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匯睿目之所向,凝龙翼之麾下,聚天时于一刻,暖龙魂于暮暮朝朝

#276 2017-10-27 08:28:40  |  只看该作者

理业肥龙
???
来自 ???
Registered: 2009-07-01
Posts: 1,597

回应: 思念的轉輪

前略真天國的劇情,更新,幫頂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沉默の龙

离线

#277 2017-10-28 23:32:58  |  只看该作者

沉默の龙
Lost
Registered: 2010-11-22
Posts: 591

回应: 思念的轉輪

haku-cute 嘿,一如既往的感謝你能夠來到這裏。說真的,在發上來的時候還真的是很忐忑不安。現在安心了hiahiahia~

[↑] @理業肥龍 寫道: 前略真天國的劇情,更新,幫頂 …


In the end.
As you fade into the night.
Who will tell the story of your life.
And who will remember your last goodbye.

离线

#278 2017-10-30 00:11:10  |  只看该作者

沉默の龙
Lost
Registered: 2010-11-22
Posts: 591

回应: 思念的轉輪

嘿嘿嘿,驚喜不驚喜?意外不意外?
hiahiahia。
感謝閱讀的理業店長,未曾放棄鄙龍的龍友追文,謝謝你們未曾放棄。
那麼更文,參上。

    想念着,掛念着,思念着,無論用什麼措辭去掩飾,無論用什麼話語去形容,當這種感情迸發出來的時候,就像是悠悠溪流,它輕輕地流過身畔,溫柔而又長久。
    影落巒山成功的吟頌咒文匯聚力量,打開了指定地點的傳送門,臨門開啓的霎那,他聚齊至眉的指爪分明在微微顫抖。
    縱然能救得孩子脫離陷阱,又怎能不擔心孩子在恐慌之後的心神是否能夠像原來那樣。
    被人類說爲納德爾黑龍之王的影落巒山也不過是一個父親,單純的心境滿滿的裝着伴侶和伴侶爲他帶來的每一個孩子,從看護易碎的蛋卵到他們嗷嗷嚎哭吼嘯,從看他們歪歪斜斜的行走到展翅高飛於空中匯聚力量,從跟倔強的驕傲的龍們離開最初的巢穴時大吵一架到每當到了人類所說的特殊節日之時——會悄悄來看望他們老倆的滿眼歉意的悠悠時間。
    他作爲一個父親分得清喜愛和溺愛的區別,幾乎每一隻納德爾黑龍都能像他希望的那樣成長起來,唯有兩隻龍是例外,能和千里驊走到一起看起來明明很滿足的那一隻,以及這個總是跟在自己尾巴後面希望父親能垂下龍首將之拱起後高高舉起來的艾菲爾。
    “走啦。”理業肥龍能夠清楚感覺到黑龍身上散發出來的感情波動,隨即眼底掠過一絲笑意,便在其背後攤開大手輕輕推上一把看他紋絲不動,只好再踹上一腳,好不容易把影落巒山踢進了傳送法術形成的藍色門框裏面。
