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这是专为龙族建设的网站,历史的、现代的、心灵的、神话的、现实的。

#1 2009-07-31 12:54:26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805

DL巨龍文集——龍的復仇

龍的復仇
 
  第一節

  兩名旅人騎馬奔行在狹窄的山路上。靜靜的走在前面的,是一個穿着白色的束腰外衣和皮質長褲的男人。一把造型優雅的長劍綁在他的馬鞍旁。他面容粗曠,卻修飾得很乾淨。臉上洋溢着一種你很少能在男人臉上看到的歡樂。他的旅伴是一個年輕女人。穿着皮質的背心和長褲,肩膀上罩着一件綠色的鬥蓬,右手上帶着一隻式樣簡單的戒指。她不時抬起頭,用滿懷着愛情與敬意的目光看着她身邊的男人,而他,則還她以同樣溫暖而甜蜜的目光。他的右手上,同樣的戒指在閃閃發光。

  爬上了山頂,整個伊斯塔城展現在他們面前。在城市中央,是帕拉丁塔。五座以純凈白色大理石建造的高塔巍然矗立,代表着人們對偉大神靈的崇拜與敬畏。高塔旁的建築群,則是整個伊斯塔城和伊斯塔王國的行政中心。而在那周圍則是居民的住宅區。無數朝聖者,索蘭尼亞騎士,以及來自王國各地的貴族們,混在洶湧的人潮中,湧過城門。

  "看那裏,我親愛的!伊斯塔城!"他揮手示意她注意眼前的那座城市,"我們將會在明天到達,然後舉行婚禮,甚至可以得到教皇的祝福!"

  "是呀,還有那些朋友!"她說,"我們有太多值得慶祝的東西了。"

  "我簡直等不及要跟他們交換冒險經歷!從上一次見面到現在已經過了多久了!"

  兩個人又繼續下山的路,蜿蜒曲折的小徑,將他們帶出了我們的視野。

  第二節

  戴蒙順着陰暗潮濕的地道向前走去,凱瑟琳跟在他後面。盡管會使行動不便,他們仍把劍握在手上。戴蒙的目光被地面上的什麼所吸引,他跪下來,在一塊被壓扁了的污泥上,有三條大概五英寸長的平行印記,中間的一條比兩邊的稍長一點。凱瑟琳走近一點,好讓手上的火把照亮地面。爪印指向他們來的方向。

  "那傢伙不到半個小時前才出去。一定是出去獵食了。"達蒙低聲說。

  "那我們快走吧!"

  "等一下!"戴蒙舉手示意凱瑟琳停步,他向前走了半步,然後停下來,目光從地面,牆壁,一直爬到天花板上。然後他屏住呼吸,用一把小匕首輕戳地面。一道灼人的白色光芒瞬間爆發。戴蒙的手上一陣刺痛,他連忙甩開匕首,退後一步,伸手護住眼睛。那白色光芒又在一瞬間消失。他睜開眼睛,才發現剛才丟下的匕首已經變成了一團溶化的金屬。"天哪!"戴蒙嘟噥了一句。

  "幸好你發現了這個陷阱,不然現在你已經燒焦了。"凱瑟琳握住戴蒙的手,"讓我看看,嚴重嗎?"

  "沒什麼。"戴蒙聳聳肩,"不過是輕微的燒傷罷了。"

  "讓我包扎一下,只要幾分鐘。"凱瑟琳鬆開包裹,並拿出一條幹凈的繃帶裹在達蒙手上。

  "謝謝。"戴蒙揮了揮手,"我們得在龍回來之前結束這一切。"

  "走吧。"

  靜靜地,兩個人繼續朝山洞深處走去。

  看着眼前巨大的地下岩穴,戴蒙覺得自己像是一隻奔跑在大廳地板上的耗子。岩穴大概有四百英尺見方,兩百英尺高。一打直徑兩英尺左右的光球漂浮在空中,發出淡淡的,帶着綠色調的白色光芒,照亮了整個岩穴。他無法想象什麼樣的龍需要有這麼大的窩。几乎一半的地面都被一層及膝高的金幣,珠寶,貴重的武器盔甲,以及數不清的寶箱所覆蓋。戴蒙廢了很大勁才從那一切中找到他們此行的目的。在岩穴的盡頭,有一個小小的凹陷。戴蒙叫凱瑟琳把火把熄掉。

  "看那邊,看到那個凹陷了嗎?蛋一定在裏面。"他小聲地說,盡管龍並不在這裏,但是殘存的邪惡氣息彷彿伸手可及,以至於他們都不自覺的微微顫抖。"來吧,小聲點,不要碰任何財寶,可能有機關。"

  "快點吧,我總覺得好像有人在看着我們。"

  "不要過慮,龍已經走了!"

