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鳞的天,鳞的地,我们的世界~

#1 2009-08-03 13:29:17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805

奇尼提紐斯與龍

奇尼提紐斯與龍

翻譯:咖啡蟲子

去譯者網站閲讀


巨龍如王者般居高臨下地看着奇尼提紐斯,眼神慵懶。騎士奇尼提紐斯驚愕地眨了眨眼睛,反而不知道應該怎麼繼續下去了。一般來說,他的挑釁會遭遇更為"熱情",確切地說,是更具敵意的對待。但這隻巨龍看起來更希望能美美地睡上一覺,而不是進行一場殊死搏鬥。奇尼提紐斯回頭瞅了瞅來路,確定沒人看見他的窘態之後,才下馬小心翼翼地接近巨龍。

“嗨,大蛇!”奇尼提紐斯呼喊着,還揮了揮劍以示威脅—旁人看來這個舉動還是具有威脅性的。但事實上他只是在嘗試引起巨龍的注意而已。”嗨,我說你呢!站好了,出招吧!”

巨龍眨了眨眼,被逗樂了。那張大嘴的嘴角微微翹起,它眯着眼睛看着這個蓄着連鬢鬍子的渺小人類。”站好?出招?”它像是耳語一般小聲重覆着。(騎士離它的嘴太近了,它無法用正常的聲音說話。聲波的力量肯定會摧毀他的盔甲和其他防具,當場造成他的死亡。)

奇尼提紐斯生氣地抬起他的面盔--這片護甲會讓聲音聽起來模糊不清。如果這周圍確實有人在聽他說話,那他當然不希望自己的意思被曲解。”我是一名騎士,惡龍!”他大聲宣佈,聲音宏亮--當然是確保可能在場的除他自己和巨龍以外的其他人能聽清楚--其實,如果鎮上的居民知道了他以往的戰績,這樣的呼喊又有什麼用呢?更何況他總會糊里糊塗地說些不合時宜的話。”我是來殺了你的。”

巨龍扭過頭,輕輕嗤笑了一聲,一縷嗆人的黑煙從鼻孔裡噴出。巨龍閑適地俯卧着,四肢舒展。它身下鬱鬱蔥蔥的小路跨越了山嶺,一直延伸到遠方隱約可見的城堡。奇尼提紐斯不時偷偷地看看身後,比之前更不安地想象有人在暗裡觀察他和巨龍的對話。巨龍仍然沒有看奇尼提紐斯,反而又笑了起來。它緩緩地轉過頭,用一隻巨大的金黃色眼睛直視着困惑的騎士。它轉頭的時候,留着長長鬍鬚的下巴掃過地面,樹葉,新草以及沙礫都因為被拖動而發出了沙沙聲。奇尼提紐斯不情願地後退了一步。他能看見巨龍狹長瞳孔的下半截裡自己完整的投影。巨龍懶懶地嘆了口氣。不遠處,一棵大樹轟然倒下,連根須都被從泥土中拔出。那響聲在這寂靜的野外顯得格外讓人膽戰心驚。奇尼提紐斯艱難地咽了口唾沫,嚇得几乎要從脛胄裡跳出來。”有什麼好笑的?”他問。

“你。這兒沒有其他人了,小傢伙。跟你給他們的印象相比,我帶來的恐懼更深一些。”巨龍草草地打量了騎士一眼,便移開了視線,也讓騎士從這種注視中解放出來。”我不是在責備他們。”

奇尼提紐斯不太確定自己剛剛是不是受到了侮辱,但他繼續保持着那種傲慢的姿態。”那麼你是說,你是這王國裡最可怕的生物羅?”他質問道。他的質問更像是虛張聲勢,而並沒有體現出城堡居民給予他的勇氣。(這種勇氣是以鼓勵與叮噹作響的錢包為載體的。奇尼提紐斯可是個想法很實際的人。)

巨龍的笑容加深了。奇尼提紐斯無法確實地說巨龍的嘴咧得更大了,因為他原本就只能看見一半……但這樣便足夠了。”不。我只是在說,你給人的印象不夠深刻。”

“嗨!大蛇!你會為這樣侮辱我付出代價的!”奇尼提紐斯往後跳開,把面盔放下,單手執寬劍,做好了與這傲慢無禮的巨龍戰鬥的准備。巨龍看起來因這種突然的轉變詫異了。

“天啊。如果你在跟國王說話的時候還把臉藏起來,難怪他會如此'信任'你了。”