    兩足站立的狀態下,這一腳下去挺狠。更別說現在的影落巒山只是個類龍類蜥蜴人的瘦弱狀態,猝不及防的捱上這麼一下趔趄着就半跑半走了進去。理業肥龍則是回頭看了看濃密的森林,擡了擡嘴尖也走進了傳送門。
    幾乎就是邁一步的感覺,一步就從濃密的森林細嫩潤滑的草地上踏在了堅硬的碼放的整整齊齊的石板路上。
    出門的地點是啾啾旅館的正門口,此時旅館已經掛上了營業中的匾牌,屋頂上的煙囪也冒出悠悠白煙緩緩飄入深邃的夜空。
    環視一圈理業肥龍沒有找到影落巒山,走兩步踩到個硌爪的東西,低頭一看才發現他已經趴在地上兩眼轉圈了,而自己的爪子就踩在他悠長的尾巴中央上。
    哦,看樣子力氣用大了。肥龍暗自笑了笑。
    “你等着,你等着。”吃痛的影落巒山用兩爪從寬大的湛青色龍爪底下拽出自己的尾巴,盤腿坐在地上輕輕的揉了一會兒。作爲一個魔像,各種細嫩感知情況沒有讓他心生怨恨,而是越來越佩服理業肥龍的魔法技藝,這像是活着一般的感覺真的很好。
    理業肥龍倒也不在乎他威脅的小口氣,頷首微笑看着。
    爲他做的魔像固然是高水準的一個,但是力量應該是無時不刻再消耗的,即使附在上面的是被人類吹上天的影落巒山,也有力量耗盡動彈不能的那一天。但是現在看來情況不一樣,影落巒山自身的魂力在吞食了十六塊脖頸上的龍鱗經過一番轉化之後,相當於有了其本身幼龍時代的力量,作爲核心的魂核則化爲心臟,一下一下的跳動着,在運輸調動自己的流動之力的同時竟然在學習,在他渾然不知的情況下將魂力轉化成支持魔像運轉的流動之力,而一隻幼龍的力量用來支持魔像正常行動,用個幾百年是沒問題的。
    也許這就是巨龍的底蘊,已經不需要自己爲他做什麼了。
    如果他能夠帶着艾菲爾逃跑,那一定是個很好玩的情況,就是不知道會不會發生。
    “好像理業店長回來了。”
    隔着虛掩的房門,從裏面傳來了那個半人狼卜語天有些粗狂着的聲音,打斷了理業肥龍的一番暢想。
    影落巒山自然也聽到了,向着理業肥龍使了個眼色,變直直的站立起來,也不知道他怎麼做的,原本神采奕奕的龍瞳居然變成了琥珀色的寶石狀態。彷彿真的是個隨從石像。
    “嘿,你回來了。”開門的卜語天精神頭很足,不過毛髮溼透了,而且有股肉過熱油撒過孜然的香味飄過來。
    “嗯。”理業肥龍向卜語天點點頭,心疼這半人狼大概是又被體形大的龍給吞了一次,雖然最後都會被安然無事的吐出來這般。
     然後,半人狼只來得及留下一句店長在黑水晶石的房屋裏等他,就被一隻個頭比理業肥龍都還要大上許多的白龍撲到了爪子底下。那隻白龍看到理業肥龍想笑的怪異眼神,尷尬的鬆了鬆爪子,“你好,理業店長。”然後便飛快的拿出一塊寶石弄出一個空間的傳送門,抱起一臉“放過我吧”的卜語天撲了進去消失不見。
     大約是見過的,一時之間沒有想起來。
     理業肥龍回頭見影落巒山還是不動,便伸手在他面前兩指一撮打了個指響,“失敗品97號,走進這個屋子。”言罷,影落巒山才機械的行走起來,而且每一步行進的距離都保持一樣。看得理業肥龍在心裏哈哈大笑——人類的那句老小孩,越老的人兒越像孩童用在老龍身上原來也是可以的。
    上臺階的時候估計是沒調整好擡腿的高度,硬是一步沒上去絆了一跤,還是理業肥龍拉了他一把。
