竟是什麼呢?這難道是龍族在這個世界上逐漸衰退的誘因之一嗎?

         一路上,他只要找到那種水質清潔未受污染的河流,就先去用河流裡的魚兒把自己喂個飽。這裡有三條小河,它們將山丘切成兩半,在切開的峽谷前的島嶼處匯合。每條河邊都有人類的定居點,看起來都和他最初遇到的那個差不多。

         在他的一次河流探險時,發現那群曾經救過他的海豚聚集在一起。那天晚上,他看到了許多熟悉的面孔,以雛龍的觀點來計算,那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他們聚集在一起,雄性海豚在他的身邊繞來繞去,雌性海豚和她們的孩子則離着他遠遠的。

         晚上奧隆睡在瀑佈下被清水沖刷得光亮的岩石上。青蛙在小池塘裡製造着水花,他心不在焉地逗弄着它們,心裡琢磨着將來的計劃。他需要再爬一次山崖,如果路途上有空曠的地方,他就得以最快速度通過。這樣他才能第一時間進入森林,因為從這裡到懸崖那邊只有森林裡才沒有人跡。

         黎明,一艘漁船出現在他的視野中,船上有四個人類在撒網捕魚。他小心翼翼地潛往深處抓幾條魚做早餐,還小心地只在大片海藻聚集的地方浮上水面透氣。在海藻下隱藏着的小魚在他的衝刺下四散逃開。

         當他在海藻中間露出鼻孔休息的時候,他的耳朵捕捉到水下傳來奇怪的尖叫聲。他花了點時間才辨認出這是海豚的語言,與他們通常的吱吱咯咯的聲音非常不同。這種聲音來自于漁船上。

         除了捉龍,人類也獵殺海豚!

         奧隆張大鼻孔,咬牙切齒。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大魚吃小魚,海豚吃大魚。人類吃海豚什麼的也就不奇怪了。這是個危機四伏的世界。

         奧隆潛了下去。人類居然要殺害拯救過他的生物,這是什麼樣的世界啊。

         他那不透水的眼睛能夠分辨出那些網,還有在附近浮着的準備捕捉海豚的漁船。有可能那些人類先是給海豚撒食物,誘使它們靠得越來越近,直到有一天近到足夠用網捕捉。又或者是海豚誤撞入那些網中。幾條沒有被網住的公海豚此時正瘋狂的繞着被困住的同胞打轉。奧隆看見有一艘船在拉著一隻死掉的海豚的尾巴,一些漁叉還插在它的後背上。周圍的海水被鮮血染成了粉紅色。

         他看到的那些網只會增加自己的憤怒。祖先在上,他們給了雛龍以修長的身材,和無比的力氣。他用自己的爪子和牙齒拚命地撕扯着圍繞在海豚周圍的網,就像一個瘋癲的狂信者那樣。他抓扯着網的繩子往身後扒,還用自己成排的鋸齒狀牙齒奮力地分開那些潮濕又柔軟的網。

         那只海豚依然對他的舉動不明就裡。它對奧隆不住拍打自己的瘋狂舉動感到害怕而不住向後畏縮,直到網外的一條雄海豚游過來,其他的才明白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奧隆得喘口氣了,他找了一個離漁船最遠的地方浮上水面。呼喝聲從海灣上傳來。一把漁叉划過一道弧線刺向他,刺破空氣像水鳥潛水那樣直直地扎進水裡。雖然只差幾碼就刺中了,不過漁叉在這方面並不是什麼專業戶,它搖搖晃晃的沉到海裡去了。

         人類開始拉起漁網想要抓住他。他再次潛入了水裡,帶著滿腔的怒氣游近漁網。

         理智會帶領你走向勝利,但怒火會吞噬掉它。他聽見了母親的歌聲。漁網不是他的敵人,向他拋漁網的人類才是。他轉身想要逃走,另一面漁網在他身後的漁船上投了過來,想要抓住他。他直直地潛到水下,尾巴掃過放置在漁網底端上的重物,剛好躲開了漁網,兩面漁網在他的頭上糾纏到了一起。

         奧隆一扭一扭地穿過了漁網,然後扒在那團亂麻的底端,來回地拉扯着,讓人類覺得,好像真有一隻龍落入了網中。幾艘小型漁船離開了主戰場,向着奧隆駛來;奧隆看到領船的漁夫個個幹練,手持鋒利的漁叉站在船頭。如果最好的漁叉手都在小船上,那留在大船上的還有誰?

         他潛到底,藉由身體變成和海底一樣的顏色,他在那些漁船的另一邊稍微遠一些的地方浮上水面。

         但是他沒辦法消除掉自己的影子。其中一個漁叉手比其他人更機警,向他投來一隻漁叉,他的喊聲在水底下都聽得很清楚。但他已經到達大漁船的另外一邊了。他爬上船舷,用自己前後腳緊緊地附在欄杆上。

         兩個抓着棍棒和鈎子的老人走向他。

         奧隆直直地伸出了脖子,僵硬得就像船的主桅。“噢,你敢嗎?”他大聲地吼道,嘴角不住地漏出鮮血——那是奧隆撕扯漁網的時候失去了幾顆牙齒。

         兩人驚恐地後退,看起來怕極了那聲龍吼。其中一個人類將鈎子丟向他;鈎子沒有打到他的頭,卻打中了他的鼻子然後彈開了。痛楚從他那敏感的鼻子一連延伸到眼睛和後背,疼得他眼冒金星,視線模糊。他的脖子反射性地弓了起來。透過模糊的視線,他看到另外一個人類拿着鈎子向他走來。那個老人用力刺入他脖子根部鎖骨的位置。

