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1 2011-06-19 21:36:00  |  只看该作者

雲龍踏雪
虺龍
来自 江苏
Registered: 2010-08-21
Posts: 86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看完之後有點難過0 0

《龍魂》 作者:李志偉

    夜很靜,水底也很靜。

    如蛟一家安詳地閉着眼睛,呼吸均勻。

    “你看,”一條小鯉魚說,“龍在睡覺耶!”

    “噓——”鯉魚媽媽說,“不要吵醒龍的好夢。”

    突然嘩啦一聲,水面的月光被分割成無數碎片。鯉魚嚇得一擺尾,哧溜一聲鑽到水底深處去了。

    如蛟驚醒了。他看見四周的湖水渾濁起來,破碎的月光不停搖曳。

    “爸爸媽媽!”如蛟使勁推兩條大龍,“快醒醒!”

    他們醒了。龍媽媽捂着嘴,驚呆。

    “那是什麼?”如蛟望着不斷逼近的黑色陰影,問道。

    “是‘網’,”龍爸爸說,“人類想捕捉我們!”

    “媽媽我怕!”

    “別怕,我的小男子漢!”龍爸爸說,“趁網沒有落下,我們游到安全的地方去。

    龍爸爸帶路,龍媽媽護着小龍如蛟在水底穿行。

    又一片水域,頭頂的月光很圓潤。

    龍爸爸調整身體,想要游出水面。

    “嘩啦!”月光再次被割破,一張巨大的魔網向他們撲來。

    龍一家調頭遊走。

    他們在湖底游弋,尋找完美的月光。

    他們尋找到的只是失望:所有水域的月光都被割破。人類已將湖面封死,誓要擒龍而歸。

    恐怖的大網漸漸逼近。

    “帶好如蛟,”龍爸爸毅然說,“我給你們衝出一條生路。”

    龍媽媽點頭,淌出閃亮的淚珠。

    龍爸爸衝天而起,帶走一張大網。月光劇烈地顫抖着,融合為一體。

    “龍出來了!”人們的喊叫傳入水底,“快抓住它!”

    魔網纏住龍爸爸的翅膀,令他無法高飛。他貼著地面,跌跌撞撞地“飛翔”。人們舉着火把拎着刀槍,大呼小叫地追趕。

    呼號聲漸漸遠去。

    “走吧,如蛟。”

    龍媽媽帶著如蛟浮出水面,四周無人。龍媽媽背着如蛟起飛。貼著樹林飛一段,她力竭降落。

    “媽媽飛不動了,”龍媽媽喘着粗氣,“咱們先在這裡躲一陣吧。”

    “都怪我,媽媽,”如蛟低下頭,“我的翅膀太嫩了,還不會飛。”

    “不怪你,只怪人類。”

    “媽媽,人類為什麼要捕殺我們呢?”

    “不知道,”龍媽媽搖頭,“我們已是森林裡最後的龍,如果我們被捕,龍族就要滅亡了。”

    樹林裡突然亮起來,火光形成的陰影魔爪般摸遍每一個角落。

    “有公龍就有母龍,”人們大聲嚷道,“母龍你逃不了,你滴下的湖水暴露了行跡!”

    “糟糕!”龍媽媽急道,“我該擦乾水再飛!”

    火把的包圍圈不斷縮小。

    “孩子,保重!”龍媽媽說,“你要學會照顧自己!”

    龍媽媽騰空而起!

    “龍現身了!”人們一邊大叫,一邊倉啷地抽出武器,“射它,射它!”

    帶著烈焰的利箭嗖嗖破空,有的射在龍媽媽肚子上,有的射在龍媽媽翅膀上。

    龍媽媽化作一團燃燒的火球。

    “媽媽……”如蛟咬着嘴唇,淌下熱淚。

    轟隆一聲,龍媽媽墜地。

    “滿載而歸!”人們圍上去,將龍媽媽綁起來,“這回,我們的英雄有救了!”

    喧囂的人群沒入黑暗,樹林裡不時有藍光一閃。

    那是如蛟憂鬱的眼淚。

    “不行!”如蛟鼓起勇氣,“我不能眼睜睜看著爸爸媽媽受難,我要去救他們!”

    如蛟跳出樹林,突然被一雙手按住!