     一大一小兩龍先後走進房屋,理業肥龍讓指了指房屋南面一處掛着紫色幕簾的地方,這娟秀着花朵紋落的紫色幕簾旁邊立着一個畫板,畫着一個簡單的龍呼呼大睡的畫。讓影落巒山先行過去,隨後四處張望起來。
    此刻店裏的比前幾日熱鬧了許多,立起了很多用上等布料隔斷開,足以讓龍趴伏休息的空間。還有兩隻龍正趴在桌子上聊天,走過一半正好看到兩隻紅龍在房屋後門那開門而入落足站定,紅龍腳爪之下踩着一片鵝卵石鋪成的小道,時不時的有冒着蒸汽的水滴落圓潤的石頭在上面,而較小的一隻正在用極爲寬大的毛巾給另一隻仔細的擦拭後背,似是感情極好的兄弟兩個。
    後門是連接龍洗浴的地方來着?理業肥龍撓了撓頭,沒去打擾他們。徑直來到吧檯,一隻胳膊肘壓在乾淨的檯面上,探頭從吧檯下方的抽屜裏找到一個用七彩羽毛壓着的盒子,從裏面隨便扒拉出一塊黑水晶石。
    來這裏的都是累極了的龍,幾乎不會發生什麼偷盜事件。畢竟都知道這裏是龍的旅館,除了卜語天這種來打工的,一般其他種族絕對不會過來。
    不大不小的店鋪看起來最多隻能容納十來只幼龍,但在空間法術的幫助下,吧檯裏面的這一抽屜傳送門連接石纔是真正的空間。在寶兒那安神幫助睡眠羽毛的幫助下說成是世外桃源也不爲過,至於在外面休息的記得好像都是隻休息一夜或者睡個午覺什麼的,而能進這些空間裏的龍,搞不好會有好幾個月不願意動彈的懶鬼。
    拿好石頭,理業肥龍也走到南面,影落巒山依然像一尊只知道執行命令的石像一般站在旁邊,還把畫板給踢飛了。
    那糾結的小心情理業肥龍都能清楚的感覺的到,便以龍尾撩開簾子,先把他拎起來躲着必須要高擡腿才能邁過去的檻,然後再次打個指響,那個被不小心踢飛的牌子便回到原位。
    “有必要這麼做嘛。”
    有着幕簾的遮擋,這黑龍才呼呼的喘起了氣。
    “有。”影落巒山昂起頭堅定的回答,卻接着又側過腦袋從幕簾的縫隙裏看外面的龍,似乎有別的情緒也在裏面。
    “艾菲爾喜歡的那隻毛絨龍不在這兒工作了嗎?”影落巒山在心裏嘀咕着,“龍不都是一門工作幹到底的嘛,這是換了嗎。”他雖然是生活在森林裏的巨龍,但卻不妨礙他看一看崽子門帶回來的記憶寶石,特別是艾菲爾帶回來的那些,幾乎所有寶石都有這個店門口的影像,他很在意這個,非常在意,因爲艾菲爾自打成爲不需要成龍看護的幼龍之後,經常會“路過”一下雪天鎮,也經常在族羣裏四處打聽毛龍喜歡什麼,避諱什麼,在不在意跟鱗龍一起過生活這種話題。他是父親,也是族中長者,大家都懂。以往礙於身體龐大不好進來,這一次來了肯定要看一看天天被艾菲爾掛在嘴邊的龍是什麼樣子。
    理業肥龍倒也不着急啓動手上的寶石,好似所有着急的事情在他看來也不卻這一會兒功夫。
    末了,影落巒山放棄了,他才使用了黑水晶石。
    盈盈光華從龍的指間溢出,鏈子上的各式花紋飛速變幻,大略只有喘息幾口的時間。聽得理業肥龍說了一句到了,那黑龍變又變成了石像失敗品的樣子。
    這次,原本是垂落懸掛着的鏈子變成了可以從中間分開的那種,花朵紋落則變成了紛飛的羽毛狀。
    理業肥龍右爪將紫色簾子從中間一分爲二,一面黝黑的石門靜靜的立在幕簾之後。
    “失敗品97號,去敲門。”理業肥龍再度打了個指響,退開一步。
