鱗目界域-龍論壇

游態龍的錫安山。龍的力量、智慧、野性、與優雅

您尚未登录。 (登录 | 注册)

公告

Tips:沉静的守护龙,龙护守得净尘

#1 2009-07-22 17:17:34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805

DL巨龍文集——不毛之地

The Middle of Nowhere

by Dan Harnden

譯者:tabe
出處:龍騎士城堡

不毛之地

這是一個極小,極普通的村莊,城市裡的人經常會把它想象成牧歌中的模樣,有着樸素而安寧的生活。在鎮子的中心只有幾家店子,如果村民們在這裏買不到滿意的東西,那就要等很長的時間,等貨送過來;或是要長途跋涉,到很遠的地方去買,二者必居其一。不過這種事很少發生,村子自給自足,並且,很少,或是說,根本沒有和外界接觸。
雖然有幾家村民住在村外,但大多數人都選擇在鎮子裡建房,並且緊挨在一起。住所和其他的建築都設計得很簡單,几乎所有的房子都依農村的習俗覆蓋着樹皮。主街並不長,鋪着泥土和碎石,沿街是繁茂的老樹,遮蔽了許多房屋。不過主街並沒有象其他地方的那樣貫穿整個村子,如果有誰飛越村子 ----比如說龍----那條街看起來就象一個鎖眼,非常吸引人。
並不是所有的房子都用樹皮建成,圓圈周圍的房子是用風雨侵蝕的石頭砌成的,那是商業區,包括一個鐵匠鋪,一個牲畜棚兼雜貨店,一個小酒館,那個大的則是檔案館。村子裡可以確定的檔案來源是通過保留原件,抄寫,複製來的,有時也會買進一些古代的手稿,這是樁細活。作為四個建築中的一個,酒館是最受歡迎的。
這個時候進酒館,對一個循規蹈矩的村民來說還太早,所以小酒館裡並沒有顧客,這並不希奇,但是牲畜棚和鐵匠鋪裡也死氣沉沉,這可就太不正常了。這時,一陣憤怒的喊聲從檔案館傳了出來,音量是村子討論重大問題時的兩倍。拳頭雨點般落在桌子上,譴責之聲飛出。恐懼來自天空,這個沉睡小村的寧靜被打破了。


龍的出現表示該召開村民緊急會議了,果然,所有的居民都衝出來開會,全都扯着大嗓門。
“是哪一種龍?”一個人大喊。
“你希望是哪一種,白痴?”格力可厲聲問,他主持檔案館的工作。
“我們一定要偵察嗎?龍為什麼要攻擊我們呢?”另一個村民問道。
“閉嘴!你知道為什麼。”斯蒙,村子的鐵匠,回答。
一個吵吵鬧鬧,語無倫次的擴大會議開始了,莫因.冉克很久以前就學會了放任他的選民去爭吵,而且,自認為已經找到了對付這種兩難抉擇的最佳方案---等爭吵自己平息下來。
這次比莫因.冉克所經歷過的最壞的情形還要糟,會毀滅他們苦心經營一生的危機來臨了。但莫因.冉克是個有經驗的領導---雖然有時顯得象個繡花枕頭---當他站起來,鎮民們的注意力漸漸轉向他。房間慢慢安靜下來,莫因.冉克,莊嚴地站着,在說話之前讓靜穆直滲到空氣裡去,一個完美的政治家。
“那麼,請問,你的建議?”他問,盯着斯蒙,“劍和弓箭可以對付龍嗎?”
斯蒙沒有回答。
“你呢?”莫因.冉克轉向格力可,“也許你可以給龍寫一封信,也許你的雄辯與智慧可以讓那頭牲畜去找一個別的村子糟蹋。”
沉默。
莫因.冉克轉向大家,用的是一種更溫和的語調:“真正的麻煩,事實是我們現在沒有可以合適的方案,所以我們必須從那些不合適的中間去找。我相信,如果你們有足夠的時間去考慮我們的處境,你們就會同意,我的計劃是唯一可行的。”
他開始詳細講述他的計劃,然後疲憊地坐下,暗示他的方案必然會通過。一個老練的操縱者,完美無缺,象其他的會議裡一樣,他額頭的汗水誠懇而真實。
許多個小時過去了,几乎快到日出的時候,莫因.冉克的方案最後終於通過了。當然,如果他的策略失敗了,他得一個人負責。只有莫因.冉克一人認識到,如果不成功,也就不會有任何指責---不會有人活下來責怪他。當他離開會場時,不禁奇怪為何神會把如此蠢笨的鎮民給他領導。
為什麼是我?他如斯想着,走向森林,走向他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恐怖的會面。