    二


    如蛟返身想咬,那手卻摀住他的嘴。

    好溫柔的一雙手。

    是個清純的女孩,眼睛大大的閃閃的,象天上的星星。

    “噓——”女孩將如蛟拉進草叢,“別出聲。”

    腳步聲漸近,一隊人馬行至。

    一個人說:“真是奇怪,公主跑到哪裡去了?”

    “找了一大圈都沒有,或許已經回宮了吧?”

    “一定是這樣。我們也回去吧。”

    人馬漸漸遠去。

    “謝謝你,”如蛟不失警惕地問,“你是誰?”


“我是‘克里斯王國’的公主,是來看大人捕龍的,”女孩回答,“你是那兩條龍的孩子吧?”

如蛟點頭,眼眶溢出淚花。

    “我叫妮可,你呢?”

    “如蛟,”如蛟說,“我恨你們人類,為什麼要捕殺龍?”

    “給你造成傷害,我很抱歉,”公主妮可說,“但我們也是迫不得已。”

    “殘害別的生靈還是‘迫不得已’?”

    “是的,我們必須拯救自己的英雄。”

    “什麼叫‘英雄’?”

    “就是非常擅長打仗的人,”妮可面露崇敬之色,“你知道,我們國家一直在與其它國家打仗,如果輸了,我們都將成為奴隷或被殺死。‘英雄’是具有無比戰鬥能力和號召能力的騎士,他指揮軍隊衝鋒陷陣,利用武力和魔法,幫助我們打贏戰爭。”

    “如果對方的國家也有‘英雄’呢?”

    “兩強相爭,必有一傷,”妮可說,“這一次,我們的‘英雄’翰朗受到魔法傷害,生命垂危。翰朗說,古老的魔法書上記載,只要浸泡于龍血之中,他就能痊癒。所以……”

    “所以你們就抓去我的父母!”如蛟大怒,“為了拯救一個人的生命,卻要犧牲兩條龍的生命,這公平嗎?”

    “這……”妮可低下頭,“我們不想這樣做,可我們別無選擇。英雄一死,我們亦將亡國。至少你還活着,對不對?”

    “我又能活多久呢?”如蛟反問,“等英雄再次負傷,你們又會到森林裡來捕龍,對不對?森林裡原有幾百頭龍,現在只剩我一個!”

    “那……”妮可沉吟,“不如你跟我生活在一起,我來保護你。”

    “你?”

    “我是公主,國王——也就是我的爸爸——很寵愛我,凡事都讓我三分,”公主妮可說,“如果你是我的寵物,爸爸就不會傷害你了。”

    如蛟本想斷然拒絶,但一轉念:跟着公主進宮,就有機會營救父母。雖然成功的希望渺茫,但努力過了,死也心甘!

    “好,”如蛟堅定地說道,“我跟你去王宮!”

    三

    如蛟藏在麻袋裏,由妮可帶到廣場上。

    如蛟父母巨大的身軀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廣場正中,有一口水晶棺材。棺材蓋敞開,裡面躺着一個男人——英雄翰朗。

    翰朗的軀幹和四肢居然是藍熒熒的冰,只有腦袋是正常的血肉。

    水晶棺材裡堆滿冰塊,以防止翰朗的“冰體”融化。

    廣場四周圍有大批群眾,爭相目睹“沐浴龍血”的壯觀景象。

    妮可站在人群最前沿,輕拍口袋問:“看見了嗎?”

    “看見了,”如蛟說,“他的身體怎麼了?”

    “被敵國的英雄施了魔法,變成了冰,”妮可回答,“只有龍血能消除魔法。”

    “你們要殺我父母?”如蛟急得扭動起來,“我不同意!”

    妮可按住了如蛟的嘴,“別動,”她說,“難道你想暴露嗎?”

    “儀式開始!”

    說話的是妮可的父親,克里斯國王。他將雪白的彎刀在火焰上烘烤一下,然後高高舉起,面向如蛟的父親。

    如蛟急了,心中默唸咒語,施展他唯一掌握的“石化魔法”。

    一道黃色的光芒閃過,國王手中的彎刀變成了石頭。

    如蛟遺憾。他本想把國王變成石頭的,打偏了。

    “誰?”國王回頭怒吼,“誰在搗亂?”

    “我想您不會怪罪她的,”翰朗說,“魔法從您女兒身上發出。”

    “妮可?”國王的臉色緩和了,“妮可別調皮,這關係到我們王國的生死存亡!”

    妮可掩飾地笑笑,用身體擋住如蛟。

    看不到父母遇難,如蛟就不會傷心了吧?