    影落巒山無奈的投過去一個鄙視的眼神,然後行動了。
    敲門,是一個怎樣的動作他倒是知道的。卻是一次都沒敲過真的門,倒是幼龍們玩鬧過頭的時候,用碩大的爪子把地面砸得咚咚咚響這種事他常幹。
    理業肥龍則是嬉笑着擡起胳膊比劃了一下具體動作。
    “廢話,我,我,我當然知道怎麼!”影落巒山憤憤得在心裏吐了一口。
    於是,他就擡起胳膊,爪子微微握拳,鼓出一個指節,然後就大力的砸了過去。
    嗯,是砸,沒錯。
    而然此時門卻開了,一把拉開門的是迫不及待的艾菲爾。
    此時兩龍相對,影落巒山看到了眼底裏恍惚不已的孩子。
    艾菲爾則是看到一個似乎是帶着仰慕已久的父親的魂之力氣息的,似龍非龍,說蜥蜴人不是蜥蜴的石像。
    然後,影落巒山那突起的指節就狠狠的鑿到了艾菲爾腦門上。
    一下砸的艾菲爾吃痛,龍首後仰後退一步。
    不夠,再來一下,影落巒山往前走了一步,又一下狠狠地砸在他腦門上。
    孩子這般恍惚,如此魂不守舍的神情讓他心裏莫名火大。
    第三下沒能落下去,因爲理業肥龍在後面淡淡的說了一句,“97號,停下,進屋去牆角坐着。”
    “這是……?”艾菲爾捂着疼呲呲的腦門,看着那個行動步伐一致的石像真的去了房屋一角,蹲立坐下去一動不動。
    “那個,”理業肥龍繞了繞舌頭,強忍着內心笑意以一副在平常不過的遺憾語氣說,“一個失敗的石像作品,不太想扔了,你可以叫他97號,是聽命令的款式。”
     艾菲爾將信將疑的回頭看了看角落裏蹲坐不動的石像,嘀咕道,“他身上有我父親的感覺啊。”
    “那是當然,因爲去森林裏溜達了一下,找到了你父親遺落的鱗片。”理業肥龍指了指自己脖子。看這小傢伙啊的一聲一臉着急就要跳起來飛出去的樣子,便接着補上後話把他按在原地,“放心,那裏沒有龍的屍骨,你父親那麼重要,估計是被召喚惡魔的那個人當作抵押給惡魔換取力量的信物,不會將他肢解的,放心吧。等我們找到那個人,就能救你父親了。”
    “哦。”艾菲爾沮喪的低下頭,不知所措的杵在原地。
    “到時候我可以幫你叫一個治療法術很厲害的龍,你可以慢慢的折磨蹂躪那個人到解氣爲止。”
    一直站在他身後的,胸前有一撮紅毛的啾啾輕輕地拍了拍他後背,安慰道:“會好起來的。”隨後她瞪了理業肥龍一眼,另一隻毛茸茸的爪子拍了拍她自己的柔軟的肚子,然後伸到了半空搖了搖。
    這小傢伙,真的還記得。
    這個動作加眼神似乎再說——我的吃的呢。
    哎呀,烤肉在路上都給吃了。
    理業肥龍解下系在龍翼根部的小揹包,翻找了一下,拿出了一個癟癟的紙袋。
    把兩個糖豆倒在了啾啾的爪心。
    啾啾沒有一臉不悅,只是好奇,她非常小心的放到鼻子前聞了聞,輕輕地舔了一小小小小小點。有股薄荷味,淡淡的清香。
    “就知道你帶不會肉了,估計你半路就都吃光了。”啾啾扯過理業肥龍手上的袋子,把糖豆又捲了進去,“都好幾天了,我們早就吃過了,這是什麼啊。”
    “龍之神糖,提神,醒腦,非常美味,一個吃下去,十天不用吃飯!”理業肥龍信口說着,巧妙的繞過她倆,去找在更裏面的寶兒。
   