雖然巨龍看不見他的臉,但奇尼提紐斯僵在那兒,獃住了。他緩緩地垂下手中的劍,再次抬起面盔。他直視着巨龍:”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要完成我的任務了。”

“噢,真對不起。無論如何,讓我來幫你,讓它簡單地結束吧。來,我張開嘴,你走進來,然後我們兩個都可以省卻許多麻煩了。”巨龍張開了它的大嘴。奇尼提紐斯和它的門牙一般高—於是相比之下,巨龍的犬齒便比他戴着頭盔的腦袋更高出許多,顯得十分可怖。他的額頭上開始冒汗。他匆忙轉身,面盔”當”一聲滑下來關上了。他把劍尖插在地上以支撐自己以免摔倒。他所穿的整套盔甲過於累贅,一旦摔倒,在沒有幫助的情況下是爬不起來的。

巨龍睜開一隻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騎士。它閉上嘴,耳語一般小聲說:”哦,對了。這倒是提醒我了。你願意在走進來之前把盔甲脫掉嗎?鏈甲還成,但全身盔甲總讓我肚子疼得厲害。”巨龍滿意地認為騎士將遵從自己的要求,於是它閉上眼,再次張大嘴等待着。

奇尼提紐斯透過面盔的縫隙瞪着巨龍,不再為那些巨大的牙齒感到心寒(那就是說,只要他把它們想象成支撐着一個變形城堡的圓柱就成了)。他從碎石路上拔出寬劍。簡單地結束?真的會這樣嗎?他問自己。雖然之前他嘗試忽略,但他的內心深處竟然希望巨龍快點結束他的生命,有沒有盔甲倒並不重要。他舉起劍,安靜地爬上巨龍的身體。

巨龍自然認為它聽到的盔甲碰撞聲是那個小傢伙脫掉盔甲時發出的,所以它只是張大嘴耐心地等待着。奇尼提紐斯看準了它張大的嘴,他的視線始終盯着連接那些巨大毒牙的粉色與黑色斑駁相間的牙床。那些毒牙在陽光下顯得更巨大,而且閃耀着光芒,在他逐漸接近時佔據了他的視野。他刺下去時並沒有發出戰鬥的怒吼。事實上他只是在把劍刺進巨龍的齒齦的時候因為用力而大聲咕噥了一聲。

巨龍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從地面上抬起了頭。它直起身體,咆哮地怒吼着,而奇尼提紐斯則仍留在地面上。騎士剛才僅僅來得及鬆開劍柄,從而免於跟着巨龍的嘴一起被甩入空中。現在他清楚地看見了巨龍柔軟的下腹以及後肢。更重要的是,他也看見了巨龍的後爪。奇尼提紐斯舔了舔嘴唇,然後緊緊閉上眼睛。他等着巨龍給他最後的致命一擊,結束他的生命,以及他對王國的責任。無論怎麼說,他從來也沒喜歡過自己這份工作。

“痛死我啦!”巨龍大吼着。它的聲音不再是耳語,倒像是從遠方傳來的。聲音聽起來距離很遠,不能對騎士造成傷害。它打了自己一巴掌。奇尼提紐斯的劍呼嘯着穿過寂空,徑直向騎士刺去,划出一道死亡迫近的銀色閃電。錚地一聲,劍沒入地,几乎剛好插在奇尼提紐斯兩腳之間。劍鋒仍在衝力下顫動着。

奇尼提紐斯先睜開一隻眼睛看他的劍。劍體上薄薄地覆着一層紫色的龍血與泛着泡沫的唾液。他狂亂地笑了起來,握緊拳頭朝着直立的巨龍揮舞:”你的準頭太差了!”