  兩個人走到凹穴的邊緣,被皮毛和羽毛包裹着的五個蛋,靜靜的躺在裏面。還有火紅色的鱗片散佈其中。

  "你肯定我們要這樣做嗎?"凱瑟琳猶豫了一下,"這些蛋,它們看起來很可愛,並沒有損害誰。"

  "是的,可是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些蛋孵化之後,會變得和他們的母親一樣可怕。那條紅龍已經毀了數十個村莊,以至於騎士們一致決定要獵殺她。想一想那些會因此而得救的人們。"

  "也許你說得對…"

  "我們必須快點了。"戴蒙跳進坑裡打破了所有的龍蛋,然後,他彎腰從地上撿起一片紅色的鱗片。

  "你這是幹什麼?"凱瑟琳輕聲說,"我們快點離開這裏!"

  "只是個小小的紀念品!"他把鱗片舉到光下看了看。

  "快點,那條龍不會一去不回的!"凱瑟琳稍微提高了音量,那聲音在四壁間迴響着,然後慢慢沉寂。

  戴蒙彎下腰最後確認一下所有的龍蛋都被打破了,然後爬上地面。兩個人跑回了他們來時的隧道。他們拼命跑向龍穴的出口。火把在一陣噼啪聲中熄滅了。但洞口微弱的光芒足以指引他們走完剩下的路。

  剛出洞口,戴蒙就感到一陣勁風襲來,他快速停下來拉住凱瑟琳。他們瞥見洞口的平台上一個巨大的陰影,"快跑!"他嘶吼着。沒有警告的必要,凱瑟琳緊跟着戴蒙沖向樹林深處,在一個掩體後躲了起來。龍盤旋而下,靈巧地落在平台上,深紅色的身影在陽光下閃耀,它環視四周。在龍威的作用下,戴蒙和凱瑟琳無助地看着她慢慢地走向他們的藏身之處,分叉的舌頭舔嘗着空氣的味道。帕拉丁保佑他們,龍在千鈞一髮之際轉身離去。龍威在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洞穴之中後,又持續了一段時間才消失。這一刻恍如隔世。 在恢復意識之後,他們沒命地向樹林深處跑去——-那有他們的馬。就在兩人騎上馬准備逃走時,一聲怒吼從背後響起。地動山搖!紅龍飛出洞穴,憤怒地尋找破壞龍蛋的賊。龍威擴散開來,馬倒在地上。戴蒙和凱瑟琳無能為力,只有祈求着他們的馬能轉移龍的注意力,以爭取足夠的時間逃跑。 但龍並不笨,她知道,那些賊一定躲在馬附近的某個地方。她俯衝向下,在樹林裡着陸,用粗壯的雙腿和尾巴拍打着地面。他們看見了她邪惡的雙眼,心中充滿恐懼,卻又被深深地吸引。龍慢慢地逼近。最終,求生的本能戰勝了恐懼,他們衝出掩體。紅龍順着聲音,發現了匆忙逃命的戴蒙和凱瑟琳。

  "卑賤的人類!你們不得好死!"她咆哮着追逐。戴蒙眼前一花,被一塊露出地面的樹根絆倒了。龍漸漸逼近,終於來到戴蒙面前,她用後腿站了起來,尖利的爪子指着他,怒吼"你就是打破龍蛋的賊?我向你保證,你會得到這世上最慘烈的死法!"戴蒙蜷縮在地上,雙手無力地擋在身前。龍大吼一聲,他知道命已不保,只能暗暗祈禱着凱瑟琳平安無事。他緊閉雙眼,希望這一切快點過去。令他驚奇的是,龍竟然因為痛苦而發出嚎叫。他把手移開,看見龍左翼上插着一支箭——————是凱瑟琳的箭!鮮血不斷地從傷口湧出"你竟敢攻擊我?我要把你這個可憐虫壓成肉餅!"龍嘶嘶叫道。另一支箭準確無誤地射入了她的左眼,"啊"她轉過身,後退了幾步,護住受傷的左眼"聽着,無知的人類!我,帕拉斯——-克萊恩最強的龍,以吾後之名詛咒你們!你們逃不了的,會為此付出代價的…"龍漸漸遠去。

  "不…不要!"戴蒙無助地喊着,卻只能看到紅龍的血盆大口。

  "不…!"他驚坐起來,噩夢就象活生生一般。戴蒙粗重地喘着氣,看看身邊的凱瑟琳,她臉上充滿祥和。'不過是個夢而已'他想,重新躺下,沒有驚動凱瑟琳。最終,又沉沉睡去。

  第三節

  戴蒙很早就起來。陽光有些刺眼,他愜意地伸了個懶腰"啊哈…"

  當凱瑟琳醒來時,戴蒙早已在昨晚的余燼上生起了火,還烤了一些肉。

  "親愛的,你臉色不好!"凱瑟琳邊說著坐起身"你昨晚沒睡好?"

  "我很好,只不過作了個夢,沒什麼特別的。"戴蒙說著把架上的肉翻了一個個兒。

  "那個夢!"凱瑟琳同情地說"已經三周了,忘了它吧,那條龍不可能找到我們的。"

  "你是對的,我不會再讓它煩我了,來一塊?"