他沿着人跡罕至的小徑走着,隨着他深入的每一步,森林顯得越發黑暗和不祥。當領導是把雙刃劍,莫因.冉克認識到,這是他的主意,因此也是他的責任。他依然希望能有其他方法,但是很明顯,任何傳統的防禦對龍都是無效的,那麼隻剩下一種:魔法。這也就意味着:羅茲蘭。
有很多種理由可以解釋為什麼沒有人願意和羅茲蘭扯上關係,他的模樣太可怕了,羅茲蘭的眼睛是炙熱的紅色裂縫,滿臉皺紋,無論誰看見他都會笑不出來。他屬於那種讓人無法想象其孩提時代的人。事實上,有傳言說他生下來就是個老頭,連鬍子都有了,無論這是不是真的,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的童年時代已經過去很久很久了。並且,雖然他不曾向黑暗諸神膜拜,但也不曾站到光明的一方,和這個人在一起,你永遠不知道你是哪一方的。
比有龍和羅茲蘭更可怕的情況是只有龍而沒有羅茲蘭,所以莫因.冉克無奈地走在通往魔法師小屋的路上,當他走到一個小山頂上時,突然有一種強烈的被包圍的意識,他停下腳步,從眼角的余光,他看到有什麼在樹後移動。
什麼也沒有。
他繼續向前走,仍然沒有看到什麼,無論他剛才看到的是什麼,那東西總在他前面一步左右,簡直讓他瘋狂,然後,一聲大叫令莫因.冉克猛地回身,腳絆在突出的樹根上,摔倒在地上。
“該死!該死的!”莫因.冉克駡了出來,他蹣跚地站起,撣去腿上的泥。
羅茲蘭正站在他面前。
莫因.冉克倒抽一口涼氣,羅茲蘭極富優越感地笑了。
“好了,如果你就是那位偉大的領導者,”羅茲蘭嘶啞地說,“過來。”他命令道。
偉大的領導者跟在後面。
羅茲蘭的小屋象他本人一樣奇特,一層永久的薄霧籠罩着它,沒有人可以看見它,一旦走進,這層薄霧令進入者産生一種外面的世界不再存在的感覺,或許,從某個角度上講,的確是這樣。
羅茲蘭給了莫因.冉克一杯茶,茶杯從桌子上下來,向他們走去,羅茲蘭開心地看着他的客人那緊張的模樣,這是他一貫的風格。
莫因.冉克努力保持鎮定,當茶杯問他是要加奶還是糖時,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開始結巴。
“我很抱-抱-抱歉來打擾你,羅茲蘭,不過我來-來是因為-”
“我知道你為什麼來這裏,”法師打斷了他的話,“這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多少?”莫因.冉克急切地問。
“不會是你們的全部財産。”
這是莫因.冉克已經預料到的回答,但是,他們還有可選擇的余地嗎?
“你會保護我們不受龍的傷害吧?”
“不知道,龍可是很危險的。”羅茲蘭淡淡地說。
莫因.冉克覺得法師在捉弄他,“那麼,你認為我們應該放棄村子?”
“沒必要。我,也處在險境,如果價錢合適,我會打敗龍....當然。”
“那麼你可以保護我們?”莫因.冉克堅持。
“我不能隱藏整個鎮子,至少,不那麼確定。”羅茲蘭沉思着,“而且我也未必能夠阻止那畜生的攻擊。”
“那我們怎麼辦?”
“我們自然要想辦法給龍設個局。”
“我們?”莫因.冉克覺得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沒錯,你,我,還有在你差勁的領導下的笨蛋們。”
“我不明白。”
“我會解釋的。”
第一次,莫因.冉克看見老人臉上出現類似微笑的表情。
羅茲蘭的計劃是讓村民們收集他們所有的金子,銀子,寶石,硬幣首飾等等值錢的東西,然後在村子的草地上堆一個顯眼的大堆,龍餌,他這麼稱呼。他推測,財寶的閃光,對有翅的大蜥蜴來說是一種無法抵禦的誘惑,它會暫緩對鎮子的攻擊而飛近來看一看,等它逼近時,龍會(希望如此)注意不到羅茲蘭的魔法球就在附近,等到龍感覺到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它那致命的火焰呼吸無法穿過羅茲蘭無形的魔法球,龍會毀滅掉自己而不是村子,至於其他的村民,他們的任務就是象平常那樣做自己的事情,以免引起龍的警覺。
“聰明人,你是否同意呢?”法師問。
莫因.冉克慎重地考慮了一會,不僅是因為他提出的價格太過匪夷所思,還因為要把所有村民的性命押在供法師取樂上面。
“財寶大概會因為高溫而損壞,但總會有一些倖免於難的,那部分將作為我的酬金。”羅茲蘭加了一句。
幾個小時後,談判終於接近尾聲,比莫因.冉克原先設想的還要糟糕,羅茲蘭貪婪地要求村子每年收入的一個巨大的百分比作為他提供魔法服務的報酬,作為回報,法師答應有生之年保護村民們免受這次以及未來可能的龍的襲擊,莫因.冉克堅持這一點。
“你簽了一個牢靠的合同。”羅茲蘭說。
“我們什麼時候佈置你說的陷阱?”莫因.冉克說,不理睬那諷刺的語氣。
羅茲蘭望向窗外,望進那層不透明的霧裏去,很顯然法師可以看見霧裏的東西或者看穿這層霧,因為當他回過頭向著莫因.冉克時他說:“從現在開始,三天後,早晨。”
“三天!時間不多了!”莫因.冉克喘着氣說。
“喔,那麼你最好現在就回到你的小領地,告訴那幫白痴,趕緊整理好他們的財寶----或者包袱。現在,我有重要的東西要辦。”
羅茲蘭轉身離開,莫因.冉克的椅子將他推了起來,門打開了,會面結束了。
莫因.冉克站在門廊上,預備問法師最後一個問題,但是,門猛地關上了,碰在他的鼻子上,將他撞倒在地。
“該死,該死的!”這是莫因.冉克能找到的最好的詞,擦着鼻血,他走上漫長的回程。