巨龍又朝着奇尼提紐斯低下頭。騎士知道這一次他成功地引起了巨龍的注意。實際上,他有點膽怯了—但當你面對敵人的時候,膽怯是很自然的事情,他這樣告訴自己。他雙手擋着頭,防護手套與頭盔碰撞着。巨龍雖然能吃了他,但它得先嘗嘗他的手肘。那個部分的護甲可是很尖利的。”你剛剛說什麼?”巨龍注意到它與騎士間的距離很近,便再次耳語般輕聲地問道。”我在上面聽不清你說的話。”

“我說你的準頭很差,”奇尼提紐斯重覆了一遍。他的聲音被面盔和他保護自己的雙臂擋住,顯得模糊不清。

巨龍稍稍轉過頭,一邊用一隻前爪隔着下巴輕輕抓着疼痛的部位,一邊把耳朵湊到奇尼提紐斯面前。”再說一次?”它隔着前爪咕噥着說。

奇尼提紐斯轉動眼球觀察着周圍。巨龍的耳朵就是在頭側面的一個大洞。相對來說,它的耳廓顯得比較小。耳朵周圍還有些柔軟的毛髮。奇尼提紐斯放棄了他的防禦姿勢,把面盔抬了起來。他用手在嘴邊圍成喇叭的形狀:”我說你的準頭太差了!”

“啊……我猜你說的就是這句。”

“那你現在是打算殺了我,還是怎樣?”奇尼提紐斯質問着。


巨龍聳了聳肩。地面隨着它這個動作隆隆作響。奇尼提紐斯抓住他的劍柄來穩住自己。劍插入地下太深,以至完全沒有晃動。”為什麼我要殺了你呢?”巨龍問,語氣几乎有些沮喪。”你打擾我睡覺,朝我喊叫,刺傷我的嘴,還侮辱我。但我沒對你做任何事。”它直視着騎士,然後移開了視線。”除開這些,你還穿着全身盔甲。”

奇尼提紐斯冷笑着走到一塊大石頭旁慢慢坐下。他特地選了一塊比較高的,以便站起來時即使穿着沉重的盔甲也能行動迅速。”哼,我並不打算脫掉這身盔甲,讓你吃我的時候覺得更舒服一點,”他粗魯地呵斥說。他兩腳分開地端坐着,把手放在兩膝上。

巨龍輕輕笑了:”我總能把你連那身殻兒一起烤了,等你稍冷下來適宜入口了再把殻兒剝掉吧。”

“你當然可以這麼做。”奇尼提紐斯搖了搖手,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但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呢。你的行為和我見過的其他龍都不同。”

巨龍輕聲笑了:”我是你見過'唯一'的龍。”

巨龍的笑聲讓大地都震動起來。奇尼提紐斯用手緊緊抓住身下的石頭,使自己不致於摔下去。這會兒,騎士專心地瞪着巨龍突出的鼻子看。這鼻子當然不是安在巨龍腦袋的旁邊,而是正前方了。只要他看不見整隻龍,這頭野獸也顯得不那麼讓人恐懼。”好吧。那麼你的行為和我聽說過的其他龍都不同。這樣說好些了嗎?”

“好很多。誠實,騎士先生,永遠是最好的策略。”

“你忘了我並非一直是個騎士。”

“啊,對啊。什麼'站好了,出招啊',還有其他那些話。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原諒你吧。”

“謝謝。”奇尼提紐斯咕噥了一句。他想到自己因為沒殺死巨龍而被國王及他的子民處死的情景,不禁覺得有點好笑。如果這隻被誇大了的蜥蜴此前的行動如他所想,對他最初的挑戰進行了反擊,那麼他就只有兩個結局:整個王國興奮的感激,或是死亡。

“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巨龍問。

“奇尼提紐斯。”奇尼提紐斯想不到一個不把名字告訴巨龍的理由,於是如實回答。無論如何,他的生命几乎算是已經結束了。一旦國王得知他的女兒給予他那樣一份過於早熟的禮物以後……

“奇尼提紐斯,”巨龍重覆了一次他的名字,”尊貴的名字,只要你的臉還藏在面盔的後面。”

奇尼提紐斯氣憤地瞪了巨龍一眼。”我的臉有什麼不妥嗎?”他問。”你已經是第二次說類似的話了。”

“真的嗎?噢,那麼我向你道歉。你的下巴讓你看起來很軟弱。”

騎士用他帶着護手套的手摸了摸下巴。”沒這回事。”

巨龍又聳了聳肩。”這只是我看到的事實。也許你該考慮留鬍鬚遮掩住下巴。事實上,我覺得那樣看起來會相當不錯。”