  "謝謝。"

  兩人很快解決了早餐,收拾好行李繼續他們的旅行。

  "我們多久能到?"凱瑟琳心不在焉地問。

  "大概中午吧,我們很快就能走上大路。"

  "真想再快點,我等不及去見我們的朋…"

  "噓…不要動!".

  "什麼?你看見什麼了嗎…"

  "那兒,在樹後面,看到了吧?"

  "看到了!"

  "下馬,輕一點,趁它還沒發現我們。"

  "我們乾脆快速衝過去幹掉它!"

  "等等,食人魔決不會單獨行動的,它們沒有大腦,但並不缺乏一般的判斷力。"戴蒙緩緩地下馬,手放在了劍柄上"慢慢地靠近那些灌木,保持警惕,我會繞到它身後。"

  "沒問題,我會小心的。"凱瑟琳邊說邊躡手躡腳地藏起來,搭好了一支箭。

  一陣微風吹得枝葉擺動,影子也隨之跳動起來,戴蒙一時間失去了目標,打他很快潛行到了那個食人魔身後。當他發現那個食人魔只不過是一個木偶時,已經太晚了。他恐慌地試圖找到其他食人魔隱藏的跡象,'它們不會這麼聰明的'他僥倖地想。一聲尖叫穿透了他狂亂的思維"不,凱瑟琳!"他沒命地跑出樹林,以至於竟然沒注意到近在咫尺的一條樹枝,正好擊中了他的頭部。戴蒙像一袋面一樣倒了下去。

  他昏迷了一段時間,當他醒來時,頭痛得好像李奧克斯正在他腦袋裏鍛造世界。他試着抬了一下頭,但雙眼被血糊住了,什麼也看不到;他試圖用手揩走這些,卻隻發現自己被綁住了。他拼命的搖着頭,突然間想起了什麼。

  "凱瑟琳,你還好嗎?"他吼着"你在哪?"

  "我在這兒!"凱瑟琳的聲音好像快要窒息。

  戴蒙循着聲音,發現凱瑟琳被兩個食人魔扼住。他甚至能聞到它們身上散髮出的惡臭,極力地抑制住想要嘔吐的感覺。 "放她走,否則我活剝了你們!"他驚奇地發現自己的口氣像是食人魔被綁住了一樣。

  "你現在的狀況可不能命令我,親愛的朋友。"

  "食人魔法師!我早該猜到!"他自言自語"食人魔是造不出那麼漂亮的陷阱的!"

  "啊,我的朋友,你真聰明…"

  "你想要什麼?只要你放她走,我可以給你任何東西!"

  "我很遺憾,我們隻想要她,"法師說"你知道,我們受人所托。她的名字,好像是叫…提雅娜·紅石…沒錯。但那不是重點,"法師是如此地貼近戴蒙,以至於他可以看清它臉上的每一條皺紋,每一個瘤子和每一根汗毛,它的呼吸充滿了惡臭和能量。

  "我根本不認識什麼'提雅娜·紅石'!"戴蒙一口痰吐向法師,卻被一堵無形的墻擋了下來。

  "非常有趣,"法師笑道"但我必須告訴你全部。提雅娜·紅石讓我告訴你,你曾經奪走了她最重要的東西,相對地,她很樂意看到你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樣子。"法師轉過身,對那兩個食人魔打了個手勢,它們快速地點頭回應,把凱瑟琳拖入樹林。法師轉過臉"消息送到了…"隨着法師拳頭的揮舞,戴蒙失去了意識。

  戴蒙漸漸清醒過來,發現自己趴在冰冷的硬地上。索林那瑞高掛在西方的天空,努林塔瑞正從東方升起,在空中某個地方當然也有努塔利——-只有在黑暗之後塔克西斯庇護下的生物才能看見。在索林那瑞銀色的光輝下,戴蒙顫抖着站起來,頗費了一番力氣才保持住平衡。打量一下四周,他發現了自己的劍和包裹。但凱瑟琳呢?他匆匆收拾了一下,心情鬱悶地找尋凱瑟琳的身影。

  他是在樹林邊發現她的:躺在血泊中,被毀了容——-讓人不敢相信那就是他的未婚妻凱瑟琳,血淋淋的雙臂緊護住胸前破碎的衣服,脖子上一道長長的刀痕,全身都被刀劍亂刮過。

  不爭氣的眼淚爬上了戴蒙的臉頰。他扔掉寶劍,拼命地刨地。他花了整整一個晚上挖了一個坑,安葬了凱瑟琳。

  在早晨第一縷陽光照耀下,戴蒙跪在凱瑟琳的墓前,寶劍平放在身前"我以我家族的榮譽和帕拉丁的名義起誓,我一定會報仇的!"

