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1 2009-08-01 04:41:26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860

龍之冠軍 第一章

2_dragon-champion.jpg
by E.E. Knight
翻譯:熾翼之影
2011年11月7日 重新校對


幼龍嘗到了第一縷空氣。寒冷而乾燥,和蛋殼中溫暖濕潤的環境完全不同,他感到一絲興奮。

一個嶄新的世界,和以前那個灰暗靜寂、緊緊包裹他的世界完全不同。他曾舒服地蜷縮在自己漆黑的小空間裡,迷離中做着夢,直到被一聲破裂吵醒。他突然有了種衝動,想要擺脫這個伴隨了他很久的窄小空間。他本能地試着伸直脖子,猛地抬起下巴,感覺到鼻子前端的卵齒撞擊蛋殼的內壁。只三下,蛋殼裂開了。

空氣帶來了全新的觀感,充滿了他的每一寸感官,他興奮地噴了個小鼻息。

他甩着鼻子,把洞弄寬些,直到能將口鼻完全伸出蛋殼,張開嘴,完成了他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呼吸。長長的肺部——几乎等於他的體長,充滿了新鮮空氣。隨着一呼一吸,氧氣通過肺部進入血流,令他精神一振。他抽回腦袋,用潮濕的鼻頭將蛋殼缺口弄得更大。現在,他可以把整個腦袋伸出來了。

光線,儘管十分昏暗,卻還是晃眼。周圍有悉悉邃邃的聲音,還有上方發出的深沉的、有節律的呼嘯聲,這些都勾起了他的好奇。他決定轉頭向四周看看。

一個巨大的綠色存在環臥在他周圍,既陌生又熟悉。在更遠處,寬廣的岩壁矗立四周,投下巨大的陰影。那是另一個蛋殼嗎?比第一個大很多很多倍的蛋殼?回聲撞擊着磐石,在巨大的空間中相互追逐。

他繼續轉頭,現在能看清周圍了。一副難忘的景象映入眼帘:在下面幾個脖子長度的位置,兩個身影扭打着,每個都有像他一樣的脖子、從後腿間伸出的長尾巴。除了顏色,大家一模一樣。他們用短粗的四肢推搡、抓撓着對方,張開大口,露出森白的牙齒。他們口鼻上也長有卵齒,和他剛剛用來擊破蛋殼的卵齒相同。交戰雙方的脖子上覆蓋着短小的龍冠。紅寶石色的幼龍使勁咬住了他銅色的對手,又撕又扯,對手則發出痛苦的哀鳴。

僅僅瞥了一眼這兩隻幼雛的龍冠,便激起了他本能的暴怒。

他渴望加入戰團。他用力伸展身體,蛋殼因承受不了他的力量而砰然破碎,之後他捲曲起身體以便爬行。

蛋殼的爆裂聲驚動了紅幼龍,它放開銅色對手已經血肉模糊的前肢,起身張望。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它奔向岩石,向他攀爬過來。

他沒有在其它龍蛋之間坐以待斃,而是選擇向上移動到巢的邊緣面對敵人,本能地佔領制高點。

一條濕滑的東西絆住了他,他低頭看去,發現一條帶子正從腹部垂下來,一條腿被纏在裡面。他弓起背,用一條後腿一把扯離臍帶。即便這很疼,也早已被打敗另一條幼龍的渴望所淹沒。他正好在紅幼龍剛露出頭時趕到巢的邊緣,紅龍窄縫狀的瞳孔因看到他衝過來把自己推回去而變大。

但紅龍很強壯,比他強壯得多,他相對瘦小的雙臂根本擋不住紅龍厚實的肩膀。紅龍一發力,也跳上了懸崖邊緣。他們對恃着,張着嘴,發出憤怒的低吼。

他忘記了山洞,忘記了身後那巨大的綠色存在,忘記了巢裡正微微顫動的另外兩隻蛋。他衝向紅幼龍,他要將它推下岩壁,他要徹底了結它。

他的噬咬僅僅在紅幼龍的鱗甲和龍冠上留下些許劃痕。在意識到攻擊無效之前,紅幼龍強壯的下頜卻已鎖住他的咽喉。挫敗感比恐懼來得更多,他徒勞地抓撓着紅幼龍的皮質下腹,眼前一片模糊。

咽喉上的壓力消失了。當視野逐漸清晰,他看到紅幼龍正在和另外那只帶冠的幼龍廝打。銅色的兄弟也爬上了岩壁,為它殘廢的前肢復仇。它騎在紅幼龍的背上,掐着它的脖子,正好在龍冠下方缺乏鱗甲保護的部位。他轉過身,一時間還虛弱得無法站立,只得看著。紅幼龍又是扭動又是打滾,試圖將殘廢的幼龍壓在身下。