奇尼提紐斯轉過頭,看見了他的馬—國王的女兒贈予他的另外一件禮物。這份禮物雖然不是最值得紀念的,但也還不錯—正悠閑地吃着青草。巨龍變換了一下姿勢,讓自己更舒適一些,而他的馬只是往旁邊挪開幾步,就繼續享受它的午餐了。

“我的名字是克萊德·克羅姆。很高興認識你,奇尼提紐斯。”巨龍說這話的語氣很奇怪,倒有些求和的意味。

奇尼提紐斯生氣地瞪着地面。這條小路通往那發光的白色城堡,而巨龍的長須正垂在碎石路上。”我真想說你也有個很軟弱的下巴,大蛇!”他嘟囔着。

“嗯,你確實刺中了我的嘴。”巨龍尖鋭地提醒他。

奇尼提紐斯有些輕蔑地大笑起來。”我確實這麼做了。”事情都亂套了,卻又出奇地合理。他抬頭看着巨龍克萊德·克羅姆:”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當然。”克萊德·克羅姆大方地答應了。

“你能不能從地上拔出我的劍,好讓我用它刺死自己?”

巨龍看起來被驚獃了。”我當然不會這麼干!”它同情地低下頭。”是因為女人嗎?”它十分關心地詢問。

奇尼提紐斯遙望着城堡,想象着一群民衆把耳朵貼在城堡外牆上仔細聽着他們的”英雄”與”可怕的”巨龍之間的生死較量。”我想的更多的是她爸爸。”

“啊,”巨龍輕柔地嗤笑着。兩縷青煙從它的鼻孔裡冒出來。”你跟公主共處了一段時間是嗎?”

“是啊,那又怎麼了呢?”

“要知道,你並不是第一個這樣做的人了。你以為自己是為了什麼會被選中,成為跟我戰鬥的人啊?”

奇尼提紐斯這會兒看起來更感興趣了些。”什麼?”

“我說,你以為自己是為了什麼會被選中,成為跟我戰鬥的人。”克萊德·克羅姆重覆了一次,這次聲量稍微提高了一些。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2 2009-08-03 13:29:31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805

回应: 奇尼提紐斯與龍

奇尼提紐斯猛地用手拍了一下頭盔的兩側,像是要蓋住他的耳朵。金屬相撞發出鏗鏘的聲音。”我的意思不是'什麼,我聽不見你說話',而是'什麼,請解釋清楚。’ “

“哦,真對不起,”克萊德·克羅姆向他道歉,覺得有點滑稽。它低下頭更靠近地面。這個動作揚起了一片塵土。”我跟國王有一個小小的協議。”

奇尼提紐斯站起來,想嘗試憑一己之力把劍從地上拔出來。他走動的時候盔甲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音。”如果我能把它拔出來,我一定會再往你嘴裏刺一次。”他發誓說。但他顯然是不可能獨自把劍拔起來的,也難怪他的馬能如此閑適地獃在巨龍身邊。

“請允許我幫幫你。”

奇尼提紐斯踉蹌着後退了一步。巨龍輕輕拔出劍,翻轉了一下,用拇指和前掌捏着劍鋒,把劍柄遞給奇尼提紐斯。騎士一把搶過劍,威脅着舉起這把沉重的武器。

克萊德·克羅姆眯縫起眼睛看着奇尼提紐斯,把臉湊近奇尼提紐斯。騎士几乎看不見其他的東西,只能看見巨龍黑色的瞳孔。他瞪着自己在瞳孔裡的倒影,發現自己確實有個看起來很軟弱的下巴。

“要是你再刺我一次,我就不得不殺了你。”

奇尼提紐斯嘗試繼續舉着劍,但不一會兒就放下了。他希望自己的舉動看起來是出於憤怒的反應。”好的,非常好。反正它已經沾滿唾液了。”

巨龍滿意地點點頭。”當然了。在毗鄰的王國裡有一位我熟識的鑄劍匠,他會很樂意免費幫你把它弄乾淨的。”克萊德·克羅姆眨了眨眼。他們離得這麼近,奇尼提紐斯甚至聽見了巨龍的眼瞼合上時柔和的聲響。”他欠我一個人情。”

“你也救了他的女兒嗎?”