  他收劍入鞘,轉身走向伊斯塔。

  第四節

  "戴蒙,你沒按時到,真擔心死我了!"一個壯漢從只有他一人做的長桌旁走向戴蒙,他展開雙臂"哈…不管怎麼說,再見到你非常的高興!"他以他特有的怪力緊緊地抱住戴蒙,直到他感到什麼事有些不對"你還好吧?你臉色慘白!"他拉着戴蒙坐下"來吧,給我們講講你的冒險吧!小子,我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但你得先將你的故事講給我!喂,伙計,給我朋友也來上一份兒。來,坐這兒,戴蒙,這兒靠近火爐。"看到戴蒙嚴肅的表情,他停下來"你沒事吧?你看起來像殭屍…等等,凱瑟琳呢?她在哪兒?你們不是要結婚了嗎?"

  "她死了。"戴蒙輕輕地說。

  "什麼?"

  "死了,她死了你這頭蠢驢!她死了!"他抓住壯漢的領子咆哮。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太激動了…但…"他崩潰了,像小孩一樣倒在大漢的臂膀裡痛哭"全怪我!都是我的錯!我不該離開她的…我真該死!!!"

  "別太難過,"大漢輕拍着戴蒙。一股暖流湧上他心頭'我還有這麼好的朋友'。"告訴我,是誰干的,他會為此付出代價的!在不要想了,你現在需要休息。"壯漢把戴蒙架到樓上的卧室,他輕輕地關上門,返回客廳。已經深夜,几乎所有的客人都已休息。諾大一個酒館裡,隻剩下壯漢和他的朋友們圍坐在一張大桌子周圍。

  "諾曼,你怎麼想?"一位中年女士說,從她的褐色長袍可以推斷出她是一名牧師。

  "我答應幫他。"那名叫諾曼的壯漢說"納蘭,我知道自己很魯莽,可是…"

  "嘿,你在胡說些什麼?我們當然得幫他!我們不是朋友嗎?"一個孩子氣的身影活潑地出現了。雖然還沒有人類的小孩高,但他臉上已佈滿了皺紋;尖尖的耳朵長(chang)過頭頂,使他總給人留下小鬼似的印象;褐色的長髮被一根髮帶束了起來;棕色的大眼睛裡閃耀着光芒。他跳上桌子"我們一定要找到那個害死凱瑟琳的壞蛋,為她報仇——————想一想都興奮!"他高興地揮舞着胡帕克杖,刺向陰影,然後靈巧地躲開假想的一擊。

  "羅福德,你最好在有人受傷前停下!"納蘭大聲叫道。

  "哦,對不起,我有些忘形了。"坎德人受傷地說,'乖乖'地坐下。很不幸地,碰到了一杯麥酒,灑了一地。"我會擦乾凈的,"他說著試圖從他那為數衆多的袋子裡找到一塊抹布。

  看見他忙着找東西,納蘭悄聲問諾曼"我會盡全力的,但你想莉傑拉會樂意嗎?"

  "我不敢肯定,明天再問問她吧。"諾曼輕聲回答,感到很不習慣。

  "晚安!"納蘭對所有人說。

  然後他們都回房睡覺了。

  第五節

  每個人一大早就聚集在客廳,靜靜地吃着早餐。甚至以開朗活潑(這又是一種說法)而著稱的坎德人,也被這壓抑的氣氛弄得不敢說話。

  這天,大伙都感到焦慮不安。越來越多的人進進出出,客廳又擠又吵。已過了中午,可莉傑拉還沒到。

  她留着紅色的短髮,差不多剛到肩膀;如果不是殘了一隻左眼,她完全是個美女;黃金鑲着紅寶石的項鏈裝飾着她的脖子。她默默地走過人群,人們不自覺地給她讓出一條寬敞的路:在這個年代,沒人信任法師——-況且,她還是黑袍。

  羅福德最先看見了她,大聲地問好"嗨!你好,莉傑拉!"

  "謝謝,還好。"她簡略地回答。坎德人繼續收拾他的包包。諾曼和納蘭向莉傑拉點頭致意,等她入座。

  "你們怎麼了?一臉嚴肅?很抱歉我遲到了,早上遇到了一點點小麻煩…"

  "戴蒙昨天才到,帶來了噩耗。他和他的未婚妻在半路被襲擊了,她死了。我們還不知道細節,他現在該醒了,讓他自己說吧。"納蘭道。

  戴蒙慢慢從樓梯上走下。

  人們各自聚成一團,他的朋友們坐在一張長桌子周圍,抿着麥酒。其他客人正圍在一位年輕的吟游詩人身旁傾聽他的吟唱。

  人群並沒有引起戴蒙的注意,他徑直走到那桌子旁,要了一些烤鹿肉和炸馬鈴薯,靜靜地吃着。他的朋友們耐心地等他吃完。

  莉傑拉首先打破了沉默"我為你失去的感到非常遺憾。"

  戴蒙頭也沒抬"沒什麼,那些食人魔會付出代價的,特別是那個幕後主使。"

  "我很理解,"莉傑拉接著說"也許你能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樣我們才能幫你。"

  "好吧。我們當時…"戴蒙猛地抬起頭,盯着莉傑拉"你是誰?我從沒見過你!"