“太高了!”斯蒙堅持。
“六成!他瘋了。”格力可尖叫。
“是的,他是瘋了。”莫因.冉克在衆人的圍攻下反擊,“這份合約,說實在的,是很苛刻。但是記住,羅茲蘭已經很老了,他沒有多少年好活了。”事實是,他根本不知道羅茲蘭的年紀,不過他看起來很老了,並且,大家必須記住,莫因.冉克是個政治家。
“我不喜歡這樣。”斯蒙嘟噥着。
“我也不喜歡。但我們有其他的選擇嗎?放棄我們的家園,我們心愛的檔案館?我知道這不是最好的辦法,但是我告訴你們,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唯一的機會。”
“但我們的財寶?”一個年老的抄寫員問。
“在草地上堆成一堆。”莫因.冉克回答,他向激動的人群解釋了法師的計劃並提出一袋黑水晶:“羅茲蘭說我們每個人都必須佩帶一個,在龍來的時候圍着草地站成一圈,他要求我們每個人都這麼做,在那個緊要時刻,決不能有例外,否則魔法就會失效。這些水晶會自動激活。”
“你讓我們去信任這些一文不值的煤塊?”格力可質疑。
“不是,我讓你們信任我!”這是莫因.冉克的回答。
信任來的沒那麼容易,時間一小時一小時地在爭辯中過去,不過到了凌晨,決議最終通過了。在羅茲蘭的幫助下,神明,還有一些看起來十分怪異的黑石頭,將聯合起來對抗龍。


准備工作立刻就開始了,當莫因.冉克快步走遍村子,收集村民的財寶時,所有的日常工作都停下來了。要說服這些吝嗇的人們交出財産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便是死到臨頭也一樣。這需要鼓勵,不時的,還要恐嚇一些村民們以盡到他們的責任,莫因.冉克敢肯定几乎所有的村民都隱瞞了什麼。
不過,一個看起來如此卑微的小村子這麼多年所積攢的財富仍然是驚人的,每個人看着草地上的珠寶堆都大感驚訝,這小山一樣的寶物是驕傲的象徵---雖然同時大家開始互相猜疑誰藏有這些東西。
決定命運的時刻到來了,村民們圍着草地亂轉,完全不知道該幹什麼,不時緊張地檢查衣袋裏的黑水晶。
說不清楚豪飲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恐懼和毗鄰的酒館促使人們湧了進去。當漫長的黎明來臨時,湧動的酒精更增加了人們的酒量,就連斯蒙和格力可也醉倒在香檳的泡泡之中,莫因.冉克發現自己正牢牢地抓住一個冒泡的杯子時,不禁感到有點驚訝。