“不,是他兒子。他是你的父親。”

奇尼提紐斯已經忍耐到極限了。他很想笑,大聲地、甚至有些歇斯底里地笑。這種感覺充溢着他的胸膛,但他又恐怕巨龍會誤會他的笑而拼命忍住,這讓他感到窒息。他的面盔”鏘”一聲滑下來,因為頭盔整個向後移動而撞到了他的鼻子。這瞬間巨龍只是匆匆瞥見了奇尼提紐斯漲紅的臉。騎士開始咳嗽,而每次呼吸稍順的時候他就開始咒駡。克萊德·克羅姆想幫幫他,於是輕輕用前爪拍了拍奇尼提紐斯的後背。這力量已經太大了,以至奇尼提紐斯往前摔倒在地。他不再咳嗽,也不再歇斯底里了。取而代之的是震驚與無助。

“我起不來了。”他緊張地告訴巨龍。

“怎麼會這樣呢?”

“我起不來了!”

巨龍用一隻足以致命的尖爪前端勾住奇尼提紐斯面盔的下方把它拉上去,差點把騎士的頭給扯了下來。這個動作几乎不能說是一種安撫。頭好暈……騎士嘗試把視線集中在發光的巨龍身上。”來,再試一次。”克萊德·克羅姆鼓勵着,露出狡黠的微笑。

“我起不來。”奇尼提紐斯含糊地重覆了一次。

“哦,來,抓住我的爪子。”克萊德·克羅姆再次伸出了它的爪子。

奇尼提紐斯恐懼地大叫起來,扭曲着在地上蹭着後退,試圖遠離那越來越近的後爪。

“喂,你不乖乖獃在那兒我怎麼幫你啊?”巨龍問。”實話說,你這是在測試我的耐性!”它的大拇趾輕輕一彈--幸而拇趾的趾甲比較短,也比較鈍--奇尼提紐斯便壓在了克萊德·克羅姆的腳背上。當騎士向下滾動,几乎要迎面撞上地面的時候,克萊德·克羅姆輕易地抓住了他。面盔”當”地一聲又滑了下來。

“我沒事了。”騎士忙不迭地向巨龍保證。

“什麼?”克萊德·克羅姆巨大的金色眼睛佔據了奇尼提紐斯的視線。

騎士趕緊把頭盔脫掉。”我沒事了!”他大聲喊出來,警惕地瞪着巨龍。

克萊德·克羅姆點點頭,後退了一步。騎士差點失去平衡,不得不踉蹌了幾步才站穩了。”你們這些人類面對我的時候怎麼總要把自己關在那個怪異的裝束裡呢?”

“或許是因為大多數龍都不喜歡吃盔甲吧。”奇尼提紐斯咕噥着抱怨。他把頭盔丟在地上,拍去身上的塵土。

克萊德·克羅姆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你的頭髮很漂亮,”它說。奇尼提紐斯的捲髮就如果金色的海浪一般。巨龍蹲坐下來,把頭放低好讓自己說話的時候舒服一點。”我的意思是,它在微風中擺動的樣子很好看。”克萊德·克羅姆把前爪伸到奇尼提紐斯的上方,引起一陣狂風。

“停下來!要不然我又要摔倒了!”騎士警告地說。

“哦,對不起。”風漸漸平息了。”你的頭髮那麼長那麼飄逸,看來要使你的下巴看起來堅強些還需要很多努力呢。你肯定是從你媽媽那邊繼承了它們。”

“我的下巴?”奇尼提紐斯問道。

“不,你的頭髮。我不喜歡這麼說,但你繼承了你爸爸的下巴。”

奇尼提紐斯收劍回鞘,然後打算戴上他的頭盔,但他隨即覺得還是把它就那樣放在地上比較好。他慢慢走到馬旁邊,牽起繮繩。”我的父親可不是什麼鑄劍匠,你這個噁心的怪物。”

“哦,但他現在是了。你知道,他丟掉了在國王軍中的職位。一些關於太老了無法勝任的廢話。他轉行開始鑄劍,而且挺喜歡這工作。”

“我才不信呢。”

“他希望我帶你去見他。”

奇尼提紐斯再次嗤之以鼻:”我才不信呢。”

“別這樣啊,”克萊德·克羅姆堅持着說,”我應該用盡一切手段,只要能把你活着安全地帶過去。你看,如果剛才你走進我的嘴裏,我們現在可能都已經到那兒,在壁爐旁跟你爸一起喝上一杯好酒了。”