    國王換一把刀,用力劈下。

    龍爸爸一聲長嚎,鮮血迸濺。龍血噴泉般射向天空,又暴雨般落下。

如蛟強忍悲痛,閉上了眼睛。他知道出去也不可能阻止人類的殺戮,只是白白送死。

    幾個力士將龍爸爸扶正,龍血注入水晶棺材。

    熱血與冰塊混合,發出滋滋的響聲,白氣瀰漫。

    眾人緊盯英雄翰朗的身體:被血染紅,但依然是冰!

    “僅有公龍的血不夠,”翰朗說,“加入母龍的血!”


    彎刀閃過,龍媽媽的血噴射而出。

    “不!!!”小龍如蛟發出慘呼,掙脫妮可蹦出來!

    “你們這些屠夫!”如蛟氣得渾身發抖,“你們不是人,是野獸!”

    如蛟撲向國王。半空中力士的鐵拳打來,如蛟跌落地面。

    國王問:“妮可,這小龍是怎麼回事?”

    “是……我養的寵物,”妮可道。

    “它與大龍是什麼關係?”

    “是他們的孩子……”

    “它們竟然有孩子?”國王大喜,“英雄翰朗一定有救了!”

    母龍的血注入水晶棺材,翰朗的軀體依然是冰。

    “為什麼無法破除魔法?”翰朗皺起眉頭,“難道魔法書中的記載是錯誤的?”

    翰朗的目光落在如蛟身上,“一不做二不休,把這小龍也殺了!”

    彎刀揮起,眼前卻閃過一個潔白的身影——是妮可!

    國王的彎刀一偏,沒有刺中如蛟的心臟,只在它體側划出一條血縫。

    如蛟咬着牙沒有叫出來。痛叫就意味着屈服。

    “妮可你幹什麼?!”國王一把拉過公主,“這樣多危險!”

    “爸爸,”妮可跪下,“你殺了如蛟的父母,還不夠嗎?”

    “我是為了拯救英雄,拯救我們整個王國!”

    “如果有人殺了你和媽媽,又要殺我,你能容忍嗎?”

    “這……這不一樣……”

    國王背過身,不願看到女兒哀怨的眼神,那會讓他心軟。

    這時,他看到了驚人的一幕——

    小龍如蛟的血珠滴進水晶棺材,血水化作燦爛的七彩光芒,籠罩着翰朗的軀體!

    在場的百姓全部驚呆!

    絢麗的光彩過後,翰朗緩緩站起!

    “冰魄魔法”已經破解,他重獲血肉之軀!

    “我知道了!”翰朗大聲叫道,“必須用純潔的小龍之血,才能破解魔法!”

    “克里斯王國得救了!”國王大聲喊道,“我宣佈:小龍是我們國家的救命恩人,大家要象親人一樣對待他!”

    “萬歲!”震耳欲聾的歡呼,“國王萬歲!英雄萬歲!小龍萬歲!”

    妮可抱著小龍如蛟親了一下,“如蛟,你得救了!”

    凝望父母的屍體,如蛟流下了眼淚。

    四

    戰爭還在繼續,英雄揮別鄉親,再次踏上戰場。

    作為一條龍,如蛟融入了人類的生活。

    春天,他幫助人們犁田播種。他可以同時背負幾個犁,力氣賽過十頭牛;

    夏天,他與孩子們在湖中嬉戲,魚兒不避讓,反而在他們身邊暢遊;

    秋天,收穫的季節。他的翅膀已經長硬,盤旋在森林上空,為人們指點豐盛果實的地點;

    冬天,獵人邀請他一起打獵。如蛟不願去。凡此種種殺戮,他皆不願參與。他寧可在房間裡,為小朋友吐火取暖。

    更多的時候,他陪伴在妮可公主身邊,形影不離。妮可有個習慣:每天黃昏坐在玫瑰山頂,看西沉的太陽,看遠去的大路。

    如蛟已經長得很大了,他在妮可身邊坐下,象一塊巨大的岩石。

    “夕陽真好,”如蛟說。

    “嗯,”

    “這座山,為什麼叫玫瑰山?山上沒有玫瑰呀。”

    “這是一座火山,曾經噴發的岩漿使山體呈現玫瑰色。所以叫玫瑰山。”

    “火山?如果再次噴發,不就把山下的王國吞噬了嗎?”