         奧隆尖叫着竄跳到一堆雜物中,忍痛掙脫了人類的鈎子。他看到了鮮紅的顏色。他感到身體有些不聽使喚了,接着他向一個漁夫用力地噴。

         有什麼熾熱的東西從他的喉嚨裡爆發出來,甚至比他的怒火都灼熱,從他的嘴巴裡猛烈地噴射出來。奧隆驚詫地看著灼熱的粘液在空氣中化為火焰。人類驚呆了——如果說在他皮膚着火之前,還給他一點時間驚呆的話。

         火焰的氣息讓他本能地緊閉起鼻孔,這種氣味讓他想起了父親。一股橘黃色的熱流流過甲板點燃了繩子和帆,被噴到的那個人在甲板上打滾,但得到的結果只是在臨死前把火焰散播得更遠,點燃了堆放在一起的船帆。在船頭的那個人則跳下了海。

         有一艘小漁船衝著奧隆駛來。只靠着幾個槳手驅動。奧隆跳到雜物的另一頭,準備再次噴吐。一個男人意識到即將發生什麼,他立刻丟掉了船槳,跳到了海裡。另外一個勇敢的則用壯碩的手臂拿起他的漁叉,向着奧隆投擲過來。

         漁叉和火焰在空中相遇,金屬的武器和奧隆的火焰彼此交匯而過,燃燒的液體擊中了小船,而漁叉卻沒有刺中目標,被燃燒的火焰推開,偏了一掌寬的距離。這離奧隆太近了,他甚至都聞到火熱金屬的氣味,木頭做的把已經只剩下一陣青煙了。

         火焰吞沒了小船,漁叉手和槳手燒焦扭曲的屍體還堅守着它們生前的崗位。奧隆跳進了水中,衝著最近的一艘漁船潛去。落水的漁夫踩着水的雙腿有着相當的誘惑力,但他還有一個更大的目標等着他去烤。

         奧隆潛到了底,然後猛地向上蹬去,突如其來的水壓變化襲擊了奧隆脆弱的耳朵。他衝破水面,落到一艘船的甲板上,在閒置的繩索和漁船用具中間。船上的人類紛紛跳水保命。他想故技重施,衝著桅杆噴射火焰,然而他用盡全力的結果也只是吐出了一點點零星的火焰。奧隆看到這樣的現象驚呆了,他搖搖頭,無論從什麼角度來想,他怎麼也不肯接受這樣結果。忽然一個閃過的身影吸引到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個小男孩,他從漁網後面的一個隱蔽的地方猛地衝出來,纖細的小胳膊抓着比他整個人都長的漁叉。漁叉尖端刺入他的身側。奧隆只用尾巴一掃,就將小男孩跟他的武器一起掀到水下去了。痛楚襲擊着他,奧隆開始在船上大肆破壞:他扯爛了船舵,還把舵柄上的繩子撕得到處都是,接着他把剩下的東西全都掃到了水下。他碾碎了足夠多的浸過油的木頭,所以即便他只能吐出零星的小火苗,也足夠讓它們劈啪作響地燃燒起來。

         他爬到欄杆那裡,把頭伸出船外。兩艘漁船正在把亂作一團的漁網和用來連接的繩子丟掉。還有不少手持漁叉的人類站在其他的“獵船”上,向他的漁船駛來。奧隆不知道他們是來抓他還是來救火——他也不想知道。他從另外一端跳水逃走了。

         水與火焰!即使他潛在水下,那些漁夫也沒有放棄追逐。他們一個魚躍扎入水中,寬闊的肩膀製造出不小的水花,每個人都拿着一柄漁叉,他們的勇氣熄滅了奧隆戰斗的激情。奧隆竭盡所能潛到海底,趴在海底岩石上。一個人類游向他,但他在水底的視力要差的多,更沒法看穿奧隆的偽裝。人類沒法在水下待太久;他們揮手互相傳達信息,慢慢向水面上浮,背靠着背隨時準備好用漁叉戳刺在黑暗和朦朧中所有他們能看到的東西。最後他們全部登上了一艘小艇。

         奧隆盯着那平底船慢慢地駛向大船,他決定開始移動。他浮上來,望着那些他的宣洩所造成的破壞。有兩艘漁船毀掉了。燒焦的屍體漂在輕緩的波浪上,吸引着海鳥前來覓食。一具屍體上還隱約閃着火光,阻止着海鳥們靠近,可能是那位勇敢的漁叉手。海豚們還在這裡打轉,不時輕輕地推一推水面上已經死去的同伴。那曾經是他們家庭中的一員,無憂無慮地生活在這裡。然而這裡還有另外一個生物,那就是奧隆掃下船的那個男孩。人類們把他遺忘在一片混亂和船隻發出的煙霧中了。

         奧隆游了過來,他的鼻子、眼睛還有頭冠優雅地劃開水面,用他蛇一樣修長的身軀在水面上製造了陣陣漣漪。那個男孩面朝下漂浮在水面,他膚色蒼白,已經失去了意識,海豚們一次又一次地將他頂上水面。

         儘管戰斗的狂熱已經消退,饑餓卻仍然襲擊着奧隆。他咬住了那個看起來已經失去意識——不如說已經死去的——男孩的脖子,用自己的爪子抓斷了他的脊椎骨,然後向着那片懸崖游去。一隻海豚不依不饒地跟着他,看樣子似乎很關心那個已經蒼白的軀殼。它的眼中沒有任何的歡愉之情。



生命在於折騰,小奧隆還真沒少折騰啊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巴洛戈斯

离线

#2 2011-08-09 01:54:10  |  只看该作者

刚多拉の泪
虺龍
Registered: 2011-03-22
Posts: 32
网站

回应: 《冠軍之龍》第九章

全部都保存下來 留個紀唸好了
等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好了再換個輕鬆的心情來慢慢欣賞:3


6.jpg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