(我很遺憾,這篇小說沒有翻譯完,有誰能補完它嗎?)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2 2009-08-11 18:26:38  |  只看该作者

shiningdracon
寻道龙
Registered: 2008-11-03
Posts: 3,805

回应: DL巨龍文集——不毛之地

若是在一個不同的境遇下,這說不定還是個愉快的體驗。很多人在冰啤酒中找回了早已失去的勇氣,有些甚至表現出一些驕傲自大,雖然這在莫因.冉克看來極不相稱。總的來說,他並不反對喝酒,它至少在關鍵時刻能讓人們不至於丟了勇氣。他知道這對他自己很有效。
沒過多久,原本痛苦的煎熬變成了狂歡。人們唱歌、跳舞、大笑。即使平日最陰沉的人也加入到了慶典中。自從村莊成立以來就沒這麼快樂過。如果這是你的最後一天,為何不把它變成最棒的一天呢?這句話成了座右銘。佳釀一杯接着一杯。
“再沒有比這更好的了!”很難相信這句話居然出自格力可之口。
“這一次你真的超越了自己!”一個婦女沖莫因.冉克喊道,一邊和她的舞伴瘋狂地跳舞。到了下午,龍已經被遺忘了。
空氣中出現了一些微妙的跡象,一些難以表達的東西。斯蒙、格力可和莫因.冉克最先注意到。之後,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僵在那裏,想起了他們為什麼會在這兒。莫因.冉克催促他們各就各位並且不要抬頭看。此時,龍還只是地平線上的一個斑點,但很顯然它正飛速靠近。
人們每過一秒都會變得更加害怕。莫因.冉克祈禱他們不會崩潰逃走。“堅持!”他尖叫道。
不管什麼原因,他們堅持住了。也許他們只是被嚇傻了,像他一樣。當聽到巨大翅膀扇動的風聲,他咽了最後一口酒,抬頭看去。
莫因.冉克被嚇得當場僵在那,因為他正注視着一條巨龍的臉,距離已經近到能將致命的龍息噴到每個人頭上。但龍並沒馬上展開攻擊。它凝視着那堆財寶,在他們上空盤旋。
羅茲蘭到現在為止一直是對的,但是為什麼,莫因.冉克感到絶望,黑水晶還沒起作用?
突然,龍直直注視着村民,很顯然這野獸已經明白這是個陷阱。然後,一股難以名狀的恐懼充滿了每個村民的靈魂,莫因.冉克感到衣袋裏一陣騷動。向周圍一看,他能看到一股怪異的輝光從每個被龍直視的人的衣袋中發出來。他現在明白是什麼觸發了水晶。是恐懼的等級。當他和村民們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猛地拋到身後的牆上時,他詛咒羅茲蘭。純能量閃耀着五彩光芒,從每個人口袋中散髮出來。在草地的正上方,射線組成一個巨大的半透明球體包圍了那可怕的生物。龍張開嘴,莫因.冉克無疑明白接下來將發生什麼。他閉上了雙眼。
幾秒鐘之後,莫因.冉克發現自己還活着。他壯着膽子慢慢睜開眼睛。在他面前的是一幅永生難忘的景象。羅茲蘭的魔法球波動着,裏面裝着痛苦掙扎的龍,被自己噴出的火焰灼燒。莫因.冉克能清楚的看到那野獸正痛苦的尖叫,但聲音穿不過那魔鬼般的球體。過了好幾分鐘,龍終於停止了掙扎。
几乎就在同時,魔法球開始分解。當水晶進入休眠狀態,莫因.冉克和其他人從牆壁上滑落到地面。龍燒焦的屍體落到離莫因.冉克十尺遠的地方。飛散的火星烤焦了他的衣服和胳膊。他急促地喘息着。
結束了,奇跡發生了,龍躺在村子中央的草地上,死了,旁邊的財寶好發無傷。村民衝過去收回他們的臓物,但財寶卻憑空消失了。莫因.冉克現在明白羅茲蘭從一開始就策劃好了一切。他几乎能聽到魔法師的笑聲。
驚愕中,村民站在冒煙的屍體前面面相覷。最後,什麼人遞給另一個人一大杯啤酒,然後在幾分鐘之內許多鎮民開始用劍刺那毫無生氣的焦肉。其他人陸續加入直到那變成一場狂怒的發泄。日落時分,英雄的故事開始傳頌,所有人都讚美他們偉大的領袖,莫因.冉克,他帶領他們取得了勝利。
這就是每年一度的狂歡節的起源。此時可以盡情的墮落、放縱。狂歡節已經連續舉辦了十七年。當年的大多數參與者仍在世,這一天,也是他們聚集榮耀的時刻,比啤酒更令人迷醉——幻想中的英勇。這種自欺欺人到確實讓羅茲蘭尼亞鎮變得很熱鬧。羅茲蘭尼亞,在羅茲蘭的要求下,已經是小鎮的名字了。
一切都很稀奇。

(這似乎已經是一個傳統故事的結局了,可是我告訴你,故事還沒完)


以龍為本
<-- 目前頭像 by 理業化肥
聯繫方式:站內短消息或郵件

离线

论坛页尾