    “放心吧,玫瑰山已經沉睡萬年。我們的祖先將王國地址選在這裡,就是為了時刻提醒自己:居安思危。”



“你們的祖先真有膽量。”

    沉默一會兒。

    “哎,”如蛟又說,“你為什麼每天都來看落日呢?”

    “我不是看落日,我是看落日裡的人。”

    “落日裡……沒有人啊。”

    “如果有人從那條大路上走來,從這裡看去,他就象從輝煌的落日中走出來一樣。”

    “我知道你在等誰了——英雄翰朗,對不對?”

    “對。自從他走後,我就天天為他祈禱,”

    妮可的臉龐一片緋紅。如蛟望着她,第一次發現:妮可已經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這種感情你是不會理解的,因為你是一條龍啊。”

    妮可站起來,沿著小路走下玫瑰山。

    太陽快要落到地平綫下面了。

    “我是一條龍,”望着妮可的背影,如蛟說,“但誰說我不懂這種感情?”

    五

    深夜,整個克里斯王國都熟睡了。

    一個巨大的黑影騰空而起,向遠方飛去。

    是如蛟,他要替妮可找回英雄翰朗。

    戰場沒有黑夜。翰朗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久沒有休息了,眼珠充滿血絲,聲音歇斯底里。

    “作好準備!”他嘶吼道,“抵擋住敵人的進攻!”

    敵人的大部隊來了,一眼望不到邊。

    一個克里斯士兵嚇得轉身便逃。

    翰朗舉起英雄神杖,火光迸現。那逃跑的士兵斷線的風箏般飛起,墜落地面後一動不動了。

    “逃跑者死!”翰朗大叫,“你們身為士兵,要死也死在敵人的刀槍下!”

    士兵們沒有回答,瑟瑟發抖。

    敵人在相距五十米的地方停住,排兵佈陣。

    最前面是盾牌兵,單膝跪地,將巨大的盾牌擺放地上,形成一堵銅牆鐵壁;第二排是弓箭兵,彎弓搭箭,準備遠距離進攻;第三排是騎士,手持長矛,靜待總攻;最後一排,是戰車上的巫師。她是敵方的英雄,掌控整個作戰局勢。

    翰朗這邊也迅速布好陣勢,與敵方相同。

    “預備——”翰朗與敵方巫師同時舉手,“攻擊!”

    矢如飛蝗,擊打在盾牌上,叮噹作響。

    “停!”翰朗下令道,“這樣是浪費武器。等我將對方長城打開一個缺口,弓箭兵瞄準缺口猛射。”

    “遵命!”

    翰朗這邊的弓箭停了,敵方的箭還不停射來。他們是大國,不怕浪費武器。

    翰朗口中唸唸有詞,平舉神杖——嗤啦,神杖中射出一道藍光,閃電般擊中敵方盾牌。

    盾牌兵抵擋不住如此強大的衝擊力,被掀翻在地。盾牌長城缺了一角。

    克里斯王國的箭矢全部飛向長城缺口,缺口後響起一片慘叫:士兵中箭了!

    翰朗正想趁勝追擊,那邊女巫的魔杖一揮,螢光閃過,死去的盾牌兵又復活了!盾牌兵象鯉魚一樣跳起,將盾牌扶正。盾牌長城再無漏洞!

    “關鍵是那個女巫!”

    翰朗咬牙切齒。他舉起神杖,向女巫施展“閃電術”。他的魔力只達到33級,不知是否能射到那麼遠。

    閃電破空而過,達到女巫面前!

    翰朗一陣狂喜!

    但閃電卻象撞上了什麼障礙物,啪的一聲爆炸消失。

    女巫面前,閃過一片藍光。

    “魔法屏障!”翰朗不禁一陣膽寒。魔法屏障是幾大終極魔法之一,只有99級以上的巫師才能修煉!

    “如果對方是99級巫師……”翰朗冒出冷汗。那一次,他就是中了99級男巫的“冰魄魔法”,身體變成了冰塊!

    撤退?“殺無赦”的命令,不正是從自己嘴裡吐出的嗎?

    猶豫間,女巫高舉魔杖,仰面朝天。

    一陣低微的魔法咒語,竟然穿越50多米的距離傳過來!

    翰朗在魔法書上看過這段咒語,以他的魔法修為,還沒有資格練如此高深的魔法。練了會走火入魔,爆裂而亡。

5樓


    魔法召喚術!以此魔法為媒介,巫師可以召來另一世界的神鬼生物!