  "我叫…"

  "她是莉傑拉,一名法師,"坎德人突然插到他們中間,以他特有的尖鋭嗓音說"當然,你看到她的袍子也大概猜到了吧?不管怎麼說,我們來這兒都是為了探險,那才是正事兒!那才有趣!我們遭遇了一整隊的大地精,諾曼還挑贏了他們的頭兒!然後,當我們回到伊斯塔時,就遇見了她。她當時正和一隻吃人腦漿的怪獸拼命!她傷得很重,左眼也被弄瞎了…"

  "我的左眼是試煉時不小心瞎的!"莉傑拉憤怒地說。

  "啊…抱歉!無論怎樣,盡管她是一個很厲害的法師,她還是受了重傷。我們幫她打跑了那怪物,她於是就決定跟我們走。多麼可笑啊——-一名法師跟着我們!她沒準會把我們變成青蛙還是老鼠!"

  "如果你再喋喋不休,她會先變你的!"納蘭提醒他。

  "好好…我不說了。但那難道不有趣嗎?我——-一隻小鳥在天上飛!"

  "羅福德,你能不能先停一下,讓戴蒙把話說完?"莉傑拉警告坎德人。

  "好吧。"不知為什麼,他好像'怕'這個法師似的。

  "那開始吧?"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戴蒙身上,當然,坎德人是個例外。

  與戴蒙同時,詩人也開始了吟唱!

  "我們出色地完成了任務,我們仔細地檢查過了,那些邪惡的龍蛋一個不漏地被全部打破了。正當我們離開時,龍回來了。我想我們這回死定了,但卻奇跡般的逃了出來。是凱瑟琳救了我,她射傷了龍的翅膀和左眼。"

  在沒人注意時,莉傑拉用手輕輕地撫摸着左眼,好像記起了舊傷。

  人群聲音很大,但羅福德還是聽到了詩人的吟唱:

  曾經,有一隻紅龍

  非常地強大

  她已厭倦殺戮

  卻嗜酒如命

  几乎喝光所有

  矮人烈酒

  "龍的故事,太棒了!好像很有趣…"羅福德咯咯笑道"我要聽!"他跑向詩人,又跑回來,試圖在同一時間聽兩個故事。最後,他想出了一個折中的辦法:站在中間,給每個故事留一隻耳朵。

  "她受傷後就飛走了。我們繼續旅程。將近一個月都風平浪靜,我們沒有遇到任何麻煩。打那太不尋常了!我應該更警惕才對!隻差一天,隻差一天我們就能到…可我太傻了。我們被一伙食人魔襲擊,它們的頭兒是一個法師——-食人魔法師!它製造了一個陷阱,我就掉進去了,我真該死!然後,我們就被抓起來了…那法師告訴我,是一個叫做'提雅娜·紅石'的讓它這麼做的…"戴蒙停了一下,注視着每一個人,最後,目光停留在莉傑拉身上。她投入地聽着,臉上看不出任何的異常。他繼續下去"在它打昏我之前,留給我一個口信:我奪走了提雅娜·紅石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而我,要付出相等的代價……它們殺了她。"他暫停下來,調整了一下激動的情緒。

  羅福德又把注意力轉向吟游詩人:

  她沒想到

  人類如此地大膽

  英俊的小伙

  美麗的姑娘

  他們不是經驗老道的獵人

  卻計划著破壞龍蛋

  一切看起來風平浪靜

  他們准備逃離

  千鈞一髮之際

  龍出現了

  他們僥倖逃脫

  與龍結下梁子

  "折是上喇來隔龍!"一個醉漢插嘴道。

  "等你見到龍,早就小命嗚呼了!"他旁邊一個人說。

  "給沃一陶籠,喬…瞧我坎…坎了塔!"醉漢說著胡話,旁人讓他安靜下來。

  龍詛咒他們

  付出相應的代價

  復仇的火焰燃燒起來

  她跟蹤他們

  殺死了那個姑娘

  羅福德又把注意力轉向戴蒙:

  "……我在樹林邊發現了她的屍體。我安葬了她,然後就來到了這兒。"他注視着火焰,再沒說什麼。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坎德人看了看莉傑拉——-她縮進黑袍。沒人注意他,羅福德混入人群,把人們不小心掉在地上的首飾,珠寶甚至盤子都收進他的包包裡,還一邊納悶人們怎麼這麼不小心?