他吐了吐舌頭,聞到血的味道,鮮血,到處都是。從自己身上、受傷的銅龍身上、還有紅龍的腹部噴湧而出。紅龍的肚臍流着血,那是曾經連接卵囊的地方。

他動了動腦袋,發覺脖子還有些力氣,於是他就用了。他將口鼻前端的卵齒刺入紅龍肚臍的孔洞,向上猛挑,撕裂着他同巣兄弟的內臟。

他把卵齒插得更深,鮮血灌滿了他的鼻孔和眼睛。他聽到一聲極度痛苦的尖叫,接着銅龍鎖住了紅龍的咽喉,慘叫被打斷,只剩下恐怖的窒息聲。

掙扎停止了,銅龍扔下了那已經粉碎的脖子。

他張開嘴,向他僅剩的兄弟徑直走去。銅龍移向旁邊,以保護它受傷的前肢。離邊緣太近了。他如公牛般向銅龍衝去,使勁撞向它,用眉骨上方的鱗甲當作戰錘。殘廢的前肢讓銅龍無法抵抗這股力量,尖叫着跌落下去。

跌落並未致命。他向下看去,看到銅龍躺在下面,傳來急促的呼吸聲。這時,身後蛋殼破裂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轉過身。

又有兩個同胞從蛋中伸出他們的腦袋,虛弱地吱吱叫着。綠色的,沒有龍冠。他放鬆下來,朝紅龍的屍體走去。他懂得了什麼是饑餓。流出的鮮血已經變成了小池塘,光是舔食鮮血看來還不夠,他開始咀嚼紅龍的屍體。經過尖牙的不斷努力,他終於撕下一大口鮮肉,緊接着又是一口。這頓飯令他充滿了力量,所以當他銅色的兄弟再次爬上來時,他毫不費力的就把它又推下去。

另兩隻幼龍,兩隻母龍,好不容易才從蛋殼裡爬出來。當她們終於來到他身邊時,還拖拽着那個無力擺脫的像泄了氣的氣球一樣的卵囊。他讓她們也吃一些。他感到口渴,於是從屍體旁跑開,到岩石的一個狹窄角落,在那裡喝到了從洞穴牆壁上流下的一股細水流。這令他精力充沛,感覺就和進食時一樣,不過兩者都及不上他將他兄弟推下巢時的感覺好。

他打量着這個山洞。巨大洞穴的底部生長着什麼,發出藍綠色的螢光,斑斑點點。靠近崖壁的地方最旺盛,那裡他嗅到龍糞的味道,既陌生又熟悉。山洞頂部居住着其他小生物,比他個頭還要小。新世界如此令他着迷,以至於他都沒注意到他兄弟又爬上來了。

妹妹們用嘯聲發出了警告。他急忙爬回屍體旁,但那受傷的公龍已經從屍體尾部撕下一塊肉,飛快地逃走了,步履笨拙但几乎和他用上四條好腿時的速度一樣快。他只能遠遠的對著銅色公龍又跳又跺腳。那公龍也不理他,只顧吃那塊尾巴肉。

“親愛的奧隆,我的驕傲,將來有一天你會成為一條傑出的巨龍。”

於是,奧隆知道了自己的名字。他迅速轉身,尋找這如耳語般的聲音的來源。

“這是你媽媽在說話,奧隆。我很高興你能聽到,這說明你現在很健康。”

他聽到上方傳來的話語,發現母親鏟形的頭正俯視着他。他母親,像山那樣大,倚靠在洞穴的牆壁上。他嗅着她的味道,聞起來比周圍的血腥味還要舒服得多。

“我知道這很奇怪,你現在還不能說話,等你長大一點才能學會。但你能聽懂——還在蛋中時你就能聽懂。我給你講過故事,記得嗎?”

母親的聲音很熟悉,但他不記得任何故事,只有模糊的夢境、圖景、感覺,充斥在腦中。在最初的吃驚之後,她的聲音令他完全放鬆下來。他感到自己的眼睛閉上了。

“是你睡覺並長大的時候了,小奧隆。別擔心,你和你妹妹們很安全,我們住在很深很深的地下。沒有刺客能來到這,你父親守衛着這裡。”

她開始唱歌,他認出了這個曲調,一點都不陌生。他伴着美妙的歌聲睡着了。

聽啊我的寶貝,現在要聽仔細,
只有七個殺手,巨龍必須警惕。

首先當心驕傲,盲信自己的能力,
低估了敵人的勇氣。

永不嫉妒他龍的力量和財富,
黑暗的陰謀只令自己死不瞑目。

你的憤怒不能贏,當長槍刺穿你的鱗,
怒火淹沒精明,時刻保持理智的心靈。

巨龍需要休息,但懶惰必須拋棄,
常年的懶散,令刺客有機可乘。

貪婪是好事’,蠢龍才會這樣以為,
直到一堆堆財寶引來圖財害命的賊。

饑餓是本能,暴食是拖累,
肥龍可沒法自由的飛。

對榮耀、伴侶、寶石的淫慾
令魯莽的小龍走向最黑暗的結局。

遵循這些智慧,我的幼龍,
你的龍生從此與眾不同。

最后修改: shiningdracon (2012-12-10 12:59:12)


有 4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巴洛戈斯, 伤寒白龙, 阴影引领者, 336101438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