    “我遲到了吧?”
    房屋簡單的分爲兩個隔間,裏面只鋪着一張金黃色的毛絨毯子,在幽幽燭光下閃爍着盈盈光輝。
    寶兒就在毯子中央站着。
    全身顏色黯淡,很勉強才能分辨出曾有的七色龍羽。
    聽到理業肥龍的聲音,她才緩緩挪動着小爪子,跳了兩下,轉過身來。
    滿眼的絕望。
    然後她低下頭,用兩個翅膀擋在面前。
    毯子上的毛絨漸漸的溼潤了。
    “怎麼了?”理業肥龍落下前爪,恢復四肢落地的狀態,走近了精靈龍寶兒,嘴尖抵了一下她的腦門,“我可不信你會失敗喔。”
    “就算成功了,要怎麼改變我們共同的結局啊!”她終究還是撲棱着翅膀抱在理業肥龍的嘴巴上。她太小了,相較於人類就像個只能站在肩膀上的鳥兒,連金剛鸚鵡都能捉着她欺負,對於理業肥龍的身軀而言更是如此。
    又是這句話,共同的結局。
    理業肥龍慢慢的擡起龍首,改換成了蹲坐的姿勢,接着兩腿放鬆伸直,大大咧咧的坐在毯子上。
    “見過辭世了?”
    這傢伙真是神出鬼沒,居然能到處找龍談話?
    寶兒張開小嘴搖了搖頭。
    沒見過?理業肥龍用一根指頭捋着寶兒毛茸茸的後背,同時眼睛慢慢半閉。
    “我做完卷軸的時候睡着了,夢見好大好大一隻紅龍在充滿了像是螞蟻一樣水晶洞哭,我看見她累了,她非常的累,她的身體急速老化,明明看起來非常年輕的紅龍鱗片一片片掉下來,落在四周都是水晶組成螞蟻上,被分解,吃光了龍鱗那些水晶螞蟻就動了起來,爬滿她的身子,開始啃食她。我嚇了一跳,想要飛起來逃跑的時候忽然昏了一下,我沒有辦法飛了,我以爲我要掉下去也要被那些螞蟻吃掉了,我以爲我是做了一場噩夢,我以爲我醒來的時候,就看到一隻青銅顏色鱗片的龍默默的將我抱起來,說這是我們共同的結局,早已註定。”
    寶兒把想說的都通過微薄的力量傳遞過去,一切話語分化成場景一幕幕呈現在理業肥龍的腦海,彷彿就是身臨其境一般。
    那些水晶螞蟻看起來很可怕,一塊龍鱗能輕鬆的被它們啃食乾淨,那水晶狀的口器裏卡擦卡擦的聲音一隻無妨,那洞裏似是千萬只齊動,卡擦卡擦的詭異響聲就變成了最恐怖的一幕。
    “那些水晶螞蟻代表什麼?”理業肥龍小心翼翼地捏着寶兒讓她換成坐在自己手掌上的樣子。
    “記憶裏有很多解釋,但都指向一個意思。”寶兒擡起頭,哭的眼睛裏都有了血絲,而理業肥龍從她濃郁的悲傷情緒裏所感覺到的,她不是怕死,她是怕再也見不到時惜玉最後一面,她深深的懊悔自己沒能一直一直陪着那個曾經笑容常在的精靈。
    “什麼。”其實理業肥龍大約也猜的到所有解釋都指向一個意思時會是什麼,可他還是想聽一個確切的答案,這畢竟是擁有永遠的記憶傳承的龍族,只是他們被自身能力束縛不能運用強大的法術,不然他們足以成爲人類口中的神明。
    “毀滅。”寶兒說完,又趴下去抱着理業肥龍的一根龍爪哭了起來。
    “啾啾,艾菲爾知道嗎,你這結論對誰說過。”
    理業肥龍活動着被浸溼的羽毛抱着的那根指爪,語氣亦是意外的溫柔。
    寶兒似乎是沒有勇氣擡頭,只能感覺到指爪被瘋狂的搖晃摩擦着。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緩擡起頭,道出一句:“求求你,讓我最後見一面惜玉吧”
    “你很讓我失望,”理業肥龍的龍瞳裏慢慢映照出寶兒頹廢無神的影子,“這樣的你沒有資格成爲我的藏品。”