    咒語結束。黑色的夜空被發光的雲團遮蔽,雲團翻滾不停,象有生命的生物。

    震耳欲聾的長嘶!一匹長翅膀的馬破雲而出,馬上坐著一位黑色的恐怖騎士。騎士全身如魅影,只有雙眼如發光的太陽。他手持燃燒的長劍,口中吶喊陣陣。

    飛翔的馬腳踏雲層,發出咯噔、咯噔的馬蹄聲。

    克里斯士兵們驚呆了,竟然忘記逃命。

    傳說中的魔鬼騎士!

    魔鬼騎士來到地面,大家才發現他是如此巨大。僅那滾雷般的鼻息,就能將人吹出十萬八千里!

    魔鬼騎士高舉火劍,向翰朗劈來!

    “啊——!”翰朗發出絶望的慘叫,舉神杖抵擋。

    他知道這樣做毫無用處,別說力劈,就是火劍掉在身上,也能把他壓死。

    火劍劈到翰朗面前,突然停住!

    火焰噼啪作響,灼得翰朗面孔生疼。


    “女巫!”克里斯士兵歡叫起來,“敵人的女巫變成了石頭!”

    呼!魔鬼騎士收回火劍,縱馬長嘶,奔回天空。

    雲開月現。

    敵方士兵早已落荒而逃,只剩石化的女巫僵硬地立在戰車上。驚愕還寫在她的臉上。

    戰車後面,是一條巨大的龍——如蛟!

    “永遠要提防背後,”如蛟說,“特別是魔法屏障只能防身前的時候。”

    原來是如蛟施展“石化術”,將女巫變成了石頭!

    “萬歲!”克里斯士兵向如蛟湧去。如果不是如蛟太重,他們真要將他拋起來歡呼呢。

    “謝謝你,如蛟,”翰朗說,“你怎麼來了?”

    “妮可想你,”如蛟說,“你能不能回去看看她?”

    “可我正在打仗,”

    “戰爭告以段落了,你沒發現嗎?”

    “這……看在你第二次救了我的命的份上,我回去。”

    “好,”如蛟說,“大家退後,我要讓女巫復活。”

    “什麼,讓她復活?”

    “對,我不會傷害任何一個人。”

    說著,如蛟念動咒語,石頭又變成有血有肉的女巫。女巫看看自己的身體,嚇得尖叫一聲逃跑了。

    “記住我們的約定,”如蛟升上夜空,“黃昏時,你一定要從夕陽中走來!”

    六

    妮可又坐在玫瑰山頂,看著夕陽緩緩落下。如蛟陪在她身旁,不說話。

    他知道今天會有事情發生。

    夕陽裡,出現了一個黑點。那黑點漸漸變大,是一個騎馬的英雄!

    “翰朗?!”妮可驚喜地跳起來,向山下奔去。

    馬兒也飛奔起來,翰朗與妮可,在美麗的玫瑰山腳下相遇。

    妮可撲入翰朗的懷抱,喜極而泣。

    翰朗抬頭,仰望山頂的如蛟。

    如蛟朝他作個“恭喜”的手勢。

    翰朗將妮可扶上馬,馬兒緩步向王國走去。

    兩人的身影不見了,王國裡響起陣陣歡呼。

    “多好啊,”如蛟說著,眼眶裡竟然滾出大顆的淚珠。那淚珠在草地上滾動,變成晶瑩的珍珠。

    “夕陽真好,”如蛟抬頭說,“我也希望夕陽中走出一個人來,那個人,是妮可。”

    如蛟就這樣呆呆地望着夕陽,象變成了石頭一樣。

    “如蛟!”一聲呼喚驚醒如蛟。

    “是你,翰朗?”如蛟說,“怎麼不陪着妮可?”

    “我假裝睡覺,偷跑出來的,”翰朗說,“你真以為我會為那個小丫頭回來?”

    “那你為什麼回來?”

    “為了你!”

    “為我?”

    “對,”翰朗在如蛟身邊踱步,“你擊敗女巫時,我腦海中突然產生一個想法:如果你做我的手下,定能打贏這場戰爭!”

    “幫你打仗?我不幹。”

    “那……你做統帥,我做你的手下?”
“我不是為了爭官。打仗要流血的,我不想看著那麼多人受傷,失去生命。”

    “但如果你不儘快結束這場戰爭,就會有更多的人受傷、失去生命!”