  沒人認得出

  龍的僞裝

  他的朋友

  全被殺害

  一個接着一個

  復仇之火隨之熄滅

  龍默默地離開

  沒人知道

  她的蹤跡

  "龍總是會贏的……"人們發着牢騷,漸漸散去。羅福德隱隱感到什麼事有些不對勁,卻說不上為什麼。

  "這是你的,表演很精彩。"旅店老闆隨手扔給詩人幾枚鋼幣。

  看到人群散開,坎德人也回到伙伴們身旁坐下。他無聊地看了看四周,目光突然停留在莉傑拉身後的牆上——-沒有影子!'也許我喝得太多了'他想。他使勁搖了搖頭,突然間想通了:那個詩人!他的故事!几乎就是戴蒙的翻版!如果他的預言……想到這兒,他拍了拍戴蒙的肩膀"你注意到那個詩人了嗎?他的故事真棒!我是說,几乎和你的一樣!他忘了講食人魔…不過,龍蛋的那塊兒講得還真精彩……!"

  "他在哪兒?那個吟游詩人?"戴蒙抓着坎德人"他到哪去了?"

  "我…我不知道,我隻看見他和一些人從門口出去了……"

  戴蒙站起身來,幾步就跨到門口,他轉向掌柜的"那個人呢?"

  "別急,我是說,如果你想問什麼的話……"他敲着竹杠。

  "我是說,剛才那個吟游詩人在哪?"

  "哦,他呀,我聽說在另一家旅店。"

  "哪兒?"

  "我不知道!"

  "說!"戴蒙已經把劍拔了出來。

  "我真的不知道…"

  "你是在找我嗎?"

  "你是…?"

  "吟游詩人,不記得了嗎?"

  "我要問你幾個問題!"

  "我的詩能告訴你一切,你要聽哪一段?下次再說吧。"說完,詩人再度從門口消失。

  戴蒙追了一個晚上,一直緊跟着那個詩人,穿過無數街街巷巷。最後,詩人終於在一個死角停了下來。

  "我不為難你,你隻須告訴我,你是怎麼知道我的故事的?"

  "啊,好吧,你先回答我的問題,你是怎麼知道我的故事的?"

  "不要跟我玩捉迷藏,伙計!我快沒耐心了。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說出來!"

  "我比你想象的知道的還多,戴蒙。"詩人優雅地說。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詩人沒有回答。戴蒙隻聽見一聲巨響從詩人的位置爆出,震得他快要散架。詩人的身體慢慢變大,直到肌肉撐破衣服;臉則越來越長,漸漸變成了爬行動物似的尖臉;背上腫出兩大塊,直到長出兩隻巨大的紅色翅膀;皮膚越來越暗,先變成暗紫色,最終變成了深紅;閃閃發光的鱗片代替了皮膚;身體占滿了街區;雙手變成尖利的爪子,指甲是深黑色的;一條和身體差不多長的尾巴出現在他的身後。

  在衣服的殘片中,呈現出紅龍巨大的身影。

  "還記得我嗎?"龍嘶嘶叫道。

  "你…你?"戴蒙顫抖着說,在龍威的影響下,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你是怎…怎麼找到我的?"

  "我一向言出必踐。"帕拉斯慢慢走近戴蒙,巨大的龍頭伸到戴蒙面前,左眼空洞,鼻孔噴出濃濃的黑煙"我為復仇而來,你贏不了——-我就是那個'提雅娜·紅石'。"

  戴蒙全身抽搐,無法說話。

  帕拉斯用一根手指就把他推翻在地,利爪在他胸前划出一道深深的血痕,"一"她數道。

  紅龍後腿一蹬,騰空飛起。戴蒙試這站起來,卻被龍翅造成的勁風一次次地吹倒。

  第六節

  他跌跌撞撞地回到旅店,朋友們還在等着他。

  "我們會幫你的。"納蘭簡短地說,諾曼和羅福德點頭表示同意。

  "我也一樣。"莉傑拉沙啞的聲音。

  "我們得趕快走,"戴蒙緊張地說"我剛才看見帕拉斯了——-原來她就是食人魔的幕後主使!她向西飛去,我們也朝西走,一定能找到她。"

  一行人迅速收拾好了行李和乾糧,踏上了復仇之路。

  幾天過去了,沒有任何紅龍和食人魔的蹤跡。他們到了戴蒙和凱瑟琳曾經受到攻擊的地方,莉傑拉無法推測出食人魔的動向。幸運地,諾曼發現了一些它們留下的痕跡:一棵斷裂的小樹和一片被踐踏蹂躪過的灌木叢。他們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剛走幾個小時,頂多半天。"諾曼頗為專業地分析道。

  "你怎麼能肯定就是那些傢伙?"納蘭問道。

  "看到那些腳印了嗎?和戴蒙所說的相吻合:那些傢伙顯然是跟在某個傢伙的後面,它還穿着鞋!據我所知,食人魔法師通常體型要比其他食人魔小——-腳印也更淺;再說,自從教皇下禁令,這一帶就已基本上沒有食人魔了。所以,一定是它們,不會錯的!"諾曼自信地分析道。

  "天快黑了,我們就在這兒過夜吧。別生火,我們要策劃一下怎麼對付食人魔,"戴蒙說"莉傑拉,你的魔法能幫助我們嗎?"