    “時惜玉可是爲了你,什麼事情都做過,什麼也沒有怕過,什麼也不能阻擋她再見你的決心,她不擇手段亦忘卻自身生死,這般赤誠之心世間少有,而單單一個夢境就讓你如此畏首畏尾嚎啕大哭,我很失望,對這樣的你,沒什麼胃口。”
    理業肥龍在生氣嗎?
    說不上,話語裏的嫌棄倒是很真實。
    他活動着脖子慢慢的站了起來,走到屋外。
    招呼艾菲爾過來,按着他的肩膀,又對着牆角的影落巒山打了個指響,“失敗品97號,從今天起,你的主人是艾菲爾。”
    “哎?這魔像送我了?”艾菲爾有點濛濛的,“雖然看起來很木,但是力氣很大啊,敲的我額頭現在還疼呢。”
    “我要去睡一覺,有點累了。”理業肥龍側首看了看出來的屋子,像是聽到了什麼動靜,隨後又對着艾菲爾說,“我買了好多東西要送到你常去的那個地方忘了嗎,你別自己搬了,就讓這個破石像去送吧,你指揮着他會快點。”
    “那我該怎麼做。”艾菲爾看向已經走過來的失敗品97號,他並不知道具體命令。這個魔像看起來很耐用,力氣又大,如果有他幫忙的確會輕鬆很多。他也是被理業肥龍買的東西多到嚇了一大跳。
    “哦,對哈。”理業肥龍伸出右爪,“這個會嗎。”兩根龍指迅速一撮,一互相自然碰撞着,發出了啪的清脆響聲。
    “會。”艾菲爾有模有樣的伸出爪,試了幾次就能打出響聲。
    “然後說,97號踩地板。”理業肥龍咧咧嘴,看着影落巒山這傢伙真的來回狠狠的踩着地板,發出咚咚的悶響。
    “你試試。”
    “啪。”艾菲爾試了幾次終於也用右爪打出個指響,“97號,停下。”
     在艾菲爾眼中,那石像愣了一下,隨後才停下來。
     而在理業肥龍通過流動之力分明感覺到影落巒山的憤憤不平:“理業肥龍,我要弄死你!”
    吩咐完這些以後,看着啾啾也跟着艾菲爾離開了這裏,理業肥龍便再度回到寶兒那邊,這隻精靈龍已經能穩穩的站起來了,而且似乎有點精神了?
    “水晶螞蟻在很古老的記憶裏出現過一次,”寶兒高高的昂起小巧的龍首,聚精會神的看着理業肥龍那慢慢浮上笑意的眼睛,“久到我需要想一下,阻礙了我的龍心纔會有剛纔的失態。”
    “很好,繼續說。”
    “那種龍應該比較稀少,但是還是有的,他們的族羣僞裝成普通的龍,但是他們吐出或者使用法術凝聚出的氣息能量不是真的氣息,比如火,冰,或者風,閃電什麼的。這些都是力量的化形。以火的僞裝舉例,簡單來說,如果他控制這些氣息能量足夠好,從他口中火焰就可以成爲他的分身,甚至可以觸碰易燃紙張而不會真的點燃。”
    “好像很多龍都能做到這個啊,控制好了水流也能過紙而不溼潤啊。”
    “所以是僞裝,他們可以無意識的做到這一點,而普通的龍需要大量細心的練習才行。而他們力量覺醒到足夠強大時,就可以用一個難以言辭的咒語,或者說是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法術,可以創造一個時空之門,拜託法則束縛,進入連接神殿。”
    “連接神殿?什麼東西?”
    “據說是生命源頭萬物誕生之初的地方。所謂神殿我加上去的嘛,聽起來更直觀一些。”
    “好吧,聽你這麼說,是你的記憶中有這麼做過的?”