“這聽起來倒像是我爸,”奇尼提紐斯對着馬低聲嘟囔。他踩着腳蹬打算騎上馬,才忽然想起來是人們用了某種齒輪把他吊起來放到馬鞍上的。他的盔甲那麼重,靠他自己根本不可能騎上去。他詛咒了一句。

“你連說話都像你爸。”克萊德·克羅姆寵愛地笑了。

奇尼提紐斯轉動着他的眼睛。”來,小姑娘,我猜我們得一起步行了。”他拉着繮繩開始往與城堡相反的方向走。要重新走上大路的話,他必須得繞過巨龍,而後者看起來並不打算挪動它的位置。奇尼提紐斯牽着馬遠遠地繞過巨龍,也不去看它。巨龍差點扯下他的腦袋時帶來的暈眩使他不得不走幾步便停下來再適應一下。

“你爸爸會非常失望的。”

“讓他失望去吧。”

“但我有責任。”

“我以為是他欠你人情,而不是你欠他的。”

克萊德·克羅姆直起身體,把一隻前爪握成拳頭頂在臀部,依靠粗大的尾巴平衡住身體。它隨意地揮了揮另一隻前爪,看起來十足像個家庭主婦,剛剛得知了什麼有趣的閑言碎語。”哦,還不是啦。你知道,那是因為我還沒救你啊。如果你堅持要往那邊走,國王就會知道我沒把你給殺了。他可是在哪兒都有眼線的。”巨龍眨了眨眼,曖昧地笑着。”你想, 要是知道了你和他女兒之間的事,他會怎麼做?無論怎樣,他一定會追殺你的。”

“他本想讓我帶一些象徵性的東西回去,以證明我確實把你給殺了。我確信他對你也提過相同的要求。”奇尼提紐斯一邊說,一邊繼續離開。”那麼你就把我的頭盔給他好了。”

克萊德·克羅姆盯着在地上閃閃發光的頭盔。”噢,他不會信的!這頭盔還完整得很呢。”

巨龍向前邁出一大步。奇尼提紐斯先是看見一個巨大的黑影籠罩在他頭上,過了好一會兒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抬起頭,恐懼地看着頭頂正上方隱隱發出光芒的巨大的腳底板。巨龍的腳落在他的正前方。奇尼提紐斯的馬警覺地嘶叫了一聲,用敵視的眼光盯着巨龍。

“你是不是正為我的準頭太差暗自慶幸呢?”克萊德·克羅姆好笑地問。

奇尼提紐斯吞了口口水。”我讓你踩爛的是頭盔,而不是我。”他几乎是尖叫了。他緊盯着那隻彷彿在地上生根的大腳板。那腳板簡直像是艘航船了。

克萊德·克羅姆動了動腳趾。”我有個條件。”

“說吧。”奇尼提紐斯想都沒想就開口了。

“去看看你父親。如果你覺得不好意思,我可以跟你一起去。”

“你說怎麼著就怎麼著吧。”

克萊德·克羅姆微笑着抬起腳。奇尼提紐斯冷不丁打了個寒顫。他感到全身冒冷汗。汗水浸透了盔甲裡的貼身衣物,讓盔甲內裡顯得非常滑膩。他感到非常難受。奇尼提紐斯聽着他的頭盔在巨龍腳下發出令人反胃的咯吱聲,想象自己的頭還在裏面。這根本不能讓他安心,而巨龍卻不可能注意到這點。如果克萊德·克羅姆的準頭真的差那麼一點點,它剛才可能真的踩在奇尼提紐斯頭上,而不僅是擋住他的路而已。奇尼提紐斯瞪大了眼睛看着遠處的山脈,心思卻完全不在那上面。他顫抖着深吸了一口氣。

“我讓你緊張了是嗎?”克萊德·克羅姆問,頭從奇尼提紐斯的左後方伸過來。

“沒有,”騎士簡短地回答。他怕要是說多了,巨龍反而能從語氣中讀出他的掩飾而嘲笑他。

“你知道,我能讓這次旅途更輕鬆些。讓我先把這個頭盔丟進城堡的圍牆,然後我們就上路吧。”頭盔發出尖鋭的響聲,刺穿空氣直直飛向遠方的城堡。克萊德·克羅姆轉過頭,發現奇尼提紐斯臉上的神情十分奇怪。”噢,別擔心。他們對這種情況都習慣了。你在擔心你的公主嗎?她只是個道德觀念薄弱的女人而已。說不定敲敲她的腦袋能讓她變得好一些。”

“那你和國王的協議怎麼辦呢?”