    “以屠殺終止屠殺,這正確嗎?”

    “這是唯一的辦法!”

    “不。你們為什麼不以和平的方式,結束戰爭呢?”

    “和平的方式?”

    “你們一起坐下來,簽訂一份友好協議……”

    “和他們友好?!”翰朗立即吼叫起來,“他們殺了我們那麼多人,怎麼能跟這樣的魔鬼友好?我恨不得將他們的每一寸土地,都放火燒掉!”

    “那我更不可能與你合作了,”如蛟面露鄙夷之色,“而且,下次你不要指望,我會再來救你。”

    “你真的不願意為克里斯王國出力?”

    “我不願濫殺無辜。”

    “那好,”翰朗站起來,拍落身上的雜草,“我已經從魔法書中找到了不死的方法,你不要後悔。”

    翰朗向山下走去。

    如蛟抬起頭:太陽已經被地平綫吞沒了!

    這時,如蛟突然感覺不對:一個纖細的、奇怪的聲音,正從玫瑰山深處滲透出來,直鑽入他的心底!

    吱吱,嘎嘎。

    小草開始晃動,碎石開始滾動。

    如蛟眼前的景物出現重影——不,不是景物重影,而是身下的玫瑰山在震顫!


    如蛟回頭:淡黃色的氣體正從沉睡的火山口噴射而出!

    “火山爆發?”如蛟大驚,“為何沒有任何徵兆?如果火山爆發,那山下的百姓們……”

    如蛟正想飛下山通知大家,翰朗跑了上來。

    “火山就要爆發了!”翰朗大叫道,“如蛟,快用你的身體堵住火山縫隙!”

    “我的身體?”

    “對!你是龍,不怕火焰灼燒。你先將縫隙堵住拖延時間,我到山下去通知眾人。”

    “好,你快去吧。”

    說著,如蛟撲入火山口,以自己的軀體堵住縫隙。

    誰說龍不怕燙?蠢蠢欲動的岩漿,將如蛟燙得頭暈目眩。

    翰朗走到如蛟身邊。

    “你怎麼還不走?”如蛟大聲問,“我堅持不了多久!”

    “我知道,”翰朗突然笑了,“你現在就會死!”

    “什麼?”

    “你以為這火山是偶然爆發的?”

    “難道……”如蛟盯住翰朗,“是你用魔法,引發了火山?”

    “正是!”翰朗說,“只有火山的灼熱,才能將你烤得四肢無力,任我擺佈!”

    “你……你想幹什麼?”

    “幹什麼?我想成為不死戰神!”翰朗咆哮道,“我從魔法古籍中查到:如果用未結婚的龍的血浸泡全身,身體就會刀槍不入,我就會成為不死戰神,打贏這場戰爭!說不定,我還能成為全世界的主人!”

    “你……你妄想!”

    “妄想?妄想已成現實!”

    如蛟想飛起來,但正如翰朗所說,他的身體被岩漿烤得癱軟無比,使不出勁來!

    翰朗高舉利劍,插向如蛟的心臟!

    “啊——!”如蛟一聲慘叫。

    鮮艷的龍血噴湧而出,泉水般濺了翰朗一身。

    翰朗展臂高呼:“啊,好血!”

    龍血冷卻了身下的岩漿,如蛟奮起最後的力氣,尾巴一掃——撲通,翰朗被掃出火山口!

    “翰朗!”一聲嬌呼響起,“你流血了?”

    “沒事,是如蛟的血,”翰朗答道,“你怎麼來了,妮可?”

    如蛟心中一震:妮可?!

    “我感覺到地震,一看你不在床上,就上山來找你,”妮可說,“如蛟怎麼會流血?他在哪裡?”

    “在火山口,”翰朗叫道,“如蛟這個貪婪的傢伙,他想吞吃岩漿,不惜施展魔法使火山爆發,危及克里斯百姓的生命——妮可別過去,危險!”

    妮可的腳步聲停住了,“沒想到如蛟竟然是這樣一條惡龍!”她說,“翰朗,咱們快下山,百姓還等待着你的指揮呢。”

    “別急,如蛟噴的血還不夠——我的意思是,我要將這個自私的敗類親手殺死!”

    火山震顫,煙霧繚繞。

    “來不及了!”妮可焦急道,“如蛟自有火山將他燒死,咱們快下山!”