    “有,不過他是爲了逃離這個對他們絞殺的世界,我的祖先似乎幫助過一隻龍尋找他需要的時機,最後成功與否很難說,但是那隻龍把一切告訴我的祖先了,而且那隻龍成功了,逃離了這個世界。你知道的嘛,當初龍可是被狩獵的對象,因爲我們龍族身體總有穩定的能量,被大型其他種族的獸類捕食,還被人類圍捕絞殺,很少有龍能夠活過幼年時期。”
    “額,據說那會兒龍族是挺慘的。似乎是能量魔法裏系列食物鏈的最底端,誰都想抓只龍來吃吃看,那所謂的連接什麼幹嘛的?萬物之初這種話怎麼像是人類才說的出口的故事語氣。”
    “反正記憶裏的連接神殿有兩個用處,都是在那種龍族在最強大的力量覺醒時才能使用,一個是以記憶爲基礎創造一個世界生存,當然那是虛幻的,那些水晶螞蟻就是進入連接神殿時使用第一個用處支付的代價,它們吞食任何進入連接神殿的生物或者能量直至闖入者消亡抹殺,連靈魂都不剩下。另外一個是接着第一個用處發揮作用,便是讓其所創造的世界與他進入連接神殿時的世界重合覆蓋。”
    “什,什麼?”理業肥龍這回是真的感到了驚恐,“世界重合,覆蓋?”
    寶兒鄭重的點了點頭,毫不在意的說出一個事,“假如創造的世界沒有我們龍族,覆蓋之後,我們龍族這個生命就會立刻蒸發,任何相關記憶和證明將全被連接神殿抹消。”
    理業肥龍倒吸一口冷氣。
    “當然那是不可能的,”寶兒張開小嘴哈哈笑了起來,彷彿看到理業肥龍震驚的表情是個極爲可笑的事情,“祖先的記憶中,說這事的龍是個愛開玩笑的主兒,這兩個能力都很可能是假的。不過能幫助他逃跑應該是真的,因爲在進入連接神殿之後,我等精靈龍一直在關注那隻龍的相關情況,的確是再也沒有見過他。不過水晶螞蟻會啃食一切進入連接神殿的能量和生命應該是真的,他把這個叫做逆向力。即是說要做什麼,就會產生一個與之等同不讓其做什麼的力量,而且支付這個力量的代價還是他自己。”
    “那還進去玩個卵,走一圈自己把自己打死了,笑話麼,還逃跑,八成是死裏面了吧,連靈魂都不剩喔。”看着寶兒那輕鬆活潑起來的神情,真是想一爪子按下去,把她的羽毛龍絨全部揉碎。理業肥龍苦笑着搖頭,不過暗藏的記憶中都在給自己一個危險的直覺,那些水晶螞蟻,不是固有形態。
    很可能是因爲寶兒的祖先記憶,是那隻愛開玩笑的龍說是螞蟻的樣貌,寶兒看到的纔是水晶狀態的螞蟻。
    “那好吧,總之很危險,很可能會毀滅?”理業肥龍做了總結,“等一下,你是說我做了一個自己送自己進棺材的卷軸?而不是什麼穿越時空,改變過去的法術?”
    寶兒再度點了點頭,難掩小眼睛裏極盡譏諷嘲弄之色。更是完全忘記了在她完成卷軸之初睡夢時那恐怖的一幕把她嚇的手足無措的瞬間。
    “我困了,要睡覺!”
    理業肥龍彎身突然一把抓起立在毯子上,沒來得及跑開的精靈龍寶兒,壓在自己下巴底下當作枕頭,她被肥龍大大的腦袋壓住也跑不出來,雖然很柔軟不會真的把她給壓死咯,也還是很無奈。
    最最最不可思議的是,她似乎聽到了從理業肥龍那傳來的均勻的呼吸聲。
    睡,睡着了??用唯一露在外面的羽翼捂着臉,寶兒特別的尷尬,爲什麼我們族的羽毛能讓龍很快的進入休息放鬆狀態啊,爲什麼啊!
    然而,理業肥龍清楚。
    那曾經說要進入連接神殿的龍並沒有欺騙寶兒的先祖。
    一,依照記憶,畢竟是龍,而龍的記憶力可以細化到精確場景裏的每一個生物,即使龍自己不覺得,卻的確能做到,就好比人的大腦明明看到很多不理解的東西,卻能精確的重現在睡夢時的夢境裏是同一個道理。人類學家其言有云,沒看過當然不會畫,但是如果看到了即使不會畫,如果是朝思暮想在睡夢中一樣能夠重現出來。