  "可以"

  "好的。它們也要扎營過夜,咱們在太陽升起前就出發,慢慢的接近。萬一和它們遭遇,莉傑拉和納蘭就用魔法,我和諾曼上前攻擊,先把那個法師幹掉。羅福德,你設法轉移它們的注意力。"

  "你在說什麼?"羅福德氣憤地抗議道"我不比你們中的任何一個差多少!瞧見了嗎?"他說著在空中亂揮着胡帕克杖,險些打到納蘭的頭"我要和食人魔單挑!別忘了,凱瑟琳也是我的朋友!"

  "聽着,羅福德,這次可不能再胡鬧了!"戴蒙嚴肅的說。

  有一段時間,坎德人看起來非常沮喪,但很快的,又恢復了本性"那我總可以偵察敵情吧?說不定我還能立功呢!"

  "好吧好吧,但警惕些!"戴蒙無奈的說"好了,大伙先休息吧。我先守夜。"

  天亮前兩小時,羅福德就叫醒了每個人"昨天我發現它們了,大概三小時就能趕上。"

  "幹得好!"戴蒙拍拍坎德人的肩膀"我們出發。"

  食人魔的營扎在林中一塊空地上。它們昏昏沉沉地正准備起床,用食人魔的語言不知道正說著些什麼。法師也在其中。

  戴蒙打了個手勢,莉傑拉開始吟誦咒語,在空中划著未知的符號;納蘭則雙手合十,向戰神——奇力·喬裡斯祈禱。

  隨着一聲巨響,食人魔法師被吞噬在烈焰之中。其他食人魔則亂成一團,恐慌得不知所措:它們看見沙暴從平地上卷起,無數的冰刺往它們身上招呼,一些直接被穿胸而過。火焰漸漸熄滅,法師焦黑的身影顯露出來,它還沒死。透過沙暴,它發現了莉傑拉和納蘭的藏身之處,向她們施展了冷凍術。她們都被擊中了,由於沒有任何防護性魔法的保護,納蘭眨眼間就死了;凍住莉傑拉的冰裂成了碎片,她受了重傷,但奇跡般的活了下來。莉傑拉從袍子裡掏出一些動物羽毛和碎玻璃渣,念着咒語把它們搓在一塊兒。一條閃電從她手中生出,徑直射向食人魔法師,電擊穿透了法師的身體,它在一陣咯咯聲中倒下。莉傑拉隨後也疲憊倒地,失去了意識。

  與此同時,戴蒙和諾曼也展開了他們的攻擊。在它能做出任何反應之前,戴蒙的利刃已穿過一隻食人魔的胸膛;諾曼也給了另一個一計狼牙棒。余下的食人魔重新列好了陣勢,向戴蒙和諾曼發起了攻擊。但群龍無首,很快的就又被擊敗了。

  就在他們准備審問時,一陣勁風吹過,帕拉斯出現了。

  "我們又見面了,戴蒙"帕拉斯的聲音如同打雷一般"這次,把你的朋友們也帶來送死了?"

  她看看四周"幹得好,食人魔,幫我省了不少麻煩。我們的事還沒結束呢,戴蒙"紅龍走向戴蒙。

  在他來得及阻止前,諾曼沖向帕拉斯。她輕揮利爪,在諾曼胸前撕開三道深深的傷口,他倒在地上,眼見活不成了。帕拉斯停在戴蒙面前,伸出利爪,在戴蒙前胸又劃了兩道血痕。"二,三"她數着,展開雙翅,乘風飛去。

  羅福德跳着走向戴蒙"哇,你看見了嗎?太壯觀了!一條活生生的紅龍耶!我做夢都沒想過會見到…嘿,諾曼怎麼了?"坎德人光記着看龍了,根本沒注意到剛才的戰鬥。

  "誰來幫幫他?"羅福德拼命地用他包包裡的毛巾試圖幫諾曼止血。"等等…納蘭!也許你可以治好他!"坎德人說著跑向納蘭和莉傑拉施法的地方。

  冷凍術的效果早已消失殆盡,融化的水淹沒了地面。幾分鐘後,羅福德攙扶着莉傑拉回到戴蒙身邊。

  "納蘭呢?"戴蒙問道。

  "她死了。"莉傑拉邊說邊咳出了幾口鮮血。

  "你先坐下再說。"

  "謝謝。那法師放了一個冰彈。在我能阻止之前,她已經死了。"莉傑拉好不容易才喘過氣來說。

  "這一切會結束的。莉傑拉,你先休息一下,我和羅福德會安葬他們。"

  "當然。"

  第七節

  安葬完同伴後,戴蒙和羅福德回到空地,莉傑拉正在讀着她的法術書。

  "我們得抓緊時間,我知道龍穴在哪,我們去那兒找她。"

  "那就走吧。"莉傑拉說著收起法術書。

  他們在離龍穴很近的地方露宿。每人都想着各自的心事,戴蒙不斷地做着同伴被殺的噩夢。三人黎明起程,堅定地走向龍穴。

  戴蒙回憶起和凱瑟琳第一次來到洞穴的情景————-"小心有陷阱,凱瑟琳。"他小心地移動着"紅龍都非常狡猾。"————-

  "嘿,你在想些什麼有趣的事?"羅福德聽到戴蒙的囈語不解地問"戴蒙?"