    兩人拉拉扯扯,終於走遠了。

    如蛟費力地抬起頭,看見了外面的世界。望着妮可和翰朗的背影,他最後一次施展“石化術”……


    多少年後,克里斯王國演變成一座繁華的現代化都市。她身旁的玫瑰山,還是象從前一樣美麗。每天黃昏,都有少男少女坐在芳草萋萋的火山口,望着西沉的夕陽。

    “你說,這火山會不會爆發,將城市吞沒呢?”

    “不會,火山有神靈保護呢。”

    “嘿,火山裡凸起的岩石紋路,真象一條巨龍。”

    “奶奶說,那就是一條龍。他將自己變成石頭堵住火山,拯救了山下的百姓。”

    少年就這樣聊着,兩個美好的身影,融化在紅紅的夕陽中......
    end...


有 3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Windy·Soar, 小契, PASCAL


徘徊在人類於龍族的邊緣。。。於是現實與夢想不相上下的對峙。。。

离线

#2 2011-06-19 22:00:29  |  只看该作者

夜月黑翼
应龍
Registered: 2009-07-21
Posts: 894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看過一篇情節基本相同的,不過那一篇是純西式風格並且最後反派沒有逃掉


33014_350.png

光影交錯的虛假與真實

离线

#3 2011-06-19 22:13:59  |  只看该作者

雲龍踏雪
虺龍
来自 江苏
Registered: 2010-08-21
Posts: 86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夜月黑翼 写道:

……看過一篇情節基本相同的,不過那一篇是純西式風格並且最後反派沒有逃掉

哎?  d_suprise


徘徊在人類於龍族的邊緣。。。於是現實與夢想不相上下的對峙。。。

离线

#4 2011-06-19 22:14:21  |  只看该作者

Slain-Dracon
大觸
来自 艾加圖
Registered: 2009-01-17
Posts: 2,816
网站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我以前看到過另一個故事,和這個很像,但是找不到完整版了。記得是在《大眾軟件》看到的。如果大家有完整版歡迎補充。這是我能找到的不完整版:
http://games.enet.com.cn/article/A13020050711003_0.html
http://games.enet.com.cn/article/A13020050715017_0.html


論壇頭像 by 『聖光守縛者』菈蒂安瑟莉雅

离线

#5 2011-06-20 01:32:05  |  只看该作者

BDLapras
虬龍
Registered: 2011-05-16
Posts: 121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鬱悶................................................

這故事只有公主是唯一的好人....


頭像來源: 馴龍師-音魂
esoteric

离线

#6 2011-06-20 08:11:33  |  只看该作者

夜月黑翼
应龍
Registered: 2009-07-21
Posts: 894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嗯,貌似就是靈發的那篇,不同之處是結局部分巨石是妄圖刀槍不入的騎士推下來的,最後某騎士被女主一箭穿心幹掉了,因為當時有一片樹葉擋着……不過還是悲劇結局= =

最后修改: 夜月黑翼 (2011-06-20 08:14:32)


33014_350.png

光影交錯的虛假與真實

离线

#7 2011-06-20 13:54:08  |  只看该作者

Slain-Dracon
大觸
来自 艾加圖
Registered: 2009-01-17
Posts: 2,816
网站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夜月黑翼 写道:

嗯,貌似就是靈發的那篇,不同之處是結局部分巨石是妄圖刀槍不入的騎士推下來的,最後某騎士被女主一箭穿心幹掉了,因為當時有一片樹葉擋着……不過還是悲劇結局= =

原來夜月也看過^^.=.^^
有可能是《家用電腦與遊戲》2001年11月上面的。

最后修改: Slain-Dracon (2011-06-20 20:17:43)


論壇頭像 by 『聖光守縛者』菈蒂安瑟莉雅

离线

#8 2011-06-25 13:27:15  |  只看该作者

小契
蛟龍
来自 台灣桃園的某座高山
Registered: 2011-01-10
Posts: 442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最後真的是BAD END=  =
幸好文中可以推出最後翰朗沾的不夠
也許沒有得到不死身吧?