    所謂亦幻亦真,應當如此。
    同時,連接神殿第二個用處,世界的重合,覆蓋。畢竟是隻有龍才能夠進去,時機還不清楚,需要等能量充足了再拷問寶兒,但是如果真的是依託第一個用處而使用第二個。那麼作用就很明顯了。
    重現記憶之中的第一個世界,精確定位到自己想要的時間節點,然後使用第二個能力,將記憶幻之世界與真實世界覆蓋,豈不是就達到了回到過去的目的?
    而既然是要付出代價,沒說必須要是自身生命,當然不排除自身生命之力是最方便的。而逆向力這個事情辭世也說過,記得他們共同說話,萬物之反作用。萬物之反,萬物之反,恐怕這逆向力也包括他們自己?而且辭世說過,根據自己對世界有的能量理解制作出來的這個卷軸,是能夠哄騙那些逆向力不傷害自己,也就是說能讓逆向力他們自己搞自己的,而只要有鑰匙,到達連接神殿就可以回到過去了。
    索菲亞自身天賦那種可以借用的詭異能力恐怕正是逆向力的天敵,估計也是辭世說的鑰匙,依靠他的觸碰即吸收借用的能力,應當能夠藉助那個空間的力量,從而分別連接神殿裏複雜的迷宮的唯一真正道路的現世之龍。
    哦,這就需要與索菲亞同去連接神殿裏,先按照他的記憶在他想要的時間,也就是他口中慕容若龍還沒死的時候,到時候把自己想要的時間也固定好,還有千里驊那廝想要的時間,嘿嘿嘿,然後再用連接神殿的第二個能力,覆蓋一下,達到回到過去的效果。
    還真TMD麻煩。一個卷軸帶好幾只龍進去,能不能行,別再在裏面我們自己再打起來,那能氣死!
    募得睜開眼睛,被自己輕壓在嘴邊的寶兒已經睡了過去。她此時流露出來的感情裏,不再是慌張與無措,竟然是與時惜玉在一起時的那種幸福感覺。似乎,她也察覺到了,連接神殿如果真有這兩個作用,只要使用得當,的確可以回到過去,讓時間如同可以操縱的鐘表,重新走過。
    算了,累了,好多事情還不是很清楚,等睡飽了慢慢問寶兒好了。
    然而有個問題還是讓理業肥龍很是困惑,讓他沒睡着又睜開了眼睛。
    是影落巒山的事。
    他在講述關於秋文龍的故事的時候,完全沒有覺得不妥。如果按照他的年歲計算,人到底多大年紀可以丟到一旁不管。
    熾翼之影應該已經是巨龍了纔對。
    可是影他,明明看起來還需要幾個百年才能步入龍族的千年成年之時!
    爲什麼?

最后修改: 沉默の龙 (2017-10-30 00:12:06)


有 2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理业肥龙, 龍爪翻書


In the end.
As you fade into the night.
Who will tell the story of your life.
And who will remember your last goodbye.

离线

#279 2017-10-30 09:35:52  |  只看该作者

理业肥龙
???
来自 ???
Registered: 2009-07-01
Posts: 1,597

回应: 思念的轉輪

迷之更新速度,幫頂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