  "他說得對。安靜點,坎德人!"莉傑拉緊緊地掐住羅福德的肩膀,坎德人痛得哇哇大叫。

  "李奧克斯的鬍子!你手勁真大!"坎德人抱怨道。

  "你再不閉嘴的話,會更疼的。"莉傑拉威脅到。就算僅僅一瞬間,莉傑拉的眼神讓坎德人"真"的感到了恐懼!他馬上恢復了,靈巧地逃脫了莉傑拉的雙手。

  "啊,我的天!"羅福德的尖叫把戴蒙從往事中拉回。他快速跑向坎德人,發現羅福德一動不動,莉傑拉站在他身。

  "怎麼回事?"

  "我動不了了,我甚至感覺不到自己的雙腳!這感覺是從地上突然竄上來的,真有趣…啊!腿也沒感覺了!"

  戴蒙走近一些仔細察看"帕拉丁!"他停下來,看着羅福德"你正在慢慢的變成石頭!"

  "能幫上忙嗎?"羅福德的視線轉向莉傑拉。她聳聳肩"抱歉。"

  "什麼叫'抱歉'?"戴蒙吼道"你難道不會逆轉的法術嗎?"

  "手也沒知覺了!"坎德人哭喊着。

  "只有白袍法師才能施展那樣的法術。"

  戴蒙轉向羅福德"抱歉…"

  "不,着不一定是壞事兒,"坎德人愉快的說,試圖改變沮喪的心情"我的意思是,這還真棒,我是說,變成石頭的感覺!我老媽常說'最有趣的冒險往往是最後的一次',我想她是對的。我死後會見到什麼?我的包包還會在嗎?真遺憾我見不到龍穴的樣子。想想吧!我(才)見過一次龍,但那足以夠我向其他坎德人炫耀半年!我幫不上你了,抱歉,戴蒙——————哦,脖子也沒感覺了——————我想我要到天堂裡去玩了,再會,祝你好運…"羅福德完全的變成了石頭。

  戴蒙挺直身子,臉上充滿了堅決"我們走。"他沉重的向龍穴走去,劍始終提在手裏。

  莉傑拉注視了一會兒已石化的坎德人,然後跟上了戴蒙。

  "帕拉斯!現身吧!"戴蒙在龍穴盡頭怒吼"你死期到了!"

  "你膽子可真大,這麼大聲,龍會發怒的。"莉傑拉說著也走進洞穴。戴蒙沒注意她,繼續大吼。他袒露前胸,猛力地捶打。

  "我在這兒…"帕拉斯的聲音。戴蒙轉過身,卻隻見到莉傑拉。"愚蠢的玩笑,不是嗎?"他大笑,乾涸的笑聲,幾近歇斯底里。

  "也許吧。難道沒人教過你不要亂闖別人家嗎?"莉傑拉說。她的身體慢慢變大,翅膀從背後生出,脖子也變長了,胳膊和腿變得又粗又壯,背後出現了一條尾巴。黑色的眼罩綳斷了,掉在地上,露出一個黑洞"不過,愚蠢的好像是你!"

  憤怒戰勝了恐懼,龍威失去了作用。攻擊快得出乎意料,帕拉斯來不及躲開。"完美的一擊。"她嘲笑着,一口火焰噴向戴蒙。他險險閃開,身後的岩石已化成灰燼!但緊接着,帕拉斯的尾巴擊中了目標。他倒在地上,呼吸微薄。聽見龍漸漸地逼近,他本能地滾向旁邊。身邊的石頭緊跟着被抓成粉末。 戴蒙重新站起身來,在龍爪下划出一道道弧光。帕拉斯也受了傷。她怒吼"賤人!我保證你決看不到明天的太陽!"爪子重重地擊在戴蒙背上。戴蒙盡力地保持住平衡,後腿幾步,看準她的破綻,寶劍做長槍用,衝刺向前。戴蒙很快,但龍更快。她輕巧地閃過,龍爪向他掃去。戴蒙笨拙地用劍格擋。在一陣鏗鏘聲中,寶劍在年代同樣久遠的龍爪的威力下'啪'的一聲折斷了。龍爪的余勢擊中戴蒙,他五臟六腑像要撕裂一般,重重地倒在地上,無法動彈。

  龍慢慢地走近,"最後,"她笑道"我們的事該了結了!"她翻過戴蒙,在他胸前划出一道血痕"四"她數道。

  "現在,第五條!"帕拉斯說著又劃了一道血痕,穿過另外四道,而且,這一條格外地深。

  戴蒙感到胸前一陣灼燒。然後,黑暗吞噬了他 … …!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论坛页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