被得到可慘了~!
滿嘴力量的人都不是好東西 d_sad


種族:契龍   全名:歐斯.洛革摩   小名:小契

i_258_595f600e3e92b.jpeg

离线

#9 2011-06-25 15:05:26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772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想問問大家看過後的感受,兩種情感:對高尚行為的讚許、和對自私行為的憎惡,哪一個更強烈些?
童話的結局,高尚者不得好報,作惡的人們幸福快樂的生活着,這樣的童話究竟想要傳達什麼樣的思想 hmm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10 2011-06-25 16:45:03  |  只看该作者

Slain-Dracon
大觸
来自 艾加圖
Registered: 2009-01-17
Posts: 2,816
网站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shiningdracon 写道:

想問問大家看過後的感受,兩種情感:對高尚行為的讚許、和對自私行為的憎惡,哪一個更強烈些?
童話的結局,高尚者不得好報,作惡的人們幸福快樂的生活着,這樣的童話究竟想要傳達什麼樣的思想 hmm

前者。
其實我覺得這篇不太算童話,更像網絡小說……

最后修改: Slain-Dracon (2011-06-25 16:45:22)


論壇頭像 by 『聖光守縛者』菈蒂安瑟莉雅

离线

#11 2011-06-25 17:37:59  |  只看该作者

小契
蛟龍
来自 台灣桃園的某座高山
Registered: 2011-01-10
Posts: 442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shiningdracon 写道:

想問問大家看過後的感受,兩種情感:對高尚行為的讚許、和對自私行為的憎惡,哪一個更強烈些?
童話的結局,高尚者不得好報,作惡的人們幸福快樂的生活着,這樣的童話究竟想要傳達什麼樣的思想 hmm

高尚者不得好報嗎?我在這邊篇看到人的健忘~!
怎麼說...當如蛟小的時候治好翰朗的詛咒
大家都把如蛟當成英雄~翰朗把他當救命恩龍~而公主則為如蛟感到愧疚

最後翰朗為了得到力量要陷害如蛟
但這次不是為了需要而殺害龍~而是為了想要而殺害龍

公主還說“這種感情你是不會理解的,因為你是一條龍啊。”
甚至在最後輕易相信如蛟是惡龍的話
最瞭解如蛟的人除了公主還有誰....?所以我囧了


我想說人們會很健忘~尤其是從貧窮到繁榮之後
會忘記當初最該感謝的

我舉個例子吧~我早就忘記我小時候那種....完全看不懂英文的感覺了
看著小朋友會用英文作簡單的自我介紹而高興
不經回想起自己以前是否也這樣呢?
所以我一直題醒自己不要健忘
尤其是當以後繁榮之後~不要忘記當初是多麼得來不易

最后修改: 小契 (2011-06-25 17:46:40)


有 1 位朋友喜欢这篇文章:PASCAL


種族:契龍   全名:歐斯.洛革摩   小名:小契

i_258_595f600e3e92b.jpeg

离线

#12 2011-06-26 14:18:31  |  只看该作者

雲龍踏雪
虺龍
来自 江苏
Registered: 2010-08-21
Posts: 86

回应: 以前看到的一篇寫龍的童話《龍魂》

小契 写道:
shiningdracon 写道:

想問問大家看過後的感受,兩種情感:對高尚行為的讚許、和對自私行為的憎惡,哪一個更強烈些?
童話的結局,高尚者不得好報,作惡的人們幸福快樂的生活着,這樣的童話究竟想要傳達什麼樣的思想 hmm

高尚者不得好報嗎?我在這邊篇看到人的健忘~!
怎麼說...當如蛟小的時候治好翰朗的詛咒
大家都把如蛟當成英雄~翰朗把他當救命恩龍~而公主則為如蛟感到愧疚

最後翰朗為了得到力量要陷害如蛟
但這次不是為了需要而殺害龍~而是為了想要而殺害龍

公主還說“這種感情你是不會理解的,因為你是一條龍啊。”
甚至在最後輕易相信如蛟是惡龍的話
最瞭解如蛟的人除了公主還有誰....?所以我囧了


我想說人們會很健忘~尤其是從貧窮到繁榮之後
會忘記當初最該感謝的

我舉個例子吧~我早就忘記我小時候那種....完全看不懂英文的感覺了
看著小朋友會用英文作簡單的自我介紹而高興
不經回想起自己以前是否也這樣呢?
所以我一直題醒自己不要健忘
尤其是當以後繁榮之後~不要忘記當初是多麼得來不易

恩~踏雪也是這麼想的唔0 0
要時刻記得感恩呢...


徘徊在人類於龍族的邊緣。。。於是現實與夢想不相上下的對峙。。。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