“我在這兒只是尋開心而已。騎士嘛,殺多了也就沒意思了。你不這樣認為嗎?”

奇尼提紐斯盯着地面。他的表情變幻莫定。”呃,我猜是這樣的,雖然我沒有殺過誰。我只是拿了他們的錢。”

“噢,這樣啊,那就沒問題了。”巨龍笑了。”你的父親在等呢。我已經等不及想伸直腿烤烤火了。”

奇尼提紐斯腦海里浮現出那雙巨大的腳在火邊伸直的樣子,不由得笑了出來。對巨龍來說,暖腳需要的可不只是一點小火星而已。巨龍應該猜到了騎士在笑什麼,於是它說:”我明白了。如果我告訴你現在這個樣子雖然是我最喜歡的,但卻不是我唯一的外型呢?”

“這當然就是你的樣子。”奇尼提紐斯哈哈大笑。

“並不完全是。”

奇尼提紐斯繼續往前走,不再理會巨龍。如果他就這麼走了,不再回頭看,他也許可以假裝這整件事都沒有發生過。如果他幸運的話—但到這個地步他理應知道自己沒有那種好運--他也可以逃過他的父親。當然,前提是他們一直提及的這位鑄劍匠確實是他的父親。

“這樣如何?”克萊德·克羅姆在奇尼提紐斯身後問。

“什麼如何?”騎士猛然停住了。他定在那裏,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個聲音從他身後傳來,非常近,非常柔和。但那並不是巨龍像耳語一般說出來的,而是用一種很平常的語氣說的。從那個聲音可以肯定”它”其實是”她”了。不敢相信這是那隻巨龍的聲音,奇尼提紐斯慢慢轉過身。

在他身後的路中間,巨龍剛剛獃着的地方,站着一位美麗的(這是理所當然的)女子。她有一頭長長的柔滑的金髮(這也是理由當然的),穿着貼身的輕紗般的長裙,裙擺在微風中輕輕搖曳(需要再感慨第三次嗎?)。奇尼提紐斯忽然發現自己對着那女子笑得像個小學生—好吧,一個超齡的小學生。”巨龍去了哪兒?”他問。

“哦,還在這兒啊。”克萊德·克羅姆輕盈地靠近了幾步。”看我的眼睛。”

是的,她的眼睛依然是龍族特有的金色,中間有一道狹長的黑色瞳孔。克萊德·克羅姆嬌媚地看着自己修剪過的指甲—這讓奇尼提紐斯几乎打了個寒顫.他努力地壓住這種衝動。”你覺得怎麼樣?”她問。

騎士雙臂在胸前交叉,倚在馬身上對着克萊德·克羅姆微笑,說:”這就是你說我父親要你不擇手段的意思嗎?”

克萊德·克羅姆忽然沒了那種誘惑的氛圍。她直視着奇尼提紐斯。“啊,好吧。我猜這是我應得的。你只要幫我騎上那匹馬,然後我會告訴你如何活着到達鄰國。”

在遠離城堡的時候,克萊德·克羅姆坐在馬鞍上面,奇尼提紐斯牽着繮繩引路。他說:”你真的很漂亮。”

“噢,閉嘴,”克萊德·克羅姆突然說,”我是你的後母。”

然後兩個人和一匹馬漸漸走遠了。

當他們的身影逐漸溶入落日余暉中時,只有奇尼提紐斯的笑聲依然在山谷間迴蕩。

--------------------------------------------------------

與此同時的城堡裡,國王和一群目瞪口獃的居民圍成一圈,靜靜地看着中間的公主。公主仍然在昏迷中,額頭正中還有一個被壓扁了的頭盔砸中的醜陋腫塊。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3 2009-08-04 00:08:30  |  只看该作者

龙游踏尘
白应龙
Registered: 2008-12-11
Posts: 768
网站

回应: 奇尼提紐斯與龍

結局真諷刺。。。
好想撲倒那龍XD...


208194_350.png
810006_350.png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